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等我变身你就知道错了 > 第三十一章 那位大人是注定要当上会长的男人!
    “灵央老秃驴!你想干什么?”

    “老夫警告你,组织成员严禁互相残杀,这可是会长亲自颁布得规定!”

    西园寺后山厢房中,被用铁丝钢筋呈“太”字固定在墙上的匠者大骂个不停。

    灵央一副得道高僧模样笑而不语,直到他骂累了才轻咳一声开口。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衲这是在帮你渡劫,何谈互相残杀?”

    闻言,匠者狠狠呸了一口。

    “特么得扯淡!行,老夫就听听能有什么劫数、你又要如何帮老夫!”

    灵央无视了他的恶劣态度,微笑说道。

    “你的劫数不是天劫,而是人劫。渡劫办法很简单,如果会长问起,你就说那晚在游乐场同时有两个人跟你进行控灵咒道具交易。如果肯答应,立马放你走。”

    终于得知自己被囚禁得真相,匠者大惊。

    “原来你跟那名神秘百级超能者是一伙儿的!”

    灵央不予置否。

    “我佛有言,不该问得别问。你跟老衲年龄相仿,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应该不会不懂这句话的禅意吧?”

    匠者死死凝视灵央片刻,缓缓开口。

    “那名神秘百级超能者八成来自使徒组织,灵央,你这是背叛行为,老夫是不会跟你同流合污的。”

    匠者不肯轻易屈服,对此灵央早有准备。

    “阿弥陀佛,传闻最近在本寺后山小径有个老少通吃、令全市美少男俊老头闻风丧胆得哲学团出没,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

    匠者顿时笑了。

    “你唬谁?”

    见他不信,灵央没有再说话,只是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笑意。

    “哇,我输了!”

    这时,身后正在聚众打牌得弟子们中传来一声哀嚎。

    赢牌得那位弟子则双目放光,一把扯掉僧袍露出满背纹身。

    “拖进去,上雄风酒!”

    伴随着“啪”地一声瓷碗摔碎脆响,厢房里室很快传来阵阵猛烈动静,那叫个惊心动魄。

    “看来老衲之前所言有误,哲学团不仅老少通吃,原来连自己人都不放过,简直贪得无厌到没有人性啊!”

    “大师,大家都是自己人,有话好好说。”

    本来,匠者是不信这么荒唐得传闻的。

    万万没想到,灵央所说得哲学团居然他自己一行人。

    组织中人人皆知,这老秃驴是出名得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人物。

    不管多么荒诞得事情,只要跟他有关,都有可能是真的!

    想到这点,匠者当即怂了。

    但却依然不答应条件。

    偷偷找个机会溜出来跟王多才碰面后,灵央满脸无奈。

    “没办法,会长的威信太高,没有人敢骗她的。”

    “那把这个给他听!”

    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状况,王多才迅速将一则语音信息发给了灵央。

    “唉,老衲刚才那般苦苦相劝,是因为不想把置身任何浑水之外、一心赚钱娶老伴得你牵扯进来,既然如此执迷不悟,只能把你拖下水了!”

    话毕,回到厢房中得灵央点下了手机屏幕上的播放按钮。

    “你……这是想包养我吗?”

    “嗯哼,你以为呢?”

    仅仅放了两句,灵央便中断了录音播放。

    不过,从匠者剧烈颤抖的反应上能看出,已经取得想要效果。

    怎么会?!

    “会长她……跟他……”

    “会长虽然高高在上,但终究是女人,试问哪位少女不怀春,大龄女人更是如此!”

    趁匠者方寸大乱,灵央不失时机接茬。

    “而那位大人辣么高、辣么帅、辣么有气质。别说会长了,连老衲看一眼都不禁禅心荡漾,会长岂能不动心?”

