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十章 恭迎观主下山
    林弃不禁渐渐回忆起先前的那个梦。

    虽然遥远且有些模糊,但他还恍恍惚惚地记得,观主似乎一直在教他何为执一,而且在最后还说了一句:

    ‘我的一便交给你了。’

    “观主把‘一’交给我了,也就是说,把他开辟的虚空交给我了……”

    林弃神色惘然,感受着这一方不知存在于何处的虚空,不禁叹息了一声:“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没有夺舍我,还把这方虚空传给我了……”

    他沉思了不知多久,但还是想不通,只好轻叹一声,暂压心头思绪。

    不过,林弃也已经明白,方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越剑仙以飞剑千里传书于寒山,其中必然蕴含其剑仙法力,那飞剑飞至寒山之后,剑内法力并未耗尽,所以才那般灵性。

    可是,当那飞剑达成越剑仙临终的命令之后,便剑随人毁,未独活于世。

    剑毁之后,蕴含其中的剑仙法力便散了出来。

    而他继承了观主所开辟的这一方虚空,这虚空只要吸纳外力,即可将诸法归一,重新诞生新的天地灵气。

    越剑仙留在飞剑内的法力,便是‘外力’。

    当飞剑自毁,法力散发出来,便被这方虚空所捕捉,在虚空中重新化为新的灵气!

    从玉阳山这个修仙之地的名字来看,‘玉’属土,‘阳’属火,也难怪剑仙法力会化为土行灵气和火行灵气了。

    林弃有了一丝明悟:“这么说,这执一之道,就像是完美的资源回收利用吧……哪怕是别人的法力,只要消散之后,也能收入虚空,化为灵气……”

    “观主……果真了不起啊……”

    他感慨一声,起身走到残留的剑柄前,将其拾起,注视着剑柄,轻声道:“既然我继承了观主的虚空,便是承了观主的恩情和因果,理应帮你这个观主好友的后人……”

    传道之恩,大于天。

    更何况,观主原本就有恩于他。

    “只是,该如何下山,下山之后该如何行事,还需好好思虑一番。”

    林弃回到蒲团上盘膝坐下,默默思忖起来:“下山之后,要做的就是先找到修行之法,那越剑仙绝笔中所说的玉阳山传人,就懂玉阳山的修行之法,恰好我也有越剑仙同出一脉的法力所化灵气,若有修行法,修行当不成问题。”

    但是,他现在最担忧的,并非是这一点,而是否有妖邪在山下窥伺。

    若有妖邪提前在山下等着他,那他岂不是自投罗网?

    他现在空有灵气在身,却无丝毫法力,也不懂修行之道,何以对敌?

    “而且,我又不会飞,轻功也不行,对我来说,下山之路就只有山道那么一个选择而已……”林弃不由得微微皱眉,心中有些焦急。

    无论怎么想,他都必须下山,且只有那一条路可走。

    就在这时——

    “呼!”

    观外的天空中,忽然传来了一道急促的呼啸声。

    林弃闻声,不禁抬头看去,发现那赫然是一道渺渺火光破空而来,犹如流星一般飞入了观内,在内门前停了下来,漂浮在空中。

    他细看之下,这才发现,这火光竟然是一道黄纸朱砂的符篆。

    下一刻,那漂浮的符篆自行燃烧起来,自下而上,为火焰所吞噬。

    与此同时,一个中正平和的清朗男声随之响起:

    “晚辈凉州天一道张九城,已携我门下众弟子至天妖禁地,必定拼死镇守三年,晚辈恭迎观主下山,重登仙路,传道济世!”

    林弃不由得微微一怔。

    这竟是一道传音符!

    而传音之人,这个自称张九成的修道之士,似乎是正带领弟子在一个叫做天妖禁地之处,拼死镇守?

    并且……请观主下山,重登仙路,传道济世?

    林弃略一思索,忽然隐隐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那天妖禁地,既名为禁地,想来定是一处刀山火海般的妖邪之地,其中或许就隐匿着极其危险的妖邪。

    否则,也不必用‘拼死镇守’这等视死如归的语气了。

    而观主乃是天下间修行最高之人,只要拖延足够的时间,让观主重修,有朝一日,必定能恢复昔年巅峰,自然可以平定这天下间的妖邪之乱。

    待传音符燃烧殆尽,声音也随之消失。

    而传音符所在之处,也涌现出了一道淡青色的氤氲之气,似乎是传音符内蕴含的法力?

    下一刻,林弃便感觉那方虚空所释放的无形之力,刹那间便将那传音符所散发的法力抓摄起来,凝聚成一颗青蒙蒙的莲子,融入了虚空中。

    而后,再次于虚空中返还本源,化为一道青木之气,一道黑水之气,一道白金之气,一道黄土之气,一道赤火之气。

    恰好为五行之气,只是数量远少于方才飞剑中残留法力所化的灵气。

    而林弃此时并未关心虚空之中的灵气变化,而是回想着方才传音符之中,那个中正平和的清朗男声。

    那决绝的语气,那坚守的信念,那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意志……

    “如此末法,竟愿拼死镇守一方,等待观主济世……这才是修道之士吗?”

    林弃沉默了半晌,心中已然有了决定:“看来,我真的不得不替观主下山了。”

    他刚准备起身,便听到观外又传来“嗖”的一阵呼啸声,抬头看去,却见又是一道微渺的火光穿过云海,飞入观中。

    那火光停下后,赫然同样是一道传音符。

    传音符于半空中缓缓燃烧,一个淡然平静,却隐含恭敬和期盼的声音随之响起。

    “晚辈陈州散人公孙衍,已封锁平北王陵墓入口,可在此镇守三年不死,晚辈恭迎观主下山,重登仙路,传道济世!”

    “嗖!”

    “嗖!”

    “嗖!”

    “嗖!”

    不一会儿,又是连续四道破空声响起,赫然又是四道传音符!

    “晚辈沧州水月宫宁心,已将万毒血池冰封,日夜加固,可保血池三年不乱,晚辈恭迎观主下山,重登仙路,传道济世!”

    “本王乃幽州鬼魇王,已倾尽鬼族全族之力,封锁幽冥之道,只望观主下山,早日重登仙路,莫要让我鬼族儿郎白白消散。”

    “东海龙族已履行观主之约,我族真龙皆已化为盘龙定柱,可镇东海漩涡三载,我东海水族恭迎观主下山,重登仙路,传道济世!”

    “晚辈山野散人诸葛青叶,虽不善神通道法,但以此身余寿,倒也能为观主窥得一偷天之卦,此时入世,正是良机,晚辈恭迎观主下山,重登仙路,传道济世!”

    一道道传音符当空燃烧,焚化为灰烬落下。

    那一道道或轻柔悦耳,或阴冷霸气,或恍若龙吟,或淡然缥缈的声音,也随之在观中飘荡,久久不散,仿佛都在重复着一个声音。

    恭迎观主下山!

    在这回荡不休的决然之音中,林弃缓缓闭上双眼,似是在感受着这些声音中所蕴含的信念和期盼。

    那是一种视死如归的决绝之意。

    余音渐散。

    林弃缓缓从蒲团上站起身来,眺望着观外的茫茫天地。

    “是该下山了。”

    ……

    那便下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