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三章 天赐
    日将暮时,郡主的马车穿过一条绿柳成荫的静谧街巷,便在宁王府的门前停了下来。

    宁王府雄踞华严街,朱门红墙,占地五百亩,近乎一坊之地,是上京城罕见的豪门园林,府门前立着的两尊麒麟石像不怒自威,府内可见宫殿楼阁交错,花园湖泊宛如天成,完全展现了何为皇族显贵,距离上京皇宫也只是隔了一条街罢了。

    林弃也不得不感慨,十五年前,那个被称为‘观主’的神秘老道,对他的确是很尽心了。

    答应送他去一户人家,保他十八年的平安富贵,居然是送到了宁王的府上。

    宁王,乃是当今圣上的五弟,当年便有助圣上登基之功,后来大夏边境战乱,宁王又出征七载,立下不知几多大大小小的功劳,待边境稳定,宁王便主动交出兵权,回京安心当一个不问朝局、不理政事的太平王爷了。

    这样一个深谙君臣之道,又受圣上宠信的王爷,在其府上,既不会卷入朝局党争,又可尽享人间繁华,自然找不出第二个更好的选择了。

    从林弃前世知道的电视剧来看,寻常穿越者在古代最终能够走到这个地步,就已经算是大结局了,而他还在襁褓时,便已经达到了这个目标,对于那无名老道的安排,自然很是满意。

    可能某些方面比不上现代的生活,但人上人的乐趣,还是很不错的。

    而且还能搬运一下前世的诗词,让他博得一个上京第一公子的名头,若非自家这位郡主姐姐的武功太高,那位太平小公主又太麻烦,恐怕他的名声早就变成‘第一风流公子’了。

    “小弟,那高人索要那暖玉‘火玲珑’时,我是以火玲珑是小弟你的私物为借口,才出了王府来寻你的。”

    下了马车后,平乐郡主一边低声说着,一边与林弃从中门进了王府,不忘嘱咐道:“待会见到那人时,倘若你怀疑他只是江湖骗子,只管找个借口拒绝便是,爹爹自会将那人逐出府外。”

    林弃轻轻点头,右手食指则是缓缓摩挲了一下戴在大拇指上的乌金指环,然后将右手缩进了袖子里。

    姐弟俩从郁郁葱葱的花卉庭院穿行而过,在淡淡的玉兰香中,一路直奔用正厅‘明心堂’而去。

    明心堂,取自‘明心见性,不矜不伐’之意,厅堂内装饰华美,格局肃穆,是王府接见贵客、商议大事之处。

    此时天色幽暗,明心堂内早已亮起明烛之光,姐弟俩走上台阶,入厅后,便见已有二人坐在上座的两张椅子上。

    左边是年过半百的宁王爷,养居上京城多年的安逸生活,冲散了他身上金戈铁马的战场煞气,让他的眉宇间多了几分儒雅之意,连黑色华服下的身材也略显发福,导致他腰间玉带钩挂的皮革有些紧绷,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个儒雅随和的中年文士。

    而坐在宁王右边的,则是一个黄袍道人,正端着茶杯,微低着头品呷香茗,袅袅热气后的面容年轻俊逸,斜眉入鬓,头发却已然花白,颇有些鹤发童颜的仙家之风。

    林弃这才恍然。

    难怪此人明明脚步虚浮,连飞溅的茶水都躲不开,身具多个疑点,宁王依然只是怀疑,敢情人家的气质模样就很有仙家高人的风范。

    “天赐回来了。”宁王抬头望着林弃,面上露出一抹微笑。

    天赐,是林弃的字。

    按理说,原本应该在二十岁举行冠礼之时,才会取字。

    但林弃这个名字,宁王想称呼亲近点,也得叫‘弃儿’,未免有些太不尊重,便让林弃提前取了字。

    弃,与‘天赐’同理。

    “让王爷久等了。”

    林弃轻轻颔首,不紧不慢地走到次位坐下,待婢女为他和郡主斟茶之后,这才说道:“王爷,平乐姐姐已经和我说了,这位道长是要换火玲珑吧?”

