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五章 千秋岁
    “平乐姐姐,不必担心我,其实我心里早有准备。”

    林弃故作轻松地对平乐郡主笑了笑,反手握住了她冰凉的纤手,心中却是感觉到暖意升腾。

    虽然平乐郡主并非他的血脉亲人,但十五年的朝夕相处,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你有什么准备?你能有什么准备?”

    平乐郡主咬着嘴唇,眼圈泛红地盯着林弃,泪珠在眼眶内打着转。

    这一刻,她仿佛从那个巾帼女将变成了柔弱哀愁的女儿家,即便是在沙场上历练过的铁血之心,在此刻也变得脆弱了许多。

    “平乐姐姐。”

    林弃叹了口气,说道:“十五年前,若非观主救了我一命,只怕我早就冻死在冰天雪地之中了,若不是观主送我来王府,你也不会认识我,而且……这些年来的生活,我过得很充实很开心,十八年足矣。”

    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当年他鸠占鹊巢,占了这无名弃婴的身体,将来也有被人鸠占鹊巢的一天,也不算冤枉,这不禁让他忽然有了一丝明悟——

    或许世间真的有因果报应?

    昏暗的烛光映照着平乐郡主影影绰绰的面容,只见她含着泪盯了林弃半晌,方才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说不过你,但我知道有人要你的命,我不能不管。”

    言毕,她便伸手抓住林弃的手腕,转身欲走,说道:“走,我带你去见爹爹,让爹爹帮你想办法,当年是那观主把你送到王府上的,爹爹说不定有法子,实在不行,你就远走高飞,躲起来就是了。”

    林弃又叹了口气,还未说话,便听到身旁的黄袍道人开口道:“郡主,老道劝你……还是莫要白费心思了。”

    “白费心思?”平乐郡主豁然转头注视着黄袍道人。

    黄袍道人叹息道:“夺舍的人选,可不是那么容易找的,必须得和己身合适,命数、生辰、天资相近,方可成功,不说别的,单单是拥有林公子这般天资之人,普天之下都找不出多少,更何况还要命数、生辰相仿,恐怕全天下都找不出第二个了。”

    言至此处,他又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观主是根本不可能放弃林公子的。”

    平乐郡主沉默了一下,咬牙说道:“大不了我让爹爹去求圣上,我就不信,以举国之力还找不出第二个了!若是真的找不到,我带着小弟隐居起来便是。”

    黄袍道人微微一呆,随即苦笑道:“逃?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以观主的通天手段,即便是逃到天涯海角,只怕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可是……”

    平乐郡主脸色一急,正要开口时,林弃却是伸手拉住了她。

    “别说了,平乐姐姐。”

    她转头看去,林弃对她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我早就想到了,观主任由我在上京城生活这么多年,连我见到的那些仙家高人,也无人敢多言,我就知道……观主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他不怕我逃,说明我逃不了。”

    他顿了顿,对平乐郡主笑道:“况且,这也是我当年答应好的,莫非姐姐希望我成为一个失信之人?”

    “我只是不想你死……”

    平乐郡主紧咬着嘴唇,眼眸通红地望着他,泪水簌簌滚落。

    林弃拍了拍她的手背,微笑道:“我又不是明天就会死了,如今距离观主之约,还有近三年的时间呢,愁眉苦脸是三年,开开心心也是三年,那我何必想那么多呢?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黄袍道人轻叹一声:“公子能有如此心性和见地,实属难得,小道佩服之极。”

    平乐郡主望着他脸上的笑意,不由得怔住了。

    早春的夜风轻轻吹拂,而洁白的玉兰依然在寒意中骄傲地绽放着,花影孤寂,幽香清冷,就仿佛他来时那般。

    孑然而来,孑然而去,或许这便是他离去时应有的姿态?

    ……

    春来秋去,花谢花开。

    不知不觉间,宁王府前庭的玉兰树,已花开绽放、枯萎败落十七次轮回了。

    平乐郡主、宁王爷似乎也都察觉到了那一天的迫近,这三年来,对林弃的态度也越发的温和亲切,近乎是百求必应的地步。

    宁王爷也不止一次去寒山寻求观主,试图见观主一面,恳求观主另寻他人,但始终未能一见。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即便宁王是受观主所托,才收留了林弃,但王妃早逝,他昔年在战场上留下的暗疾,又让他膝下无子嗣,十八年的相处,他也早已把林弃当做了自己的孩子。

    只可惜,天波易谢,寸暑难留。

    又是一年霜降之时。

    距离那个雪夜,已过去了整整十八个春秋。

    又是一个清冷孤寂的夜晚,上京城竟罕见地提前下起了一场鹅毛大雪,让这座巍巍巨城熔为一片白银之邦,引来不知多少上京才子登阁赏雪,为这奇景洋洋题诗。

    而只有极少数人,猜到了这场早雪的来临,到底意味着什么。

    正如,十八年前那个比往年更早的雪夜一样。

    宁王府东苑。

    幽暗寂静的屋内,仅有一点烛光轻摇,只能听到屋外的风雪声,以及炉炭燃烧的劈啪声。

    林弃盘膝坐在矮桌旁的锦墩上,出神地望着屋外的雪景,心中缓缓回忆着这十八年来的人生,回想着前世的经历,时而微笑,时而摇头。

    过了片刻,他掀开旁边小炉上的铜壶盖子,透过蒸腾的迷蒙水雾看了一眼,唇边不由得泛起一丝笑容。

    忽然间——

    屋外的风雪骤然一顿,雪花似是凝固在了半空中,旋即再次飘然落下。

    “十八年不见,没想到,这个时候你还有闲心泡茶?”

    而后,一个阔别了十八年的苍老声音,夹带着一丝笑意,在林弃的身后响起,突兀,且理所应当。

    林弃并未转身看去,只是微笑道:“来得正好,一瓢今早在王府思故池中采集的清露,还有三瓢刚才选出的檐下新雪,方汇成此水,恰逢水开,观主可愿陪我饮一杯新茶?”

    “那便叨扰了。”观主轻笑着坐下。

    林弃先倒一杯滚水温了冰凉的紫砂茶具,又取出一旁王府新供的茶叶置于壶内,将滚水缓缓倒入其中,随即过去茶沫,洗茶再泡,静待顷刻,斟一杯茶水,这才缓缓转身,奉于观主。

    十八年未见,观主并未有丝毫变化,脸色还是那般惨白如亡者,仍旧穿着那身破破烂烂的蓝色道袍,皮肤上仍有焦黑的伤痕,依然赤着白莲般的硕大脚掌。

    他身上的岁月,仿佛在十八年前便已经凝固了一般。

    林弃面色不变地望着观主,眼神似乎仍是十八年前那个被拯救的弃婴,缓缓将茶杯递给观主,轻声道:

    “请。”

    观主伸出双手接过茶杯,嗅了嗅茶香后,缓缓低首,浅啜轻吸,旋即闭目细品。

    半晌,观主睁开眼,露出一抹笑容,轻声赞叹道:“水不是甚好水,茶亦只是凡茶,但泡茶的人不凡,这茶便值得回味一世。”

    “观主一世,乃千秋之岁,仅凭这一点,此茶便不是凡茶了。”林弃浅笑道。

    观主抚须,摇头笑道:“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