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27【辅导班报名了】求票票,求收藏,求打赏
    李建国很好奇儿子刚刚的那一番大话到底是真是假,可还不等他追问,厨房内就响起了董秋华的声音,“燕歌去把桌子搬出来,收拾收拾准备吃晚饭了。”

    “知道了妈。”

    李燕歌懒洋洋的应了一声,起身进屋搬出一张长桌。

    很快,一家人坐在院子内,吹着风扇吃晚饭,享受着夏日傍晚难得的清凉。

    ……

    ……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李建国跟董秋华两个人起了个大早。

    本来厂里面最近就要加班加点的工作,加上昨天又发生了一起不大不小的火灾,烧毁了几千块的灯芯绒,所以昨天临近下班前,厂里的领导也是嘱咐大家最近必须早到厂里来加工生产。

    “秋华,我自行车呢?”李建国洗漱完以后,走到院子里,发现自己的自行车不见了,回头朝着还在厨房内忙碌的董秋华大吼了一声。

    “一天天的,我怎么知道你自行车去哪了,昨天燕歌不是骑回来了吗?”

    董秋华不耐烦的拿着铲子走了出来,打眼一看,院子里的确是少了一辆自行车,狐疑道:“不会是儿子一早骑走了吧?”

    “骑走了?昨天没跟我说要车啊。”

    李建国往儿子屋一瞅,空荡荡的,人早走了。

    “行了,你等我一块走不就好了。”董秋华也不在意,进厨房准备继续做早饭。

    “厂里面今天要开会,处理昨天孙志浩的事情,我得早点过去才行。”

    李建国是车间的一个小领导,昨天发生的事情,虽然不在他的车间,但也是得到通知今儿一早得去开会。

    表面上这个会议的内容,是讲夏季到来,厂里要做好防火防水的准备工作,可实际上很多人都知道,就是为了讨论如何处理孙志浩抽烟事件的。

    “这样,那你等会儿先骑我的车走。”

    “那我就先走了。”

    “这么急?不吃点再走啊?”

    “不了,赶不上了。”

    李建国推车自行车出了门,利索的迈腿一跨,双手扶稳车头,急忙往毛纺厂赶去。

    ……

    ……

    “冬青哥,你把这个木板钉到外面墙上去。”李燕歌骑车一到缝纫厂旧厂房,看到李冬青已经在里面忙活了,下了自行车,从后车椅上取下一块木板。

    “好咧。”李冬青走出来,接过木板一看,上面用毛笔写了“蓉城少儿音乐辅导班”几个字。他也不含糊,又接过锤子和钉子,利索的在门口的墙壁上钉钉敲敲。

    “俞成礼还没来呢?”

    李燕歌进屋一看,地面上散了一点水,显然是李冬青来做的,为的是避免尘埃到处飞。

    昨天虽然打扫过一遍,可这种老厂房,一夜过去,地面上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多出点灰尘来,不洒水的话,稍微走个几步路,灰尘就会四扬。

    “还没有过来。”李冬青摇摇头。

    “这小子,让他办点事总是拖拖拉拉的。”李燕歌看了看腕表,已经上午八点了,这块手表是爷爷的,很有些年头了,他今天借过来,算是充充场面,别让前来报名的家长们觉得他年纪轻。

    为此李燕歌还特意换了一套旧衣服,把头发往后梳了梳,要不是现在没有无度数的边框镜,他肯定得戴上一副。

    可不管怎么说,一大早在家里捯饬一番个人形象,效果还不错,看起来凭空长了几岁,像是个二十岁左右刚刚步入社会的知识分子。

    看到屋内李冬青带来的桌上有一叠白纸,李燕歌上前瞅了几眼,略微有点泛黄的纸上,什么都没有,他想了想,拿起钢笔在上面写了几行字。

    写完后,李燕歌走出来说道:“冬青哥,等会儿有学生过来报名的话,你按照这上面的内容,给孩子们登记一下。”

    “我看看。”

    李冬青放下锤子,接过纸一看,上面写着:姓名、年龄、学历、想学的乐器……

    “行!我知道了,就按照你这上面的给孩子登记是吧?”

    李燕歌再看了看,确认没什么遗漏的地方,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样,喜好的乐器一定要问好了。”

    两人正聊着,远处就传来“叮铃”的车铃声,抬头一看,是俞成礼骑着自行车过来了。

    好家伙,车头把手上串了十几个搪瓷杯,后座上用绳子绑了三个暖水瓶,这是把家里喝水的全带来了。

    “怎么样?我把家里能用的杯子全给带来了,三个暖水瓶里都是昨天晚上烧的开水,出门前我倒了点,虽然还是有点烫,不过等会儿凉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

    俞成礼下了自行车,站在厂房门口满脸的骄傲,好像是完成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李燕歌笑了笑道:“可以啊,带了这么多杯子过来,这回办的不错。”

    “嗯哼!”

    俞成礼哼哼的昂起头。

    “你来的也正好,这里有五块钱,等会儿你去前面买点汽水回来,能买多少就买多少。”

    一听让自己去买,俞成礼不情不愿道:“我去买啊?我才刚过来,骑车累死了都。”

    “你不去谁去?等会儿指不定就有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了,难道让我或者跟冬青哥去买?”

