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23【你有韩大师,我有李忽悠】求票票,求收藏,求打赏
    老爷子办事效率很高。

    嘴上说是明天去问问看,可他老人家趁着下午去文工团教学的功夫,抽空就把这事给办了。

    不过情况却是有点不同,爷爷找文工团的那位田主任把事情一说,田主任只当是老人家想要发挥一下余热,办个川剧班教教小孩子们,架不住脸面推托是自己孙子要办音乐辅导班。

    田主任笑道:“没问题李老师,红星缝纫厂我知道,他们在抚琴街的那块工厂空着也是空。等会儿我就去跟上面领导请示一下,批个条子给你,大家都是兄弟单位,拿来临时用两个月问题不大。”

    “那就麻烦你了田主任,小孩子瞎胡闹也麻烦团里的领导了。”

    要是别的单位拿个批文说要租借两个月工厂,恐怕还未必好使,可文工团不同。

    前文就说过,蓉城文工团前身是各个工厂的业余文工团,合并起来以后,他们的主要工作和任务,还是往返蓉城各个国企工厂举行慰问演出,红星缝纫厂自然也在其中。

    大家都是兄弟单位,借用两个月完全不是问题。

    ……

    等傍晚回来。

    爷爷就拉着李燕歌到一旁。

    “我帮你问过了,文工团批个条子给你没问题,红星缝纫厂那边应该也不会拒绝。”

    “真的!那可太好了。”

    李燕歌欣喜若狂,他没想到事情办的这么顺利,之前还以为最少也要拖个几天。

    “也别高兴地太早了,就你跟俞成礼这两个小子办这个辅导班我还不放心,等你们弄好了,我过去帮你们把把关,可别糊弄人。”

    “爷爷,您老就放心吧,我怎么可能糊弄人,绝对都是真材实料。”

    干点这个年代赚大钱的投机倒把,李燕歌或许不太行,但回归老本行教学生乐理知识和乐器,那可以说是绰绰有余了。

    要不是现在年龄不够,也没有信服力,他都有信心到大学去教课。

    现在只是教小孩子们一点基础知识,套用一句歇后语,那就是“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红星缝纫厂和乐器厂都已经办妥,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草草的吃完晚饭,李燕歌也是回了房间,拿起纸笔开始为接下来的招生做准备了。

    俞成礼那边今天晚上应该就能将宣传单给抄出来,五十张虽然不多,但不跟后世一样四处散发,只是贴在一些惹人注目的地方,想来是足够用了。

    至于贴的地点,李燕歌这两天也有考虑,起初是想在学校附近贴的,毕竟学校的学生是最多的。

    可是现在都七月中旬了各大中小学校都已经放起了暑假,学校那边空荡荡的,自然不可能再去学校。

    蓉城如今可供青少年玩的地方不多,思虑了一会儿,李燕歌把自己认为人流量比较多的地方全都写了下来,之后再去掉一些不适合的地方。

    七七八八删减后,发现最合适贴广告宣传单的,也只有人民公园、望江公园、天府广场等供市民假日休闲的。

    这几个地方,算是蓉城现在人流量最多的点,而且老少皆宜,只要有人路过看到了宣传单,就等于多了一个潜在的学生。

    而且对于宣传方案,李燕歌也有很多的思路,来来回回删删减减的,一直忙活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在李母的催促下,熄灯睡觉,可是一躺到床上,他脑子里还想着明天该去那个地方宣传。

    迷迷糊糊,一直到凌晨方才睡去。

    ……

    ……

    隔天一早,阳光明媚,随着大暑的到来,天气愈发的闷热躁动。

    上午十点,蓉城人民公园。

    李燕歌提拎个二胡盒走在前面,后面的俞成礼累得只喘气。

    两人刚刚走街串巷的贴了十来张画报,这些全都是俞成礼昨天晚上加班加点完成的,一直到凌晨两点多才忙完睡觉。

    今天一大早又被李燕歌叫起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自然是不怎么好。

    “燕歌,你等等我啊,我都快累死了。”

    “我们不是走的一样的路吗?你累我就不累了,快点,贴完人民公园,还得去望江公园。”

    李燕歌停下步子,回头不耐烦的说了句。

    “那怎么一样?我昨天晚上忙到凌晨两点多,手到现在都酸的很。”

    俞成礼甩了甩到现在都还发酸发胀的右手,他发誓这辈子从没连续写过那么多的字。

    “我昨天也忙到很晚才睡的好吧。”

    李燕歌敷衍了一句,左右看了看,前面就是一片树林,周围正有几十个老人和小孩;有的在下棋,有的在锻炼身体,还有得在……

    练气功?

