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十一章 太阴险了!
    仙山路隔烟水寒,杳杳云海何时还?

    此时已是薄暮,天色渐暗,夕照大地,寒山恍若披着一层霞光般的轻纱,影影绰绰,又像是几笔淡墨轻描,远山朦胧。

    一条溪涧自寒山脚下流淌而出,卷着云雾和晚霞,伴着密林与山丘,通向了十余里外的另一座山峰。

    此峰不及寒山之高,亦远不如寒山之名,不过一无名峰。

    “哑——”

    昏黄的霞光中,一道黑影逆着烈风掠过天空,骤然发出一声粗厉的叫声,拍打着漆黑的羽翼,疾飞向那无名之峰。

    而这座无名峰的山崖之上,竟生长着一颗巨大的柳树,虽已是霜降时节,但这颗柳树却依然青翠,只是连一片柳叶也看不到,只剩下一根根光秃秃的柳条,看上去遒劲有力,而树根也深深地扎在山石内。

    这颗巨大的柳树主干上,树皮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皱纹,看上去就像是一张布满皱纹的沉睡面容。

    “哑—哑——”

    忽而,那黑影扑腾着翅膀,落在了柳树的其中一根枝干上。

    它赫然是一只足有五尺长的渡鸦,漆黑发亮的羽毛泛着渗人的蓝紫色光泽,幽深的眼中仿佛直视着死亡。

    而柳树忽然轻轻摇动,犹如面容般的主干树皮上,竟开始缓缓变化,睁开了一双深邃如墨的眼睛,显露出生动清晰的狰狞五官。

    下一刻,这颗巨大的柳树主干表面,也裂开了一道幽深黑暗的口子,恍若血盆大口,且发出一个低沉却如同数十人重叠在一起般的诡异声音:“兄长可有发现观主踪迹?”

    原来,它竟是一颗柳树成精的千年树妖。

    “哑——”

    那漆黑的渡鸦拍打着翅膀叫了一声,口吐人言,声音嘶哑而干瘪:“没有!没有!”

    “那就只能等了,不过父亲收到了天妖禁地传来的消息,说观主若是想重修,就一定会下山的。”

    柳树妖的声音有些虚幻缥缈,且重重叠叠,挥舞着漫天的柳条,阴冷道:“即便是观主,夺舍重修之后,也要不少时间才能恢复昔日修为!父亲和大哥他们被那群牛鼻子牵制,暂时无法脱身,我们必须趁早对付观主!”

    “等着!杀他!杀他!”渡鸦扑腾了一下,两个字两个字地往外蹦。

    “不过,我们还是要小心。”柳树妖树皮上的面容又变得严肃起来:“那毕竟是观主,虽然他已夺舍重修,但天知道他准备了何等后手?所以,我们还是要小心行事为好。”

    渡鸦张嘴应道:“知道!知道!”

    就在这时,柳树妖忽然摇晃着一根根柳条,低沉道:“兄长快看,寒山云雾中走出了一人,那是观主吗?”

    渡鸦拍打着翅膀飞在半空中,眺望着寒山的方向。

    只见那被云雾缭绕的寒山脚下,十里外那片云雾弥漫的密林之中,果然走出了一个锦袍玉带、如王侯贵胄的年轻男子,其容貌俊美,神色淡然,不急不缓地走在溪涧旁。

    渡鸦见状,又是兴奋又是恐惧地蹦出来一堆词:“年轻!男人!额头!有疤!观主!是他!打他!打他!”

    “慢着,先看看情况再说。”

    柳树妖缓缓拔起树根,向前走了两步,扎根在了悬崖的边缘,一双树眼孔洞扩大了几分,仔细地望着十里外那个年轻男子。

    “观主!落单!杀他!杀他!”而渡鸦在枝头拍打着翅膀,不耐烦地连连催促起来,“打吗?打吗?打吗?打吗?打吗?”