    招生这事,李冬青跟俞成礼两个人都没这方面的经验,他肯定是要留下来的,所以去买汽水只能在这两人之间选择。

    相比较散发着成熟气质考了四年高考的李冬青,俞成礼就显得有点太稚嫩了。

    本来李燕歌三人都是年轻人,来办这个辅导班,很容易给过来的家长一种不靠谱的感觉,这要是再留下来一个俞成礼,岂不是更完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买。”俞成礼叹了口气,拿着五块钱,转身就去买汽水了。

    ……

    ……

    俞成礼走后,李燕歌也没闲着,帮忙把自行车上的搪瓷杯全给拿了下来,挨个的放到了屋里的桌子上。又出门把三个暖水瓶给拿进来,打开塞子看着里面还冒着热气的开水,想了想也是没有再用塞子盖上。

    现在才八点多,太阳就跟个火炉似的晒的人难受,等会儿要是再喝开水的话,那不是热死人了。

    厂房的地面因为洒了水,阴凉不少,可想来要不了多久,等水蒸发了,这里面肯定热的更火炉一样。

    “还得想办法弄几台风扇过来才行。”

    李燕歌正琢磨从那弄几台旧风扇过来的时候,在外面坐着的李冬青突然朝内大喊了一句:“燕歌,来人了!”

    来学生报名了?!

    李燕歌兴奋的快步走出厂房,就看到门口的长桌边,站着一个二十六七的年轻男子,他右手牵着一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小男孩。

    男子看了看走出来的李燕歌,那年轻的样子,令他不由的皱起眉头,怀疑道:“你确定你们这是正规的辅导班?怎么就你们两个人?不会收了我们的钱就直接跑了吧?”

    李冬青本就甚少与人接触,这一连三问,一时让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幸好李燕歌出来的及时,一听男子说这话,连忙解释道:“这位朋友,我们蓉城音乐辅导班当然是正规的了,虽然不是政府办的,但我们也是通过蓉城文工团的介绍信,才从红星缝纫厂借来这个旧厂房来当暑假音乐辅导班的。”

    男子略显诧愕道:“你们是文工团的?”

    李燕歌摇头说,“不是,只是文工团帮我们写了介绍信而已。”

    闻言,男子看了他两眼,倒也没再问这辅导班正不正规,会不会卷钱跑路的问题。

    低头看了看桌上的画报,上面有写辅导班的学费和可学的乐器种类,再看到每个月二十块的时候,他惊愕道:“学费一个月二十块?这也太贵了吧,我一个月也才三十多块的工资。”

    “这个学费不算贵了。”

    李燕歌老早就猜到肯定有人提学费的事,也是早早地备好了话语,满肚子的营销大法。

    “你看,这画报上面写的其实挺详细的。我们音乐辅导班总共会分两期,来教孩子们学会乐器,每一期二十天,总共四十天。

    第一期就是培养孩子们的乐理知识,第二期就是教导孩子们如何使用乐器……

    除此之外,我们还会给报名的孩子免费提供学习乐器的专业书籍,这么算下来一天一块钱真不算多。而且如果临时有事不能学的话,我们也是回按照上课的天数,返还剩下的学费。”

    男子皱了皱眉头,好像有点意动,又有点舍不得的意思。

    李燕歌看到俞成礼搬着两箱汽水回来了,他看了看旁边的小男孩道:“小朋友,天气这么热,哥哥请你喝瓶汽水怎么样?”

    小男孩一听,顿时眼前一亮。

    李燕歌从屋内拿了两个干净的搪瓷杯,叫来俞成礼,当着面打开一瓶汽水,倒进杯子后,递给了男子和他身边的小男孩。

    看着杯子里的汽水,男子犹豫着要不要喝,天是有点热,他也是渴了。

    小男孩不懂这些,端起杯子就猛喝起来,甜滋滋、酸溜溜的橘子汽水,在这个炎热的夏季,的确是清凉解暑的好东西。

    只可惜没有冰箱,否则放进冰箱里冰镇一下,口感会更好。

    “其实学费真不算贵了,免费发给孩子们的专业书也要不少钱的,而且现在报名的话,我们还会附赠三天的免费课程,就是说每个月孩子们除了二十天的正常教课外,还能多学三天的免费课程……”

    李燕歌像是没发现男子的犹豫,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

    在他看来,既然人过来了,就说明肯定是有报名的想法,只不过是纠结学费的价格问题,这种人还是蛮好解决的,而且又是个年轻人,稍微的说一下就能成功。

    果不其然,在李燕歌的滔滔不绝下,男子也没犹豫多久,一口喝完杯子里的汽水后,张口道:“行吧,不过既然是学乐器,这个乐器你们提不提供?”

    “乐器是没办法提供的,每个孩子得自己买。”

    “还得自己买啊。”

    “这就看你们家小孩想学什么乐器了,我们这有二胡、小提琴、竹笛、葫芦丝等不同乐器。而且我们还跟蓉城的乐器厂有合作,他们会以比较低的价格提供不同乐器。”

    “能便宜多少?”

    “这个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肯定是比在乐器店买要便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