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 第九百七十章 愿降
    张飞随手将金旋的尸体扔在了地上,随后便见他转头看向一众朝臣们。

    “奉当今陛下之命,尚书台依旧由诸葛令君执掌,雒阳城中防务,由我兄弟执掌,一众反叛逆贼,即刻束手就擒等候发落!”

    这一通话喊出来后,张飞也不给那些人反应的时间,而是弯腰从地上捡起金旋的佩剑,大踏步向前,拦在了众人与诸葛亮之间。

    与此同时,尚书台外面,则是爆发出激烈喊杀声。

    不多时,便见一名公卿的门客冲了进来,惨声高喝道:“家公,大事不好了!刘备随同我们而来的亲卫都反了,正在院中与我们的火拼!我等防御不及,损失惨重!’

    “反了?”张飞重重一哼,不屑道:“谁是反贼,尔等自己心中不明?”

    “张飞!你兄弟竟敢算计我等?”士孙瑞大踏步向前,冲着张飞怒吼道

    张飞不屑道:“尔等不过都是一群背主之贼,算计你们又能怎地?这是为国除害!”士孙瑞怒吼一声,拔出佩剑,直接奔着张飞冲去了。

    面对士孙瑞的长剑,张飞毫不畏惧,他轻巧地闪身,躲过一剑,然后一脚直踢出去,正中在对方的腰间。

    就是这么一刹那,士孙瑞感觉自己的腰盘仿佛都要碎了。

    他倒斜着飞了出去,‘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

    张飞转过头来,冲着那些公卿怒吼道:“还有谁来?’

    马日殫身后,吴修气急败坏地喊道:“马公,此獠如此猖獗,咱们一起上了,杀了他!”汉代士人除了疯狂的追崇经学,更喜射猎舞剑

    别看这群朝堂士人一个个平日里文绉绉的,说话办事都讲究一个礼仪,但论起武力值,他们也都不是善茬子。

    一旦动起手来,这些士族高官比起普通人而言,战力要强上许多。

    但也仅仅只是跟普通人比而已。

    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人是谁?

    张飞!

    张飞曾被人评价为什么?

    万人敌也。

    而此时此刻,周瑜也已经返回了后堂,他从后堂中拿出宝剑分与众人。

    然后诸葛亮,庞统等人纷纷将配剑拔出,矗立在张飞身后,与对方谨慎相对。

    公卿一面的人多,诸葛亮一方的人少...而且是少很多,但他们当中却有张飞煞神站在他们的一边,使情况大不一样。

    公卿一方的人虽然多,但面对张飞,却有些犹犹豫豫的不敢动手。

    谁不知道对方是个猛人?

    特别是尚书台外,公卿们的手下和张飞的手下正在火拼内讧,这在无形中也加重了他们的心理负担。

    但张飞可不管这些。

    他突然一声大吼,声如巨雷,将整个厅堂内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紧接着,就见张飞快步向前,冲进了公卿的队伍之中,犹如虎入羊群一般。

    这厅堂中,有百余名适才和诸葛亮等人做交接的文吏,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令整个尚书台的大厅内显的相当拥堵。

    张飞骤然冲入他们队伍中,手中的长剑上下翻飞,顷刻间就扫倒了一大片的文吏。

    一时间,整个大厅之内鲜血横流,惹得周遭诸人纷纷惊叫着躲开。

    别看张飞只是一个人冲进了对方的战团,但他每一次挥舞手中的长剑,都能劈砍到一人,甚至有的人直接被他削掉了头颅,鲜血喷涌如雾,血腥气味在空气中弥漫。

    诸葛亮,庞统,周瑜,李严等人亦是紧随其后,上前相助。

    公卿一方的团体顷刻间便形成了颓败之势。

    马日殫在吴硕和吴修的保护下,慌慌张张地撤出了厅堂,他们二人定睛瞧向尚书台院落内。

    院落中,到处都是尸体,而己方的死士和门客和张飞的手下还在激烈的交手。

    而尚书台外,依稀能够听到远处的街道上,不断传来的喊杀声。

    此时,只见士孙瑞一拐一瘸的紧跟着走了过来。

    他冲着马日殫道:“马公,咱们中计了!堂溪成那个蠢货轻信刘备之言,此獠原来早就是皇帝的内奸,他们这是在引龟出水,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啊!’

    马日殫怎么听这话怎么不舒服。

    就算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也不至于要这么红口白牙的说出来吧...再说干嘛要将己方这些人说成是龟?

    吴修道:“且不要管尚书台这边了,咱们赶紧入宫!挟持了太上皇和皇后与皇子,如此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众人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吴修所说之事的关键。

    刘琦若真是联合了刘备,率兵返回,那就一定是有所准备的。

    己方若是不赶紧在城池中找到保命的筹码,过了今夜,只怕就都将被刘琦所擒了。这些人一旦被擒,下场如何不言而喻。

    怕是连个囫囵尸首都没有。

    大厅之内,张飞等人正在虐杀一众文吏,院中两方的死士亦是拼死搏杀,一众公卿们乘机召集心腹,择路冲杀,向着院外冲了出去。

    冲出了尚书台,一众人便立刻转向南方奔去。

    眼瞅着就要抵达皇宫,斜刺里突然杀出了一支兵马,为首的人骑在战马上,正冷冰冰地瞪视着他们。

    “诸位爱卿,这是要去哪啊?

    刘琦突然出现,对于这一众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

    很多人都是当场呆立在原地,张大着嘴愣愣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有的公卿一时惊惧,裤裆之下还隐隐的有了几分湿意。

    马日殫哆哆嗦嗦地指着马上的刘琦,惊道:“你、你?”

    “马公,为何对朕这般无礼?你应该称呼朕为陛下才是。”

    话音落时,便见刘琦身后,一整排的强弩军大步向前,将弩箭上膛,前排单膝跪下,后排直立....那些锋利的弩箭之尖寒冰冰的对向了朝臣们。

    而似乎是在呼应那些冷冰冰的箭支,刘琦的声音此刻显得更加冷漠。

    “投降者,免死!”

    -时间,场内顿显一片寂静。

    少时,突听一人高声喝道:“昏君!汝如此嗜杀残暴,必遭天谴,可叹大汉江山四百年基业,竟毁于汝手

    “嗖!’

    话还没等说完,一箭射在了那人的咽喉之上。

    鲜血从那喊话的朝臣脖颈中喷涌而出。

    那人随即向后倒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箭射下来,让在场的公卿都如芒在背,冷汗淋漓。

    “朕说了,投降者,免死。”刘琦骑在战马上,让马匹来回在场中左右行进着。

    “昏君,你,你焉敢如

    “嗖!’

    又是一箭射了出去,死了一人。

    “投降者,免死。”

    “陛下当真能免臣等死.

    “嗖!”又是一箭射出。

    说话的人又倒下了。

    终于,便见一位侍郎急匆匆地从队伍中冲了出来,双膝跪地,高呼道:“臣,愿降!陛下臣愿降啊!”

    刘琦看都没看他:“来人,带他去后面。”

    便有一名士卒持军械上前,压着他往后阵去了。

    有了一个人开头,后面就会是连续不断。

    “陛下,臣愿降!”

    “臣愿降!”

    “愿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