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09【是埙不是熏】求月票,求收藏,求打赏
    买了两瓶橘子味汽水,李燕歌就与俞成礼踏步走进了武侯祠,到了前面的检票口,就看到秦卫兵和那两个姑娘在旁边等着。

    “卫兵哥,你让我帮你买的汽水。”李燕歌快步上前把汽水塞进了秦卫兵的怀里。

    秦卫兵一怔,下意识接过汽水,“呃…谢谢你了燕歌。”

    “那个卫兵哥,瓶盖的话,你可以用这个开。”李燕歌见他还傻乎乎的抱着两个汽水瓶,也是左右看了看,弯腰捡起一根树枝子递了过去。

    看着手上的树枝,秦卫兵疑惑道:“这个怎么开啊?”

    “用你之前教我的方法呀。”李燕歌头疼秦卫兵反应这么迟钝也就算了,居然不会用筷子开盖,上前一把拿过树枝和橘子汽水,单手握紧瓶口,右手的树枝抵住瓶盖口,稍微一用力,只听“砰”的一声,瓶盖被撬飞了。

    “那用这么麻烦,我用牙……”

    秦卫兵一看还要用树枝撬开瓶盖口,也是笑一声,作势要用牙咬开瓶盖口,可李燕歌眼明手快,一把夺过汽水瓶道:“你这方法废牙。”

    继续用树枝撬开瓶盖,李燕歌准备把汽水递过去的时候,就发现秦卫兵手上还拿着汽水不撒手!

    这又不是给你买的,拿在手里面想焐热了?

    旁边的俞成礼看不下去了,“小……卫兵哥,两位姐姐应该也口渴了。”

    这话一出,秦卫兵终于是反应过来,这两瓶汽水是给两姑娘买的,当即脸一红,把手上的橘子汽水递给了他心意的那位白衣姑娘道:“淑芬,天这么热,喝点汽水解解乏。”

    “啊!”张淑芬一听是给自己买的,有点不好意思的接过来,可随即想到什么,从随身背着的一个小挎包内取出两块钱递上去:“卫兵,给你汽水钱。”

    “不…不用了淑芬。”

    秦卫兵看到递过来的两块钱的纸币,摇了摇头道:“两瓶汽水而已,真不用给我钱。”

    “那怎么行。”张淑芬强行将两块钱塞到了秦卫兵的手上。

    见她这么强势的塞过来,秦卫兵看了张淑芬一眼,又望了望旁边那位皮肤有点黑的王秀云,手上握着两块钱,还也不是,收也不是,尴尬不已。“真不用了淑芬,就是两瓶汽水钱而已。”

    李燕歌看不下去了,出声解围道:“好了卫兵哥,时间不早了,我们再不进去的话,恐怕武侯祠就闭门了。”

    王秀云也是点点头道:“燕歌说的不错,卫兵,我们还是先进去逛一逛武侯祠再说,听说最近修缮了好多景点,之前不能进去的地方也开了。”

    秦卫兵见大家都这么说,也是只好掏出之前准备好的几张门票,领着众人过了检票口,进了武侯祠的园区内。

    ……

    重新修缮后的武侯祠,能参观和游览的地方的确是多了不少,以前只有诸葛亮殿、刘备殿、汉昭烈庙这三个地方开放,而且大都是破破烂烂,地面坑坑洼洼不说,人物雕像上也多有残缺的地方。

    可现在全面修缮以后,地面整齐划一,雕像修补后生动传神,还有一块块记载人物生平历史的介绍牌,一圈逛下来,还是挺有趣的。

    加上现在新开放了之前封闭或者还未弄的“文臣武将廊”“三义庙”“惠陵”这三个景点,可供蓉城人参观的地方也是多了很多,特别是文臣武将廊,满足了无数对三国历史上那些知名文武的憧憬。

    还在李燕歌闲散的看着周围景色的时候,俞成礼凑过来小声嘀咕道:“燕歌,你觉得我小舅有没有希望?”

    “希望?应该是有的吧。”李燕歌抬头望了眼走在前面给两个姑娘当导游的秦卫兵,含糊不清的回答了一句。

    俞成礼抓了抓头发,“那岂不是说我马上要多个小舅妈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还得看你小舅会不会泡妞了。”李燕歌耸了耸肩膀,他上辈子读大学后就没见过秦卫兵,也没听俞成礼说过他小舅结婚的事情,还真不好说这次能不能成功。

    不过看三人有说有笑的,氛围应该很好,加上秦卫兵身材高高壮壮,长相也不是差强人意,身上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给人一种很精神很阳光的感觉。想来在这个还未被物质化的年代,姑娘们应该也是比较中意这一款的吧。

    “泡妞是什么?”俞成礼一怔,没太懂李燕歌这个词的意思。

    “呃”李燕歌迟疑了一会儿,说道:“就是追女孩的意思,电影里面不是常放吗?”

    “电影里?你是说泡马子啊?”酷爱看港片的俞成礼,立马举一反三。

    “对,差不多就是这意思。”

    插科打诨过去,李燕歌也是摆摆手,让俞成礼别再废话,自己两人在后面叽叽喳喳的,要是让人家姑娘听到了,总归不太好。

    就在这时候,一段优美的旋律响起,周围的人群不由慢下步伐。

    “卫兵,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乐器?还挺好听的呢。”张淑芬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了听,随即四目张望,就看到不远处的商品店门口,正有一个头发鬓白的老人,双手捧着什么东西,在哪吹奏音乐。

    秦卫兵一个大粗人,哪知道是什么乐器,不过听声音感觉像是笛子之类的,犹豫道:“这个应该是笛子或者口琴之类的乐器吧。”

    “不是笛子,是埙。”

    身后有人说话,三人回头一看,是李燕歌,只见他张口道:“这是陶埙,虽然跟口琴一样都属于闭口吹管乐器,但是性质却大不相同,埙的音色朴拙抱素独为地籁,被公认为乃是乐器中最接近道家天籁的乐器。而且埙的制作和使用,距今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最早可供参考的记录能追溯到商周时期形成的《诗经》。”

    话音刚落,李燕歌就注意到秦卫兵等人诧异的看着自己。糟糕,自己怎么就一下子回到了上辈子教书的状态,不由搓了搓手,挤出一丝微笑道:“这都是我之前看一本书上这么介绍的。”

    秦卫兵竖起大拇指夸道:“燕歌,没想到你连这么古老的乐器都知道啊,难怪成礼说你学习好。”

    汗!知道古老的乐器,跟学习又有什么关系。

    俞成礼夸张的跑来勾住李燕歌的脖子,哈哈笑道:“燕歌你真厉害!不愧是要报考中央音乐学院的大才子,随便看一眼就知道这是哪个什么熏的乐器。”

    “是埙不是熏!第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