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四章 末法时代
    黄袍道人闻言,先是沉默了一下,旋即轻声问道:“莫非……您不知观主为何选您?”

    林弃也不多做隐瞒,颔首道:“隐隐有所猜测,但确实不知。”

    黄袍道人露出一丝恍然之色,随即摇头叹息一声,正欲开口时,却是瞥了一眼旁边的宁王和平乐郡主,沉吟少许,对林弃说道:“此事关系颇大,或许不该让王爷和郡主知晓,不知您是否愿意移步殿外一叙?倘若您觉得无妨,大可稍后再坦白于王爷和郡主。”

    林弃看了一眼宁王和平乐郡主,随即点头道:“好。”

    “小弟,等一下。”

    平乐郡主招呼了一声,只见一婢女持着一杆巡夜用的灯笼走了过来,将灯笼递给了林弃。

    林弃对平乐郡主笑了笑,示意她放心,这才手持着巡夜灯,带着黄袍道人走出了明心堂,来到玉兰花盛放的庭院内。

    如今已是立春,即便没有蜂蝶陪伴,亦无绿叶衬托,纯洁而高雅的玉兰花却已在早春的寒风中绽放,让清幽的芳香悄无声息地满庭而出。

    林弃带着黄袍道人,沿着庭院曲径,走到一株白玉兰树前,将手中的巡夜灯插在树干之间,旋即才转身说道:“道长请说吧。”

    黄袍道人沉吟了一下,说道:“小道在您亮出观主的信物之前,并不知您是观主选中之人,在那之前所说的可惜,是可惜了您这等可遇不可求的绝佳资质,以您的资质,若能入仙道,不出百年,必成气候,若是机缘、功德到了,仙途便不可限量,只可惜……”

    林弃没有接话,只是看着他。

    黄袍道人长叹一声,这才摇头道:“只可惜,如今的天下,早已不是过去的那个天下了,此时的仙道,也非彼时的那条仙道了,无论是何等惊世骇俗的天资,如今也是无望成道。”

    “为何?”林弃疑惑道。

    “您可曾听说过末法时代?”

    黄袍道人也不等林弃回答,便叹息道:“天地无明,诸脉衰竭,灵气渐空,仙道将亡……”

    林弃闻言,顿时恍然明悟。

    “自十五年前开始,这天下间的诸多灵脉便已开始衰弱,日月五行、诸天星辰所引动的精华灵气,也变得愈发稀薄。”

    黄袍道人的眸中有着一丝深深的无奈和颓然,叹道:“到了如今,除了那些灵韵深藏的玉石奇珍,恐怕就只有少数仙家福地中的仙灵之脉,才能汲取到灵气精华了。”

    说到这里,他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说道:“但我等山野散修,又岂有资格进入那些仙家福地?而且,再过些年只怕就连仙家福地也会衰败无光,到那时,便是真正的末法时代了。”

    林弃沉默了少许,轻声开口道:“若是失了灵气,你等修士,莫非会变成凡人不成?”

    黄袍道人神色黯然,也沉默了半晌,才轻轻点头道:“不错,食气者神明而寿,若无灵气滋补,我等修道之士,寿元并不比凡人高出多少,一旦失了法力,也只是比凡人的身子骨结实些罢了,与凡人又有何区别?”

    “这么说来,道长此行特意来王府索求‘火玲珑’,便是看上了蕴藏在玉中的那一丝灵气吗?”林弃问道。

    “便是如此,还请小祖宗明鉴。”黄袍道人再次长叹一声。

    他的心情,林弃也能理解一二。

    对于食气的修道之士而言,天地灵气就像是油灯里的油。

    灵气枯竭,用前世现代点的说法,那就是能源匮乏。

    只是,林弃从未修道,不懂修道之乐趣,前世亦是短寿,不明长生之自在,自然也不太能体会这黄袍道人的心情。

    从逍遥长生的修道之士变成凡人……

    这心情,恐怕就像是皇帝在一夜之间沦为了乞丐吧。

    “不过,我尚有一点不明。”

    林弃沉吟了一下,说道:“五年前,我曾问过一祝姓仙长,那位仙长说,这火玲珑之中只是蕴含一丝火行灵气罢了,对于你等仙家高人来说,根本微不足道,莫非……只是这么一丝灵气,就能弥补道长的法力?”

    黄袍道人闻言,缓缓摇头道:“自然不能,仅可炼出一丝微不足道的法力罢了。”

    林弃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疑惑道:“那道长这般又是为何?”

