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重生99当大佬 > 第77章 初见蒋跃坤
    既然是麓山六公司,自然是就在麓山这边。实际上距离楚大创新产业孵化园并不远。开车大约就是十几分钟的距离。

    2月21日

    汇合了章贤义就出发了,临着河边紧靠着楚南大道而行,到了楚南大道的终点之后,车子继续沿着前面的狭窄水泥路大约五十米的样子,在一片城乡结合部的风貌之中,在一片围墙围拢起来的地方——这就是麓山六公司。

    看到这,郭远航颇为诧异,惊讶道:“六公司有这么大的场地么?”

    郭远航原本就对这六公司不是很熟悉,如果不是因为听到了蒋跃坤这个名字,估计都还想不起来这六公司。此刻,看到这个场面,自然是无比惊讶。在他的思维里面,六公司、既然都排行第六了,而且还是集体挂靠的企业,再加上都要破产了。肯定是一两栋那种两层的筒子办公楼。一些破败不堪甚至是锈迹斑斑的器材。屁大的一个小院子。

    可他没有想到六公司跟他想象的六公司截然不同。从楚南大道终点这里往前几十米开始,绵延向前的围墙,光是长度,简单的目测一下就约莫有一百多米的样子。

    车子拐进院子里面,里面的面积更是让他震撼,这一百多米竟然还只是宽度。纵深更为震撼,至少有两三百米的长度。虽说里面还有不少地方是菜地,还有一个鱼塘。可这面积至少是五六十亩了。

    章贤义点头道:“我之前调查的时候也震撼了一下。后面想着也就明白了。这一片区也是猫岭村的集体土地。所以当时六公司选址的时候就选在了这边,这地方自然是如同不要钱一样的圈了下来。”

    农民,尤其是开发区的农民,正在拆迁的农民是真的惹不起的啊。别人什么都不多,就一个特点地多。

    “老章,这里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拿下来。钱不够我从远腾科技这边给你调拨资金。远腾建工这边你先一起担着。你找找合适的人选,我这段时间也会安排李洪波去找这方面的人才的。”

    建筑行业这是一个高技术的行业。可不是几个农民工能够支撑起来的。混凝土用什么标号,用在什么建筑上,怎么浇筑。这些都是需要专业技术的。既然要做,这些人才都是必不可少的。

    章贤义点头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楚南大道在这里戛然而止。可前面已经新建了东河三桥。延伸过去那是迟早的事情。未来这里必将成为市区的一部分。江景房必然差不了。不说别的,就这一块地就值了。”

    果然,有眼光的人是不需要什么外挂的。郭远航心中有些佩服章贤义了。这厮要不是喜欢作,喜欢浪,喜欢折腾的把自己折腾死了。要不然就凭这家伙的眼光和商业敏锐性,必然在富豪榜有一席之地。

    车子停下,郭远航也走了下来。此刻整个六公司这边已经到了不少的人。有开皮卡的,也有开桑塔纳的,还有开三菱吉普过来的。六公司要整体拍卖。吸引的人自然不少。今天又是唯一的一次实地考察,大家自然不会错过。

    这些人有的细致的围着整个公司转悠,也有的三五成群在聊着天的。整个六建公司的内部显得十分的空旷,犹如是一个待开发的楼盘一般。

    除去占据了一大半面积的菜地、水塘之外,空余的平地里更是杂草丛生,如今正是新春刚过,万物复苏的季节。甚至都能看到有些许嫩绿顽强的从废砖头、废石头之中钻了出来。

    在几个角落,堆放着一些建筑用的器材。诸如搅拌机、小推车、自动吊篮等等。都是一些比较普通而平庸的建筑机械,放在两三年之前,这能算是高科技了。可在现在就不够看了。

    章贤义皱着眉头道:“管理太不行了。十分的混乱,你看这些设备,一个个都沾满了混凝土,好多都已经锈蚀掉了。就这公司不倒闭那才是怪事了。”

    郭远航也笑了起来。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不少大公司、大企业其实也都是如此。每每都会把责任归咎于市场,归咎于环境。可从来都没人去真正的想过这个问题。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有的时候,真的跟市场跟环境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位老板看着面生啊。你们也是来参加拍卖的么?”一个声音在郭远航的身后响起。

    扭过头,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笑着说着,同时,打开的蓝色芙蓉王也抽出来了两根烟,朝着郭远航和章贤义递了过来。

    “谢谢,不会!”郭远航微笑着拒绝了。

    男子身高大约一米七出头,一个小平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略显浓密的胡子。

    小胡子十分的擅长社交,一脸自然熟的凑拢了过来,或许是因为郭远航他们拒绝了香烟的缘故,他也将原本叼着的烟拿了下来。笑着道:“这六建公司太破烂了。这一圈走下来,竟然都没有几台可用的好设备了。我听说还有大约一百万的外债。公司内部也有不少的麻烦,据说是拖欠了工资。这开价五百万。真是把人当冤大头了。”

    这话顿时就让郭远航和章贤义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一些信息。郭远航顺着这个话题道:“是啊,要不是六建的这个国家二级资质。真的是一无是处了。”

    “唉!谁说不是呢。”小胡子颇为感慨,道:“刚才跟做包工头的江老板、李老板、刘老板他们都聊了一圈。我估计这次得流拍了。两位老板你们是哪家建筑公司的?以前没见过啊?”

