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25章 面圣不跪?(暴爽大章求推荐票)
    张鹤龄的举动令弘治颇为诧异,不禁问道:“寿宁侯,你…你这是为何?”

    张鹤龄声泪俱下,哽咽道:“微臣心里苦,微臣冤枉!”

    随即,这家伙添油加醋迅速将自己出现在花满楼,还没怎么地呢,就被江彬一巴掌搧在脸上的前前后后,向弘治讲述一遍。

    这货一边抹眼泪一边道:“圣上若是怀疑微臣所言,可以向公主殿下求证,看看微臣是否有一字虚言!皇上啊,我张鹤龄好歹是国舅身份,一个小小锦衣百户就敢当众搧我的脸,这哪里是搧我张鹤龄的脸,分明是扫皇家颜面啊!”

    “扫我面子?”

    弘治被气乐了。

    他对自己这个小舅子始终没啥好感,张鹤龄、张延龄兄弟所作所为,坊间早有流传,弘治当然知道这俩二货什么东西!

    强抢民女、霸占民宅、克扣工程用度、欺行霸市…

    可以说,除了当街杀人里通外国,坏事都被自己的小舅子们做绝了!

    多年以来,碍于张皇后面子,弘治始终睁只眼闭只眼,对张鹤龄兄弟一再迁就,但内心的不爽却与日俱增。

    今天听到张鹤龄被江彬痛打,弘治心中倒是相当解气,甚至暗叹怎么才打了一巴掌,就该狠狠打,多多打,只要不出人命,打得寿宁侯起不来床才好!

    不过弘治当然不能这样表态,张皇后的脸面必须维护。

    “哦?竟有此事?国舅,你说的可是实情?”

    “不敢有一字虚言!”

    张鹤龄一听,以为皇上有为自己出头的意思,哭得更加伤心,裂开嘴,露出已经缺了好几颗牙的臭嘴,呜咽道:“圣上明察,微臣的牙都被江彬打脱位,这,这还有假吗?”

    弘治还没表态,腾腾腾,大步流星从殿外走进一人,见了弘治竟然不跪,只是弯腰施礼,随后沉声道:“微臣南镇抚司指挥同知刘大人麾下百户江彬,拜见吾皇万岁!”

    这一来,不但弘治,甚至连一向宽厚豁达的华盖殿大学士李东阳都有点绷不住了。

    江彬这小子,胆子也忒大了吧,一个小小的锦衣百户,见了皇上竟然不下跪!

    江彬的情况和内阁三大学士以及六部尚书不一样,这些朝中重臣属于皇上御口亲封,可以面圣赐座,可江彬算个什么东西,竟然也敢不跪?

    一瞬间,养心殿内几个人,面色各不相同。

    寿宁侯脸上闪出阴狠笑意,永福公主吓得花容失色,李东阳微微皱眉,而弘治帝,则是一脸寒霜。

    “江彬,见了圣驾为何不跪?今日你若给不出一个合理解释,朕绝不饶你!”

    听到弘治帝责问,江彬夷然不惧。

    躬着身,江彬竟然反问弘治:“臣以为,吾皇乃千古圣主,此言可有不实之处?”

    什么?

    弘治愣了。

    这小子,你还敢反问我?

    而且你这话问的,让我怎么回答?

    难道朕能自己说自己是明君圣主吗?太自大了吧,谦虚一点不行嘛。

    可若是否认,那就自认我朱佑樘比不上别人,这更不行!

    华盖殿大学士李东阳心思机敏,闻听立即接口道:“放肆!江百户,你这话问得实在过分,难道还用说吗,吾皇中兴大明,百姓安康,外敌臣服,不是千古圣君是什么!”

    这句话说得正义凛然,并且恰恰点出弘治的功绩,听得弘治帝手捻胡须不住点头。

    江彬闻言,直接服了。

    心道,这个老家伙嘴皮子真特么利索,他谁啊,这马屁拍的,太正点了!

    “大人所言极是!微臣心中早已认定吾皇乃千古明君,之所以如此问,正是将圣上看成可以和成祖皇帝比肩的英主啊!”

    这…

    弘治差点被气笑了,拍我马屁就拍呗,咋又扯上先帝了呢?

    “胡闹!”弘治故作冷笑:“江彬,既然你如此说,那好,朕倒想听听你面圣不跪和先皇有何干系?如果你说不出道理,哼,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见父皇似乎动了杀心,永福公主都快吓哭了。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面前这个江百户几个意思?

    看着挺帅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犯起浑来不顾一切,竟然挑战皇家权威!

    江彬好整以暇,依旧躬身并未抬头,恭声道:“圣上千古一帝,微臣以为足以与太祖、成祖比肩,只是有句道理微臣却不敢说。”

    “恕你无罪,但讲无妨!”