    柳树妖充耳不闻地观察了片刻,却是低沉道:“兄长,你且听我说,你可千万别被狡猾的人类给骗了,父亲告诉过我,这等高人夺舍之后,法力也不会完全流失,多少都会留下一丝至纯至凝的法力,而借助这一丝法力,即可当场铸成道基,只是御空而行又有何难?

    “我本以为观主会御空离开,所以在此处等候,可见机伏杀他。

    “而观主呢?

    “不但没有御空而行,就连最简单的神行之术都未曾施展,反而像凡人一样慢慢腾腾地从山道上走下来,甚至连障眼法都没用,简直就像是在等着我们去杀他一样!

    “兄长你不觉得这太过蹊跷吗?

    “如此明目张胆,我几乎有八成把握,这是一个陷阱!”

    柳树妖咧开嘴巴,冷笑道:“兄长你信不信,一旦我们现身去杀观主,就立刻会有隐藏在暗中的高人出手!那些人类修士为了给观主拖延时间,连天妖禁地都封锁了,派出几个高人在暗中保护观主,又有何稀奇的?”

    “陷阱!陷阱!可恶!可恶!”渡鸦似乎也明白了,不由得扑腾着翅膀,气愤地呱呱怪叫起来。

    柳树妖又颇为自信地说道:“呵呵,我妖族有很多精怪天生愚钝,若只是兄长你一人的话,或许还会中计,但我等草木精怪天性灵慧,又岂会看不破这点埋伏?”

    说话间,它盯着十里外那正在溪涧边洗脸的年轻男子,冷哼道:“你看看,观主竟然还故意停在溪边饮水洗脸?这压根就是故意给我们创造偷袭他的机会啊!真是太阴险了!”

    渡鸦也怒斥叫道:“人类,阴险!阴险!”

    柳树妖拔出树根般的双腿,向后退了一段距离,说道:“不过,我们也不能什么都没做,就回去向父亲复命,还是得试探一下,只要不暴露我们就行了。”

    只见它的柳条缓缓飘舞起来,忽而刺啦一声,柳树主干面容上的血盆大口,猛地裂开一个更大的缝隙洞口,幽暗深邃,恍若无底洞。

    而洞口中,则是幽幽地飘出了一道略显虚幻的女子身影。

    这女子头发稀疏无几,面黄肌瘦,容颜枯槁,精神极其萎靡,身体孱弱到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其吹走,腹部更是干瘪紧缩到只有拳头大小,双手捂着肚子,佝偻着腰背而立,就像是一个即将被饿死的难民。

    柳树妖重新合上嘴巴,说道:“兄长,你擅长降灵下咒,给我这‘饿鬼’施下‘融灵咒’吧。

    “我这饿鬼虽无甚杀伤力,但法力耗尽之前,却难以消灭,最擅长吞食夺取修道之人的法力,再加上你的融灵咒,也是纯粹用来消融法力的咒术……

    “哼哼,除非是高人出手,不然以观主现在的修为,想必是无法摆脱我这饿鬼的。”

    它自负地裂嘴冷笑一声,说道:“这样一来,无需我们亲自现身,就能将暗中保护观主的高人逼出来,若观主没有高人相助,我们还可趁此机会,就此杀掉观主!”

    渡鸦兴奋地挥着翅膀,怪叫道:“好主!!意啊!!”

    柳树妖低沉地阴笑一声,几根柳条骤然如长鞭一般甩出,抽打在了那饿鬼的身上,痛得饿鬼在地上疯狂打滚,满脸痛苦和恐惧,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求饶。

    “哑——哑——”

    渡鸦拍了拍翅膀,如念咒般张开长喙叫唤了两声,便见一道诡异的乌芒从其喙中飞出,落在饿鬼的身上。

    少倾,饿鬼那瘦弱佝偻的身躯表面,便缓缓浮现出了一层蒙蒙的黯光。

    “去,吸干他的法力!然后杀了他!”柳树妖喝斥道。

    饿鬼连忙便一咕噜爬了起来,佝偻着身子,便向山崖下飘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