    说到这,小胡子颇为自傲,道:“不是我陈健康吹牛啊。不管是哪里的施工队还是建筑公司,只要是在咱们东河做工程的。我多少都认识。可您二位我还真没什么印象。”

    看出来了。就从这个陈健康搭讪的水准,郭远航就看出来了。这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这话估计也存了很多的水分。这时候使劲的说这里不好,那里不好,鬼知道他自己会不会转手就拍了。这种事情在商场上见得多了。

    郭远航竖起了大拇指,一脸佩服道:“陈总厉害了。我们从楮洲来的,也就是小打小闹而已。这不听说了这个事情,过来看看。没有想到是这种情况。”

    要说扯七扯八的这些,郭远航自己也不是吹嘘的。不就是闲扯淡么?谁还不会扯几句啊。

    “哈哈,过奖了,过奖了。小兄弟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实力,你这才是厉害了。来,我带你认识几个朋友,都是在东河市多年的老熟人。还有几个是做建筑材料的沙场老板。”陈健康主动的邀请起来。

    就凭这一点,郭远航就明白陈健康这人为何能说在整个东河建筑行业没有他不认识的人了。自来熟的性格,注定了他交游广阔。再加上这种愿意给人介绍圈子人脉。这在建筑行业里面是很遭人喜欢的。做建筑的,谁敢说自己就能一口吃下全部的项目。很多的时候,甚至是绝大多数情况之下,都是合作。

    无疑陈健康这种穿针引线的人,就特别的受欢迎。他这种人在后世还有一个专业的称呼,用楚南话来说就是提篮子的。高雅一点说这就是一个掮客。通俗点讲这就是一个二手的中介贩子。

    这一圈下来,郭远航和章贤义倒是收到了不少的名片。大致的路数和情况也都摸得差不多了。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六建本身。压根就没有人考虑过这一片土地在未来升值的价值和潜力。至于房地产开发,更是没有人想过。

    这是眼界的局限性导致的。房地产开发在楚南省,在东河市这种内陆省份来说还是显得有些新潮了。要做的,基本上都已经做地产了。其实,即便是在后世也不是所有建筑企业都是开发公司。真要是所有的建筑公司都从事房地产开发了。那也就没有地产商什么事情了。

    “唉,没什么看头啊。我也听说了,六建的情况很是复杂。原来的六建老总,也就是猫岭村的村长石菊峰一死,整个六建就乱套了。石建山和石浩这两个人是谁也不服谁,都为这个事情闹了两年了。六建也荒废了两年。这麻烦我估计哪怕是拍卖了也不会真的解决。五百万,他们是真敢要啊。”

    正说着,门口传来了几声鸣笛之声,紧跟着,一台威风凛凛、霸气十足的虎头奔走在最前面,再后面则是两台丰田佳美然后是一台白色的金杯压后。四台车子组成的一个车队,浩浩荡荡的开了进来。

    别人的车子都是很讲究秩序的停靠到了旁边,就这个车队直接就开到了公司的门口,也不见专门去停车,完全就是开到哪里就停到哪里。

    然后,虎头奔的后座上下来了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人更是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这一幕,差点没让郭远航给笑死了。在当下的楚南。除了官员系统。在民间是没有什么坐车讲究的。而且无论是什么老板都喜欢坐副驾驶。在这个年头,副驾驶那才是真正的老板位置。是最受欢迎的那个位置。

    可郭远航看着却觉得好笑。这种排场,加上此刻的这种做法,有那么一点邯郸学步、东施效颦的感觉。

    副驾驶上,先跨下来的是一双擦得铮亮的黑色皮鞋。笔挺的西裤,然后一件西装。看到人,就知道是谁了,虽说年轻了二十多岁,可轮廓没变。铮亮的光头。这不是蒋跃坤是谁。

    蒋跃坤站立在旁边,立刻有小弟送上来了黑色的大衣。不说别的,这派头,这排场是做足了。环视了一圈,蒋跃坤似笑非笑着说道:“好了,各位,都回了吧!也就这样子了。这里你们就别考虑了。我蒋跃坤是一定要拿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