    双臂大开大合比划了一番,灵央神色骤然一变,露出严肃表情。

    “从录音上可以预料到,那位大人是注定要当上会长的男人!老衲言至于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匠者沉默了。

    虽然没真正听明白灵央得一语双关,但身为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看待事情要深刻得多。

    如果揭发,以会长的作风肯定会秉公处理。

    但录音内容是真的,身为资深组织成员得自己对会长的声音再熟悉不过。

    如此一来,将不确定会长她是立刻出手清理门户,还是会采取怀柔手段,用宽广胸襟感化好不容易遇到得“春天”回头是岸。

    毕竟大龄女人,过来人都懂。

    如果会长选择了后者,那灵央所说很可能成真。

    会长向来以霸道著称,凡事都要掌握主动,一旦遇到意中人绝对不会放过,确定关系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而久旱逢甘霖的大龄女人很容易迷失在感情中,再加上意中人也是位百级超能者,转让会长之位也不是没有可能!

    等到灵央口中得那位大人无论是当上会长还是当上会长,做过揭发行为的自己都不会有好下场!

    “这种事情你一开始就告诉我不就得了,非要搞成这样。”

    半晌后,匠者终于表态了。

    达到了目的,那无须继续囚禁。

    躲在暗处目送匠者离去时,王多才依然皱着眉头。

    “放心吧,匠者一辈子胆小怕事,即便成了超能者也是如此,从来不轻易涉足任何争斗。如今被卷入疑是会长绯闻的事件中,他即便始终不相信是真的,也会三思而后行。”

    闻言,王多才缓缓扭过头去。

    “我并不是在担心他,而在担心你。”

    话毕,“唰”地一声扯掉上衣。

    “上雄风酒!”

    五分钟后,灵央也呈“太”字被固定在墙上。

    “你想干什么!”

    “老衲警告你,组织成员严禁互相残杀,尤其是人身与精神双重摧残行为,这可是会长亲自颁布得规定!”

    王多才许久没有开口。

    从宋天仁事件中看出,他虽是半路出家野和尚但具有一颗真正佛心,便不把他视为直播职业上的竞争对手。

    由于救过他以及众西园寺弟子们,心怀感激的他提出交个朋友,也能说得过去。

    可刚一认识,便利用控灵咒道具让自己跟民间超能者联盟组织进行了接触。

    随后,又诱导自己加入了组织。

    突发秘境任务中,还配合十八骗自己担当了唯一战力,让自己强行出头。

    这些事情,也能用帮组织拉拢新成员与心系全市安危来勉强解释。

    可今天得知自己就是神秘百级超能者古风美男时,居然没有表现出太多惊讶,而且还同意帮忙要挟匠者来欺骗会长。

    这就非常匪夷所思了,令人深深怀疑他的用意。

    “因为老衲有自知之明……”

    听到质疑后,灵央露出一丝从未见过得凄凉神色。

    接下来,他吐露了自己得凄惨人生经历。

    先是从流浪歌手混到出家。

    等到后来,西园寺的真正主人闻国禅师在圆寂时,把将本寺发扬光大、普度众生的重任交给了他这名唯一弟子。

    他本人也整天想着出人头地,可比匠者还胆小怕事,又不甘心转型为辅助类超能者。

    选择当超能者主播后,由于直播内容千篇一律,虽混出些小名气但远远达不到期望目标。

    最终,想出一个养爹抱大腿的办法。

    “由于是万年吊车尾,组织中其他战斗型成员根本不鸟我,而你是以老衲朋友身份加入组织的,所以决定用丰富经验把你培养成爹,然后带老衲飞!”

    世道艰难,谁都想遇到贵人。

    但遇不到贵人就自己培养一个,这种打算实属脑洞惊奇。

    不过,王多才很理解他那急切想熬出头的想法。

    考虑一会儿,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你就不担心我真得是所谓得使徒组织的人?”

    “你虽对老衲隐瞒了很多,但绝对不是!使徒组织身为事务厅通缉目标,平时是非常低调的。而你骨子里就是个浪比,我要是张老二,肯定不会拉你这个装X王进入组织的。”

    灵央脱口而出得答复令人无法反驳,王多才瞬间信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