    葱绿的树林下,七八个老人围聚在一块,他们盘腿坐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羸弱的身体晃来晃去,知道的是在练气功,不知道的还以为犯了啥病。

    要不是有了韩大师在前,咱高低也得办个气功培训班,忽悠……不对,教教大家怎么练包治百病,哪疼练哪的九转金身功。

    不过话说回来,八九十年的气功热,李燕歌上辈子也经历过,正是因为亲身经历过,才知道这股气功热到底有多疯狂。

    从南到北,几乎每个公园都有那么一波练习气功的人,不管得了什么病,或者哪儿有不舒服的地方,只要一练气功,保证是神清气爽,身体倍儿棒。

    同时也总能造就出几位轰动全国的大师级别的人物,稍微发点力就能用气功治好瘫痪多年的患者;还有得是为了中美友谊,大师不惜自损功力治好了某个患有绝症的外籍大使。

    这些气功大师们不图钱不图利,只有一颗无私奉献为了革命的心,教导大家全是免费,但考虑到法不轻传……勉为其难,一本二十。

    “燕歌,你看那边在练气功呢,我们要不要也过去看看?”俞成礼指着那群老人道。

    “要去你去,我怕气功没练成,别搞出脑残来了。”

    李燕歌撇了撇嘴,这年头很多人都信这东西,就连港台地区也被这一股席卷全国的气功热给波及到了,最能体现出来的的就是影视界了。

    那部周星星拍的《赌圣》,据说一开始就是“葡萄老祖”来内地这边出差的时候,发现了很多人在练一些奇怪的动作,一打听才知道是练气功。

    稍微了解了一下气功是什么后,“葡萄老祖”便决定把赌术跟气功结合在一起,不过为了让港台观众能简单明了的知道气功是啥意思,加上西方那边也有类似不科学产物,逐将气功改名为特异功能。

    要不是李燕歌从后世过来,知道气功是假的,看全国都那么火热,指不定也会去练一练。

    没去管那些练气功的老头们,他四处找了找,终于是发现一个不错的地方,拉上想要去看气功的俞成礼,指着面前这棵大树道:“好了,你就贴在这吧。”

    俞成礼也没废话,打开随身带的一个玻璃罐,里面装的是浆糊,用一根木筷子沾了点,有条不紊的刷在画报上,随即用力往树上一贴,稳稳当当的,一点松动的痕迹都没有。

    两人贴宣传画报的动作,也吸引了不少周围路人的目光。

    几个老人牵着小孩走到树下一瞅,上面写着“音乐辅导班”五个大字。

    “这是什么?”有个不识字的老人看向俞成礼。

    俞成礼介绍道:“大爷,这是我们辅导班的宣传画报。”

    “辅导班?什么辅导班?”

    “就是音乐辅导班,专门教孩子们乐器的。”

    “哦,教乐器的啊。”

    一听是教乐器的,那个不识字的老人顿时失了兴趣。

    现在这个年代,乐器那都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接触的,如果你要说几毛钱一根的竹笛,那咱就没话说了。

    俞成礼也不在意,毕竟报名全靠自愿,不过一旁的李燕歌却是上前一步道:“大爷,这可不是简单的教孩子们乐器而已。”

    “小同志,不就是教个乐器而已吗?怎么就不简单了?”

    李燕歌侧目看去,只见一个戴着眼镜,头发梳理的很整齐,身上穿着的确良布料做的灰色衬衫,一看就知道是有点文化的老干部。

    “这位大爷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那我就跟您说说怎么不一般。”

    稍微的恭维了一句,果不其然,那老人立马嘴角微微抿起,似笑非笑,显然是很满意这句不是一般人。

    李燕歌左右瞅了瞅,见围过来凑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略微咳嗽了一声,准备开始忽…推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