    宁王瞥了一眼跟着林弃坐下的平乐郡主,见女儿微不可查的点头,这才微笑着介绍道:“这位是翠凝山的裴道长,这些年来一直云游四方,近日听说咱们府上有一块颇具灵韵的奇玉‘火玲珑’,恰好是其所爱,便前来拜访,想用一块品相极佳的羊脂白玉交换,天赐你意下如何?”

    林弃心中明白,宁王问的是意下如何,实际上在等他的答案,看看这位裴道长是真的高人还是骗子。

    而那黄袍道人,从林弃一进门开始,便怔怔地望着林弃,连手上的茶杯也忘了放下,眼神中满是惊诧艳羡之色,一时间连宁王的话语都当做了耳旁风。

    同样的神情,林弃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这些年来,他也早已有所猜测,这些高人所惊讶的,恐怕是他的‘资质’、‘天赋’一类的地方吧。

    “裴道长?”宁王发现这位裴道长一脸呆滞,也是微微一怔,随即出声道:“裴道长,可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黄袍道人这才如梦惊醒,又深深地看了林弃一眼之后,这才感叹道:“没什么,只是贫道没想到,居然还能遇到令公子这般的良才美玉,只可惜,生不逢时啊……”

    “又是可惜?”林弃却是有些疑惑。

    他刻意将右手藏在衣袖里,没有显露右手大拇指上的乌金指环,这黄袍道人也一直没有注意到乌金指环,但还是在感叹可惜?

    生不逢时……这又是什么意思?

    宁王不禁关心地问道:“生不逢时?道长可否详说?”

    “不必了。”黄袍道人缓缓摇头,轻轻放下手上的茶杯,淡然道:“既然无缘,何必追问?否则即便是知道了真相,也不过是空欢喜一场罢了。”

    宁王见黄袍道人不想多说,也就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转头看向林弃,问道:“天赐,你可愿将火玲珑割舍于裴道长?”

    他这话的深意,就是在问林弃:这位道长是真的仙家高人,还是江湖骗子?

    “道长若是能为我解答几个疑惑,火玲珑赠予道长也无妨。”林弃微笑道。

    他也看不出这位黄袍道长是真是假,或许对方只是打听到了他这些年的事迹,以此行骗呢?

    不过,他有一个很简单的验证方法。

    “你有何疑惑,不妨说来听听。”黄袍道人也没有拒绝。

    “道长可认识这指环?”

    林弃说着,抬起了藏在衣袖中的右手,将大拇指上的那枚乌金指环显露了出来。

    “嗯?这指环……这,这是!”

    黄袍道人先是一怔,随即震惊万分地盯着指环,眼眸中隐有清光流转,仿佛看出了这乌金指环的不凡之处。

    随即,他咽了下唾沫,如坐针毡地站起身,面对着林弃,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垂首说道:“原来是观主选中之人,难怪有如此天资,方才小道多有失礼,还望小祖宗海涵,莫要与我这等山野散修计较。”

    又是观主……还称呼我小祖宗?林弃念头一动,想起了七年前,春猎时在寒潭所遇到的那只蛟龙之言,也是如此相似。

    这一刻,他已经确定,眼前这个黄袍道人,恐怕真的是仙家之人。

    在他看来,这些仙家高人,不外乎修仙者之流,只是罕见且神秘异常,少与世俗接触,方才显得如仙神般缥缈无踪。

    “道长言重了,何来失礼之处?还请坐下吧。”

    林弃淡淡一笑,依然不失谦逊,见黄袍道人惴惴不安地坐下了,这才说道:“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问道长,只要道长为我解惑,那暖玉‘火玲珑’,自当双手奉上。”

    黄袍道人犹豫一下,但还是架不住对火玲珑的渴望,颔首道:“小祖宗有何疑惑,但说无妨。”

    林弃沉吟一下,说道:“前些年,我也见过不少仙家高人了,但不知为何,他们见到我之后,都会感叹‘可惜’二字,道长方才也是如此,不知为何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