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十三章 快逃!
    溪畔旁。

    那骨瘦如柴的饿鬼,双手已然牢牢地抓住了林弃的双臂,而后朝着林弃张大了嘴巴,其中可见惨白萎缩的舌头。

    刹那间,一道灰蒙蒙的霞光自她口中旋转着喷薄而出,瞬息间便化为一圈圈漩涡,瞬间没入了林弃的体内。

    她本是一寻常的饿死鬼,但柳树妖以阴戾之气培育她多年,才让她有了吞噬夺取法力的神通!

    要说她本身的阴力修为,也不过尔尔,顶多只能让凡人无法动弹罢了,对修道之士却不值一提,但吞噬法力的神通,却是极为克制修道之士。

    与此同时,饿鬼的体表也泛起了一层幽幽的黯光,如水流般汇聚于她的双臂,然后顺着她的双手接触林弃身体的位置,幽光开始迅速融入林弃的体内。

    这是渡鸦的融灵咒,纯粹是用于消融法力的阴毒咒术!

    渡鸦施法后,融灵咒之力便一直潜伏于她的体内,因为并非她自身咒术,她也只能将其引动罢了。

    如此神通加咒术,除非是修行高人,否则最多一时三刻,便会被化去全身的法力,在这末法时代,一旦失去法力,想必就算是观主,也很难恢复吧?

    “嗯?”

    不过,饿鬼在倾力施展神通时,心中却是有些疑惑——

    怎么观主被她抓住了之后,不仅没有施展道法,就连挣扎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观主又不是凡人,总不可能是被她的阴力禁锢住了吧?

    但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将观主的法力吸食干净!

    刹那间,灰蒙蒙的漩涡霞光已然没入了林弃的体内,而幽光也已经完全汇聚融入了其体内。

    但并没有任何隐藏在暗中的高人出手。

    而饿鬼发现这一点之后,不禁越发兴奋了。

    莫非观主真的没有高人护佑?

    那岂不是说,她竟然真的有机会杀掉观主,得到自由?

    寻常的修道之士,根本抵抗不住她的吸食之力,很快就会法力流失倾泻而出,就算是观主,如今这点修为,也抵挡不了多久吧?

    然而——

    “怎么回事……”

    下一刻,饿鬼口吐霞光漩涡,忽然彻底愣住了,眼神中有着难以置信之色:“怎么会连一丝法力都吸不出来?观主如今这点道行,应该抵抗不住我的吸食才对!”

    她也无法感知林弃体内到底发生了何事,但她却发现,她以法力所化的漩涡霞光,进入林弃体内之后,就像是泥牛入海一般,莫说是将林弃的法力吸出来了,就连自身的法力都不知去了何处,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莫非……观主仅仅经过一日的修行,道行便已经强大到可以轻易抵抗她的吸食了吗?

    又或者说,观主恰好修行了某种克制她这神通的神秘道法?

    这一刻,饿鬼不禁心生退意。

    因为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她失去了吞噬法力这个优势,对观主而言,她便已没有了任何威胁!

    若是不能吸食对方的法力,她这点微末道行,最多只能对付凡人而已!

    “逃!”

    就在饿鬼准备放开林弃,全力逃走时——

    忽然间,她感觉她抓着林弃的双手手掌上,猛地传来了一阵惊人的剧痛!

    她骇然抬头看去,却见她双手抓住林弃的所在之处,此时竟然涌现出了幽幽的黯光!

    这幽光仿佛找到了新的目标一般,如泉水般地从林弃的体内涌了出来,正通过她抓着林弃的手掌,近乎疯狂地融入她的体内!

    竟然是渡鸦的融灵咒!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融灵咒会找上我!”

    饿鬼惊骇欲绝地望着那疯狂涌入她体内的幽光,想把手掌从林弃的身上移开,却被那幽光牢牢吸住,哪怕她倾尽全力也无法移开!

    这融灵咒,乃是道行远胜于她的渡鸦所下,以她的这点道行,又怎么可能逃得掉?

    但最让她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融灵咒进了观主的体内之后,不仅没有去消融观主的法力,反而像是没找到目标一般,又重新流淌了出来?

    “难道说……”

    饿鬼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可能性,但她还来不及细想,融灵咒的幽光便已经完全融入她的体内!

    对于她这等本身就是灵体的怨灵而言,融灵咒的消融之力,便是最为致命的毒药!

