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29【少儿音乐辅导班开课了】4000字求票票
    “今天总共有24个孩子报名。”

    “又是500多块?”

    “已经600多了,昨天没交钱的学生,今天都过来交了。”

    “这也太夸张了!”

    望着桌上那一叠叠散碎的钞票,俞成礼激动地原地跳起,昨天500多,今天就快600了,明天是不是会更多?

    李冬青数钱的双手,此刻也是微微颤栗,别看他比李燕歌和俞成礼两人大了几岁,可因为常年在家复习高考,所以心思还比较单纯。

    一看到两天收入一千块了,差不多抵得上一个普通国企正式职工一年的收入,内心再怎么想镇定,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还是出卖了他。

    看两人如此激动,李燕歌很是淡定的说道:“行了,你们俩也别愣着了,赶紧把东西收拾收拾准备回去了,明天是报名的最后一天,指不定还有不少学生要来报名呢。”

    现在学生人数已经有50个了,明天最后一天报名,学生人数还是未知数,不过参考今天的话,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个,或者还会少一点。

    毕竟这两天,想来学的都来了,明天报名的人数肯定要比昨天和今天少很多。

    可就算这样,算下来三天也有六七十个学生了。

    一下子教这么多学生,李燕歌自然是没有压力的,只是不同的学生选择的乐器不同,他又没有考虑过分班的问题,今明两天得好好制定一下教学计划才行。

    ……

    ……

    一晃眼,又是一天过去。

    少儿音乐辅导班,三天的报名时间截然而至。

    最终报名的总人数有68个,跟顾仁预期的差不了多少。

    每个学生20块的学费,总共有1360块;去掉购买小提琴、书店出版的正规初级乐器教材书、不知道多少手的旧电风扇、一些喝水的搪瓷杯、还有专门让俞成礼调的果茶饮料,最后实际落在手上的有1000块左右。

    钱算多吗?

    当然多了,就拿李燕歌父亲李建国所在的第一毛纺厂来算,普通的国企职工,一个月大概能拿80块左右,1000块差不多抵的上一年多的工资了。

    不过对于重生回来的李燕歌来说,1000来块还真不算多。而且哪怕是搁在这个时代,在京城或者某些沿海经济特区的城市来讲,一千块可能也就是去夜总会消费一晚的费用。

    这可不是说假话,上辈子李燕歌去京城读大学的时候,靠着平日放假的功夫跟同学去歌舞厅,就经常看到有人豪掷千金,一晚上随随便便就花了大几百块。

    特别是听一个去过经济特区的人说,深圳那边的夜总会才叫疯狂,一晚上消费过千的那都是稀疏平常的事情,偶尔要是有港商过来,最少起步都是几千块。

    那时候的李燕歌经常感慨,这些人也太TM有钱了,一晚上花费几百、几千块的,那得多有钱才能办到?就算是万元户恐怕都不敢这么大手笔的花钱吧。

    ……

    ……

    7月21号。

    在经过三天的报名后,李燕歌办的“少儿音乐辅导班”终于是到开课的日子了。

    一大早,天还蒙蒙亮,他就骑车出门了,一路抓紧时间赶到了红星缝纫厂的旧厂房。

    锁好自行车,掏出钥匙打开厂房的木门,李燕歌大步走了进去。

    不同于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面空荡荡的,除了灰尘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现在不仅有了七八条长凳,还有许多竹编的小椅子,墙角处还放了一张木桌,上面摆放了71个搪瓷杯,以及几大捆教材书。

    为了给学生选择适合的教材书,李燕歌也是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泡在新华书店,找了好久,才算是翻到了一本比较基础的,适合孩子启蒙的音乐类教材书——《音乐理论基础》

    这本书是由李重光撰写,人民音乐出版社在1965年首版的书籍。

    没学过音乐的人,可能很少有认识李重光的,他出生于1929年,20岁的时候顺利入学北平艺专,后来这个学校跟中央音乐学院合并。

    随后李重光又在1956年调到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教合唱和基本乐理知识,开始长达40年的音乐理论教研工作,更是教出了金铁林、石万春这些知名歌唱家和作曲家。

    这本《音乐理论基础》是李重光第一本音乐类出版书籍,或许是因为有着十年教学经验,书里面的内容都很朴实,言简意赅,非常适合初学者学习,而并非是那种学术类书籍。

    所以这也导致《音乐理论基础》一版再版,连续畅销20多年,总销量突破了百万,成为国内最畅销的乐理基础书籍,当下绝大多数音乐爱好者的首选目标。

    李燕歌上辈子读大学的时候,还曾经跟李重光见过一面,只不过当时他还是个学生,只是在某个公开课上远远地瞥了一眼。

    稍微花了点时间整理了一下厂房,李燕歌又去外面弄了点自来水,往地上洒了洒。

    这个厂房虽然是用水泥做的,也刮了大白,但也不知道是不是石灰的问题,每天打扫了一遍,第二天又会出现尘埃。

    一来二去的,李燕歌也是懒得每天精细打扫,除了简单的扫掉一点墙角的灰尘外,就是想办法洒点水。

    “李老师!”

