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十六章 拜见观主
    林弃刚走下楼梯,便看到一行人从大堂门口迎面走来,不由得微微一怔。

    平乐姐姐怎么来了?

    还有那一男一女,风采出尘,神仙玉骨,目中精光奕奕,身具神秘灵韵,散发的气息与越剑仙留在那飞剑之中的法力很是相像,似是同出一脉。

    莫非,这一男一女便是越剑仙所说的子女?

    等来了玉阳山的传人,林弃很高兴,但他却是不太想见到平乐郡主的,毕竟他现在是观主,而非林弃,也不可能泄露真相,对于平乐郡主而言,见到他只会让她更加伤心,又何必相见?

    “小……”

    平乐郡主见到林弃下楼来,不禁脚步一顿,张口就欲如往常一般唤一声‘小弟’,但见他眼神淡然平静,并无丝毫往日小弟对她的亲近之意,顿时让她清醒了过来,将这声几乎带着哭腔的呼唤又压了回去,整个人也沉默了下来。

    众人见郡主停下脚步,一言不发地望着楼上走下来的这位年轻男子,气氛有些凝固,不禁皆感奇怪。

    而宁州知府乃是地方官,这些年也没去过上京,自然未见过林弃,只当是眼前这不知来历的贵侯公子挡了郡主的路,便开口道:“这位公子,还请借过一下。”

    紧跟其后的梁子安却是猜到了郡主此时为何如此,便拉了一下自己父亲,这才说道:“郡主,这位公子的模样与林公子的确颇为相像,我初见也是吓了一跳,您见之思人也是正常的,不过您可莫要伤心啊。”

    宁州知府这才明白,原来眼前这位公子,与天赐公子长得像?

    平乐郡主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下,这才注视着林弃,淡淡道:“说的没错,只是长得像罢了,真正的小弟已经逝世了。”

    梁子安并未听出这话中有话,只当是郡主听进去了他的劝慰,不由得心中暗喜。

    而平乐郡主身旁的那两位仙家高人,听闻此言,却是微微一怔,忍不住看向林弃,心中隐隐有了些猜测。

    林弃暗自叹息一声,保持着平静,问道:“郡主,别来无恙?”

    “有劳挂心。”

    平乐郡主神色冷淡地瞥了他一眼,不仅毫无尊敬之意,还反唇相讥道:“痛失亲人,岂能无恙?”

    众人不禁有些惊异,没想到郡主与这位长得像天赐公子的人,似乎还是认识的?

    只是,看样子关系似乎不太好?

    这丫头居然还厌恶起了观主……林弃有点哭笑不得,但也只能尽量平和地安慰道:“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林公子与我亦是知己好友,你失去了亲人,我亦是痛失知己,若非逼不得已,我也不会走这一步,还请见谅。”

    “逼不得已?有何逼不得已?”

    平乐郡主却是忍不住冷笑道:“你的命是命,我弟弟的命便不是命了吗?分明是你害死了我弟弟,又何必这般惺惺作态?”

    这丫头还真不怕观主发怒啊……林弃无奈摇头,不知该如何劝慰,心中却是极为温暖。

    平乐郡主虽对他冷嘲热讽,但实际上是针对观主,她不过一介凡人之身,却敢如此直言讽刺观主这等天下第一高人,可见他在郡主的心中的地位之高。

    而周围的其他人听闻郡主此言,方才反应过来,原来天赐公子并非是病逝,而是被眼前这人害死的??

    莫非……是因为天赐公子与这人长得极像,所以被这人利用去顶罪了?

    众人不知仙家高人的夺舍之事,所以也只是联想到移花接木、偷梁换柱诸如此类之事。

    “原来是你害死了林兄?”

    忽然间,梁子安状若愤恨地瞪着林弃,似乎不忍心中愤慨,恨恨道:“杀人偿命,你竟还敢在此大言不惭地说什么迫不得已?”

    而宁州知府却是连忙拉了自己儿子一下,心中忍不住暗骂,这小子真是看不清局势,郡主明知道此人是罪魁祸首,却也未曾动手,甚至都不敢呵斥,只是冷嘲热讽罢了,不用深思也知道,眼前这人显然来头极大,而这小子为了交好郡主,竟敢出言指责?

