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18【银河录像厅】求票票,求收藏
    慢悠悠的走了十几分钟。

    很快李燕歌和俞成礼两人就到了录像厅门口。

    这家银河录像厅门口有一道老式卷闸门,被老板特意用切割机开了一个一米五高的门,常年有人在门里面摆张凳子坐着,每个顾客都要先交钱才能进去看,为的就是怕有人不交钱混进来。

    相比较李燕歌已经有点陌生的银河录像厅,俞成礼进了门后,很是老成的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交给门口收钱的那人道:“两个人。”

    收钱的那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皮肤黝黑,身材高高壮壮的,看起来很是凶悍。他接过钱抬头望了望李燕歌两人,指着前面两个门道:“左右随便选,三块钱一个人。”

    旁边的李燕歌见状,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小子看来平时没少来看不良影片啊,动作这么熟练的。

    “行了进去吧。”中年男子在纸上登记了一下,指着右边的门道。

    李燕歌低头瞥了眼那张本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正字,仔细一看,大约有二十多个正。

    按照一个正五个人来算,好家伙,光左边就有百来号人,一个人三块钱,那就是两三百块了。

    也不知道这个账簿是今天登记的,还是登记了好几天,可不管怎么样,这么一家小小的录像厅,一个月的流水少说能有个几千块了,相当于国企工厂的普通职工好几年的收入了。

    俞成礼准备走进右边门的时候,突然注意到李燕歌没跟上来,连忙上前拉住他的手:“走了,再不进去电影就要放完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右边的门帘。

    一进去,不大的房间内,弥漫着一股复杂的味道,有烟味,有脚气,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又酸又恶心的像极了腐乳的味道。

    李燕歌猛地捂住鼻子,他实在受不了房间内的味道。

    可奈何旁边的俞成礼将他硬拽了进去。

    过了好一会儿,李燕歌才缓过来,不过手却是没有放下,还是捂住鼻子。他扫了一眼昏暗的房间,十几平米的小房间内,差不多有二十多个人坐在板凳上,各个聚精会神的看着前面一台大约只有十四寸的彩色电视机。

    此时电视机内播放的是一部武打片,李燕歌没看过,但从画面色彩和剧情风格上来看,应该是邵氏拍的传统武打片,尽管对于他来说,这部电影实在是太老太没意思了。可架不住这个年代人们娱乐匮乏,看到新颖的武打片,自然是痴迷其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燕歌和俞成礼两人太背了,进门坐下来没几分钟,戴着发套的男主角,一刀了解那个白头发的反派,画面瞬间停格在了那里,一段老旧的配乐响起,竟然开始播放后期字幕了。

    “老板!老板!快点过来换片!”

    “对啊老板,放完了快来换片子。”

    突然有几人在昏暗的房间内叫了起来。

    “吵什么吵,换片就换片,再吵我都给你们赶出去!”

    外面那个坐着收钱的中年男子,拎着一个小包,一脸不爽的走了进来,拉了下门口的灯,将屋子照亮以后,从包里拿出一卷录像带走到电视机边,准备过去换片的时候,坐在最前面凳子上,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贼眉鼠眼的说道:“老板,听说你那新来了两部好片子?”

    老板瞥了眼男人,微微点头道:“不错,两部新片,不过现在不行。”

    “现在放啊!”

    “没关系的老板,现在放,这时候没人会来查的。”

    “换新片换新片!”

    瘦小男人一出声,周围的观众们各个心潮澎湃的鼓噪起来。

    老板眉头一皱,对屋内的观众逐个审讯了一番,也不知道在找什么。

    “没警察老板,放心吧,这人我都认识,你这的老顾客了。”瘦小男子一眼就看出老板的顾忌,拍了拍胸口保证道。

    老板没搭理他的话,再次以审讯般的眼神看过每一个人,确定没一个像是派出所的人,这才说道:“既然大家都想看点好的新片,今儿个我就破例给大家放放,大家把握好这次机会。”

    “来,想看的一人再加五块钱!那边的帮忙把钱递一下。”

    俞成礼本来一听要看新片内心一喜,可听到还要加钱,忍不住起身道:“老板,我们才进来没两分钟电影就结束了,你这让我加五块钱不合适吧。”

    或许是自打两人进来后,再也没旁人进过,老板显然是认出了俞成礼,想了想说道:“那行,你们俩一人补交两块钱就好,其他的人都来看好一会儿了,五块钱一分不能少,否则没新片看。”

    “快点交钱!”

    “没钱的就出去。”

    “是啊是啊,别耽误大家看新片。”

    来这里看录像带的,都是老观众了,自然知道老板嘴里说的新片是什么片子,这会儿都激动坏了。有人更是起身朝着身边还没交钱的人大叫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也是录像厅的员工呢。

    “燕歌,帮我把钱递过去。”

    坐在旁边的俞成礼,用手肘怼了怼李燕歌,把刚刚找的四块钱递了过去。

    见他眼冒精光,李燕歌随手把四块钱递给了走过来的老板,跟着无奈的摇头,不就是要放风月片吗?搞的这么激动干嘛。

    不一会儿,收齐了钱,老板还点了一下人数,确认每个人都交钱以后,这才把他随身背的小包打开,从里面祛除了一卷黑色的录像带,走到电视机边,把带子放进录像机的同时,也是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小了一点。

    “声音搞小一点,等会儿你们也别吵别闹。”

    老板一边回头关灯,一边摇头道:“本来都是晚上放的,这大中午的……算了算了,等会儿我还是把门锁上吧,不让人进来了。”

    咔嚓一声,房门被关上了。

    本来就闷热的房间,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更加热了,幸好右边墙壁上挂着一个电风扇,时不时的还能享受一下凉风,否则李燕歌说什么也不想在这个小房间继续待下去了。

    这那是看电影啊,分明就是遭罪!

    “滋滋……”

    伴随着一阵录像带失音声,电视机上开始出现了画面,一艘木船在湖面行驶……

    不多时镜头进入了船内,一个白皙的漂亮女人,正身着古装躺在了一个男人的怀中。

    只这一下子,顿时屋内燥热起来,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一两声咽口水的声音。

    这不是夏文汐么!

    看到电视机上的古装女人,李燕歌立马就认出她是谁,结合目前看到的画面,也是猜到了这部片子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