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29章 弘治的心思
    江彬永远不会想到,昨天晚上穿越大明进入京都,仅仅过了一夜而已,却在自己身上发生种种匪夷所思的惊天大事!

    江彬不但见到弘治、正德时期的各路牛人,包括牟斌、太子、皇帝、张皇后…甚至因为和他江彬作对,直接导致寿宁侯张鹤龄倒台。

    可能吗?

    不是梦,不是儿戏?

    江彬不由揉了揉眼睛,生生看着寿宁侯张鹤龄被大内侍卫拉下去,摘掉六角帽,披头散发轰出皇宫。

    这一刻,江彬忽然没了意识,只觉得,如果给他一万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依然会毫不犹豫一万次穿越大明!

    愣神片刻,江彬稳定心神,暗道,来都来了,管那么多干嘛!

    他很清楚,张鹤龄被贬为庶民只是一时沉沦,说不定过些日子,张皇后在弘治帝耳旁吹吹枕边风,皇上的小舅子就会官复原职,继续做他的逍遥侯爷。

    但这就是后话了,被太子朱厚照视为自己人,已经倒台的张鹤龄对他江彬暂时构不成威胁。

    略略失神,江彬一转眼,恰好遇上小公主永福那双清澈秀美的妙目。

    小妮子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而宫中除了不男不女的太监,就是五大三粗的侍卫,唯二亲近的两名男子,一个是父皇一个是皇兄,永福哪里见过江彬这样的妙人!

    就像里描写的一见钟情,短短一上午相处,永福公主的心便系在江彬身上,那个不屌一切的帅爆模样已然深深印入公主脑海。

    迎着永福目光,江彬正琢磨是不是冲小公主眨眨眼,来个眉目传情啥的,就听:“江百户!”

    “哦…啊?!圣上,微臣在!”

    “朕一时不察,让江百户受委屈了!”

    处罚完寿宁侯,弘治皇帝转向心里美滋滋正在发愣的江彬,微笑道:“江百户以为,朕的处理方式是否得当?”

    弘治问完,江彬倒没觉得什么,一旁的华盖殿大学士李东阳愣了。

    皇上这是在向一名小小百户征求意见吗?而且还是带着歉意的口吻询问对方?这个…有木有搞错!

    弘治此人,脾气甚好,秉性宽厚,很少独断专行,遇到难解的情况往往会找朝中大臣商议。

    但再怎么说,弘治终归是帝王,身为九五之尊,实在犯不上征询一个差不多只相当于六品、七品芝麻小官的百户意见吧?

    圣上心底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李东阳微微眯起一双老眼,看向江彬的神色更古怪了。

    “皇上圣明,微臣对皇上的处置方式绝无二话!”

    “好!”

    弘治点点头:“既然江百户没有意见,那这件事便如此了结!”

    转过身,弘治对着众人道:“宾之和江彬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

    这下,连张皇后都感觉莫名其妙。

    现如今,养心殿里哪里还有其他人?

    除了太子、公主、皇后娘娘以及几个宫女太监,何曾有别人?

    照皇上的意思,有些话老婆儿子闺女不能听,却要说与两个外人不成!

    李东阳倒也罢了,和弘治有半师之份,可江彬呢,这小子算咋回事?

    包括太子朱厚照在内,人人各怀心思,纷纷告退。

    “苗逵,你们也下去吧。”

    众人散去后,弘治甚至连贴身大太监苗逵一并遣开,养心殿内最后只剩下李东阳和江彬两人垂手肃立。

    沉默片刻,弘治突然问:“江彬,你可知朕留下你,意欲何为?”

    说着,这个身材发福,长相和正德极为相似的中年胖子,一双小眼中射出两道如利剑般寒光,定定罩在江彬脸上。

    迎着弘治目光,江彬快速观察对方面部微表情,身体站姿、手上动作,甚至略略跳动的眉梢也没放过,片刻后,江彬恭声答道:“圣上,敢问吾皇希望微臣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说真话怎样,说假话又如何?”

    “若是臣说了真话,皇上恐怕会对臣生出猜忌之心,觉得微臣太聪明了。”

    “哦?”弘治来了兴致,不禁问:“那你如果对朕说了假话呢?”

    “说假话,以圣上的聪慧,终有一天会想明白。因此,就算微臣蒙蔽一时,也骗不了吾皇一世,到了那时候,微臣便会被以欺君之罪论处!”

    “哈哈!”

    弘治笑了:“好你个江彬!你的意思是说,真话朕恐怕不爱听,一怒之下或可怪罪于你,所以你不敢讲。而假话朕或许听着顺耳,但可能会察觉,还是要治你的罪,是也不是?”

    “圣上,微臣斗胆加一句,不是可能察觉,是肯定会发现。”

    “好你个江百户!”弘治摇摇头:“朕恕你无罪,说吧,朕只听真话!江彬,你认为朕为何要留你和宾之在此?!”

    江彬双手抱拳,躬下身子,态度不再如之前那般无所谓,而是毕恭毕敬一脸肃容。

    “圣上,既如此,微臣可就说了!皇上留下我和这位大人,目的应该有两方面。”

    “哪两方面?”

    “一者,恐怕有重要的事情安排我去做,这件事不但重要,而且非常隐秘,同时持续时间可能会很长。其二,皇上是在让这位老大人观察我的反应,看看我江彬到底是大奸大恶还是大忠大良啊!”

    江彬说完,略略抬起头,飞快瞄了一眼弘治。

    果然,自己猜对了!

    弘治帝半张着嘴,两只小眼瞪得溜圆,已然呆住。

    足足过了五六个呼吸,弘治才道:“你…你是如何猜到的?”

    “圣上,微臣能想到这些并非难事!若不是非常事,圣上完全可以当着娘娘、太子的面直接讲明,何必单单留下微臣呢?其次,既然圣上从未听过微臣的名字,那么,圣上希望微臣做的这件事,应该属于早有想法,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人选!因此直到微臣出现,圣上方才动了心思,觉得臣或许适合!”

    江彬一口气说了不少,见弘治面无表情,只好顿了顿又道:“既如此,像微臣这样低等级锦衣亲军,一不可妄论国家大事,二不能代表我大明征战疆场,可以做的只有那种细水长流的隐秘任务,这也正是军机锦衣强项!而且,这个任务随着微臣不断成长、成熟,才会慢慢显出作用。”

    言毕,江彬再次躬身,施礼道:“回圣上,不知微臣猜测是否符合圣意?”

    “错了!”

    弘治突然冷下脸,面带寒霜:“江彬,朕留下你,只是想送你一句话:年轻人切不可少年轻狂…行了,你可以退下了!”

    ps:弘治准备如何安排江彬呢?

    欢迎竞猜,估计谁也猜不到,后面将会很精彩哦,嗯,青春自认很不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