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24章 先晾晾这小子
    过了片刻,弘治坐直身体,嘿了一声,冲着李东阳微微点头:“知我者,宾之也!苗逵,宣公主永福、寿宁侯张鹤龄、锦衣卫都指挥使牟斌、北镇抚使于浩觐见!”

    李东阳笑着拦了一句:“圣上,不让那小子一起进来吗?”

    弘治微微一笑:“肯定要召见,但是这小子太嚣张了,先晾他一个时辰,杀杀这家伙锐气!”

    “皇上圣明!”

    “宾之啊,少拍我马屁!”

    …

    养心殿外,江彬郁闷了。

    永福等人一个个被叫进殿内,只把他一人留在外面,不赏不罚,甚至连句话都没有,就让自己跟这儿傻站着。

    几个意思啊这是?

    江彬站也不是走更不可能,左右为难,猜不透弘治帝心思。

    与此同时,养心殿内,永福、张鹤龄等人跪倒一片,人人心中忐忑。

    弘治背着手,在殿内来回走动,众人跪了差不多半柱香,膝盖生疼,皇上愣是一句话不说,根本不表态。

    张鹤龄身子最弱,首先扛不住,瞅个冷子低声问苗逵:“苗公公,皇上…什么意思啊?”

    苗逵哪儿敢乱说话,赶忙摆摆手,指了指自己的嘴,那意思,我没啥好说的,你们等着吧。

    牟斌和李东阳关系不错,抬头冲李东阳点点头,用眼神询问对方,却依然没有得到任何表示。

    终于,一炷香燃尽,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李东阳咳凑一声:“圣上,公主年幼体弱,臣以为不宜久跪,老臣斗胆为公主求个情,还望圣上息怒,万勿和他们一般见识,气大伤身,莫要伤了龙体。”

    这话说的尽管不怎么好听,隐隐指责跪着的这些家伙其实有错,但李东阳的确是为牟斌等人找台阶下。

    果然,说到爱女,弘治叹口气,缓缓转过身,沉着脸道:“都起来吧,别跪着了。”

    永福等人一个个站起身,面色惨白,噤若寒蝉。

    “永福,你可知为父为何罚你长跪?”

    “父皇定是恼我私自出宫…”

    “错了,”弘治摇头,“皇儿数次偷跑外出,你们当朕不知道?哼,我可曾为此责罚过太子一次?”

    “未曾。”

    “永福,出去就出去,安排好警卫也就是了,但你不该大闹锦衣卫公堂,尤其不应出入青楼查案!你是大明公主,这样做朝臣百姓会怎么想?难道说,粉巷青楼这种地方,正经人家女眷可以随便出入吗?”

    转过脸,弘治冷冷盯着张鹤龄:“国舅,你也太过肆无忌惮,身为勋戚,插手锦衣卫办案,你和永福起得好表率!可气,若是皇亲国戚都像你们一样,我大明朝纲如何不乱?还要刑部、锦衣卫作甚!”

    这话说得极重,到了最后,弘治已经声色俱厉,眼看就要发飙。

    张鹤龄和永福吓得腿软,噗通一声再次跪倒,口称有罪。

    弘治摆摆手,叹道:“罢了,朕已经让你们起来,还跪什么跪?你们以为在我面前跪两次就能减轻犯下的过错吗?胡闹!”

    不理两人,弘治沉着脸问牟斌:“牟斌,这件案子你怎么看?”

    弘治帝才不相信牟斌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情呢,如果真是那样,他这个锦衣卫都指挥使也就别干了。

    牟斌躬身,沉声道:“回圣上,此案情况复杂,从微臣目前掌握情报看,鞑靼使团与刺杀之事很可能有干系,所以臣不敢妄断!”

    “好一个不敢妄断!”

    弘治冷笑:“作为大统领,你却给不出意见,朕要你们锦衣卫何用?不如趁早散了!”

    牟斌、于浩两人听得汗如雨下,差点再次跪倒!

    两人心知肚明,这次皇上看来真是动了怒气。

    太子昨夜私自出宫,尽管牟斌于浩尚未得到准确线报,不敢过于确定,但种种迹象表明,鞑靼刺客的目标乃是一名身份显赫的贵人。

    而且,有人亲眼看到江彬和那个贵人离开的时候,正是向着皇宫方向而去!

    两者一结合,正德的身份已然呼之欲出。

    只是对于贵人就是太子这一点,牟斌和于浩并没有第一时间想清楚,也是自花满楼出来,奉旨进宫的路上,听到跟随身边的听风百户王虎等人详细汇报,这才得出结论。

    牟斌两人心中本就惶恐,此刻被弘治怒斥,更是脑子一团浆,憋了半天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弘治看着两人噤若寒蝉的窝囊样,越想越生气,转向李东阳问:“以大学士之见,牟斌、于浩如此不作为,该当何罪?!”

    李东阳当然明白皇上本意并非真要责罚牟斌二人,只是不喜他们遇事向后缩,没有担当的熊样。

    不过,君王既然开口,面子必须给,至少得让自家老大出出气。

    李东阳略微沉吟:“圣上,依老臣之见,刺杀案事发突然,牟大人于大人当时并未亲历现场,因此暂时没有拿出应对措施情有可原。”

    见弘治皱眉,李东阳赶忙又道:“但作为锦衣卫首领,牟斌于浩反应不够及时,处事失于机敏,有负圣恩,老臣以为可以罚俸一年以观后效!”

    “哼!”

    弘治虽然心里不爽,却也明白如今锦衣卫式微,牟斌手里的权力的确不比当年,做事诸多掣肘,因此实在不能过于苛责。

    “苗逵,传旨下去,就按照大学士的意思办!牟斌,你们二人跪安吧。”

    啊?!

    牟斌和于浩刚刚长出一口气,却听到皇上让自己滚蛋,顿时心又悬到嗓子眼。

    牟斌心道,这就走人吗?案子到底咋整啊,圣上你倒是指个道好嘛。

    一咬牙,都指挥使牟斌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吾皇圣明,可这案子…微臣该如何查?”

    “用不着你操心,”弘治冷冷道:“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想起问!行了,你且退下,刺杀案你北镇抚司不必再管!”

    牟斌两人不敢再多话,一头雾水,直到走出养心殿,依然摸不清皇上心思。

    待到刚要出殿门,弘治突然又说了一句:“牟斌,让外面候着的江彬进来吧!”

    啊?!

    这下,不但牟斌和于浩,连永福、张鹤龄都愣了。

    叫江彬进来?

    难道皇上并不想收拾他吗?

    按说,如果弘治帝想要责罚江彬,根本不用和对方照面,直接一道旨意赐死多省事,还见驾,见毛线呢!

    “微臣遵旨!”牟斌不敢再问,连忙告退。

    两人退下的功夫,寿宁侯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皇上,皇上为微臣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