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一章 生而知之?
    寒山有仙府,云深不知处。

    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寒山,便是因为传说中山上的‘执一观’而闻名,就连当今大夏的天子也曾登山寻仙,却只能止步于观门前,仅闻观主仙音,无缘得见观主真容,更令寒山仙名远扬。

    这一日,多年来一成不变始终被云雾笼罩的寒山,忽然起了变化。

    “哈哈哈……”

    一声浩渺的大笑忽然响彻天地。

    随着笑声响起,方才还清静无云的寒山上空,忽然间乌云弥漫,呼啸的狂风吹散了山间的云雾,卷起片片翠叶,却又被暴雨打落在地。

    这场突如其来的风雨,很快便惊走了寒山附近的采药客。

    不多时,天穹仿佛发怒了一般,开始劈斩出一道道贯穿天际的闪电,不断炸响一个个惊天巨雷,恍若末日到来!

    惊雷滚滚而过,电光划破长空。

    这令人惊骇的异象,就算在百里外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而最奇异的是,那一道道疯狂的闪电,似乎完全汇聚于寒山的山巅之处?

    风雨雷电似乎无休无止。

    当日,寒山镇的居民还发现,天空中时不时飞过一道道如长虹般的各色奇光,这些虹光似乎也不敢靠近寒山主峰,只是降落在附近的山上。

    而小镇上有些年长的老人则会痴痴地望着那些虹光,担心被人听到一般,小声念叨着只有自己能听到的话语。

    这场天公之怒般的雷雨,持续了整整七日方休。

    这期间,一向不算热闹的寒山镇,也不断有听闻异象的各方人士赶赴而来,下至江湖草莽,上至皇亲权贵,堪称是三教九流齐聚,关于仙神之说也是传的沸沸扬扬。

    寒山上究竟发生了何事,莫说平民无从得知,就连得了圣命前来的宁王殿下也不甚清楚,只能从府上那位精通堪舆之术的道长口中,得到诸如升仙之劫、天雷洗礼等等无稽猜测。

    而雷霆暴雨范围内的寒山,只是目睹便足以令人胆寒,自然无人敢靠近。

    当七日的雷雨停歇后,浓郁的云雾再次笼罩了寒山,打消了那些试图登山寻仙之人的想法。

    而有些不甘心的人尝试进山之后,依然无果,如往常一样,无论从何处进山,都会在云雾中迷失方向,最终回到原地。

    如此半月过去,已是霜降时节,寒山附近迎来了一场不合时宜的大雪,或与那场雷雨有关,也就不值得惊奇了。

    冰雪之寒驱走了更多的寻仙之人,哪怕是因为圣命盘桓在云兴客栈至今的宁王,也已开始整队备马,准备待明日风雪稍缓之时,便动身回京了。

    ……

    寒风萧萧,暮雪漫漫。

    或许是这场风雪的缘故,近来热闹了好些天的寒山镇,在今夜变得冷清了许多,昔日三教九流齐聚的街头,此时也是人行稀少。

    云兴客栈附近的一处街角深巷内,地面上正摆放着一个灰布包裹的竹篮,遮挡风雪的灰布已被霜雪覆盖大半,若是有人在旁边,便可听到竹篮内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婴儿啼哭之声。

    何人如此狠心,竟将婴儿弃置在这冰天雪地?

    忽然间——

    风雪微微一顿,似乎静止了刹那。

    一双硕大的、如白莲般的赤足,忽然出现在了巷内的地面上,脚底踩着冰雪,而冰雪却丝毫没有融化,仿佛这双脚没有温度一般。

    而后,雪花再次悠悠飘落。

    只见巷内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蓝衫老道士,定定地站在那竹篮前,他衣衫褴褛,蓬头乱发,蓝色道袍上布满了裂缝和烧焦的小洞,破洞下的皮肤可见焦黑的伤口,像是被雷劈过一般,就连他的脸色也惨白犹如尸体,没有丝毫生气。

    “奇了怪了。”

    蓝衫老道注视着竹篮,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喃喃自语道:“生机如此微弱,又是骨龄刚过百天的襁褓,怎会有这等意志?”

