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六章 执一
    观主连饮三杯,林弃亦陪饮三杯。

    只消片刻,一壶清茶已然见底,茶香犹在,热气无存。

    雪将住,夜已深。

    观主放下杯盏,含笑问道:“这十八年来,你可享得平安富贵?”

    林弃颔首道:“在王府生活的这十八年来,我过得很开心,劳烦观主费心了。”

    “开心就好。”观主微微一笑,说道:“十八年前,我观你心志过人,想必是吃过不少苦头的,如今又享尽人间富贵,想必已无太多抱憾之处。”

    林弃脑海中顿时闪过前世种种,随即说道:“月有阴晴圆缺,人生自然也不可能全无遗憾,有此十八载回忆,林弃已然知足。”

    “知足常乐,如此甚好。”

    观主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说道:“看来,你已听说过我的事情,当年我让你替我了结的心愿,你也明白是什么了吧?”

    “林弃三年前便已知晓。”林弃说道。

    观主注视着他,说道:“但你没有反抗,亦未逃走,更没有求情?”

    “以观主的手段,我无力反抗,也逃不到哪去,此事又关系前途性命,委实没有求情的必要。”林弃诚恳道:“林弃并非知恩不报之人,也非自食其言之辈,当年观主救我一命,又保我十八年富贵,林弃永志难忘,承诺了自然要做到。”

    观主沉默半晌,忽而抚掌笑道:“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可惜你我二人不能共存于世,否则即便你只是凡人,亦有资格为吾友人,可惜,可惜……”

    话罢,他拿起桌上的杯盏,只见茶壶中所剩无几的清茶,忽然自壶嘴处流淌而出,在空中化为一道莹亮的水线,而后一分为二,蜿蜒游走,分别注入林弃和他的杯盏之内,两杯茶恰好满至七分。

    “小友,此处无酒,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观主举杯,仰头饮下。

    “观主谬赞。”林弃亦如是。

    饮尽。

    观主放下杯盏,说道:“十八年前,我并未告诉你真相,便让你答应下来,如此强买强卖,你心中可有不满?”

    林弃笑了笑,说道:“救命之恩,再世之情,岂可用买卖来比较?我知晓观主用意,并非是担心我将来反悔,反抗或者逃走,而是不想让我这十八年的生活中,尽数为担忧和恐惧所困扰。”

    观主眼神中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笑道:“你如此聪慧,倒也没有辱没我的心意。”

    林弃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既然说清楚了,那也该出发了。”观主说道:“你可有什么心愿未了,我可助你了结。”

    林弃略一沉吟,问道:“观主可有修改他人记忆之法?”

    “你可是打算消除宁王、安乐郡主等人关于你的记忆?”观主摇头道:“可惜,虽然我能抹消记忆,但也无法做到如此精细,更何况,此等法门,必然会造成神智损伤。”

    “那便罢了。”林弃微微摇头,又问道:“那么,观主可有让凡人长寿、安康之法?”

    观主轻轻颔首,说道:“这倒是简单,你是为了安乐郡主和宁王吧?不过,也没这个必要了,十八年前,我让宁王替我照顾你,他已提过这个要求了,那日我便送了宁王和其女各自一道太一丹水,可保其长寿百年,安康无灾。”

    “那便好。”林弃深吸一口气,说道:“既是如此,于愿足矣。”

    “那我们这便出发吧,随我去我那寒山执一观。”观主微笑着站起身。

    林弃缓缓站起身,默然扫过了这间住了十八年的屋子,第二生……也要就此结束了。

    观主轻叹一声,迈步向屋外雪地走去。

    林弃收敛心思,也跟上观主,一步步走到了屋外,只见院内遍地霜华,银装素裹,过去不值多看的景象,在此刻竟格外迷人,令人留恋不舍。

    “走吧。”

    观主轻挥袖袍,只见漫天雪花悠然翻卷,朔风流转不定,林弃便感觉自己的身躯,已不受控制地凌空飘起,却未感觉到丝毫寒冷。

    “嗯?”

    忽然间,林弃却是发现王府最高的那座朱楼之上,正有一女子凭栏而立,仰着英气逼人的素容,迎着这漫天的风雪,犹如雕塑般凝望着这里,脸颊上似有盈盈泪光滑落。

    风雪停驻。

    “平乐姐……”

    林弃叹了口气,目光悠悠地望着那女子片刻,才开口道:“观主,走吧。”

    “不去告别一声吗?”观主问道。

    “即是永别,何必挂念?”林弃轻叹一声。

    “也是……那你便再看一眼这座上京城吧。”

    观主话音落下,林弃便感觉脚下的风雪再次升起,身体迅速升空而起,下方这座偌大的王府开始不断缩小,逐渐化为一个小点。

    而后又渐渐俯瞰到了华严街、清月坊、皇宫、太平公主府、越国公府、水袖楼……这十八年来的记忆,此时尽皆被皑皑白雪所覆盖,在视野内一点一点地模糊淡去,直至整个上京城都化为苍茫四野中的一部分,无辨东西,只剩下茫茫天地。

    旋即,风雪于半空中,消失无踪。

    永安三十五年,大夏上京城第一公子,自此销声匿迹,尽管有很多人议论了许久,但也随着岁月逝去,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唯有那些犹有牵挂追思之情的人,还将其留在心底,化为一道如伤疤般的印记……

    ……

    ……

    寒山,一如十八年前,一如这千秋岁月,常年笼罩在云雾之中,神秘莫测,难以窥见。

    山巅之上,耸立着一座摇摇欲倒的破观。

    这便是世人以为仙家福地的‘执一观’,此观并无甚特别之处,看上去似乎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道观,但并无神明雕像,也无供奉香炉,若非观门上方的牌匾书有‘执一观’三个字,怕是都想不到这里竟是道观。

    观内。

    观主与林弃正盘膝于蒲团之上,相隔三尺,面对而坐。

    “我听说观主需要夺舍重修,方可重登仙道。”

    或许是因为面临最后的时刻,林弃也忍不住多言了几句:“但如今不是快要进入末法时代了吗?既然天地灵气枯竭,观主打算如何重修?”

    “末法时代……”观主沉默了少许,轻声问道:“你可知道,此处为何叫做‘执一观’?”

    “为何?”林弃也有些好奇。

    “执一,乃是指我毕生所修的道术。”

    观主盘膝而坐,侃侃而谈:“一,是为道,是为最初,是为根源,执一,便是执掌这个‘一’。

    “至于真正的道义,太过繁杂,也太过晦涩,玄之又玄,只怕是说了你也难以理解,通俗而言……便是以己身之道,在这天地间炼化出一方‘虚空’。

    “这方虚空,看似微小至极,却孕育无穷之机,藏有大千之变,可夺天地造化,如真正的天地一般,将诸法归一,只要吸纳外力,即可诞生出新的天地灵气。

    “即便天地衰竭,末法来临,只要执掌这虚空,亦可重登大道,甚至于走得更高……

    “……如天那般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