    “圣上,当年成祖设立十二亲军营,其中一支赐名锦衣卫,并且亲自传下三哨六堂九部建制,对六堂中最神秘的谍堂军机锦衣,是不是有一句特许之词?”

    说到这里,江彬竟然…

    猛抬头,胆大妄为直视弘治:“成祖亲传:军机锦衣,六部直通!此言何解?难道不是说,只要隶属锦衣卫谍堂的军机锦衣,出入六部无需任何人批准,见了皇上可以如同亲兵警戒,无需下跪么?微臣斗胆问吾皇一句,祖训需不需要遵守?若是侍卫跪在地上,如何护卫吾皇周全?…微臣的解释,对是不对?”

    弘治愣了。

    李东阳愣了。

    而之前一直幸灾乐祸的寿宁侯张鹤龄,直接惊呆!

    只有小妮子永福公主面带笑意,眼睛里小星星闪烁不停,似乎下一秒就会冲上来狠狠咬江彬一口。

    百年前,成祖朱棣建立锦衣亲军的时候,的确赐给锦衣卫一些特权,对军机锦衣倒是有过这么一个解释。

    只是多年过去,这些圣谕,大家挂在嘴皮上的时候居多,并没几个人真正当回事。

    毕竟做事还需按部就班、遵循规矩,否则总会出闹出乱子。

    不过,先皇金口玉言,尤其如今的朱家一脉都是成祖朱棣嫡亲后裔,哪怕是弘治帝,也不敢违背永乐帝的训诫。

    没成想,这个江彬竟然用这样一句老话压自己,弘治脸上阴晴不定,竟然一时间说不出什么来。

    “造孽啊!”张鹤龄一声喊,实在忍不住了。

    寿宁侯这货并非锦衣卫出身,并且不学无术,对于军机锦衣由来的秘史并不清楚,甚至比不上后世穿越大明的江彬。

    好歹江彬熟读《明史》、《回到明朝当少爷》、《明朝某些事》,还算了解锦衣亲军创立初期的某些典故秘闻。

    张鹤龄当然没这种见识,见一个小小军机百户竟敢当面反问弘治,并且理直气壮,叫嚣不止,寿宁侯这货立马来了劲,指着江彬的鼻子骂道:“什么东西!‘军机锦衣,六部直通!’这句话没有错,可先皇什么时候说过见了当朝天子可以不跪?”

    一转脸,寿宁侯张鹤龄面对弘治跪倒当场:“吾皇圣明,请立即降旨赐死江彬,此等犯上作乱目无君主的败类,绝不能留!”

    江彬根本没搭理对方这句话,双手垂于身侧不住冷笑。

    明史双学位,心理学硕士,江彬对于中兴大明的弘治帝秉性人品,可以说极为了解,所以,从进到养心殿面圣第一眼,江彬就开始豪赌!

    一场以自己生命为赌注的豪赌!

    赌赢了,金银财宝升官发财,赌输了,血溅五步一具死尸,总要搏一搏的。

    不过江彬倒是认为赌赢的几率更大,只要史书记载不假,他有九成把握相信自己没事。

    果然,弘治帝脸色阴晴不定,迟迟不语,大学士李东阳却忽然长叹一声,摇头道:“寿宁侯此言有缺,当年成祖皇帝对军机锦衣赞赏有加,说过一些特许的话,不过先皇原话乃是四句,而不仅仅是两句!”

    李东阳站起身,双手抱拳对天施礼:“先帝原话:军机锦衣,六部直通,尽忠君主,侍立周身!寿宁侯啊,如果江百户真乃军机锦衣,确实可以见君而不跪!”

    军机锦衣,六部直通,尽忠君主,侍立周身!

    军机锦衣作为锦衣亲军三哨六堂九部中最神秘的一股力量,面见君王的时候首要任务就是保护帝王安全!

    试想一下,一个跪着听信的侍卫亲军,怎么可能时时刻刻为皇帝挡枪呢?

    李东阳此言一出,江彬随即开口道:“敢问寿宁侯,妄论先帝,曲解先皇圣意,污蔑赤胆忠心皇室忠臣,你,该当何罪!!!”

    ps:双十二剁手,大家暴爽购物的空隙,能否让江百户也爽一下?求推荐票求收藏!

    说一下,青春今天在圈子里发的推书贴被删掉了,心里好难受。

    新书没有曝光度,只能在这些地方自我宣传,但是好像有的圈子不行呢。

    圈主老大人很好,耐心解释并且给与青春鼓励,说字数太少...最后还打赏了,总之,感谢不尽!

    被删帖,这是督促,更是动力,喜欢青春书并且相信青春的读者大大,请继续支持,有朝一日希望青春的帖子不会再被删,而且,推书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