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11【颓废气质的李冬青】求月票,求收藏,求打赏
    “那我们先回去了,再见卫兵,再见燕歌,再见成礼。”进了城,到了一个路口,张淑芬和王秀云两个人,小手一招,骑着自行车迎着晚霞走了,她们俩家住的地方很近,都在一个文化广场那边的筒子楼附近。

    见秦卫兵留恋不舍的望着张淑芬离去的背影,李燕歌回忆了一下,下午他和张淑芬两人好像没怎么正面交流过,都是秦卫兵一个人在哪喋喋不休的介绍武侯祠什么地方修缮了,什么地方开放了,又新添了那些好玩的地方。

    这看的出秦卫兵邀请人姑娘出来游玩踏青之前,对新修缮的武侯祠做过比较详细的了解,应该是在背后下了一番苦工的。

    可这又不是让你当导游,介绍的再怎么好,武侯祠这地方始终是很常见的景点,几乎每个住在城里的蓉城人,或多或少的都陪家人朋友一块去完过。

    李燕歌七八岁的时候,就跟父母爷奶去武侯祠玩过,后来学校也组织了两次武侯祠观光,他还为此特意写了一篇观后感。所以在蓉城,武侯祠是个很普通的景点,哪怕修缮后的武侯祠才刚刚开放,秦卫兵讲的天花乱坠,也给人不了多新鲜的感觉。

    光把劲使在了一些没必要的细枝末节上,难怪之前买汽水的时候,张淑芬硬是要把汽水钱还给秦卫兵了,摆明了就是人姑娘不太看得上他。

    想到这些,李燕歌瞥了眼那逐渐远去的背影,朝着身边还念念不舍的秦卫兵道:“卫兵哥,你怎么不去送送人家姑娘?”

    “我以前想送她回去的,可她说不用我送。”秦卫兵苦哈哈的说着,一脸的郁闷表情。

    人姑娘说不用……你就不送了?

    李燕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歹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追个女孩都不知道怎么追。

    一直到背影再也看不见了,秦卫兵双手握住自行车的把手,侧目看向李燕歌和俞成礼两人,“好了,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还得上班呢,你们自己也早点骑车回去吧。”

    “燕歌,要不到我家对面的银河录像厅看电影?”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俞成礼,伸手拍了拍李燕歌的后背道。

    “算了天色也不早了,下次有机会再去,累了一天,我想回家睡觉了。”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从接受重生,到与程芍君再见面,以及下午被母亲强制要求来武侯祠玩,李燕歌感觉好累好累,这不是身体上的疲劳,主要还是心理的问题。

    “那好吧。”俞成礼脸上流露出一丝失落,早上他出门的时候,就听银河录像厅的老板说,新到了两部港片,据说广东沿海一带那边的人都看迷了,要不是老板有点人脉,这两卷录像带还未必能这么快的送到蓉城这边来。

    ……

    十几分钟后。

    李燕歌走路到了巷口,又看到那两个恶心人的尿桶,捂着鼻子冲过去,一路小跑回了家门口。

    此时大门敞开,院子里传来了蓉城特有的川剧,时不时的还有一个声音跟着合唱,想来是爷爷在黄瓜藤下纳凉听收音机,空气之中夹杂着寥寥炊烟的味道,应该是母亲或者奶奶在厨房做饭。

    “燕歌!”

    就在李燕歌准备进屋的时候,身后有人叫住了他,回头一看;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顶着个鸡窝头,戴着厚厚镜片,身上是白色衬衫和军绿色的长裤,给人一种很颓废的感觉。

    嗯……没错了,这样貌和打扮,不就是隔壁邻居李家的小儿子李冬青嘛。

    作为墨子巷,或者说是整个蓉城,唯一一个连续四年都参加高考的特殊考生,哪怕过去三十多年的时间,李燕歌至今还记得李冬青这常年颓废的气质。

    现在再次重逢,他内心也是忍不住感叹,要是李冬青能晚生个二十年,这一身打扮和气质,到了后世岂不是轻轻松松秒变颓废造型的文艺青年?指不定还能在网上火一把。

    “冬青哥,你找我有事?”

    呃…李冬青犹豫了会儿,方才扭扭捏捏的说道:“燕歌,冬青哥是有点事想问问你。”

    “行啊,有事你就直说。”难得再次看到颓废青年,李燕歌心情很不错,豪爽的大手一挥。

    李冬青结巴道:“那个…就是…那个,我想问问你这次高考数学卷子的最后一道题的答案是什么。”

    “数学答案啊?”李燕歌一怔,他高考都过去三十多年了,现在那还记得什么答案啊,而且重生回来以后,也不像小说故事里那样,搞什么灵魂之类的记忆融合。

    他就是他,只不过是三十年后的他回到了三十年前的自己罢了。

    李冬青抓了抓头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啊,我对最后一道数学题的把握不是很大,所以想来问问你答案是什么。”

    因为年纪过了,又是连续四年高考,李冬青早就没去学校了,一直都在家里面自学,所以没机会跟普通的高三考生一样,还能跟班级里的同学对对答案什么的。

    这会儿,李冬青最早一批的同学们,估摸恐怕都快大学毕业了。

    “那个……冬青哥,数学最后一题的答案我忘记了。”李燕歌尴尬的回了一句。

    “啊,忘了啊!”李冬青脸上浮现一抹失落。

    李燕歌想了想说道:“要不我明天帮你问问我其他同学?他们或许还记得也不一定。”

    “那就太谢谢你了燕歌,明天我再过来找你。”李冬青脸色瞬间变好,高兴地转身离去了。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李燕歌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算你这道题答对了,可要是历史不发生改变的话,这次高考之后还是得继续家里蹲。

    回忆了一下上辈子李冬青这届高考又落榜后,好像是没有再继续参加高考了,而是卷铺盖跑到了南方的广东沿海一带打工。

    这一去就是好多年,还是李燕歌大学毕业那年,李冬青才回来,那会儿他还在京城,后来还是听母亲董秋华说李冬青回来的时候,是警方派人送回来的,当时那人不仅瘦的皮包骨,精神状态都有点不正常了。

    据说好像是刚去广东就被人给骗到了一个黑厂打工,一个月也没几个工钱还经常被打骂,跑也跑不掉,要不是后来当地警方接到群众举报,一举捣毁了这家黑工厂,恐怕李冬青还未必能顺利返乡。

    回来以后,整天闷在家里面,也不出门,一呆就是好几年,后来还是靠着父母、大哥、大姐的帮衬下,三十多岁才娶了个老婆。

    至于更往后的事情,李燕歌就不知道了,那会儿是90年代,蓉城全面城改,墨子巷也被拆除,所有的街坊邻居都被分到了不同的小区,久而久之也没了联系。

    上辈子李燕歌还觉得这是李冬青自己走错了路。可现在想想,李冬青耗费了四年的光阴参加高考,后来不言不语的卷铺盖一个人跑到了广东打工。

    当时他内心所想不外乎就是想远走他乡,日后出人头地,再来个衣锦还乡,只是奈何命运捉弄,谁能想到从来没有过社会经验的李冬青,这么倒霉的一到广东就被人骗到黑厂打工。

    可怜人啊!

    李燕歌摇了摇头,回身进家门的时候,脑子里想着要不要帮一把李冬青,好歹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隔壁哥哥,跟自家还有点亲戚关系,往年两家之间也多有照顾。

    自己重生一世,既然提前获知了未来,也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李冬青继续过着上辈子的悲惨命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