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27章 我当人证够不够格?
    果然,被自己媳妇这么一闹,弘治犹豫了。

    原本张鹤龄也没那么大罪,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并非锦衣卫出身,对成祖传下来的四句话不知情实属正常,不知者不怪,算不上辱及先皇。

    而且污蔑朝廷忠良这一条也有待商榷。

    虽然弘治已经知道江彬昨晚出现在青楼,于危难之际对太子出手相救,但仅凭这一条就让堂堂帝王站在一个军机百户一方,干掉自己小舅子,实在说不过去。

    何况,即便江彬救了太子性命,但依然存在这小子以退为进,故意狙杀鞑靼刺客获取太子信任,继而从长计议,进行更大阴谋的可能性。

    涉及江山社稷,任何不确定因素都要排除干净,弘治不是初哥,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不知根底的臣子,所以江彬的忠臣身份,仍需进一步核实,不断考验。

    至于张鹤龄欺君瞒上,这个倒是属实,刚说自己膝盖软,下一刻却一蹦三尺高,弘治心里肯定不痛快。

    但现在张皇后请求赦免,看到爱妃哭成泪人,弘治登时心软。

    “罢了,起来吧,像什么样子!”

    伸手搀起张皇后,弘治叹口气道:“皇后,并非朕和国舅过不去,非要找他不自在,只是国舅…哼,你问问他干的好事,朕实在是气不过啊!”

    听皇上这么说,张皇后不能再装傻,只好转向张鹤龄问:“寿宁侯,你究竟闯了多大乱子,怎么有人说要将你流放三千里,甚至还要杀头?真是的,堂堂国舅,就算出了错又能有多大?鹤龄,你不要怕,现在马上说清楚!”

    张鹤龄见姐姐出现,早已有了主心骨,闻听此言更是悲从中来,就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这老货再次跪倒,就差抱着张娘娘腿了,哭诉道:“皇后替微臣做主,我,我冤枉啊!”

    随即,张鹤龄断断续续,口齿不清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各种来龙去脉向皇后娘娘一一禀告。

    最后,寿宁侯恶狠狠指着江彬:“娘娘明鉴,我张鹤龄为大明赤胆忠心呕心沥血,做梦都在为大明江山社稷着想,何曾受过这等侮辱?江彬一个小小百户,还不知是不是军机锦衣,却敢面圣不跪,当堂斥责朝廷重臣...我倒想问问江百户,你说你忠心耿耿,是大明忠臣、良臣,那好,谁能作证?”

    见江彬不说话,张鹤龄以为对方找不出人证,更加得意了:“江百户,自我标榜算不算欺君?一身污血见驾,算不算蔑视君王?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休想走出大内!”

    张娘娘在场,弘治皱着眉,强忍着没说话,心中却道,你张鹤龄算个什么东西,你说不让江彬出大内就出不去?难道说,皇宫是你家开的?

    被寿宁侯质问,江彬还没说话,又听到养心殿外传来一声吼。

    熟悉的公鸭嗓大叫声传来:“国舅说没人作证?请问,我够不够资格当证人!”

    我够不够资格!?

    这声公鸭嗓,听着真尼玛亲切!

    江彬笑了,暗自庆幸,心道你小子总算来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刚刚好!

    下一刻,从养心殿外冲进一人,身后跟着气喘吁吁的刘瑾、谷大用。

    来人长着胖乎乎的小脸,双眼骨碌碌转动不停,透着一股精明劲,正是未来的正德帝,当朝太子朱厚照。

    一进殿,朱厚照先向弘治帝和张娘娘行礼:“父皇、母后,儿臣给父皇母后请安。”

    “免礼平身!”

    弘治对正德最是疼爱,只要看见正德,心情再差也能变得好起来。

    “呵呵,皇儿怎么也来了?今天还真是热闹,我这养心殿看来需要扩建啊,装不下这许多人喽。”

    正德挠挠头,笑嘻嘻道:“儿臣正在御花园游玩,忽听太监说起我的救命恩人来了,便想着过来打个招呼,儿臣还以为父皇要重赏他呢!”

    到了此时,各路大臣来去匆匆,一个个面色肃然,正德已然知晓老爸弘治早清楚自己昨夜偷偷出宫差点遇刺这件事,索性大大方方直接承认。

    张皇后却不知情,惊道:“啊?我儿怎么说话呢?什么救命恩人,他在哪里,如何救得我儿性命?”

    见母后询问,正德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老老实实将昨晚自己出宫,在青楼遇刺,幸好南镇抚司百户江彬在场,出手杀死鞑靼刺客救了自己的前因后果,和盘托出。

    尽管弘治已经听闻此事,而且正德毫发无损活蹦乱跳站在面前,但在皇儿描述的时候,弘治依然心有余悸,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显然吓得不轻。

    “胡闹!”弘治沉下脸:“皇儿,你即将年满十五,也算是成年人,怎么还这般不守规矩,不省事!若是,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

    弘治突然说不下去了,喉头哽咽。

    他的身体自己清楚,一天不如一天,尤其最近几个月来,时不时胸疼头晕,甚至有过太和殿面见群臣时当场昏倒的险情,差点没把几个内阁大学士吓死。

    生死有命,太医束手无策,弘治明白自己时日无多,最放不下的却是儿子朱厚照。

    这小子顽劣无比,虽然和自己感情极好,但做事却不按常理,时不时闹出一些乱子。

    大明江山交到朱厚照手中,说实话,弘治不放心!

    如今听儿子绘声绘色描述昨晚遇刺情形,弘治只觉得后脊梁阵阵发寒!

    可朱厚照呢,却像没事儿人一样,似乎说的不是自己遇险,而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趣事,弘治如何不伤感。

    “父皇!”

    见弘治声音不对,正处在变声期,带着一付公鸭嗓的朱厚照慌了:“父皇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太医,快传太医!”

    “不必!”

    弘治摆摆手,这一刻,突然有了给儿子找几名肱骨重臣的想法。

    一旦自己撒手归天,李东阳、刘健这几个内阁大臣岁数已然不小,还能陪儿子多少时日?

    何况皇儿年少,恐怕短时间难以服众,少不得被那些外戚、权臣欺负。到了那时,自己地下有知,定然不得安心!

    想到这里,弘治心念一动,转向始终不曾开口的江彬问:“江百户,太子说你救了他,可有此事么?”

    直到这时候,江彬才躬身向太子施了一礼,肃然道:“吾皇万岁,且容小将谢过太子仗义之举!”

    好么,再一次将当今皇上晾在当场,江彬竟然没有回答弘治的话,却单膝点地,对正德抱拳行了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