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 第九百七十一章 事定
    随着一声声的呼喊,却见公卿队伍中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向汉军所在方向走来,而刘琦身后的兵卒们,则是一个又一个的上前,压着他们向后方而去。

    投降的情绪,像瘟疫一样,弥漫在公卿们的队伍中。

    而为首的马日殫,士孙瑞,吴修,吴硕,耿纪等人,一个个脸色发黑,目光复杂的瞪视着刘琦,再看看那些已经投降的同僚,心中五味陈杂。

    他们此刻完全是进退两难。

    直到他们身边的人全都散去之后,刘琦才将目光望向这最后一小撮的领头人。

    “几位,别人都走了?你们还在这杵着作什么呢?”刘琦淡淡笑道。

    马日殫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他犹豫了一番之后,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

    “罢了,走一步也是死,退一步也是死....老夫何惧之有!”

    他咬紧牙关对自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仿佛是在给自己打气,随即大步流星向前走去。而其他诸如士孙瑞之流,也是紧跟着马日确。

    两旁荆武卒持军械上前,将他们押住,带往后阵。

    望着一众束手就擒公卿朝臣,刘琦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

    此刻,东方的日头也逐渐开始升了起来,天色开始蒙蒙发亮。

    而随着日头渐升,雒阳城的战事也终于接近了尾声

    “陛下,该擒拿的人都已经擒拿住了,请陛下回宫主持大局!”典韦在一旁道。

    刘琦并没有着急回宫,而是吩咐典韦道:“先将逆贼和逆贼的附庸们好生关押,然后派人在雒阳四周搜索脱逃的逆贼,昨夜的围剿虽然成功,但想来还是跑了一些人,这些人虽成不了气候,但若是能擒杀,总比放虎归山要强的多。”

    “唯!”

    典韦当即领命而去。

    随后,便见张允走到了刘琦的面前,问他道:“陛下,这些逆贼,当如何处置?”刘琦很是自然地开口道:“审。

    “那个.属下派人找满府君审?”

    刘琦摇了摇头,道:“满府君为人太正,不好受理此案...让杨松审理。”

    “诺。”

    平定叛乱之后,刘琦立刻赶往皇宫,与家人们相见。

    后宫内,以皇后为首的一众后宫诸女,外加太上皇刘表,看到刘琦安然归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杜嫣和吴苋,见了刘琦,一直以来的担忧和惊惧终于彻底的爆发出来,她俩也顾不得礼仪,抱着刘琦就是好一阵哭泣。

    刘琦好好的安慰了她们一番,哄她们止住啼哭....随后单膝跪在刘表的面前,郑重施礼道“孩儿让父亲和家人们受惊了,罪莫大焉。”

    刘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跪在自己面前的孩子。

    “那些人,都抓住了?”

    “除了被杀的,剩下的基本都被抓住了,当然也或许会有一些漏网之鱼,但已成不了气候请父亲放心。

    刘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是对的。’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了。

    唯有刘琦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没有说破,只是装傻。

    他疑惑地抬起头,看向刘表:“父亲此言何意?”

    刘表自嘲的笑了一声,道:“时代变了,为父这些年来,一直都将天下士人当成了自己人,可是事到如今才发现,为父已经和这些所谓士人站在了对立面,可笑当日为父在你面前还替他们说话,可事到临头,他们却要颠覆我们刘家....为父真是何其可笑。”

    刘表此刻说出来的话虽然诚恳,但刘琦能够看的出来,刘表此刻的脸上,充满了落寞,失望以及痛心。

    其实仔细想想也是,刘表身为党人,又有八及之名,一向自恃为士人中的翘楚,可是当他成为太上皇之后,这士人翘楚的身份,就已经离他飘然远去了。

    如今的他,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汉室皇族。

    蔡琰走到刘琦身份,将刘琦搀扶了起来。

    同时,她低声在刘琦的耳边说道:“严君已经有两日没有吃过东西了,连水都喝的很少.

    刘琦闻言漠然。

    “有早食么?”

    “膳署已准备妥当,但严君就是不吃。

    “让黄门送一碗粥来。”

    少时,小黄门给刘琦送来了一碗粥,刘琦亲自手持粥碗,坐到了刘表的身边喂他

    “你这是作甚?”刘表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为父还没有老到需要你伺候的地步?”“吃。”刘琦将粥勺递送到刘表的嘴边,语气不容置疑:“都吃了,一口都不许剩。”不知为何,刘表竟然被刘琦的气势所慑,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他乖乖的张开了嘴,含住了刘琦喂给他的那口稀粥。

    已经连续两日食不甘味的他,此刻吃了这口稀粥,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甘美。

    父子俩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喂粥,一个吃粥,默默无言。

    蔡觅冲着蔡琰使了一个眼色。

    蔡琰会意,随即招呼杜嫣,任姝,吴苋,邹玉等人退了出去。

    随后,蔡觅向刘琦父子问安,也退出了大殿。

    偌大的厅堂内,此刻就只剩下刘琦和刘表父子。

    不多时,一碗粥被刘表吃的干干净净。

    刘琦从怀中拿出巾帕,替刘表擦了擦嘴。

    刘表尴尬的只笑,但却没有躲闪。

    “不知怎地,儿子喂的粥,就是香。”他感慨的说了这么一句。

    刘琦方下手巾,道:“有一句话,叫做高处不胜寒,父亲可知否?”

    “不知。”

    “咱们父子现在就是这样,虽然咱原先是党人之家,但是自打住进了这个皇宫,当上了这个皇帝和太上皇,我们就已经站在了天下士人的头顶上,我们跟他们不再一样....戈们的权力

    ....

    更大,责任更大,同时孤独感也更大。’

    “到了这个位置,谁又能保证谁永远不背叛我们呢?”

    刘备哑然失笑道:“你这皇帝没当多久,但是却活的通透了。

    刘琦认真地道:“但是孩儿一直坚信,坐在这个高位上,就算是再孤独,但在关键时刻,总会有一个人过来站在孩儿的身边....那个人,就是父亲。”

    “只要有父亲在,孩儿就不怕孤独....因为就算是再饿,父亲也会亲自把勺子递过来,喂孩儿饭吃,就像是孩儿适才给父亲喂这碗粥一样。”

    刘表闻言良久没有说话。

    不多时,却见他的眼眸湿润了。

    他伸手握住了刘琦的手,郑重地嘱咐了他一句。

    “为父年纪大了,早晚都要离开为父死后,你要记住,当弟弟妹妹不想吃饭的时候,你这个当大哥的一定要喂他们一口。”

    “父亲放心,孩儿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