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22章 我看是你活得不耐烦了!
    随着声音响起,永福公主面带笑意,从人群里转了出来,身后则跟着一脸尴尬的牟斌和于浩。

    牟斌硬着头皮上前,微微躬身:“锦衣卫都指挥使牟斌,见过寿宁侯!”

    于浩更是声音发颤道:“下官北镇抚使于浩,给国舅爷见礼!”

    永福心中发苦,原本不想这么快和寿宁侯打照面,可对方说话太过难听,上来竟然如此辱骂江彬!

    她可是知道的,这位江百户绝非善茬,那是一刀两断斩杀鞑靼高手的存在!

    永福还真怕江彬冲动之下出手干死寿宁侯。

    张鹤龄正想继续折辱江彬,却见冷不丁从人群里冒出几个家伙,个个身份不凡,顿时吃了一惊。

    “永福?…张鹤龄给公主殿下请安!”吃惊过后,寿宁侯一拱手,作势要下跪。

    “国舅万勿多礼!”永福连忙上前扶住对方,笑道:“不知舅父突然来到青楼,有何贵干啊?”

    “这个…”张鹤龄脑子倒是转得极快,瞬间回过神,反问道:“我啊,我是…是来询问苏大家曲子谱的如何,对了,公主殿下如何会在此处?”

    永福翩然一笑:“国舅有所不知,永福奉命亲往花满楼感谢一位故人,嘻嘻,至于谁的命令,感谢哪个,恕永福不便直言!”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紧跟着哗啦啦,众人跪倒一片。

    少女喊寿宁侯为舅父,她的身份呼之欲出!

    由此推断,能够命令永福的人,身份更是尊贵无比!

    听听,公主‘奉命’前来…

    能让大明公主殿下亲自跑一趟青楼感谢某个人,天底下也就皇上、太子、皇后娘娘、皇太后寥寥几个而已。

    如此一来,永福要感谢的这个人更是耐人寻味,他或者她,到底是谁?

    永福公主可没想那么多,寿宁侯问自己干嘛来,她总得找个理由吧,大不了就说皇兄的主意,谁还敢找朱厚照当面对质吗?

    张鹤龄听的心里一哆嗦,暗道,永福难道是奉旨来此?

    不可能啊,此地乃是青楼,堂堂公主殿下要感谢的故人又是哪个?

    张鹤龄正疑神疑鬼,就听“啪~~~”

    一声无比清脆的耳光响起,寿宁侯的小身板如同陀螺般原地转了好几个圈,随即宛若被一股怪力牵引,直接飞出差不多五米远!

    那道弧线划的,简直了,美如画!

    “啊?~~~”

    这一下,花满楼大堂里顿时鸦群无声,落针可闻!

    所有人,包括永福公主在内,全都吓傻了!

    好家伙,江彬竟然出手怒搧寿宁侯?!

    而且还是在永福公主揭破对方身份之后!

    这家伙疯了吗?他是不是想死啊?

    这时,就听江彬的声音如同从域外传来,淡淡像是不食人间烟火:“敢当老子的老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江彬开口,花满楼大堂内外瞬间寂静得吓人。

    寿宁侯摔倒在地,一连翻了七八个跟头才止住,缓了好半天,被随从七手八脚扶起来,这才哎哟一声惨叫出声。

    “天杀的,快,快给我拿下这个逆贼,本侯誓要将这厮千刀万剐!”

    寿宁侯吐出几颗被江彬一巴掌搧掉的牙齿,嘴角鲜血横流,暴怒得就像一头发飙的病猫。

    有明一朝,经过成祖靖难篡权,勋戚的地位直线下降,和史上其他朝代根本没得比。

    尤其两厂一卫建立后,内宦亲军执掌大权,所谓王公国戚早已没落,不再辉煌如往日。

    但弘治朝却有些不同,弘治帝朱佑樘独宠张皇后一人,极少临幸其他妃子,以至于六宫粉黛无颜色。

    故而几十年下来,除了一子早殇,只落下朱厚照、永福、永淳兄妹三人,皆为张皇后所生。

    因此,对于皇后的几个弟弟,弘治照顾有加,连带大家都得供着,满朝文武谁也不敢惹。

    现在可倒好,光天化日大庭广众,堂堂寿宁侯,皇后娘娘亲弟张鹤龄,竟然被一个小小锦衣百户当场搧脸!

    这…

    若非亲眼得见,谁敢相信!

    可事实胜于雄辩,人家江彬就是打了,而且还反过来质问寿宁侯是不是活腻歪了!

    简直毁三观啊!

    “放肆!”

    “反了反了!”

    “江百户,你怎么…”

    “逆贼就是逆贼,看来我有先见之明啊!”

    牟斌、于浩、永福公主以及刑堂千户钱宁,纷纷开口,众侍卫更是仓啷啷拔出腰刀,将江彬团团围住,眼看就要乱刃分尸。

    江彬看都不看,武道六级功法运起,护住全身要害。

    身具迎风一刀斩武技,虽然体力未曾恢复,江彬却巍然不惧。

    后世穿越过来,本就死了一次,大不了一百多斤撂在这里罢了,老子鸟你?

    作为现代人,江彬对所谓尊卑礼教观念淡漠,反正打不过就跑,天下这么大,还没有少爷我容身之地么?

    想当我江彬的老子,我呸,你张鹤龄也配!

    在场众人,唯一让江彬心生顾忌的,除了锦衣卫斩堂十几名精英,只有武道深不可测的都指挥使牟斌一人。

    寿宁侯怒不可遏,就要冲上来手撕江彬,却听花满楼外有人发出一声尖利刺耳的高喝:“众人不得聒噪,圣旨到~~~”

    全场,瞬间肃静!

    …

    “咱家奉圣上谕旨,着永福公主速速回宫,宣锦衣卫都指挥使牟斌、镇抚使于浩、寿宁侯张鹤龄、南镇抚司百户江彬即刻进宫面圣,钦此~~~”

    钟鼓司大太监刘瑾宣读圣旨完毕,面色复杂看着衣冠不整的寿宁侯以及满身血污的江彬,轻叹一声,将圣旨送到江彬手中。

    这下,花满楼几个大佬登时傻眼。

    看着江彬的表情无比奇怪,复杂万般。

    现如今,粉巷这边闹得轰轰烈烈,眼看就要动刀动枪,皇上知晓此事并不意外。

    但宣旨召见牟斌等人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招一个小小的南镇抚司百户入大内?

    而且很显然,圣旨上虽然要求众人一起进宫,但最后刘瑾却将圣旨交给江彬一人…这不是明摆着人家江百户才是主要宣召对象嘛。

    这个,太不合常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