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28章 搬倒寿宁侯
    江彬的举动再次让养心殿众人始料不及,各位大佬大眼瞪小眼,又一次蒙圈了。

    这要搁在其他时候,弘治绝对龙颜大怒,只是此刻情况却不一样!

    弘治心里正发愁,以后自己若是归天,太子没有贴心大臣,说不得便会受尽欺瞒,正恨不能臣子们对朱厚照比对他更亲,更为尊重才好。

    因此,江彬此举不但没有让弘治暴怒,反倒博取弘治好感!

    忠臣啊!

    这难道还不是忠臣吗?

    分明就是有情有义不畏皇权,知恩图报忠于太子!

    弘治甚至想,如果江彬对太子视而不见,只知道巴结自己,这个人便绝不能用。

    “江百户不要多礼,快点,父皇问你话呢!”

    见江彬并未回答父皇的话,却对自己行礼,小正德顿时急了,连声催促江彬,不断向他使眼色。

    江彬却不为所动,正色道:“小将昨夜追查敌踪,和太子不期偶遇,只是当时小将不知所救之人乃是太子殿下,以为不过是普通富家子弟而已,失礼之处,还请太子恕罪!”

    “哎呀,江百户,这些话咱们私下再说,赶紧的,父皇等你回话呢!”

    江彬发了狠,继续摇头道:“非也!皇上垂询,小将自然会如实禀告,但太子和皇上血脉相连,是皇上最亲近之人,江彬绝不可忽视太子,只对皇上尽忠!”

    说着,江彬再次冲正德拱手行军礼,这才转过头对弘治道:“不错,回圣上,昨夜的确是小将路见不平施以援手,侥幸救下太子。不过,小将却不敢居功!这么说吧,无论是谁,无论王公国戚或是平民百姓,只要是我大明子民,身为皇家锦衣亲军,江彬都会出手救人,责无旁贷!”

    此言一出,养心殿内众人,一个个面色复杂,瞬间陷入静默…

    听江彬讲出这样一番话,养心殿内忽然鸦雀无声,众人心情复杂,想法各不相同。

    太子朱厚照自不必说,小胖子昨日已经认定江彬是忠臣,大大的忠臣,所以无论对方怎么说他听着都顺耳。

    弘治皇帝心中感动,这个锦衣百户果然心态平和光明磊落,听听江彬这小子说的话:“无论王公贵族还是平头百姓,只要是我大明子民,身为锦衣卫,都会出手救人,责无旁贷!”

    何等心胸!

    并且人家江彬不居功,不贪婪,不攀附权贵,一心为国为民!

    两下一比较,自己那个小舅子寿宁侯张鹤龄,根本就是一坨屎!

    张皇后心中的惊恐还没平息,尽管觉得因为江彬导致自己亲兄弟受委屈,但这个锦衣百户救的是太子,那可是张皇后怀胎十月的亲骨肉,更是以后自己的依仗!

    儿子亲还是兄弟亲?

    还用说嘛,因此张皇后顾不上计较江彬说了什么,对这个英俊百户的感官开始发生转变,不由觉得这个江彬,看上去似乎顺眼多了。

    永福公主一直没说话,美目就没离开过江彬的脸。

    越看越喜欢,永福心想,心怀黎民忠于皇室,这才是皇兄未来的肱股之臣!唉,要是自己以后嫁的郎君能像江彬这样,那该多好啊!

    小妮子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

    张鹤龄却吓坏了,越听越不是味。

    玛德,江彬这小子太会说话了!

    只是,整个天下都是朱家的,他怎么能当着皇上的面说救那些草民百姓和救太子一样重要?不行,绝对是个破绽,待会必须抓住这一点不放,狠狠反击!

    养心殿内几个主要人物,只有华盖殿大学士李东阳若有所思,还能沉住气。

    人老成精的大学士盯着江彬,沉思不语,心中反复琢磨这个少年锦衣卫百户,究竟是个什么样人,方才所言是心中真实写照,还是所谋甚大,故意为之?

    一时间,人人各怀心思,都没有开口说话。

    最终还是张鹤龄忍不住,打破沉默。

    “大胆!”寿宁侯一声吼:“江彬,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皇室?你说只要是大明子民就会出手相救,你把太子当成什么了?难道和那些草头百姓一样吗?”

    这话说完,张鹤龄甚至觉得自己十分有理,脸上装出一付愤慨模样,又道:“想我大明皇室,乃是皇天贵胄,何等尊贵!江彬,你一味强调太子殿下和草民等同,究竟是何居心?”

    江彬压根没有说话的意思,只是冷冷看着寿宁侯,那目光,就像看待一个死人。

    “你,你怎么不说话了?说啊,解释啊!”

    张鹤龄还要步步紧逼不依不饶,却听弘治帝猛然发出一声怒吼:“张鹤龄,你给朕住口!”

    啊?

    寿宁侯傻了,吓了一跳。

    “皇上,这,这…”

    “卑鄙的东西!”弘治怒不可遏:“天子是舟,百姓是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寿宁侯,朕不知道你这个朝廷命官是怎么当的,连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吗?朕减兵役轻赋税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让黎民百姓能过的好一些吗,不就是让天下苍生能够安居乐业?”

    弘治越想越生气,怒道:“张鹤龄,怪不的坊间传你欺男霸女,草菅人命,市井怨声载道!朕以前并不完全相信,现在看来,却是一点没有错,你,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在朕面前胡言乱语!”

    说起来,弘治帝朱佑樘算是有明一朝的明君,弘治中兴可不是史书上乱写的。

    明孝宗为人宽厚,尤其在乎百姓疾苦,因此张鹤龄这番言辞不但没有拍到马屁上,恰恰相反,算是直接拍在马蹄上了。

    “皇上,皇上恕罪,皇上饶命啊!”

    张鹤龄再傻,也知道自己的表态算是撞在铁板上,吓得魂飞魄散,双腿一软跪倒当场。

    张皇后也慌了,都怪自己刚才愣神,没有拦住自家兄弟信口开河,惹下大祸。

    “皇上,妾身求皇上莫要和鹤龄计较,他…”

    “都给朕闭嘴!”

    弘治存心拉拢江彬,又因为寿宁侯今日的表现实在让他气恼,弘治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心里发狠,双目一凝道:“苗逵,传朕旨意,寿宁侯欺上瞒下颠倒黑白,辱及锦衣卫功臣,不明事理,不知体恤百姓!数罪并罚,保留国舅名号,削去一切爵位,贬为庶民!”

    弘治一言既出,寿宁侯顿时瘫软在地,浑身发抖,半句话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