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十七章 弹指间化解
    天字一号房内。

    林弃盘膝坐于床榻上,待越氏兄妹二人进屋,关上房门后,这才打量着二人。

    而越氏兄妹二人,则是并肩立于林弃的面前,上身微倾,神态恭敬,俨然一副等待前辈教诲的晚辈姿态。

    “越千行,越秀宁,是吧?”林弃开口道。

    越氏兄妹齐声应道:“是。”

    林弃微微点头,随意赞叹了一句:“不错,越剑仙倒是养了两个好孩子。”

    这种万金油的话,说的含糊不清,既可以说是夸修行,也可以说是夸人品、夸天资、夸容貌等等等等。

    “前辈过奖了,只是爹教导有方罢了。”越千行连道。

    林弃也没多说,只是从袖中拿出那份越剑仙留下的绝笔,递向了这兄妹二人,说道:“这是越剑仙留给我的书信,你们看看吧。”

    越千行弯下腰,恭敬地伸出双手,待林弃将书信放在他手上后,他正准备抽出信来看看时,却听到林弃又说道:

    “对了,还有越剑仙的飞剑,他在书信中说,让我以他的剑柄为信物,在寒山镇寻你们,现在还没用到这信物,倒是已经找到了你们,也一并归还你们吧。”

    而越千行闻言却是一怔,豁然抬头看去,只见林弃手中正握着一根细小的剑柄,不由得愣住了。

    越秀宁抬头看去,也愣住了。

    剑在人在,剑毁人亡,既然这飞剑只剩下剑柄了,那就说明……这柄飞剑的主人,越剑锋已经死了!

    “怎的……只剩下剑柄了?”越千行呆呆地望着林弃手中的剑柄。

    越秀宁捂住嘴巴,眼泪珠子像是断了线般地掉落下来,一时间悲恸难禁,呜咽道:“不可能的……爹爹明明说过他能逃出去的,明明说过让我们来寒山重聚的……”

    林弃见状,不由得一怔。

    看来,越剑仙的子女,先前还不知道越剑仙已经死了?

    “七日前,越剑仙飞剑传书至寒山之后,这飞剑便跟着自毁了。”林弃叹息道。

    越千行脸色呆滞,忽然扑通一声,似是无力地跪了下来,双手支撑着地面,喃喃道:“为什么会这样……爹在镇山阵法被破后,剑心通神,明明已入剑神之境,还能以飞剑传书,就算不敌那妖邪,也应有自保之力,怎么会逃不出去……”

    越秀宁心痛如绞,泪水簌簌流下,忽然跪在了林弃的面前,哽咽着问道:“观主,您可知道我爹到底是怎么死的吗?”

    林弃沉默了一下,叹息一声,说道:“那日,我已夺舍重修,无力援助,亦不知玉阳山究竟发生了何事……”

    他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从越剑仙给我的书信来看,或许他是不愿逃走,主动与妖邪一战,才会身死吧……他在书信里说过,他无力诛邪,未能守住玉阳山,愧对祖师,百死莫赎,宗门失于他手,今后又是末法时代,我猜他自觉无力突破报仇,才下了这等决绝之心吧。”

    “原来如此……”

    越秀宁闻言,顿时几近崩溃,泣不成声地说道:“难怪爹爹在临走前,说了那些奇怪的话,现在想来……他竟是在交代后事!”

    而越千行浑身发颤地埋头在地,双手抱着脑袋,痛苦无比地抓着头发,喃喃道:“我早就该想到的,我早就该想到的……爹这样重视宗门、性情刚烈之人,又岂会贪生怕死,弃置宗门而不顾?

    “爹说过那么多次,玉阳剑修,不仅当如君子般温润如玉,更应该如太阳般至阳至刚,一往无前……

    “难怪爹在宗门被破后,忽然剑入神境,原来他那时候已然抱了决死之心,所以才剑心通神……”

    他忽然惨笑起来,笑声凄楚,“难怪我迟迟修不成剑心,我连这点决断之力都没有,又岂能剑心通明?我当时就应该留下来陪爹,与那些妖邪死战到底!”

    越千行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惨笑声越来越凄厉。

    林弃不由得微微皱眉,没想到,这件事对这越千行的打击,居然如此之大?

    他正待出言劝慰,却见已经哭成了泪人的越秀宁,听到越千行的话之后,忽然脸色僵住,顾不上擦拭眼泪,便连忙抓着越千行的手,焦急道:“兄长,你快起来!端正形姿,静心抱神,莫要再想那么多了!不然你会走火入魔的!兄长!”

