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21章 国舅张鹤龄
    随着这个沙哑的声音,花满楼大堂里哗啦啦闯进十几条汉子。

    人人鲜衣青帽,腰配快刀,个个凶神恶煞。

    为首一人,年纪大约在三十七八四十左右,四方脸三角眼,身高不到一米六,瘦得就像一根麻杆,似乎多少年没吃过一顿饱饭。

    不过这家伙气派极大,穿着紫色团花锦袍,头戴六角冠,一手一个拿着两块极品和田白玉做成的手把件,宛若暴发户进城。

    花满楼老鸨一秤金见到对方,登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隔着老远便一骨碌倒在地上,两手狠狠拍打自己双腿,哀嚎不止:“老天啊,大人你可算来了,奴家…奴家想死你了啊!”

    噗~~~

    江彬闻听一秤金此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这货是谁,何方神圣?

    怎么一秤金见了他,就像后世冯大爷春晚节目那样‘想死人家’了呢?

    江彬正想着,就见钱宁、王虎以及各路衙门凑在前面的大小差役,瞬间跪倒一片,面色惊恐万分!

    而那个老鸨一秤金更是哭天抢地,趴在地上就像一条母狗般,匍匐前行,一边哭一边大喊:“大人,大人救我,这样闹下去花满楼的生意真是没法做了啊!”

    卧槽!

    江彬愣了。

    钱宁见到牟斌都没有行屈膝礼,这…肿么一看到这个瘦麻杆,却像见到自己老豆,说跪就跪,不带半分犹豫?

    这货是谁?

    “都起来吧!”

    麻杆一脸傲然,耷拉着嘴角,冷哼一声:“钱大人,正想问问你们锦衣卫,为何封了我的地方?”

    “这…”

    钱宁那只无比硕大的鹰钩鼻上冷汗渗出,狠狠瞪了百户王虎一眼,苦道:“国舅爷千万莫生气,万勿伤了身子…下官刚到不久,尚未搞清此事来龙去脉,先前封楼都是手下胡闹,还望国舅爷原谅则个!”

    国舅?!

    突!

    心脏好悬跳到嗓子眼!

    江彬瞬间意识到,面前这个瘦麻杆,应该就是弘治帝的小舅子,皇后张娘娘的亲兄弟。

    却不知,是张鹤龄还是张延龄!

    况且,听对方口气,花满楼应该是张家产业,受到国舅府庇护,这货显然是听到消息,特意过来出头拔怆的!

    念及此处,江彬打起精神,两只眼牢牢盯在这个‘国舅爷’身上。

    “原谅?”

    瘦麻杆两眼朝天翻起,冷笑道:“我张鹤龄该原谅哪个?是不和你钱千户计较,还是不和这些宵小之辈一般见识?哼,千户大人,你这话说的好没道理!”

    张鹤龄!

    江彬两眼射出寒芒,明白终于遇到难啃的硬骨头了。

    却不知,这位寿宁侯国舅爷,干啥非要在这个风口浪尖来青楼呢?

    忽然,就觉得有人轻轻扯动自己衣袖,江彬回头,见装扮成锦衣小校的永福公主低声道:“江大哥,一会儿若是来人动粗,你且忍着莫还手,对了,记得用皇…用你那几块方巾包扎伤处,切记!”

    说罢,永福公主小身子向后缩,迅速闪人,躲在一名侍卫身后去了。

    江彬微微点头,若有所思,隐约猜到永福是想以正德方巾向张鹤龄做出暗示。

    这妮子心思敏捷,按她说的做应该不会错。

    见寿宁侯不依不饶,钱宁心中叫苦,知道对方心中不爽,这事儿恐怕不好善了!

    别人不知道,他这个锦衣千户却清楚,花满楼的幕后东家大老板,正是寿宁侯张鹤龄!

    如今大佬亲自跑来发难,显然是要闹砸,怎么办?

    这一刻钱宁想死的心都有,简直恨死身后那个南镇抚司百户江彬了。

    都是月亮惹的祸,不,都是这小子惹的祸!

    因为江彬,钱宁平白无故得罪永福公主,此刻又被寿宁侯嫉恨,钱千户忽然发现,自己已然四面楚歌孤苦伶仃,这案子管是管不了的,不管却更不行,竟然找不到一条活路。

    这时候,一秤金哭嚎着爬了过来,丰臀乱摆,就像发了情般做作。

    “侯爷啊,这事儿您可得为妾身做主,如此闹下去,花满楼生意怎么做!人家…人家没法活了啊~~~”

    寿宁侯冷哼一声,一脚蹬开一秤金,转向钱宁怒道:“钱大人,你可知道花满楼一天进项多少银子?更是否听闻教坊司已向苏大家订购三首太平曲?哼,现如今闹得一片狼藉,若是苏大家不能及时作出曲子,耽误圣上金秋祭天,你一个小小千户担待得起?”

    这下,钱宁实在忍不住,终于哭了。

    刑堂千户委屈啊!

    大半天了,自己被各路上官骂成狗,现在还被寿宁侯吓唬,这…快给老子找个面口袋撞死算了!

    钱宁演技极好,片刻泪如雨下,呜咽道:“国舅爷恕罪,下官哪儿敢耽误苏大家谱曲,这…”

    一转身,钱宁恶向胆边生,也不管江彬有永福公主罩着,一指站在身后始终一言不发的江彬:“国舅爷,就是他,就是这小子勾结…就是他惹出大乱子!”

    钱宁本想诬陷江彬勾结鞑靼刺客,将脏水泼到对方头上,可话到嘴边终于没敢这么说,但仍然将矛头指向江彬。

    张鹤龄目光转到江彬脸上,看了两眼,皱着眉冷森森问道:“这位百户看着面生,你是何人?”

    钱宁往后缩,王虎向后退,各路衙门听差纷纷开始躲,于是江彬首当其冲正面面对寿宁侯。

    两人比肩而立,江彬一米八十多,器宇轩昂神采飞扬,除了身上衣服脏兮兮有些瘆人,绝对一表人才。

    再看对面的张鹤龄,矮小枯干,而且长相极其猥琐,哪儿有一点达官贵人的样子?

    双方一对比,躲在人丛中的永福公主两只眼眯成月牙,芳心竟似控制不住般砰砰跳将起来。

    “本官乃是锦衣卫南镇抚司指挥同知刘大人麾下百户江彬,来者通名!”

    江彬愣是装做不认识张鹤龄,反过来质问对方是哪个。既然钱宁没有明着介绍,那好,我还就装傻了,咋滴!

    “你…”

    一瞬间,寿宁侯的脸都不是黑,直接黑转墨!

    京都地界,竟然还有不认识我寿宁侯的?他娘的,面前这个小小百户怕是不想活了吧?

    寿宁侯冷笑,瘟怒道:“我是谁?哈哈,你问我是谁?”

    一指钱宁以及满堂官差、恩客,张鹤龄冷然:“你问问他们我是谁,我他娘的是你老子!”

    我尼玛!

    江彬瞬间黑脸。

    原本还想着依照永福的意思忍一忍,假若对方动粗,自己先不还手,用正德的方巾包扎伤口,然后再通过这种方式暗示张鹤龄:正是他江彬救了太子!

    可如今,直接被人家当面侮辱,江彬顿时恼了。

    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我…

    手按刀柄,下一秒,江彬就要暴起发难,正此时,却听身后一声娇喝:“是舅舅来了吗?我说谁说话底气这么足呢,原来是寿宁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