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八章 有飞剑来
    这一日,几缕沉闷的雷动,自寒山上飘落。

    居住在寒山镇的百姓,此时若是仰观天穹,便会发现寒山上空的天色晦暗,可见愁云惨淡,隐约可闻雷霆响动,似乎风雨欲来。

    十八载岁月过去,当年痴望天际的老人或已逝去,曾经身强力壮的采药客再无登山之力,彼时被惊雷吓哭的襁褓可能也已娶妻生子……

    而如今寒山镇上还活着的人们,依然未曾忘记十八年前的经历。

    雷霆不断,暴雨成狂,连绵七日方休……

    而今日这幅遥远而熟悉的场景,让寒山镇的很多居民,在这一刻都回想起了十八年前的那场惊天异象。

    莫非,十八年前的奇景,又要在今日重现了吗?

    山脚下除了寻常居民百姓之外,还有几道格外锐利明亮的目光,激动而紧张地望着寒山上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

    然而……

    就在乌云即将聚成之时,却又开始缓缓消散褪去,传闻中那骇人之极的雷霆闪电,也只是有气无力地响起了几声雷动罢了。

    寒山镇居民们发现这一点后,顿时松了口气。

    而那几道锐利明亮的目光,却是多出了几分疑惑不解,随即又变成了若有所思。

    ……

    这一日,寒山上所出现的异象,开始一传十,十传百……迅速传遍了天下。

    无论是江河湖海的水族,还是各方仙家福地,亦或是山野散修、洞中精怪,甚至是隐匿于某些危险之地的妖邪外道,纷纷得知了这个消息。

    于是,天下修道之士都明白了一点。

    传说中那位道法通天,修行亦高如天穹的执一观观主,已夺舍重修了。

    尽管天下间有很多修士尚且不懂——如今已是末法时代,连仙家福地的仙灵之脉都开始逐渐衰竭了,观主又该如何重修?

    但既然观主是天下第一人,想必自有其方法。

    更何况,他们更担心的是自己。

    末法时代已至,天地间空空如也,再也找不到半分灵气精华,如今除了仙家福地之外,已无修行之地,诸多道行还浅的山野散修,无论是放弃修行之路,还是另寻他法,此时都不得不入世了。

    这一日,曾远离尘世的修道之士们,开始重新沾染人间烟火。

    而那些隐秘的危险之地,更是爆发出了猖狂肆意的大笑声,就像是失去了监管的凶恶囚徒,滔天的气焰弥漫而出,恍若乌云压顶一般遮蔽了天上的太阳。

    ……

    ……

    林弃不知道被夺舍是什么感觉,但他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观主。

    ……

    溪涧旁,观主赤脚站在水畔,弯下腰,轻轻捧起清冽的溪水,含笑道:“这,便是执一。”

    林弃不明所以。

    少倾,观主不知从何处捡来一口铁锅,自溪涧舀了一锅溪水,再次说道:“这便是执一。”

    林弃疑惑不解。

    观主挽起袖袍,以泥土碎石搭建出一炉灶,将铁锅置于炉灶之上,说道:“这便是执一。”

    林弃越发迷茫。

    观主忽而离去,许久方归,怀中抱着一捆干柴,笑道:“这便是执一。”

    林弃依然摇头。

    观主席地而坐,以干柴钻木取火,许久方成,将点燃的干柴置于炉灶内,缓缓加入干柴。

    片刻,火势渐旺,锅内溪水已然煮开。

    观主拍拍袖袍上的尘土,微笑道:“这便是执一。”

    林弃若有所思。

    忽而,天色幽暗,夜幕自天际缓缓覆盖而来。

    黑白界限,如此分明。

    观主站在黑白交接之处,但见黑白二色旋转游动,恍若一黑一白两条鱼儿一般,在观主的脚下汇聚成了一个无边大的太极图。

    观主静静地望着林弃,说道:“这便是执一。”

    林弃沉思良久,忽然朝着观主弯下腰,行了个礼,说道:“受教了。”

    “妙哉,妙哉。”

    观主微笑颔首,说道:“既然如此,我的‘一’便交给你了。”

    ……

    没死。

    林弃徐徐睁开眼睛,眼前依然是熟悉的残破横梁,双手撑着冰凉的地面,有些费劲地坐起身,然后一边头疼地揉压着太阳穴,一边拧着眉头打量四周。

    依然在执一观之中。

    观内,除了他之外,空无一人,已不见观主踪影。

    观门外可见云气缥缈,林弃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依然未曾发生丝毫变化,不禁怔了一下,喃喃道:“怎么回事……”

