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23章 入大内!
    张鹤龄发了半天愣,直到刘瑾过来向他请安这才勉强缓过神。

    寿宁侯心道,不对啊,明明出来之前已经派人送密信给皇后娘娘,一旦闹出乱子让皇后为他担待一二,现在看来,自家姐姐似乎没未在弘治帝耳边吹风说好话。

    莫非,皇后并未将花满楼的案子太当回事,根本没向圣上进言?

    说不得,进宫后需得找个机会求见皇后,好好说道说道!

    虽然借着皇后势力飞扬跋扈,但寿宁侯并非蠢人,心里清楚昨晚刺杀案非同小可,或许此事牵扯到鞑靼使团,需得谨慎对待,因此出来前已将消息送进宫中,求皇后给自己撑腰。

    因此,圣旨忽到不足为奇,可皇上知道这个江百户是什么鬼变的,干嘛要让他一起进宫见驾?而且因为诏书的缘故,现在谁也不敢动手害江彬,这小子倒是命大!

    同样的,永福、牟斌、于浩几人念头飞转,对于这道诏书各有各的想法。

    众人心怀鬼胎,一肚子疑问,却谁也不敢问。

    寿宁侯恶狠狠瞪了江彬几眼,将嘴角鲜血在脸上抹了抹,恨声道:“小子,且等着,到时候要你的小命!”

    对于寿宁侯威胁,江彬睬都不睬,昂首阔步当先走出花满楼。

    江彬面前,一脸错愕的各路人马默默让开道路,就像恭送一名即将出征的将军。

    一路上,江彬本想抽个空子向刘瑾问问情况,结果人家钟鼓司大太监根本没正眼看江彬一眼,甚至连永福公主追问也推说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奉命宣旨。

    无可奈何下,一行人分成几队向皇宫方向进发。

    江彬一人独自走在最前方,身后是刘瑾和永福公主一行,再其后是寿宁侯,而两位锦衣卫高官以及众多随从,则垂头丧气缀在队伍,就像老婆被人拐跑了一样…

    半日之后,高大巍峨的皇宫院墙再次出现眼前,江彬笑了笑,顺手解下腰间绣春刀交给当值护卫,待到宫门打开,昂首而入!

    …

    养心殿。

    弘治帝靠在团龙刺绣的靠垫上,手里拿着一本《诸子百家》轻轻拍打,双目微闭。

    身后,司礼监副首领太监苗逵正轻手轻脚为自家主子捶打腰背。

    弘治沉思半晌,开口询问坐在下首的华盖殿大学士李东阳:“宾之(李东阳字宾之),你对皇儿昨夜遇刺之事有何看法?”

    如果此刻朱厚照或者江彬在场,绝壁会被弘治帝此言吓出一身冷汗。

    他们或许还以为皇上不知情呢,却不知,人家弘治早已洞悉此事,只是装聋作哑引而不发罢了。

    内阁三大学士之一,有少年神童、英年栋梁之称的李东阳微微欠身:“回皇上,微臣以为事发蹊跷,不可不查!”

    弘治依旧没有睁眼,微微点头,又问:“以宾之所见,该如何查,查到何种程度?”

    李东阳心中一动,已经明白圣上心意。

    如果是普通刺杀案,恐怕弘治早已龙颜大怒,下令缉拿各路疑犯,不把京都翻个底儿朝天誓不罢休。

    这还了得,刺杀到太子头上,这不是要大明亡国,要我朱家无后吗?

    不过,刺客是鞑靼人,这就有些微妙了。

    现如今,鞑靼使团出使大明,小公主娜扎仙儿甚至就住在皇宫,与永福、永淳为伴,而且经过去年冬天两国边境鏖战,鞑靼大可汗赤琼胡烈主动示弱,多次派使者进京朝见,表态愿意和大明交好。

    今次更是派出以小王子呼噜五花、小公主娜扎仙儿为首的大型使团,姿态放得很低,甚至暗示愿意臣服大明。

    那么,鞑靼人为何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动手刺杀太子?

    说不过去啊!

    从锦衣卫风堂传来情报看,赤琼胡烈对呼噜五花以及娜扎仙儿极为宠爱,甚至有传位呼噜五花的意思。如果鞑靼人想要刺王杀驾搅乱大明朝堂,干嘛不等使团离开后再动手呢?

    这个疑问弘治始终想不明白,因此虽然早就知道太子朱厚照被刺之事,却迟迟没有作出任何表态。

    甚至于,除了限制鞑靼使团不能随意进出京都,连使团成员行动都没有过多约束。

    华盖殿大学士李东阳思索片刻,沉吟道:“臣以为,明宽暗紧,表浅内深!”

    说完这八个字,李东阳手捋三绺长髯,微笑着再不开口。

    弘治帝终于睁开眼,指着李东阳哈哈大笑:“好你个宾之,好一个‘明宽暗紧,表浅内深’!说的好,甚合朕意!”

    两人心照不宣,相视莞尔。

    弘治明白李东阳‘明宽暗紧,表浅内深’八个字,就是说表面上宽松查案,掩人耳目,背地里刨根追底,务必找出幕后真凶!

    “以宾之所见,暗中查案由何人出面为善?”弘治皱着眉头又道:“宾之啊,东厂以司礼监、御马监太监为首,出面不合适。锦衣卫系统过于复杂,我不太放心!你也知道,刺杀皇儿事发后,无论锦衣卫或是刑部、五城兵马司,这些家伙一个个都在往后缩,显然意识到这个案子不好管!”

    弘治伸手揉了揉肩膀,冷哼一声:“哼,表忠心的时候比谁都踊跃,出了事,躲得比兔子还快!唉,交给他们朕不踏实啊!”

    李东阳当然听得懂弘治为何担心。

    由于这次刺杀案涉及鞑靼人,因此几个执法部门的表现有点软,弘治嘴上不说,但心里肯定不爽。

    有了这种念头,弘治必然担心锦衣卫等机构查案时出工不出力,敷衍了事。

    而且外松内紧这种话只可意会不可明言,弘治甚至怀疑几大执法机构曲解圣意,不会派出得力人选‘深查’、‘彻查’!

    李东阳正要说话,一名小太监匆匆进殿,跪倒禀告:“皇上,永福公主、寿宁侯一行已经奉旨进宫,眼下正在养心殿外侯旨。”

    李东阳闻听,微微一笑:“皇上,老臣心里忽然有了一个人选,不知道吾皇是否认可?微臣以为,或许皇上已经动了同样念头,不然,为何会宣召一名小小的锦衣百户入宫见驾呢!”

    弘治转过头,微微笑了笑,脸上的表情甚为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