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19【办个辅导班】求票票,求收藏,求打赏
    随着电影剧情的展开,昏暗的屋内突然鸦雀无声,李燕歌左右看了看,众人好似千钧霹雳,又如泰山压顶,人整个呆住了,特别是播放到某些羞羞画面的时候,各个血往上涌……哦不对,血往下涌。

    唉,几年前还都是纯洁滴人,这么快就被资本的糖衣给腐蚀了。

    “我出去喘口气。”

    李燕歌拍了拍俞成礼,见他这会儿激动双拳紧握,就知道没有听进去,说了也是白说,摇摇脑袋,转身打开木门走了出去。

    屋里面实在是闷热的要死,再继续待下去,李燕歌怕自己非中暑不可。

    坐在门口的录像厅老板见有人出来,疑惑的问道:“怎么不看了?”

    “里面太热了,出来透透气。”

    李燕歌随口说了句,就让老板打开小门走了出去。

    一到外面,空气顿时清新起来,尽管此时已经十二点了,太阳如火炉般照射在大地之上,可这也只是晒人而已,根本没办法与小屋内的闷热比。

    那种感觉就好像置身在一个桑拿里,蒸也就罢了,还他妈的臭烘烘的,谁能受得了?

    “李燕歌,李燕歌。”

    李燕歌正在一处阴影下乘凉,听到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一个十七八岁有点面熟的男孩,骑着二八杠自行车朝自己这边过来。

    “李燕歌,你怎么在这啊?”男孩下了自行车,双手撑着,好奇地问道。

    “我在这乘凉呢,你去哪儿?”李燕歌打了个哈哈,这人很面熟应该是自己的同学,只是过了几十年,前两天在学校也没有仔细认一遍,这会儿也不知道男孩的名字。

    男孩指了指后座上的画板和颜料盒道:“这不是高考结束了,也有时间去青少年宫学画画了么。”

    李燕歌微微一愣,这才想起80年代的青少年宫,还不是后世交钱就能去的少儿托管所,能去那里的,都是青少年中的佼佼者。

    只有品德兼优和文学、艺术、体育等特长的学生,才有机会享受青少年宫那准专业化的教育和辅导,堪称是当下精英教育的培训基地。

    李燕歌记得自己七八岁的时候,就被爷爷安排进少年宫学习二胡,一直到上了高中,才因为学习紧张没有去了。

    男孩瞥了眼隔壁拉起来的卷闸门道:“你在这是要去录像厅看电影?”

    李燕歌点点头道:“刚看完了。”

    “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片?”

    “不知道,我看的是一部老片了,里面太热就出来了。”

    “那行,我还要去少年宫,就先走一步了,下次有空去找你玩。”

    “好啊有空一块儿玩。”

    男孩也没在意李燕歌的冷淡,只当是天气太热不想说话,挥挥手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一直到男孩离开,李燕歌还是没想起这人叫什么,只确定面熟应该是同班同学,具体叫啥名字,几十年过去了,也没有再联系过,还真是不记得了。

    想起男孩刚刚说的青少年宫,李燕歌也是不由想起了日后大街小巷遍地都是的课外辅导班。

    当下的八十年代,大家的思想还比较保守,或者说老师们还是很认真教课的,还没有出现大规模公开教学的课外辅导班。

    有的也顶多就是班级的老师课下给一些差生辅导,大都还是义务辅导,最多是有人私下收点小礼物,这都算是正常的人情往来,毕竟人家老师私下教你孩子,又不收钱,送点吃的喝的也很普遍。

    深知辅导班有多赚钱的李燕歌,一想起这个,不由摸了摸下巴,暗想自己要是办个暑假辅导班,趁着这两月的时间,赚点钱好像也不错?

    仔细的琢磨了一下,现在应该也没有什么明文规定不允许私下教学,加上改革开放,不少人的腰包都鼓了起来,以及国人一向对子女下一代的教育的重视程度,要是有这么一个课外辅导班的话,想来大家都不会吝啬。

    李燕歌越想越觉得办一个课外辅导班,好像还真的可以。

    他也不需要去教学校的课本知识,只要按照老本行,教孩子们各种乐器,或者声乐等跟音乐方面有关的辅导班就行了。

    按照八十年代国内的经济条件,住在蓉城市区的居民,不是国企工厂的正式职工,就是有稳定工作,每个月二三十块钱的工资,还是没问题的。

    要是自己这个音乐辅导班真的办起来了,一个孩子的课外辅导费也不多收,一节课一块钱,一个月二十节课二十块。

    一次性先收两月的学费,每个孩子40块钱,十个孩子就是400块,要是教一百个孩子,那就是四千块钱,完全足够李燕歌买下老孙家那套房子的了。

    学费贵是贵了一点,但想想自己的孩子要是能学到一门乐器,到时候在街坊邻里乃至亲戚朋友之间演奏一下,那多长脸面啊,想来绝大多数的家长都是会同意的。

    李燕歌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心想办音乐辅导班这事,必须得好好琢磨琢磨,而且要办的话,最好尽快就开始,趁着这几天的功夫,想办法招收一批学生,人数越多越好,先把学费给收上来。

    咔嚓一声,后面的录像厅卷闸门被人从内打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走了出来,他左顾右看了一下,发现了站在旁边阴影处躲太阳的李燕歌,快步上前道:“燕歌,你怎么出来了?”

    “你来的正好,我有点事要先回去一趟,电影我就不看了。”

    看到李燕歌说完话就走了,俞成礼傻了眼,愣了几秒,连忙追上去道:“什么事啊这么着急,我这钱都交了。”

    “行了行了,你自己回去看吧,大不了下次我请你看。”李燕歌摆摆手,他这会脑子里想的全都是该在哪找办音乐辅导班的地方,哪还有功夫陪俞成礼看电影。

    俞成礼愈发疑惑道:“那你总得告诉我,你这么急着回去有啥事啊?”

    “跟你说了也没用。”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上忙?”

    李燕歌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你知不知道这附近哪有出租的面积比较大的房子?最好是那种租金便宜点的。”

    “租房子?你要租房子干嘛!”

    俞成礼瞪大眼睛,有点不明白李燕歌想干嘛。

    “别问这么多,就说你知不知道。”

    “别急啊,让我想想看。出租房子,现在好像没什么人出租房子……”

    俞成礼皱眉思虑了一下,突然眼前一亮道:“不是房子行不行?抚琴街那边有个红星缝纫厂,去年那里的职工全都搬到了第一毛纺厂下面新建的工厂,现在好像还空在哪。”

    “红星缝纫厂?”

    李燕歌眉头一皱,这地方他有点印象,就在抚琴街的东侧,是民国时期建的,面积不算大,只有五百多平米的样子。

    不过用来办个音乐辅导班是绰绰有余的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租下来,而且租金恐怕也不少,怎么说也有五百多平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