    他连站起身,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轻灵了许多,但也顾不上这些事,而是快步走出观门外,可见云海缥缈,浓雾涛涛,前行数十步,前方便是万仞山崖,却依然没有看到观主的身影。

    站在山崖边上,一阵清冷的山风袭来,林弃才在云雾寒意下清醒过来,豁然回想起来——

    他在昏迷之前,似乎看到观主的肉身化为粉末,当场烟消云散,只余下一团混沌迷茫的光芒,那似乎是观主的元神?

    而后,他便昏迷过去了。

    林弃站在山崖的边缘,望着下方缥缈的云海,心中有些茫然,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他竟然没有被夺舍?

    是观主夺舍失败了?

    还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他不知道的变故?

    山风寒冷,林弃缓缓深吸了一口冰凉的云气,又慢慢吐出,心中不禁升起了一抹怅然若失之意。

    虽然他因为还活着而感到庆幸,但观主这位救他性命的好友却不知所踪,让他有些兴致索然了。

    从天色来看,至少已经过去了一夜时间。

    他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弃驻足于山崖边,神色微惘,无言凝望着无边云海,过了许久,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这才转身回到执一观内。

    观内。

    林弃再次盘膝坐回了蒲团上,看着对面属于观主的蒲团,忽然心中咯噔一声。

    “等等……好像不太妙啊。”

    “观主打算夺舍重修的消息,天下间不知多少修道之士都听说过了,恐怕也有些修道之士早已知晓,观主夺舍的人选,乃是上京城宁王府的公子林弃……”

    林弃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如今我从上京城消失不见,恐怕很快就会有修道之士猜到,观主是要夺舍我了……但是,我并没有被观主夺舍!”

    在天下修道之士看来,观主是在修行路上走得最远的绝世高人,道法可通天,只是夺舍一个凡人而已,断然不可能失败。

    但如今的事实,就是他没有被夺舍!

    他还是林弃。

    可是,天下间的修道之士,会相信这一点吗?

    “而且……观主灭了那么多妖邪,招惹的仇家想必数不胜数,如果我敢公开这件事的话……”

    想到这里,林弃不由得心中一颤,深吸了一口气。

    观主一身修为高如天穹,那些妖邪见了观主,逃都来不及,哪敢招惹?

    即便观主夺舍重修,只要过些时日,便可重临云巅,又岂会在意那些妖邪之物?

    可是他并不是观主。

    他只是林弃!

    如果他敢公开这个事实,天知道那些妖邪会怎么样?

    “不行,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若有观主威名护佑,还可暂时震慑天下修道之士,我还能慢慢想办法,但公开的话,恐怕我就死定了。”

    林弃当即决定隐藏这个秘密,又思忖起来:“而且,我也得修行试试看,起码要有自保之力才行。”

    既然这是观主清修之处,说不定就藏有修行之法的秘籍呢?

    想到这里,林弃便立刻站起身,开始翻找搜寻执一观的各个角落。

    但半天过去了,他将整个执一观里里外外都仔细翻找了不知多少遍,也未曾发现任何典籍,或者关于修行法的信息,除了寻常的文房四宝之外,什么都找不到,压根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破观。

    苦寻无果之后,林弃有些疲累地坐在观门的门槛上,无奈地叹了口气:“观主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连吃的喝的都没有。”

    不过,细想也是如此。

    观主修行高绝,又不收弟子传人,自然用不上秘籍什么的,而且连寻常高人都能食气辟谷,而观主更是自行开辟了一方虚空,末法时代都不甚在意,又岂会准备吃食?

    “要不下山再想办法?”

    林弃心里闪过这个念头时,却是忽然听到观外传来恍若利箭破空般的声音。

    闻声望去,只见观外的云海之中,忽然钻出了一道不甚耀眼的光芒,划过一道灵巧的弧线,飞入了观内,却在内门时停了下来。

    林弃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那光芒竟是一柄长约三寸的细小短剑,此剑并无剑格,剑面光滑如镜,不仅笼罩着淡淡寒意,还散发出一层蒙蒙的淡光,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而剑柄的尾部上,还绑着一封书信。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飞剑?飞剑传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