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15【巷口孙家的报应】求票票,求收藏,求打赏
    一曲终了。

    从美妙琴声中醒来的队长庄静,看大家还在原地站着不动,立马板着脸道:“都不要在这傻站着了,既然这位李……小李同志会弹,那么接下来就开始认真排练舞蹈了,距离下一场的演出表演所剩日子不多,大家必须抓紧时间才行。”

    “好!”

    “知道了队长。”

    众人连忙调整好队形,准备接下来的正式排列。

    有个头发齐肩的女孩凑到程芍君边上嘀咕了句:“芍君,没想到你这位邻居家的弟弟还这么多才多艺呢?”

    不等她回答,旁边另一人听去了,连连点头:“是啊,连我们团乐器队的人都没几个会弹钢琴的,看来家里条件不错哦。”

    “怎么?你看上这位小弟弟了?”短发女孩调侃道。

    接话的女孩摆出一张认真脸,煞有其事的算道:“嗯,长的不错,还会弹钢琴,就是年龄小了一点,不过年纪小点也没关系,我看芍君啊……她就喜欢年纪小的。”

    程芍君一怔,没想到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慌乱得上前一把捂住女孩的嘴巴,秀眉微蹙,语气不善道:“邱红你怎么什么话都乱说啊,这只是我邻居家的小孩,打小看着长大的,别乱说。”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看你紧张地。”那女孩用力扯下程芍君的手,大口的喘了几口气,刚刚差点没被憋死。

    正在调整后排女孩站位的庄静,听到前面还有人在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眉头一皱,大喝一声道:“怎么还在讲话呢?都排练了,谁在讲话今天中午别去食堂吃饭,一个人在这加练四组!”

    这话一出,顿时这群二十来岁的女孩们全都闭上嘴巴,没人再敢说话。舞蹈队本来体能耗费的就大,中午不吃饭,谁也顶不住。

    看大家不说话了,庄静这才满意的给她们调整站位,等所有人的站位都弄好了,回头望向坐在钢琴边的李燕歌,开口说道:“小李同志等会儿你看我的手势,一抬手就麻烦你开始弹。”

    “好。”李燕歌点了点头,也没有因为之前被质疑而跟庄静对着来。

    毕竟之前的确是李燕歌做的不对,他忘记了1986年的蓉城,相比较几十年后的时尚年轻,还是要保守的太多太多。这要是搁在十年前,要是他敢直接闯进全都是女孩的舞蹈队,被当场抓住的话,一条流氓罪恐怕少不了的。

    庄静是队长,也是主领舞,她走到最前面,调整好姿势以后,朝着李燕歌这边挥了挥手,顿时一阵曼妙的琴声响起。伴随着舒缓连绵的音乐声,庄静开始舞动身姿,后面十几个女队员们,也开始跟在队长的身后起舞。

    《平湖秋月》是一首抒情的国风钢琴曲,曲调悠长,描述了波光粼粼、闪烁不定的湖光景象,所以为此特意编排出来的舞蹈,也是以曼妙轻盈为主,十几个二十来岁的女孩们,齐齐轻身舞动,的确是给人一种江南水乡的美感。

    李燕歌一边双手弹琴,一边将目光放在了第一排最右侧的程芍君身上。之前因为行色匆匆还没来得及细看,如今一瞥,才发现她穿了一条宽松长裤,身上是一件淡黄色的体恤衫。

    只见她那乌黑亮丽的长发用发带给盘在了身后,露出了一张漂亮的鹅蛋脸,细小的汗珠打湿了鬓角的散发,轻盈的舞动身姿之间,似有似无的淡淡微笑,这一幕美极了。

    ……

    下午。

    李燕歌从舞蹈排练室出来,回了川剧队那边,一进门就看到老爷子正拿着一根木棍,教导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走着川剧的步子。

    “爷爷。”

    听到声音,爷爷回头望去,就看到李燕歌这臭小子走了过来,脸色一沉道:“臭小子,去哪儿玩去了?中午也不回来跟我一块吃饭。”

    “没有了爷爷,我刚好看到隔壁的芍君姐,就过去跟她聊了聊,正好一同去食堂吃了饭,我在食堂还看到你了呢。”李燕歌看老爷子生气,忙不迭的辩解起来。

    程芍君在文工团的事情,爷爷也是知道的,见此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还板着脸,指了指墙角的二胡盒道:“行了,去把二胡拿上,等会儿我们就回去了。”

    “回去了?这么早?”李燕歌下意识地想要掏出手机看时间,可手一进兜里,才想起这个年代那有智能手机,他又没有戴手表的习惯,一时还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

    爷爷指了指后面墙壁上挂的钟道:“都快五点了还早?”

    李燕歌回头一望,指针已经到了4.37分,暗想时间过得还真快,吃完饭就只是在排练室打了十几遍《平湖秋月》,这么快就到五点了。

    “还不快去拿二胡。”

    “哦哦,好。”

    李燕歌回过神,跑到墙角去把二胡给抱上。

    那边爷爷也已经跟几个新人嘀咕了几句,转身朝着孙子叫了一声,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川剧队的排练室。这时候除非是有什么大的演出,需要加班排练外,否则文工团基本上都是到点下班。

    李燕歌跟着出了门,解开自行车锁,推车跟在老爷子后面往大门口走去,路过舞蹈排练室的时候,他还特意的望了一眼,里面时不时的还响着几声口号,看来程芍君她们为了几天后的演出,得加班排练了。

    兜兜转转大半个小时后,到了五点十分左右,李燕歌就载着爷爷回了墨子巷,一到巷口就看到那两个恶心人的尿桶,他连忙单手骑车捂着鼻子冲了过去。

    “这老孙家做事越来越膈应人了。”

    看着那两个尿桶,爷爷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他早年下过乡,对于那些排泄物的味道虽然厌恶,可也不像年轻人那样无法接受。

    但这不是能不能接受臭味的问题,而是这家人做事越来越毫无顾忌了,只为了自己上厕所方便,就整天把一个尿桶放在家门口。还偏偏正好他家人就住在巷口,但凡巷子里的人家要回去,就必须得进过路口,这不明摆着膈应人吗?

    好嘛,就你家路远,上个厕所要走个一百米,所以要恶心其他邻居。

    正要论起来,住在巷尾那两家人才倒霉呢,公共厕所就在他们家五六米外,整条街的人去那上厕所倒尿桶,味道冲鼻的死,怎么不见他们两家恶心别的邻居!

    “行了老爷子,他们家迟早有遭报应的时候。”李燕歌满不在乎的说了句。有件事过去几十年,他之前也没想起来,今天上午捂鼻子冲过巷口的时候,脑袋里突然有一段久远的记忆渐渐地回想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