    “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中,只见融灵咒的幽光不断在饿鬼的身上蔓延扩散,幽光所过之处,她的怨灵之体便尽数化为青烟!

    仅仅半晌,饿鬼便已经完全被融灵咒的幽光,化得一干二净了!

    只余袅袅青烟,缓缓消散。

    而林弃这才感觉那惊人的阴冷感消退无踪,而他也从无法动弹的僵硬状态,恢复了正常。

    “怎么回事?”

    林弃心中满是疑惑,转头看去,却只是看到青烟袅袅,随风散去,那女鬼已不知所踪,不禁让他有点懵。

    不过,他方才感受到涌入体内的那股奇异之力,还有女鬼凄厉的惨叫声,以及那一句‘为什么融灵咒会找上我!’,却是让他若有所思。

    融灵咒,顾名思义,或许就是化解灵力法力的某种咒术,而那女鬼方才偷袭他,估计就是以为他是观主,身具法力,所以想要以那‘融灵咒’来化解他的法力。

    可是,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法力,那融灵咒无处发挥,便找上了那女鬼,将其融化得一干二净。

    他如此一想,倒是将真相猜的七七八八了。

    “融灵咒……恐怕就是来自于这女鬼背后的妖邪吧?”

    林弃一念至此,不禁心中一动,便抬头望向十余里外的那座山峰,虽然隔着这么远,他什么都看不到,但还是尽量往山崖上的位置看去。

    ……

    十余里外的无名山峰上。

    柳树妖主干上的双眼紧闭,默默施展着灵偶之法,这法门不仅可以让他随时掌控饿鬼的生灭,还能让他知晓灵偶的所见所闻。

    忽然——

    “嗯?”

    柳树妖面容一变,露出一抹吃惊之色:“怎么回事?我那饿鬼吸食法力的神通,对观主竟然没有效果?难道是什么特殊的道法吗?”

    一旁的渡鸦还没来得及叫唤,便见柳树妖的面容再次一变,竟然充斥着难以置信的震惊。

    “不可能!融灵咒竟然被转移了出来!?观主的道行竟然已经恢复到了这等地步吗???”

    渡鸦愣了一下,拍动翅膀叫道:“不可!!能啊!!”

    柳树妖缓缓收敛惊容,忍不住说道:“兄长,我敢肯定,观主的道行,绝对不是刚成道基那么简单!”

    他喃喃道:“方才观主身形未动丝毫,也不见他施展道法,就轻易将你的融灵咒尽数挡了回去,反噬我那饿鬼,导致其魂飞魄散!我觉得……观主现在的道行,怕是不逊于兄长你啊!”

    渡鸦呆若木鸦,似乎已经傻眼了。

    “不可思议……观主夺舍重修至今,这还不到两日啊!怎么就有了这等道行?”

    柳树妖像是无法理解一般摇着头,摇晃着树冠,漫天的柳条也甩了起来。

    忽然间,柳树妖僵住了,像是化为了雕像一般,连一根根柳条都变得僵硬无比,凝固不动。

    他的面容上露出了一抹无法抑制的恐惧之色,声音发颤地说道:“兄、兄长,我千里眼之术不如你,你快看看观主是不是在观望这里?”

    渡鸦连忙挥动翅膀飞了起来,眺望着十余里外那个丰神如玉的年轻男子,赫然发现,对方正神色淡漠地望着这里,似乎在盯着它一般!

    “真的!真的!糟糕!糟糕!”渡鸦顿时惊恐地叫唤了起来。

    柳树妖也恐惧得全身的柳条颤抖了起来:“怎么回事……隔了这么远,他是怎么发现我们的?就算得道高人的灵知感应极其敏锐,但观主不是夺舍重修了吗?”

    它也来不及多想,便飞快拔出扎在地面上的树根,急忙喊道:“兄长!我们快逃!万一观主追过来,那就完了!”

    只见柳树妖分散的树根聚拢在了一起,形成了两条巨腿,便一转身,只听震撼大地的轰鸣声响起,它已然迈开巨大的步子,从另一边山崖边缘跳了下去,又是一声更加巨大的大地颤抖声,它已然从数百丈的山上坠落于地。

    它也顾不得自己枝干断裂了许多,便立刻施展遁地之术,沉入地面,土遁离去了。

    “快逃啊!”

    而那渡鸦也尖叫一声,燃烧精血施展禁术,全力挥动着翅膀,化为一道血虹,不一会儿,便消失于天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