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十五章 仙家威严
    如何称呼?

    林弃抬头看了那富家公子一眼,如今他的目力、听力皆胜过往昔,方才便已听到梁公子等人的窃窃私语,心知这几人是认为他和上京城那位林弃长得像,所以才来问问。

    不过,他如今乃是观主,便微笑道:“这位公子,可是将我当成了天赐公子?”

    那富家公子微微一怔,随即摇头道:“那倒不是,我那好友就是天赐公子的相识之人,我自然知道你并非天赐公子,只是我听说,你们长得有些相像之处,恰好在下久仰天赐公子大名,却未得一见,甚是遗憾,所以来瞧瞧罢了。”

    原来是粉丝……林弃含笑点头,又看了一眼梁公子那桌,笑着问道:“方才公子说,你那好友乃是天赐公子的相识之人?不知是哪位?”

    那富家公子说道:“便是坐在主位的那位公子,他乃是宁州知府大人之子,梁子安。”

    “宁州知府?”林弃微微点头。

    这些年来,宁王爷为了帮他向观主求情,数次动身来这宁州寒山镇,那宁州知府便趁机攀附宁王,年年奉礼,数年前,还将其子送至京城小住,以便参加次年春闱。

    不过,他对那梁子安并无甚印象,甚至连宁州知府之子名为梁子安,他也是今时方知,何谈相识?

    林弃不由得暗笑,看来这梁子安也不过是一沽名钓誉之辈。

    “青砚,既然见过了,便回来喝酒吧。”

    这时,那坐在不远处的梁子安忽然拔高嗓音唤了一声,似乎醉意上涌,神态微醺,略显轻狂地举起了酒杯,高声道:“不过是长得相像些罢了,有甚可看的?若有机会同去上京,我就和林公子说说,为你引见本人便是了,何必如此?”

    他声音颇为昂扬,酒后隐有狂态显露,不禁引得满堂客人望去。

    方才已有不少客人听到此人与天赐公子乃是熟识,此时听闻此言,倒是并未觉得奇怪,反而有不少客人露出了艳羡向往之色。

    那富家公子闻言,不由得眼睛一亮,对林弃歉意地笑了笑,便转身回去了。

    不一会儿,梁子安那一桌再次热闹了起来,可听到梁子安故作谦态地将一个个关于他和天赐公子相识的故事娓娓道来,引得一些心向往之的宾客,忍不住持杯前去结识这位与天赐公子熟识的知府之子。

    林弃却是哑然失笑,他人都不在上京,甚至于林弃这个人都已消失了,又如何引见?

    还真是有趣。

    不过,他如今乃是观主,并不适合多问林弃之事,也没什么兴趣拆穿,只是倒了一杯清茶,便笑吟吟地看戏了。

    ……

    为了等待越剑仙所说的子女,林弃便在云兴客栈住了下来,只是他不太清楚越剑仙子女是何模样,便给了掌柜和伙计们一些银两,代他留意一男一女。

    而那梁公子等人,似乎是因为寒山上的异象,特意来凑热闹的。

    如此过了七日。

    云兴客栈,天字一号房内。

    林弃站在窗前,望着院内往来的客人,不由得微微皱眉:“这么长时间了,越剑仙的子女还没到?虽然不知那玉阳山距离寒山多远,但修道之人的手段,御剑飞行的话,哪怕相隔数千里,也不至于这么慢吧。”

    哪怕距离寒山镇足有两千余里的上京城,若是八百里加急,也只需两日半就能抵达。

    而越剑仙的子女,身为修道之人,飞天遁地应该不会太慢吧?

    “不过,如今是末法时代,也有可能是因为舍不得消耗法力,步行跋涉方才如此之慢。”林弃不禁微微摇头。

    但他也只能等着了,不仅是为了修行之法,更为了越剑仙绝笔中的请求。

    如今他便是观主,自然不能不管好友的后人。

    忽然,客栈楼下的大堂传来了一阵喧闹声,似是来了许多客人一般,隐隐还能听到熟悉的官府腔。

    “下去看看。”

    林弃暂压心中的疑惑,便出门下楼去了。

    ……

    今日,寒山镇再次热闹了起来。

    一队人马自官道上徐徐而来,入镇后,只见大批官兵开道,护着三辆马车沿街而过,好不威风。

    片刻,马车便停在了云兴客栈的门前。

    而梁子安等人早已得到消息,提前在门口候着,神色恭敬而激动。

    只见其中一辆马车的车门打开后,下来了一个身穿赤色盘领袍衫,头戴乌纱幞头的中年官员,其胸前可见云雁图案,赫然是当朝四品官员。

    而在云兴客栈等待的人,并未大惊小怪,因为这云兴客栈的背景,便是这位宁州知府梁崇世。

    梁子安连走上前去,行礼道:“父亲,几间上房都已经收拾好了。”

    宁州知府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微微颔首,并未多说什么,而是走到另外两辆马车前,神色恭敬地开口道:“郡主殿下,两位仙长,寒山镇到了,不如下车吃点东西,稍作休憩,可好?”