    “哈哈哈……我竟然还感到庆幸?我不过是一丧家之犬罢了,愧对爹,愧对玉阳……”

    而越千行却是听若惘闻,只是凄然大笑,痛骂着自己,似已崩溃。

    忽然间——

    越千行身躯猛地一震,体表有如玉般的炽红色光芒闪过,随即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殷红的鲜血。

    越秀宁顿时花容失色,连忙将越千行扶了起来,只见越千行已然昏迷过去,脸上忽而泛青,忽而泛紫,忽而惨白,忽而涨红,嘴角不断有鲜血溢出,似乎已是气若游丝。

    “兄长!”

    越秀宁见状,瞬间俏脸惨白,双手抓住越千行的手掌,试着将法力探入,却是发现越千行体内法力暴动如怒涛,只感觉双手一震,顿时脱手而分。

    “怎么办……怎么办……爹不在,这样下去,兄长恐怕……”

    她神色焦急地喃喃一声,忽然转头看向林弃,恳切而焦急地叩首道:“前辈,兄长道心崩溃,已走火入魔,此时他体内法力暴动,不出半个时辰,只怕就……我法力不济,无法压制,求您救救兄长吧!哪怕道基损毁,只要能保住兄长一命就够了!”

    林弃闻言,心中有些无奈,他连修行之路都没有入门,又如何能救人呢?

    他叹了口气,说道:“你可知我已夺舍重修?况且我所修之法,与你玉阳山所修之法,并非一脉,所以我怕是也……”

    越秀宁闻言一怔,咬了咬牙,从随身的包裹中取出了一卷赤红色的玉册,毫不犹豫地双手呈递于林弃的面前,说道:“前辈,这是我玉阳山一脉的传承玉册,劳烦您受玉阳传承,以此解救兄长,若是能成,秀宁感激不尽!”

    林弃沉默了一下,接过玉册,说道:“现修你玉阳之法,不知来不来得及,但我会尽力。”

    越秀宁紧紧地咬着嘴唇,泪水险些又涌了出来,随即一咬牙,红着眼圈,低沉道:“前辈尽力即可,至于能否救活兄长,便看天意了,晚辈绝无怨言。”

    林弃微微摇头,也没说什么,便展开了这卷赤红色的玉册。

    只见玉册内刻着大量密密麻麻的小字,但这些字却仿佛蒙着薄薄的轻纱一般,模糊而朦胧,根本看不真切,连一个字都看不清,恍若无字天书。

    莫非需要法力或者灵气才能开启?

    林弃心中一动,从那方虚空之中,引来了一道火行灵气和一道土行灵气,按照越剑仙飞剑内留下的法力同样的比例,将其聚集在一起,注入了这卷玉册之中。

    下一刻,这玉册上刻着的小字忽然亮了起来,犹如炽热发亮一般,瞬间变得真切无比,并且幻化为一个个光质小字,从玉册上飘了起来,飞快地融入他的头颅内。

    而林弃也缓缓闭上了眼睛,开始接受这玉册内的修行传承。

    越秀宁见状,不由得暗惊。

    观主不愧是观主,才拿到传承玉册,就这般轻易将其开启,甚至她都还没来得及细说,开启这玉册需要炼化何种灵气,何种比例,观主就如此精准地形成了玉阳一脉法力的灵种!

    她第一次修行时,足足用了一年时间,而且还是在父亲的帮助下,才成功形成灵种。

    而观主呢?

    连问都没问她一句,只是刹那间就成功了!

    这等不可思议的速度,若是换成他人,她怎么样都不会相信,但观主毕竟是观主,不愧为天下第一高人。

    时间缓缓流逝。

    越秀宁心急如焚地等待着。

    过了半晌,林弃缓缓睁开眼睛,眼神有些古怪,似是欣喜,又像是疑惑,还有些惘然。

    随即,在越秀宁充满期盼的眼神中,他轻轻伸出手,在越千行的身上拍了一下之后,便收手说道:“好了,你兄长没事了。”

    “什么?”

    越秀宁顿时愣了一下,只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越千行脸上因走火入魔的异象已然消失,似是已恢复如初。

    她忍不住伸出手抓住越千行的手腕,去探查兄长体内的发力,却发现越千行体内原本暴动的法力,此时竟然真的完全平复了!

    她不由得彻底呆滞了。

    只是弹指间,便化解了被修道之士当做生死大劫的走火入魔,这……就是天下第一高人的手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