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七章 时不我待
    “夺天地之造化,自成一方虚空?”

    林弃听闻观主之言,不禁赞叹道:“观主大能,道法通天。”

    以他前世看过的那些、神话里的修炼境界来判断,观主便是达到了自创一方小世界的境界,端的是了不得的高人,难怪天下的修道之士,皆认同观主的修行境界乃是天下最高。

    即便末法来临,也阻挡不了这样的高人。

    观主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执一’之道,乃是他毕生所修的道法之中,最为自得的成就,此时听闻他人的夸赞,自然颇感自豪,心情愉悦。

    旋即,观主又抚须叹息道:“只可惜,这一方虚空尚在孕育之中,与真正的天地相比,还相差甚远,也不知有没有衍化成真实天地的那一天……而老道如今亦是油尽灯枯,更不敢打开这方虚空……”

    林弃不禁心中疑惑,既然是观主自己创造的虚空,为何不敢打开?

    不过,他自觉是将死之人,也就没有多问,即便知晓了这些秘辛,又有何意义?

    “观主欲成大道,自然遍地荆棘,林弃不过一介凡人,无以相助,更不敢发妄悖之言,唯有此身,可为观主重开仙路。”

    林弃双手平放在膝盖上,坦然面对着观主,微笑道:“若观主能以此身证道,我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此时,他已调整好了心态,做好了离去的准备。

    “功德?”

    观主闻言,却是摇头笑道:“小友这话便错了,你此番助我之行径,对于天地而言,不但无功,反而有过。”

    林弃微微一怔,不禁疑惑道:“天地视万物如刍狗,一切平等,并无好坏善恶之分,而功德自在人心,我此番行径,又何来之过呢?”

    观主沉默了少许,似乎也不急着夺舍之事,而是悠悠道:“修道之士,夺天地灵气,修己身道心,本就是悖逆世间规律之行,否则何来劫数一说呢?日月潜息、四时更替,此乃常理,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亦为常理,倘若修道之士做出违背常理之事,对天地而言,这便是过错。”

    “救死扶伤,行侠仗义,也是过错?”林弃问道。

    “若是不显神通,不动道法,那便相安无事,否则便是积累过错,一旦过错酝酿成罪孽,罪孽召来劫数,那便是自食恶果了。”观主缓缓道。

    这一刻,林弃终于明白,为何修道之士如此神秘了。

    原来并非是修道之士神秘,而是修道之士不敢干涉世间常理,否则过错积累过多,便会成罪孽,罪孽滔天之时,便会引来劫数,最终身死道消。

    “既然连救死扶伤都是过错,那究竟何为功德呢?”林弃忍不住问道。

    观主沉吟了一下,说道:“小友方才也说了,对于凡人来说,功德自在人心,但对我等修道之士而言,违背常理是过错,顺应常理而行之,那便是功了,譬如诛灭身怀罪孽的妖邪,即是功德,比如蛟龙走水之时,若能阻止洪涝之灾,亦是功德。”

    “原来如此。”

    林弃恍悟,不禁摇头感叹道:“原来这便是修行之道,固然长生久视,逍遥自在,但何尝不是受天地所限呢?”

    “不错。”观主缓缓颔首,说道:“这修行路上,若只是潜心修道,不问世事,无功德在身,修行所遇劫数便颇为难渡,如若沾染罪孽,那更是死路一条,还需恪守道心,顺应天理而行。”

    林弃忽然想到了前世所在,不由得说道:“既然末法时代已至,恐怕修道之士,也将成为传说了,功德罪孽,也只在人心……”

    观主闻言,沉默了少许,却是忽然说道:“小友,你可知老道来见你之前,这十八年来,除了修习‘执一’之道,还做过什么吗?”

    不待林弃回答,观主便自顾自地说道:“老道先是去了东海,抽了那五太子的龙筋,让那兴风作浪的小蛟再无化龙之日。

    “而后,我又去了东海之畔的万蛇岛,收了岛上的毒雾迷瘴,无毒瘴保护,东海水族不日便能水淹万蛇岛。

    “后来,我途径青狐洞,将万蛇岛上的毒瘴尽数封入洞内,想必那一窝野干,早已化为脓血。

    “随即,老道又去了郦阳湖……”

    观主将这些年所做之事,逐一叙来,语气淡然而冷漠,透着淡淡的肃杀味道。

    这些年来,观主行走天下,但凡是发现为祸的妖邪,尽数被其诛灭。

    片刻后,观主才将这些年所除之妖邪点清。

    末了,他见林弃神色有些诧然,便问道:“小友可是觉得老道太过狠绝?”

    “观主所杀的妖邪,皆是一方之祸,自然该杀。”

    林弃微微摇头,说道:“我只是好奇,观主为何在天劫之后,才去诛灭妖邪呢?若是早点如此,立下功德之后,或许观主的劫数也不会那么可怕吧?”

    “这些妖邪,是这十八年来出现的。”

    观主叹息一声,说道:“如今的天下,已趋于末法时代,即便罪孽再怎么深重,天地也不会降下劫数,这便造成了妖邪为祸四方,即便我倾力诛杀,亦有太多妖邪隐于阴暗,杀之不尽啊……”

    言至此处,观主忽而长叹了一声。

    而林弃则是忽然想到了十年前的春猎时,他在寒潭遇到的那只蛟龙,那蛟龙那般恐惧,或许就是因为被观主杀怕了?

    “妖邪为祸,又岂是观主的过错?”林弃劝慰道:“诛灭妖邪,这才是大功德。”

    观主却只是缓缓摇头,并未多说什么。

    就在这时,观外的天空中,忽然传来了一阵似有若无的闷雷声,恍若天地震颤一般滚滚而过。

    观主微微一怔,随即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小友,能够与你这等知己长谈,实在是畅快,只可惜,时不我待……我们开始吧。”

    林弃心中略感奇怪,但也没有多问,只是缓缓闭上眼睛,说道:“好。”

    观主不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无需紧张,也无需担心,你我二人虽然无法共存于世,但今后你我因果相连,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存在的方式呢?”

    林弃睁开眼睛,静静道:“观主,请。”

    观主笑了笑,轻声道:“那便麻烦了。”

    下一刻,一阵清风不知从何而来,而观主整个人仿佛轻若无物的柳絮,又像是即将飘散的雾气,被清风一吹,肉身以及道袍俱是化为一片烟尘消散。

    只剩下一团散发着混沌迷蒙之色的光芒,静静地漂浮在半空中。

    “莫非……这便是观主的元神?”林弃心中一动,仔细看去。

    只见这团光芒内,恍若空无一物,又似乎有一个无穷小的‘点’,明明微小到无法察觉,却又给人一种无比沉重的感觉。

    就仿佛……承载了一片天地那般沉重。

    而后,这团混沌而迷蒙的光芒,沉重而缓慢地朝着林弃漂了过来,自他的眉心祖窍处而入,瞬间进入了他的识海之中。

    林弃只感觉一阵天塌地陷的轰鸣,便陷入了昏沉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