    梁子安不由得怔住了:“郡主殿下?还有两位仙长?”

    他事先也只是得知父亲正陪着大人物朝着寒山镇赶来,却不知道是何大人物。

    没想到居然是一位郡主?还有两位仙长?

    莫非……是传说中的仙家高人?

    只见那辆青蓬马车的车门推开后,一个美丽高挑,却英气逼人的年轻女子从车上飘然而下,落地无声,一看便知轻功不凡。

    梁子安这一见之下,却是忍不住脸色微微一僵。

    前些年他去上京时,有幸前往宁王府参加天赐公子的生辰宴,当时便见过这位平乐郡主,她一直陪天赐公子的身边,对天赐公子可谓是宠爱之极。

    虽然当年他只是隔着重重人墙,远远地看着众星捧月的天赐公子和郡主,但几年时间过去,平乐郡主与当年并无甚变化,所以他一眼便认了出来。

    前些天他还在吹嘘自己与天赐公子是熟识,没想到转眼间就看到了天赐公子的姐姐。

    梁子安不由得硬着头皮走上前,揖礼道:“梁子安,见过郡主殿下。”

    一旁的宁州知府为了给儿子在郡主心目中留点好印象,主动笑着开口道:“郡主殿下,这是下官犬子,前些年他在上京春闱时,您应该已经见过了,可惜这小子不争气,会试也没有拿到什么好名次。”

    平乐郡主微微颔首,似乎兴趣缺缺,并未说什么。

    梁子安见平乐郡主如此冷淡,而好友就在身后,不禁感觉脸上有些发烫,越发担心他前些日子吹嘘的那些话被人揭穿。

    他心里一动,似乎关心好友般地问道:“郡主殿下,我对林公子的学识和德行都是极为仰慕的,可惜自上次一别之后,我已许久未见林公子,不知林公子近来如何?”

    平乐郡主却是神色豁然冰冷,面无表情地瞥了梁子安一眼,冷冷道:“不劳梁公子费心,小弟已在数日前病逝。”

    周围顿时一阵哗然。

    他们已经顾不得思考为何郡主对梁子安这位弟弟的好友,态度会如此冷淡了,最让他们震惊的是……那位名满天下的天赐公子,居然病逝了?

    “什么?”

    梁子安不由得一怔,心中却是暗松了口气,随即露出一抹悲痛之色:“是在下唐突了,若有机会,必当为林公子烧香祭奠。”

    宁州知府瞥了自己儿子一眼,不禁暗自皱眉,这臭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也不得不站出来圆场,说道:“郡主殿下,上房已经备好,请您移步客栈休憩吧。”

    郡主淡淡点头,转身看向最后一辆马车,谦逊有礼地说道:“两位仙长,今日已近酉时,不妨在这客栈休憩一晚,明日再上寒山可好?”

    “有劳郡主费心了。”

    一声清朗平和的男子声音响起,只见那辆马车上,下来了一男一女。

    那男子看着二十来岁的年纪,一身青衫,身姿英武,头发和衣袍收拾得一丝不苟,气度如藏鞘之剑,隐含锋芒,最奇特的是他的身后背着一口湛蓝色的匣子。

    而女子则是二八年华的少女,白衣飘飘,头上扎着一个灵蛇髻,皮肤如玉,容颜秀美,双眸如清水泓泓,顾盼间更是透着灵动秀雅之意。

    最吸引人的,则是这二人的气质风神,出尘脱俗,鸾姿凤态,一看便知绝非凡俗中人。

    梁子安等人忍不住多打量了这二人一眼,却又不敢盯着瞧,以免显得太过无礼,冒犯仙家威严。

    这就是传说中的仙家高人?

    果然是气度非凡啊,难怪连郡主这等皇亲显贵都这般恭敬有礼,不敢有丝毫怠慢。

    官威势大,民不敢斗,却也只能臣服于巍巍皇权。

    皇权威严,贵不可言,却也不及仙家高人的出尘风采。

    一时间,两位仙家高人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一个个豪贵出身之人都忍不住心驰神往地望着那两位仙家高人,却又不敢丝毫怠慢。

    “两位仙长,郡主,请。”

    当即,宁州知府挥袖遣散了聚集在客栈门口的众人,待两位仙家高人进入客栈内,郡主也跨过门槛之后,这才跟随其后,不敢有丝毫逾越。

    就在平乐郡主等人进入大堂时,客栈二楼却是下来了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