    随即,他缓缓弯下腰,将竹篮上的灰布揭开,显露出竹篮内的婴儿。

    婴儿似已被冻僵,小脸冻得通红,额头上可见一道血痕,怕是利刃所伤,而灰布被揭开后,或许是婴儿找到了生机,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冻成青紫色的细小嘴唇微颤着,发出了一阵模糊不清的细语,小小的手掌也微微向上抬起,试图抓住老道的衣衫。

    蓝衫老道浮现出一抹错愕之色。

    即便如此年幼的婴儿还说不清话,但他也能从这婴儿的眼神和情绪中,感知出那浓烈的求救之意。

    而从唇语来看,这婴儿似乎是在说:“救我?”

    “你能听懂我说话?”蓝衫老道望着婴儿。

    竹篮内的婴儿望着他,似乎是使尽了全部力量才点了一下头。

    蓝衫老道沉默了半晌,伸出手按在婴儿的胸口,只见热气腾腾,婴儿也闭目露出一丝享受之色,冻红的脸色缓缓恢复了白皙,青紫色的嘴唇也恢复了红润。

    过了半晌,婴儿再次睁开眼睛,一张口,发出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随即愣了一下,露出一抹无奈之色。

    而老道士却是从婴儿的嘴型看出了这婴儿正在道谢。

    “生而知之……”蓝衫老道有些失神地喃喃道:“这世间竟真的有生而知之,不奉天命之人……”

    他神色微惘地念叨起来:“执一执一……原来这才是一……”

    半晌,蓝衫老道重新低下头,目光复杂地望着婴儿,开口道:“你我有缘,在我行遍天下寻觅无果,即将回山时,恰好在山脚下遇到了你这个合适的人选,这就是命数。”

    而竹篮内的婴儿正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老道,似乎见到了某些熟悉的场景一般。

    “既然你生而知之,你可有名字?”蓝衫老道轻声道。

    婴儿张了张口,咿咿呀呀地说了两个字,然后举起可爱的小手,用手指在空气中缓缓写了出来。

    蓝衫老道见状,唇边泛起一丝笑意,说道:“林弃?弃之一字,与你倒也合适。”

    如果他能读懂婴儿脑袋里的想法,怕是就能听到林弃无奈的叹息了。

    唉,穿越就算了,怎么又成了弃婴呢?还碰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老道士?莫非要像电视剧里那样传我衣钵吗?

    穿越者自带机缘?

    会不会有个师妹什么的?

    林弃一时间浮想联翩,自行脑补出了一部仙侠剧。

    蓝衫老道不知林弃心中所想,只是微笑道:“这冰天雪地中,我救了你一命,你可愿替我了却一桩心愿?”

    还挺直接的……我还能说不吗?林弃也没犹豫,便点了点头。

    先不说他拒绝了之后,说不定会被老道士扔在这里,单单是救命之恩,就让他无法拒绝了。

    不过,这老道士的心愿,不用想也能猜到,不是继承衣钵,就是帮忙报仇什么的。

    受人救命之恩,偿还恩情也是理所应当。

    林弃也就没有犹豫了。

    “好,好,好。”

    蓝衫老道见林弃答应,须发轻颤地连道三声好,又说道:“不过,如今还不是让你还恩之时,你还太年幼,我也需要十八年的时间准备,待会儿我送你去一户人家,可保你十八年富贵平安,待你长大成人,我功成之日,自会来找你。”

    “四(是),丝(师)虎(父)。”林弃含糊不清地说完,又暗自无语,婴儿说话真是困难,搞得像是存心卖萌一样。

    蓝衫老道却是笑道:“我可没打算收你为徒,更何况,我也当不了你的师傅。”

    林弃微微一怔,疑惑地看着老道。

    “日后你自会知晓。”蓝衫老道说到这里,又轻叹一声,微微摇头道:“只希望到了那时,你莫要怪我。”

    林弃愕然,有些不理解了。

    蓝衫老道也不多言,指尖一点,不知从何飞出一枚乌金色的指环,自动缩小套在了林弃的大拇指上,说道:“此物可保你十八年周全,你且安心睡吧。”

    莫非是什么仙器神器?林弃念头一闪,只感觉大拇指上的指环传来一阵暖意,便觉困意来袭,沉沉睡去。

    ……

    立冬时,宁王回京复命。

    随行的人都知道,宁王带了一个婴儿回府,但除了宁王之外,却无人知晓这婴儿的来历,只是宁王亲自下令,此子名为林弃,今后在府上位同郡主,命府上人等不可有丝毫怠慢,视如己出,却只字未提‘义子’之事。

    ……

    北来南去几时休,人在光阴似箭流。

    转眼间,十五年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