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12【属于青春的悸动】求票票,求收藏,求打赏
    一进院子,在黄瓜藤下纳凉的爷爷李成,手上提拎个小茶壶,一边喝茶一边问道:“刚刚是隔壁冬青那孩子?”

    “嗯,是冬青哥。”李燕歌点了点头,心想老爷子耳朵还挺好使的。

    “冬青找你做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想跟我对对数学卷子的答案。”

    “对高考的答案?”

    一听李冬青是找自己孙子对答案,爷爷耐不住又问了句:“燕歌,你说你冬青哥这次能不能考上大学?”

    “考大学啊……这个……我就难说了。”李燕歌很清楚李冬青这回又落榜了,只是不能明说,只能含糊不清的以类似要落榜的意思提醒一下。

    “看来又是不成啊。”爷爷重重的叹了口气。

    从厨房走出来的母亲董秋华听到父亲的话,眉毛一挑,疑惑的问道:“爸,什么又不成啊?”

    “没什么没什么。”

    爷爷摇了摇脑袋,嘴里止不住的嘀咕,“打小我就看冬青那孩子不是学习的料,高考考了四年不说,你当初刚上高三的时候,我还想着让你去他家学习一下的,可谁知道最后闹成是你去辅导他。”

    噗嗤!

    李燕歌听爷爷这么一说,立马就回想起当年刚读高三的时候,他还经常跑隔壁李冬青家里,跟这位考了三年的考生学习一下,想着就算连续落榜三次,怎么说对高三的题目也懂了个七七八八。可谁知道起初的确是李冬青辅导李燕歌,没过两月,渐渐掌握高三知识点的李冬青,居然开始反向辅导李冬青了。

    这也不难怪爷爷李成中午吃饭的时候,来了句要是隔壁李冬青真的考上了,恐怕就得来个范进中举了。

    的确,考了三年,学习了三年,就算再怎么笨的人,也不至于让一个刚上高三两月的人反向辅导功课,这已经不是学习态度的问题了,纯粹就是智商和个人能力上的碾压。

    所以爷爷李成说这次如果真的给李冬青考上,人不得乐疯,来个范进中举也未尝没有这个可能。

    “行了爸,你就少说点吧。”董秋华翻了个白眼,她跟隔壁的嫂子关系不错,也是看李冬青长大的,虽然知道他不是个学习的料,可有些话放在心里就成,说出来就太伤和气。

    “燕歌,赶紧进屋把桌椅搬出来,晚上你爸要在厂里面加班不回来吃饭,我等会儿要送饭给你爸吃。”

    “好咧。”

    听到母亲的吩咐,李燕歌一溜小跑进了屋,搬出桌椅板凳的同时,奶奶也已经端着菜从厨房走了出来,今天晚上吃的是炒白菜,青椒炒鸡蛋,红烧排骨肉,还有一个清凉纳暑甜甜的绿豆汤。

    董秋华在厨房收拾好给李建国准备的两个圆形饭盒,走出来瞥了眼院内开始吃饭的李燕歌三人,开口嘱咐道:“爸妈,燕歌,我出门去了,晚上你们留个门,我跟建国可能要晚点回来。最近厂里面接了一个大订单,领导要大家全力加班加点的完工。”

    看母亲推自行车准备出门,李燕歌放下碗筷跑到门口相送,嘴里叫道:“妈,你路上小心点。”

    “行了知道了,你也是要晚上早点休息,别觉得高考结束就第二天睡懒觉。等我回来要是发现你还没睡,别怪妈不客气。”董秋华摆摆手,单脚踩了一会儿,待速度提上来,另外一只脚横跨过去,稳住了车身,这才加速朝着第一毛纺厂那边赶去。

    目送母亲董秋华骑车离去,李燕歌回身准备回院子继续吃饭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走到了隔壁院子门口,探出点脑袋往里面一瞅,只见程芍君独自坐在院子内纳凉,身前放着一张桌子,上面还有几道热气腾腾的菜,想来是准备吃饭了。

    待李燕歌仔细望去,只见程芍君应该是刚刚洗了头,秀发有点湿漉漉的,用筷子盘在脑后,那散乱的发尾,还冒着点点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一阵五颜六色的光芒。

    此时一阵微风吹过,水珠应风落下,滴在了程芍君身上那件白色T恤上,没过一会儿,她的肩膀和背后就被滴落的水珠打湿了大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点内衣痕迹。

    望着程芍君那肤如凝脂的漂亮脸庞,高高扬起的脖子白皙秀颀,盘在头上还滴着水珠的乌黑秀发,整个人宛若一只出水芙蓉般高贵典雅的白天鹅,李燕歌只感觉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体表的温度也在上升。

    就在这时,突然程芍君好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瞥头看了眼院门,只见门口空无一人,不由秀眉微蹙,疑惑间只听厨房程母叫道:“芍君,菜马上烧好了,你去把门关上,等会儿吃饭了。”

    “好的妈。”程芍君起身走到了门口,正准备关门的时候,下意识地探出身子往外面瞅了一眼,左右看了看,也没发现有人,暗想刚刚或许是自己看错了也不一定。

    ……

    另一边,跑回院子的李燕歌,咕咚一声,吞了吞口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方桂芳见孙子回来还喘着气,疑惑不解道:“怎么了燕歌?咋还喘上了呢?”

    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李燕歌随即面红不改的说道:“没事奶奶,就是刚送我妈到巷口,又看到那家墙角放着尿桶,我就捂着鼻子跑回来了。”

    “老张那家人我看迟早要遭报应,一家人祸害我们整条巷,我下午去少年宫的时候,还被几个同事调侃我怎么住在粪坑附近。”

    见爷爷又开始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李燕歌顿时松了口气,想起刚刚那美好的一幕,内心还有点悸动,活了几十年这还是他头一次如此紧张又兴奋,明明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很正常,却能给人带来别样的憧憬,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属于青春的悸动。

    “行了,吃饭就吃饭,一家人就你话最多。”奶奶方桂芬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爷爷见状立马闭嘴不语,招呼李燕歌坐下继续吃饭。等三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爷爷突然又冒了句:“燕歌,你明天有没有事?”

    “明天?应该没事,怎么了爷爷?”李燕歌想了想回答。

    “明天我要去文工团一趟,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跟爷爷去一趟,正好我还想你帮忙拉个二胡。”李燕歌的二胡技巧,是爷爷教的,所以他知道孙子的能力,想着明天去文工团教学生,正好可以把他给带上。

    李燕歌诧愕道:“爷爷你去文工团干嘛?”

    爷爷说道:“也没啥事,就是我在文工团的一个老朋友,叫我明天过去帮忙带几个新人。到时候你正好帮我拉个二胡。”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李燕歌嘴角一笑,想着明天去文工团不知道能不能碰上程芍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