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26章 皇后驾到!
    “该当何罪?”

    这句话,江彬用上内息暗劲,声音颇为平和,听着似乎并不响亮,弘治几人倒是没觉得怎样。

    但寿宁侯张鹤龄就不一样了,只觉得耳边如同一道炸雷轰响,两腿一软,当时就萎了。

    噗通!

    张鹤龄跪倒在地,不过,这时候他正对着江彬,所以就像在向江彬请罪。

    “寿宁侯,你这是…”

    弘治帝奇怪了,自己分明已经让张鹤龄站着说话,怎么刚起来没多久,一转眼又跪下了呢?

    而且还不是跪自己,而是给江彬这小子磕头?

    “寿宁侯不必如此吧…小将受不起的!”

    江彬嘴上说着受不起,身子却一动不动,堂而皇之受了张鹤龄一拜。

    同时,武道六级功法运起,张鹤龄只觉得周身上下如同被一层无形劲气压着,根本直不起腰,更莫说站起来。

    “胡闹,成何体统!”

    弘治大怒,指着张鹤龄骂道:“寿宁侯,尔身为国舅,贵为皇亲国戚,一举一动代表大明颜面,现在动不动就给别人下跪,你…你还能要点脸吗?”

    弘治显然气极,最后一句几乎成了市井怒骂。

    “皇…皇上,皇上恕罪啊!”张鹤龄此刻说话都费劲,就像牙齿上拴着千斤闸,拼了老命才能勉强张开。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就是膝盖软,站不住!”

    张鹤龄说着,双手用力按向地面,做出奋起挣扎的样子。

    江彬心念一动,内息撤掉,结果…

    寿宁侯就像一只猴子般蹭地跳起,直接蹿上半空!

    这老小子用的力气太大,压力突然消失瞬间,根本控制不住身体。

    混上东西!

    弘治帝怒不可遏。

    方才还说自己膝盖软站不起身,结果话音未落一下跳起三尺高,你他娘的这是膝盖软吗?

    与此同时,江彬的声音恰如其分传了过来:“寿宁侯,先是质疑先皇祖训,再又污蔑大明忠臣,最后当着圣上的面欺君瞒上寡廉鲜耻,下官想问寿宁侯一句:你待怎样?”

    此言一出,寿宁侯张鹤龄老脸都绿了。

    辱及先皇,污蔑忠良,当面欺君,随便哪一条都可以让自己下天牢啊!

    江彬还不算完,冲李东阳点点头,又躬身对着弘治帝施礼道:“吾皇在上,小将才疏学浅,对大明律不甚了解,这位大人才高八斗,想必熟悉大明律法,还望圣上恩准,请这位大人讲解寿宁侯所犯何罪,当如何处罚!”

    江彬倒是知道大明律一些情况,但若说倒背如流详细解释,却是不行。

    打蛇打七寸,落水狗必须干死!

    他明白,趁着现在皇上恼火,正是一鼓作气拿下张鹤龄的最佳时期,所以直接请令动用大明律和对方一一对证。

    李东阳对张鹤龄从来没有好感,多年以来,两人始终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不然,之前张鹤龄也不会偷偷问副首领太监苗逵情况如何,直接问华盖殿大学士不就得了?

    墙倒众人推,没等弘治开口,李东阳便道:“江百户,寿宁侯乃国家勋戚,有时候忽视律法也算情有可原。”

    这话像是在为寿宁侯开脱,但实际上却是落井下石。

    国家勋戚怎么了,谁不知道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的道理,何况你张鹤龄还不是皇子,只是一个外戚罢了!

    紧接着,李东阳就像说顺嘴,又道:“依大明律,诽谤先帝圣谕者,斩立决!污蔑忠良祸乱朝纲者,流放三千里!当面欺君,蒙上瞒下者,腰斩于市!”

    斩立决!

    流放三千里!

    腰斩于市!

    “啊~~~”

    张鹤龄闻听,惨叫一声,一屁股坐倒在地,彻底瘫了!

    江彬微笑,永福胆战心惊,弘治皱眉,李东阳云淡风轻…气氛一时僵住。

    这时候,就听养心殿大门处突然传来一声娇斥:“我看谁敢动寿宁侯!”

    随着这声娇斥,七八名宫女太监簇拥下,一位宫装美妇疾步走入养心殿。

    弘治见到对方,竟然向前迎上两步,主动开口问:“皇后,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朱佑樘终生唯一深爱的女人,当今后宫之主皇后张娘娘,而寿宁侯张鹤龄、建昌侯张延龄正是张皇后亲弟。

    江彬微微眯起眼,迅速打量这个史上颇有名头的皇后几眼。

    对方年龄看似在三十左右,其实应该更大,只是因为保养得当,显得极为年轻。

    春眉戴俏,身材婀娜,眸似远山,莲步轻移,带着一股极为诱人的风韵。

    尤其,张皇后身上自有一种母仪天下的尊贵威仪,举手投足间,竟让人生起无可名状的视觉美感。

    皇后娘娘一进养心殿,看到自家兄弟倒在地上就像一条死狗,顿时泪如雨下。

    张皇后盈盈拜倒,一把鼻涕一把泪哽咽道:“皇上啊,方才妾身听到有人在殿内喊打喊杀,这是要处罚鹤龄吗?皇上,妾身双亲早亡,相依为命就这几个兄弟,妾身平日身处深宫难免教导不周,还望皇上看在妾身薄面上,饶过寿宁侯吧,呜呜呜~~~”

    说着,张娘娘伏地大哭,声泪俱下。

    高!

    实在是高!

    若不是江彬心知留下寿宁侯就是给自己埋下祸根,他都要忍不住心软,为这个美艳妇人的表演点赞了!

    张皇后殿外一声娇吼先声夺人,堵住弘治帝金口,免得万一皇上下旨意,处罚张鹤龄可就悔之晚矣。

    再者,一进养心殿,张娘娘根本不问张鹤龄犯了什么罪,而是动之以情直接向弘治求饶。

    这一手玩得实在高明,张皇后看准弘治仁厚,深爱自己,这才以夫妻之情拦住弘治处罚寿宁侯的心思。

    若是较真问起张鹤龄犯了什么罪,一条条摆出来,她能堂而皇之为自己弟弟请赦吗?大明律的尊严重要还是一个寿宁侯重要,这不明摆着嘛!

    所以,张皇后避重就轻,上来便大哭跪拜,请求弘治看在她的面子上赦免寿宁侯,只要弘治心软吐了口,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比如像之前处理牟斌、于浩那样罚俸一年以儆效尤,这种惩罚对寿宁侯来说根本不当事,十天半个月就能四处打秋风赚回损失,这才是张皇后希望看到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