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观主下山 > 第十八章 问心
    林弃救人的过程实在太过轻描淡写,以至于越秀宁还有些不敢相信,又探查了一次越千行的状况,这才放下心来。

    虽然越千行尚未清醒过来,但法力已然平复,还未受重伤,只是气血紊乱亏虚罢了。

    最让她吃惊的是,越千行居然没有因此而损伤道基,仅仅是法力消散了不少,若是在末法时代之前,只需要数日便可恢复如初。

    越秀宁不禁愈发叹服,由衷地跪谢道:“观主大能,道法通天,若观主有何要求,秀宁必当尽心竭力。”

    “无妨。”

    林弃轻轻摇头,说道:“我先受了你玉阳传承,而后才救了你兄长,你并不欠我。”

    越秀宁闻言,有些错愕,连摇头道:“这怎么能相提并论?您不仅救了兄长的性命,更是保住了他的修道前程,而我玉阳传承,对前辈您这等执道天人而言,不过尔尔,犹如鸡肋,这两者怎可同日而语?”

    太过了……林弃轻笑着摇头,淡淡道:“救你兄长,对我而言,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有何区别?”

    “这……”

    越秀宁张了张口,正欲反驳,却是忽然想起,方才观主也只是伸出手,轻轻地拍了兄长一下,便化解了如此凶险的走火入魔,还真是举手之劳!

    据她所知,修道之人为了防止走火入魔这等劫数,又炼丹又求宝的,可谓是想尽办法。

    然而一旦走火入魔了,就算手段尽出,求前辈师长相助,也未必能保住道基不损。

    而观主呢?

    如此轻描淡写,毫无烟火气地随意一拍,兄长便意恢复如常,且道基未损!

    这等奇事几乎颠覆了越秀宁的常识,让她也有些说不出话了。

    她也不知该如何辩驳,但还是行礼道:“总之,前辈大恩大德,晚辈定当谨记在心。”

    林弃挥了挥袖袍,说道:“行了,既然你兄长有伤在身,你便先带他回去休息吧,待他身体恢复再说。”

    “是,晚辈告退。”

    越秀宁恭敬地应了一声,便扶着越千行出去了。

    待越秀宁离开,关上房门之后,林弃终于微微松了口气,回想着那玉阳传承玉册之中的修行之法,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

    原本他就想找机会问越氏兄妹要来修行之法,没想到还没轮到他开口,便遇到了这等巧合之事,以至于越秀宁竟然亲手把玉阳传承送予他了。

    “原来……这就是修道吗?”

    林弃回忆着脑海中的修道之法《玉阳策》,眼神中却是有些疑惑。

    修道,便是修道心,筑道基。

    身为凡,心如仙。

    心是虚无缥缈的,而身却是真实存在的,修道之士即是运用种种法门,令虚实相合,身入自然,心体天地,夺天地灵气,修己身道心。

    这便是一切修行之道的根本。

    法力,是虚实的交点,以道基承载,又以道心驾驭。

    这修道之路,也和林弃过去臆想的修真境界不一样,似乎并没有他前世听说过的金丹、元婴、化神等等境界。

    甚至于,就连明显的界定划分,也只有寥寥数个境界罢了。

    按照《玉阳策》内所说,大道固然殊途同归,但天下间有万千法门,便是万千条道路,又岂能一概而论?

    真正的大境界,也不过是以修道之人的道心变化,划分出五重心的境界罢了。

    第一境曰‘问心’。

    第二境曰‘通明’。

    第三境曰‘神游’。

    第四境曰‘大罗’。

    第五境曰‘执道’。

    道心,乃是追求天地人至理之心,而这五重心境,便是修道之人的道心变化后的五种状态,越是往高深,就越发玄妙,不可言传意会。

    但道心说白了也只是人心,道心境界高,却不代表法力强,更不代表战力就一定强。

    若是境界高就代表实力强的话,那修道者斗法之前,大家互相报一下境界,岂不是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战斗?

    道心境界,只代表了上限,或者说驾驭法力的多寡等等。

    可真正的道行,是硬实力,还是需要吸收天地灵气,凝练积累法力,修习种种道法,磨炼己身神通。

    若空有大罗不灭之道心,却无高深法门,导致法力浅薄,又无道法神通傍身的话,即便一柄小小的飞剑也能要了命。

    当然,这也是太过极端的情况,真正的得道高人,不至于这么“偏科”。

    如果不与人斗,又能躲过劫数,只求长生久视的话,只要境界高,法力高深,也不需要太强的道法。

    “若从长生来看,这《玉阳策》也只是寻常法门啊……”

    林弃盘膝坐在榻上,指尖亮起了一抹温润如玉却又炽亮的光泽,暗自思忖:“不过,也算是有失有得,这玉阳策炼化法力的法门虽然很慢,但是却擅长斗法,难怪取了玉石俱焚之意,倒是蛮适合我的,至于炼化法力……”

    念至此处,他不由得轻声感叹道:“我似乎根本不需要啊……”

    缓缓闭目。

    恍惚间,林弃的意识再次进入了那方虚空之中,感应到了其中游离飘荡的一道道灵气,随着他心意一动,其中一缕缕火行灵气和土行灵气便随着他的意念,开始按照《玉阳策》中所描述的那样,缓缓运转法门。

