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14【平湖秋月】求票票,求收藏,求打赏
    文工团舞蹈队排练室内的布置,跟后世的舞蹈排练室差不多,只是少了那一面面玻璃镜,地面同样是用木板铺成的,前后左右的墙边都有长长的铁杆,专门供队员拉伸经络用的。因为这里之前一直是军区文工团使用,粉刷过的墙面,上下分为白色和军绿色,四周还挂了不少伟人的油画相。

    此刻,排练室的一角,二十来个充满年轻朝气的姑娘们,正围在一架钢琴前叽叽喳喳个不停。其中短发姑娘皱眉道:“这怎么办啊!小容姐生病请假来不了,没人会弹钢琴,我们接下来怎么排练?”

    “要不今天就算了?大家自己练一练,等小容姐病好了再来集体练习?”

    “那怎么行,过两天就要去治金厂慰问演出了,舞蹈动作大家都熟练了,现在就差配合了。”

    “不然你说怎么办?这首曲子又没有磁带的,不然我就回去拿录音机来放了。”

    “……”

    还在大家伙焦急议论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有个声音从后面传来:“要不我来试试?”

    男人的声音?!

    众人诧愕的回头望去,只见排练室的门口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舞蹈队的队长庄静眉头一皱,上前一步呵斥道:“你谁啊,怎么来我们排练室了?不知道这里是不准随便进入的?”

    “我…我看门口没人,就进来看看了。”李燕歌面色一红,重生过来,他还真忘记现在年代还是很保守的,舞蹈队内基本上大部分都是女孩子,男孩也有不过都是在另外一间排练室,除非是有什么大型的文艺表演,才会组织两方进行相关的舞蹈训练。

    站在人群之中的程芍君认出了李燕歌,诧异的同时,也是拉住生气的队长庄静,说道:“队长,这是我邻居家的小孩,可能是来找我的。不知道我们这的规矩,我这就带他出去。”

    “那你把他带出去,记住下不为例。”庄静看了看程芍君,倒也没有去刁难。

    “好的。”程芍君快步走到门口,拉着李燕歌的手到了外面的通道上,好奇的问道:“燕歌你怎么来了?”

    “芍君姐,我过来不会影响到你吧?”李燕歌回头望了望排练室,见没人过来才说道。

    看他贼兮兮的盯着排练室,程芍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了摇头,“不会的,你不是团里的人,不知道也很正常,等会儿我回去解释一下就好了。对了,你还没说你来文工团干什么呢?”

    李燕歌松了口气,说道:“我爷爷来这边教川剧,带我过来准备帮忙拉个二胡,谁知道那边不需要我,就让我自己到处转转,正好想起芍君姐你也是在这,就想着过来看看你。”

    听是来看自己的,程芍君笑了笑,“我这边有点事走不开,可能没办法陪你在文工团走走了,要不你到后面的乐器队那边看一看,等到中午了我再来叫你一块去食堂吃饭。”

    李燕歌道:“是因为没人弹钢琴的事?”

    “你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了吧?”程芍君一怔,也没隐瞒,点点头道:“是啊,我们队最近在排练一个新的舞蹈,好不容易让团里想办法借来了一架钢琴,可团里唯一会弹钢琴的女同志今天正好生病了。”

    “我会弹啊。”李燕歌拍了拍胸膛,毛遂自荐道:“有琴谱不?只要有琴谱或者你说是那首曲子,我都没问题的。”

    “你?”程芍君狐疑的看了看他,“我记得好像你只会拉二胡,什么时候还学会弹钢琴了?”

    80年代钢琴还是个稀罕物,会弹钢琴的人,不是家庭条件巨好,就是打小就有接触钢琴的环境,京城或者魔都那边可能多一点,但是在蓉城的话,会弹钢琴的还是极少数。

    “之前学了点。”李燕歌笑笑,弹钢琴多简单的事,后世只要专门学过音乐的,基本上都能弹上一弹,最多只是熟练度的多少罢了,更别提李燕歌这位蓉城音乐学院教授了。

    程芍君不确定的问道:“你真的会弹?”