    黄袍道人沉默了半晌,苦笑一声,说道:“实不相瞒,小道自从察觉到天地灵气变得稀薄之后,这些年来便云游四方,想再找一处灵气充沛的清修之地,但一直无果,后来方才打听到,原来是全天下的灵气灵脉都在趋于枯竭。”

    他黯然叹气道:“小道原本打算回府拿出那些藏宝丹药等物什,寻找一方仙家福地,说不定能以此换取一点容身之地,没想到却路遇妖邪,小道虽然逃得一命,但也法力耗尽,连自家洞府的法术禁制都无可奈何了。”

    林弃愕然,连自己的洞府都进不去,确实有点悲催了。

    黄袍道人无奈地摇头道:“小道束手无策之下,只好来上京城碰碰运气,偶然间听说宁王府上有一块颇具灵韵的奇异暖玉,小道便知道其中定是蕴含一丝火行灵气,所以才前来索玉。”

    林弃轻轻点头,原来这就是真相。

    “原来……他们是可惜我的资质浪费了,的确是生不逢时……”林弃不禁微微摇头。

    而黄袍道人闻言,犹豫了一下,却是说道:“这……依小道之见,您过去遇到的那些修道之士,他们所说的可惜之处……恐怕不止如此。”

    “哦?”

    林弃看着他,借着昏暗的灯笼烛光,可以看出这黄袍道人的神色颇为复杂。

    黄袍道人轻轻地叹了口气,而后问道:“您可知道,您对观主而言,是什么吗?”

    林弃并未出言回答,只是这些年的猜测在心中一一浮现,而现在越发趋近于最正确的那个答案。

    “相信您应该听说过,十五年前在寒山上发生的异象,雷霆不断,暴雨成狂,连绵七日方休……那便是观主在寒山之上,历天劫所造成的奇景,而观主在七日天劫之下,道体损毁,道基坍塌,唯有夺舍他人,方可重登仙道,而您……便是观主选定的新身躯。”

    黄袍道人略显小心地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只见洁白的玉兰花下,对面这位王侯公子那俊美非凡的面容,在昏暗的烛光照耀中,脸色先是一僵,旋即露出一抹早有预料般的了然之色,唇边也泛起一丝自嘲的轻笑,过了半晌,最终又化为一片平静的释然。

    他微微一呆,不由得在心中暗叹一声:好一个不世之材的天赐公子,难怪有如此美名,心性果然非同凡人啊。

    任由谁听到自己原来只是某个高人用于夺舍的备用身躯,恐怕都无法平静下来,因为这已经不仅仅是‘死’那么简单了,而是失去自我,被他人顶替。

    而眼前这位不过十五岁的少年,居然这么快便平静了下来?

    “原来如此……果然如此。”

    林弃唇角微不可见地轻轻翘起,如自嘲般地低声道:“我早该想到的……他救我一命,又许我十八年的人间富贵……同样是鸠占鹊巢,一切皆有因果报应,世事本该如此。”

    他深吸一口气,又说道:“不过,观主欲夺舍之事,似乎天下修道之士皆知?”

    黄袍道人说道:“观主历天劫之时,有不少修道之士前去观礼,在劫后,观主便已告知天下修道之士,他准备下山挑选适合夺舍的对象,而持有他信物之人,便是他选中之人。”

    “为何要等待?还要昭告天下?”林弃面露不解。

    “这……小道也不知。”黄袍道人摇头道。

    林弃却是忽然想起,观主在十五年前的那个雪夜,曾经说过,他还需要十八年的时间准备,难道……就是为了准备夺舍的事情?

    昭告天下,又是为何?

    林弃微微摇头,也不多想,只是说道:“多谢道长为我解惑,我这便将火玲珑交于你。”

    话罢,他忽然转头看向不远处那片被玉兰树影所遮掩的昏暗之处,开口道:“平乐姐姐,偷听够了吧?麻烦你去我房内,把那块暖玉火玲珑拿过来。”

    他话音落下,便见那玉兰树的阴影下,缓步走出了一个身姿高挑、英气逼人的美丽女子,赫然是平乐郡主。

    此时,她低垂着臻首,攥紧了双拳,指节都被捏得发白,死死地咬着嘴唇,肩头也在微微颤抖。

    黄袍道人见状,不由得微微一怔,随即摇头苦笑一声,如今失去法力之后,连被凡人在暗中偷听,他都察觉不到了。

    只见平乐郡主紧咬着下唇,一步步走到了林弃的面前,缓缓抬起没有半分血色的俏脸,伸出冰凉而有些粗糙老茧的手掌,握紧了林弃的手,已然泛红的眸子注视着林弃,柔声道:“小弟,你放心,就算是神仙要你的命,姐姐也一定会想尽办法救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