    霎时间,只见火土二气如丝如缕地缭绕纠缠于一体,便精妙地结合成了一颗颗火红、土黄二色交杂,犹如莲子模样的细微颗粒。

    这便是‘灵种’,即是灵气形成的种子,也可称之为法力的雏形。

    而后,林弃心念一动,这一颗颗灵种便脱离了虚空,仿佛沿着一条无形的虚空通道,穿梭进入了他的气海穴,也即是下丹田之中。

    待气海填满,他又沉心静神,恍若沉入了一片空寂虚无的黑暗,无心无我,清意渺渺,遂观想玉阳策内传承的“玉石俱焚”意境之景,存神养意,不多时,清寂的黑暗虚无之中,逐渐有玉石俱焚之意滋生蔓延,玄窍之中的神念心意,缓缓染上了一丝玉石俱焚之意,令神意冲关而下,倾泻直流膻中。

    而飘荡在气海之中,赤黄二色的灵种,也如湖中莲种一般缓缓浮起,向上飘起,直飞膻中所在的中丹田之处。

    刹那间,灵种神意汇聚如一,仿佛有无形的轰鸣声产生,火土二相之灵种与玉石俱焚之神意,已然相合!

    只见火芒渺渺,一道道至刚至阳的神秘力量,于膻中之处轰然诞生。

    这便是法力!

    而膻中所在,此时可见一粒似真似幻、忽明忽暗,犹如莲子般的种子,如心脏般缓缓膨胀收缩着,看似微渺,却青意盎然,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壳发芽,其上蒙蒙清光流转,却混沌无序,似尚无真意。

    此乃道心显现!

    “道心已成……”

    林弃轻叹一声,缓缓睁开眼睛,幽幽黑眸之中已多出了几分出尘脱俗的神采。

    即刻起,他已成为修道之士!

    漫漫无尽的大道之路上,已然留下了他独行的第一个脚印!

    “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

    林弃感慨一声,不禁回忆起《玉阳策》所记载的修道时间:“资质上佳者,三年五载即可成道心?资质上佳,还需要三年?”

    想到这里,他微微摇头。

    他不知道天下间修成道心最快的人花了多久。

    但他明白,哪怕放眼修道者的历史,恐怕也未必能找出比他更快的。

    这已不是正常修道者能做到的事情了。

    修道之路,若想修成道心,需要三步,也需要三大法门。

    第一步,感召法门,也即是引气之法,感召吸引天地灵气,汇聚于气海之中。

    而灵气多寡,便在于天生灵韵,这是一种资质。

    如林弃自己,便是天生极具灵韵之人,因而当年遇到他的修道之人都惊叹于他的天资。

    第二步,种灵法门,于气海中精纯淬炼出所需的灵气,以合适的比例和巧妙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再以神念为刀,慧心为剑,精雕细琢之后,方可形成‘灵种’。

    第三步,观想法门,便是在玄窍识海中,观想特定的意境景象,譬如玉石俱焚之象,让精神意念之中蕴含玉石俱焚的意境,形成特殊的神意,再让灵种与神意于中丹田的膻中穴相合,才能炼出法力,修成道心。

    天生聪明灵慧、神念先天强盛之人,也需要三年五载,才有可能炼出道心,若是愚笨、神念平庸者,便是十年百年也不得入门。

    这也是修道者的资质之中,最重要的一点。

    而林弃自小便以神童之名传遍上京,自然被人认为是极其聪慧之人,又有两世经历,神念也远胜于常人。

    天生极具灵韵,又极其聪慧、神念惊人,自然是罕见之极的良才美玉。

    “不过,再怎么惊才绝艳的资质,也不可能这么快……”

    林弃缓缓摇头,心中毫无自得骄傲之意。

    因为他很清楚,他修行如此之快,与他的资质并无太大的关系,主要原因在于观主留给他的虚空。

    按理说,形成灵种本该是在气海内,逐渐雕琢而成,哪怕熟练无比,也是一个很麻烦的技巧活,比绣鸳鸯图还要难得多。

    但林弃借助这方虚空,却是直接跳过了第一步,在虚空内,刹那间便形成了灵种,根本就没有丝毫困难!

    他只需要观想‘玉石俱焚’意境便已足够!

    如此简单,又岂能不快?

    “不过,若论道心,我道心上的清光朦胧无序,尚无真意酝酿,也只是在‘问心’之境的门槛而已。”

    想到这里,林弃忽然轻笑了一声,“还好,问心之境虽然容易走火入魔,但我倒是无需担心,就算真的走火入魔了,道与心离,法力失控,也会被虚空直接收走,不至于法力暴动伤到自己。”

    法力,乃是道与心合的产物,而走火入魔,便心神紊乱,导致道与心离,法力失去了控制,变成无主法力,自然会在体内暴动,才会有性命之忧。

    而他之前救下越千行,弹指间化解其走火入魔,便是借助玉阳法门,感知到了越千行体内的那些无主法力,直接用虚空收走了那部分暴动失控的法力,这才救下了越千行。

    正如七日前,他以虚空收走了飞剑自毁后逸散的无主法力一样。

    举手之劳,倒也没错。

    “问心境就如此艰难了,观主被称为唯一的执道天人……莫非就是执道境吗?”

    一念至此,林弃心中顿有高山仰止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