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 第九百六十九章 一群小妖物
    远处的一场夜战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而另外一边,带着关羽早就从前线脱离的刘备,凭借着刘琦事先给他的暗语口号,通过荆武卒的引导来到了刘琦的面前。

    “末将刘备,拜见陛下!”

    刘备见了刘琦,当即抱拳单膝跪地。

    关羽亦是随同刘备参拜。

    “皇叔快快请起!’

    刘琦亲自上前,伸手将刘备扶起,道:“皇叔辛苦了,委屈了,此番解决朝中隐患,若无皇叔相助,恐没有这么快...皇叔不愧是宗室第一将军,朕心甚慰。”

    说到这,刘琦又转头看向一旁的关羽,道:“云长劳苦功高,可谓大汉的栋梁之才,有两位爱卿辅佐朕,朕何愁天下不定!’

    刘备急忙道:“臣等为国尽忠,岂敢当陛下这般厚赞,惭愧,惭愧。”

    “当得,必须当得,怎么当不得了?”刘琦笑着对刘备道:“朕敕封皇叔为左将军,宜城亭侯。”

    “谢陛下!”

    “云长为偏将军,领汉寿亭侯印。”

    关羽长拜道:“谢陛下。’

    “令弟张飞亦为偏将军,领亭侯之位。

    一次性的敕封了三个将军,三个侯,刘琦这一次也算是出手特别大方了。

    特别是刘备,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军职,可谓是得偿夙愿。

    “臣,今后愿意鞍前马后,为陛下效力,誓死为陛下平定天下!”刘备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不得不说,他心中真的很感激刘琦。

    遥想当年,刘琦在荆州为公子之时,就曾通过刘和向刘虞谏言,让他重用刘备。

    当日刘虞的提携,可谓是刘备崛起的开始。

    时隔多年,现如今刘琦登上帝位,又一举将刘备扶上了左将军的位置。

    刘虞年纪大,久后必会隐退。

    今后天下,在朝中的汉室宗亲中,刘琦最引以为臂助除了他那两个弟弟刘琮和刘修之外,只怕就剩下刘备了。

    千里马有,然伯乐不常有。

    “报!”

    刘琦和刘备正在说话间,便见一名卫士匆匆忙忙地来到了刘琦的面前。

    “陛下,文将军让我传话,说是大事已定!’

    “那些贼子呢?都杀了?”

    “非死即降。

    “降?’

    刘琦皱了皱眉,但随后明白了这当中的用意。

    时间紧迫,一时间难以尽除,唯有先准其降,后做定论。

    “好,传令文聘,让他亲自率兵在这看住这些降卒,不可放走一个,让徐荣随我前去攻取雒阳,待事成之后,明日再做理会。

    “唯!’

    刘备见刘琦终于要返回雒阳,不由精神一震,忙道:“陛下,臣愿意前行前往雒阳,和二弟一起为陛下赚开城门。’

    “城中如今以无甚兵将,不必多虑。”

    刘备却道:“能不攻城,还是不攻城为好。”

    刘琦一想,倒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玄德打算如何赚开城门?”

    刘备笑道:“臣乃是雒阳城负责城防的守将,打不打开城门,还不是臣一句话的事情?只是想请陛下派些士卒,换上反贼服饰,随备一同前往,用为迷惑。”

    “准了。

    与此同时的尚书台内,那些负责监督百名文吏与诸葛亮做交接的公卿们...比刻各個冷汗直冒,一个个心惊不已。

    说实话,刘琦组建的这个新尚书台,他们原先并没有怎么瞧的上眼。

    不过都是一群年轻的后辈,在这些老滑头眼中,他们就是吃奶的年纪,这些人有什么可害怕的?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人的水平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石韬,崔钧,孟建这些人以一面众,思绪清晰,做事滴水不漏,对尚书台的要务手到擒来,毫无生涩滞留。

    己方与他们三人对接的一众文吏很难跟的上他们的思路,在做交接的时候,不得不在中间打断,多做停留反复询问,才思敏捷完全落在下风处。

    即使多被打断,他们依然在交流中掌握着主动。

    真的大才!