    林弃看也未看那梁子安,只是望着平乐郡主,说道:“郡主心有怒火,本该如此,我并无怨言,这是我欠下的因果。”

    平乐郡主闻言,沉默了一下,忽然回忆起小弟生前的豁达姿态和过人心性,便是遵从她从小的为人教导,知恩而报,才未毁约,连小弟尚且没有忘记,而她这个长姐却如此多言怨怼,顿时有些后悔方才之言,确有不该。

    如此一想,她心中的怨气已消散不少,便叹息道:“我并非怪罪,也不敢怪罪,你本就有恩于小弟,只是我作为长姐,有些怨气罢了。”

    而她身后的梁子安听闻郡主说不敢怪罪,未见她神情,只当是郡主依然心有怨气,便冷声附和道:“郡主说的是,挟恩图报,更令人不齿……”

    平乐郡主豁然转头,冰冷地瞥了梁子安一眼,她已无此意,没想到这个与自己姐弟俩都无甚交情的梁子安,只是为了讨好于她,便如此出言不逊,万一观主动怒,说不定还会牵连于她,不禁让她心生怒意。

    她也不和那梁子安多言,只是冷声对宁州知府说道:“梁崇世,令郎如此随意插话,出言不逊的习惯,怕是要改改,否则只会让人生厌,还望你好好管教才是。”

    梁子安不由得一呆。

    宁州知府顿感冷汗涔涔,连忙狠狠地把儿子拉到背后,躬身道:“是下官教子无方,还请郡主恕罪,下官这便令人送这孽子回去禁足思过,必当严加管教!”

    平乐郡主也懒得多说什么,便转头看向林弃,歉意道:“方才是平乐失言,还请观主莫要放在心上。”

    林弃也没兴趣看那梁子安,只是摇头道:“郡主所说乃是事实,何错之有?”

    “观主?”

    而平乐郡主身边的那两位仙家高人,听闻郡主称呼眼前这豪贵公子为‘观主’,顿时眼睛一亮,终于确定眼前这人便是观主了。

    方才二人便有些怀疑,但眼前之人并无道行在身,似乎只是凡人,郡主所言又有些不实,且态度略显无礼,所以才未敢确定。

    当即,二人对视一眼,便向前一步,走到了林弃的面前,扑通一声,只见二人双膝跪地,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跪拜之礼。

    堂内众人顿时呆滞,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

    贵为仙家高人,便是面见天子也无需多礼,可是……竟然向这看似翩翩公子的年轻人,行这等跪拜之礼?

    尤其是梁子安和宁州知府,更是脸色惨白,摇摇欲倒。

    而后,两人并未起身,只是其中的男子抬起头,恭敬地说道:“观主在上,晚辈玉阳山‘越千行’,携舍妹‘越秀宁’,遵从家父越剑锋之命,前来拜见观主。”

    林弃叹了口气,说道:“越剑仙的飞剑传书,我已了然,你们起来吧。”

    “是。”

    “谢前辈。”

    二人这才起身,神态恭敬谦卑,并未在意自己在众多凡人面前向人跪拜,或许会丢了面子,这天下间有资格当面跪拜观主的人尚且无几,他们又岂会在乎这些凡人之见?

    “此处不便谈话,你二人随我上来吧。”

    林弃吩咐一声,便准备转身上楼,走了一步,又转身看向郡主,说道:“郡主,我欠你因果,自当回报,若是有空,郡主今晚可来我房中一叙。”

    平乐郡主微微一怔,随即应道:“是。”

    随即,林弃便带着越氏兄妹飘然上楼而去,只留下大堂内鸦雀无声的众人。

    过了许久,宁州知府才颤抖着嘴唇,脸色苍白地问道:“郡主……方才那位高人……两位仙长竟向他行跪拜之礼,您称他为观主……莫非他便是寒山执一观的那位观主?”

    平乐郡主淡淡点头,随即瞥了一眼站在那失魂落魄的梁子安一眼,淡漠道:“我怒火冲心之下,尚且不敢直言指责观主,而令郎……还真是勇气可嘉啊。”

    说罢,她也懒得多言,便上楼去了。

    宁州知府越发感觉心中冰凉,浑身都在发颤,忍不住猛地转头看向梁子安,豁然扬起手掌,却见儿子也仿佛失了魂一般,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不由得心中一痛,手掌在半空中颤抖着停了半晌,又重新放了下去,怒火尽数化为一声长叹。

    “唉……教子无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