    “真的会弹,你放心芍君姐,不管是什么曲,我都能弹。”李燕歌认真地点了点头。

    程芍君虽然有几年没接触过李燕歌,但也知道他不是个撒谎的人,现在又见他眼神中的真挚,倒也是相信不少。

    想了一下,她开口道:“那你在这等我一下,我进去问问队长。”

    “好,我在这等你。”李燕歌点点头。

    ……

    过了一会儿,排练室内,庄静把琴谱递给李燕歌的同时,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李燕歌是吧?你确定自己真的会弹?这可是我们团找人借来的钢琴,要是弄坏了,可没地方赔去,并且你这样还会连累到程芍君的。”

    闻言,李燕歌看了程芍君一眼,知道刚刚肯定是她跟这位庄队长打了什么保证,这才同意让自己来弹钢琴的,被对方信任的感觉还挺好。

    “这位队长你放心,我有自知之明,不会连累到芍君姐的,而且钢琴也没那么容易坏。”

    说实话,要不是想看程芍君排练舞蹈,李燕歌怎么可能毛遂自荐跑来给人弹钢琴,他上辈子好歹也是国乐系教授,被这位庄静队长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个人能力,心里怎么可能不生气。

    “最好像你说的那样。”庄静见李燕歌虽然年轻,但说话倒也稳重,心里却是已经有点相信他真的会弹钢琴,而不是为了看有漂亮姑娘在,硬着头皮来个猪鼻子插葱。

    看着周围莺莺燕燕二十来岁的漂亮姑娘们,李燕歌一扫刚刚阴霾的心情,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拿起琴谱扫了一眼,看到纸上写着《平湖秋月》四个大字,不由心里一乐,原来是这首曲子,那他可太熟悉不过了。

    这首《平湖秋月》原是一首粤曲,源于北方小调,被民国时期广东音乐名家吕文成改编成民族乐曲。

    起初采用的是琵琶、古筝等国乐演奏,后来被作曲家陈培勋将其改编成为钢琴独奏曲,成为了很具有国风代表的一首钢琴曲。

    这首曲子在后世很闻名,当下的话可能只有一些学习钢琴的人知道,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还有钢琴版的。

    因为太熟悉这首曲子,李燕歌都没去看琴谱,直接把它丢在了一旁,双手放在琴键上,简单的测了一下音准,打了一遍哆来咪发唆拉西多,确认这钢琴虽然很有些年头,但使用者保养的很好,音质还算不错,没有什么太重的杂音。

    “燕歌,你多看看琴谱。”程芍君见他看了两眼琴谱就开始弹奏,忍不住提醒道。

    “不用看,这曲子我熟悉的很。”

    李燕歌抿嘴一笑,望了眼周围的姑娘们,摆正好姿态,坐直了身体,这才轻轻地按下琴键。不多时,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段优美而又柔和的琴声在李燕歌的弹奏下缓缓响起。

    这首《平湖秋月》格调清新,旋律明媚流畅,音调婉转,描绘了中国江南湖光月色、诗情画意的良辰美景,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及连绵不断的抒情性。

    特别是在改编成钢琴曲后,不似古筝或者琵琶那样峰回路转,反而是多了一丝淡泊悠远、虚无缥缈的意境,可以说是完美的发挥了钢琴音色的长处,将波光粼粼、闪烁不定的湖中景象,表现得更加细致入微。

    “弹的还挺好。”

    “是啊,感觉比小容姐弹的还要好听。”

    “行了,都小点声,听听节奏,等会儿还要排练呢。”

    排练室内的舞蹈队员们听得是如痴如醉,哪怕是之前最不看好的庄静,也不得不承认李燕歌弹奏的是真好听,虽然不懂钢琴,但一首曲子弹的好听与否,大家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此刻,程芍君目不转睛的盯着李燕歌,秋水明眸的眼睛内流露出一丝诧愕。

    她本以为李燕歌只是照谱子弹,做好了听到磕磕巴巴的声音,没想到他居然弹的这么好听,倒是有点出乎人意料。

    望着认真弹奏钢琴的李燕歌,程芍君忽然觉得他陌生了许多,不是两人这几年接触少的那种疏远的感觉,而是对李燕歌他整个人都有了一种重新认识了一遍的错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