    而那个益州的张松,更是犹如妖怪一般。

    尚书台所有经过他手的文书,他根本一下不翻,完全凭借记忆与己方的人做交接,而且对每一卷简牍的内容可谓了如指掌,张口就来,己方的人在那些简牍中翻找内容的速度,甚至还没有他背诵的快....这是什么记忆力,简直就是个妖人!

    至于那庞统,则是负责检阅笔录记载,己方同时也有六个人在和他做一样的事,但庞统一个人的书记速度,竟然远超己方六个人,甚至有时候还得停下来等一等他们,面露不愉之色,那副鄙夷的表情,让一众公卿都明显臊的慌

    而那诸葛亮,周瑜,李严三个人,则是负责口谈与众人讲解各项政策要务。

    周瑜和李严能力超群,口若悬河,只把己方十多个文吏说的一愣一愣的,在有些特殊的事项上,己方的人要想提出反对意见,但根本就说不过这两个人,被他们一一驳斥,毫无反击的余地。

    但相比于那个尚书令诸葛亮,李严和周瑜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

    李严和周瑜,最多不过是将己方的这些文吏说的脸红羞恼,自愧不如,但那诸葛亮的嘴,分明就可以明晃晃的杀人!

    看着文文弱弱的一个少年郎,说话毫不容情,不给任何人面子,但偏偏每一句话都透着无穷的道理,既能引经据典,又能据理力争,让人在无法反驳之余,内心还憋屈的要命。

    这刚多长时间,就有不下七个人在与诸葛亮的交流中,被他说的吐沫子,整个都是被人抬着出去的。

    简直就是妖人啊。

    望着尚书台的这几个货色,马日确的心凉了半截。

    “久闻当今陛下有一项过人的本事,就是能够识才,只要是陛下所重用的人,必有一技之长,各个都非庸俗之辈,纵然是被埋没在千军之中的良将苗子,只要被陛下过了一眼,无不被识出....老夫原本以为此言太过,今日一见这几个小子,方知传言不虚啊。

    吴修的脸色很是难看:“马公勿要长他人志气,一群毛头小子而已,有何惧哉?不过是仗着有几分聪明劲罢了。”

    “就是这个聪明劲,我等怕是不及他们十分之一啊,吴议郎若是不服气,不如上前会一会他们?”

    吴修一听这话顿时怂了。

    “今夜事关重大,不容有失,若非今夜之举事关天下走向,我非亲自会一会他们几个小子不可,讓他们知道人外有人

    吴修的話还没说完,便見一个人慌慌张张的冲进了尚书台,对着士孙瑞拱手道:“都尉,大事不好了!雒阳西城门破,有人率兵直接冲入了城中,直奔尚书台来了!’

    在场的一众公卿们闻言,顿时都变了脸色。

    “怎么会?是何人冲进城来了?”

    “不,不知啊。

    整个厅内,好一阵尴尬的沉默。

    突然,便见耿纪拔出随身的佩剑,转头怒目瞪视着诸葛亮。

    “说!是不是你们这些小子捣鬼?”

    诸葛亮淡淡一笑,道:“公此言差矣,我等一直在此与公等手下做交接,外面的事情,与我等何干?可莫要冤枉了好人。”

    不远处,议郎金旋拔剑站了出来,冲着诸葛亮吼道:“好人?呸!若不是你们做的,你如何会这般冷静?还敢骗我!”

    说罢,他一时头脑发热,竟然仗剑冲向了诸葛亮,举剑就要刺他。

    诸葛亮并没有害怕,他只是皱了皱眉,看准时间准备对金旋进行反击。

    别看诸葛亮以智闻名.其实他也是习过武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斜刺里,一只硕大的手突然伸了出来,紧紧地攥住了金旋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

    金旋诧异的转头看去,是张飞。

    “你?你做什么!放手!怎么连自己人都不认得了?”

    张飞冷冷一笑,道:“自己人?俺当然认得,而且还认得很清楚呢!”

    说罢,便见张飞伸出另外一只手,掐住了金旋的喉咙。

    金旋被张飞锁喉,气喘不出,惊恐瞪着双眸看他。

    随后,便见张飞一用力,便听咔嚓一声响,金旋的喉管被张飞一掌捏断。

    张飛的手掌一松,便见金旋的尸身从他手中,软趴趴的落在了地上。

    尚书台内,此刻竟然是死一样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