    突然,门口有人喊李燕歌,他回头一看,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奶奶,牵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走了进来。

    老奶奶左右看了看,发现地上洒了点水,显然是出自这位小同志之手,笑着说道:“李老师这么早就过来打扫了。”

    “是啊,早点过来打扫一下,毕竟今天第一天开学么。”

    李燕歌笑了笑,低下头看了看有点胆怯的小女孩,他记得好像是叫张娜?

    报名的68个学生当中,除了第一个来报名的男孩他记得叫王伟外,也就这个叫张娜的女孩印象深刻,没办法谁让她是第一个要求报名小提琴,同时也是辅导班唯一一个报名小提琴的。

    “张娜同学早上好啊。”

    “李…李老师早上好。”张娜有点害羞的低下头。

    “张娜同学你先带着奶奶找个位置坐下来,现在距离上课还有一会儿。”李燕歌说了句,转身就走到墙角的桌边,准备倒点凉白开给两人。

    “不用不用了李老师,我只是送娜娜过来,家里还有事,就不坐了。”

    老奶奶连忙拒绝,也是没等李燕歌反应就直接转身走了。

    一时间,厂房改成的教室内,就剩下李燕歌跟小女孩两个人。

    他把手上刚倒好的凉水递给了小女孩,同时从教材书中抽了一本出来,说道:“张娜同学,老师要收拾一下,你先看下这本教材书,看不懂也没关系。”

    “好的李老师。”张娜乖巧的接过书,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翻开教材书看了起来。

    里面的字她倒是认识不少,可组合在一起是啥意思就不明白了,还有那些奇怪的符号,根本看不懂。

    没过一会儿,等李燕歌收拾好以后,辅导班的学生们陆陆续续都到了。

    等到68个学生全部到齐,李燕歌看了看腕表,已经8.30了。

    李冬青和俞成礼两个人应该也在回来的路上。

    “好了同学们,大家先别说话了。”

    李燕歌一拍手掌,很快原本叽叽喳喳聊天的孩子们,立马安静了下来。

    “今天是第一天开课,大家手上都有老师发的一本基础乐理教材书,这里面有很详细的乐理知识,在接下来的这二十多天内,老师会尽量教会大家如何辨识不同的音乐符号……”

    话说到一半,外面突然传来了俞成礼的叫声:“燕歌快点出来帮我们搬一下,太多了。”

    一声大叫,班级内的同学们纷纷侧目望去。

    只见门外俞成礼和李冬青两人,大包小包的背着许多东西。

    李燕歌赶紧上前去取,一些学生看到也是过去帮忙。

    他接下一个大包,放到地上一看,里面全都是竹笛,大约有二十来根。

    “这些一共花了多少钱?”李燕歌抬头问了句。

    “总共612块,其中我背后这把小提琴最贵,58块钱,不过也比你在国营乐器店买的便宜不少。”俞成礼取下背后的小提琴盒子,打开来一看,里面是跟李燕歌之前买的小提琴一模一样。

    “58啊,那的确是便宜不少。”

    李燕歌前天买的那把要65块,便宜了七块钱,好像不是很多,但足够一个人好几天的伙食费了。

    他回头扫了眼对这些乐器望眼欲穿的小屁孩们,嘴角一笑道:“冬青哥,麻烦你给孩子们发一下乐器。”

    “好的。”

    李冬青转身对着早已期待不已的小朋友说道:“同学们,大家跟我进去,按照老师报到的名字,每个人领取属于自己的乐器。”

    “好耶!终于有竹笛了。”

    “我的葫芦丝!”

    “二胡,我的二胡!”

    一群小朋友们,欢喜的跟在李冬青的身后进去了。

    只有张娜还怯生生的站在俞成礼的边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琴盒内的那把棕色小提琴。

    李燕歌注意到这一幕,拿过小提琴放到小女孩的手上道:“张娜同学这个有点重,你拿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知道了李老师,我会小心的。”拿到属于自己的小提琴,张娜眼睛好像放光一样,抱着它忙不迭的小跑进教室。

    等人都走后,俞成礼突然道:“燕歌,你知道我们上次在乐器厂碰到的那位老人是谁吗?是乐器厂的厂长!”

    “厂长?难怪我说怎么写个条子就能打折,原来是厂长啊。”李燕歌虽然猜到那位老人是个老干部,可没想到是厂长。

    “对了,我今天还碰到那位田厂长了,他得知我们辅导班开课了,也是说这两天有空过来一趟,好像是有什么事找你。”

    找我?李燕歌一怔,随即点点头道:“行,我知道了,昨天晚上让你做的果茶呢?”

    “都做好了,在自行车后面呢。”俞成礼回头一指。

    李燕歌望去,只见自行车后架上放着一个铁桶,大约跟后世饮水机差不多大小,这是家里面用来烧水的铁皮壶。

    他走过去解开绳子拎了拎,还挺沉的,差不多有五六斤的样子,说道:“现在快9点了,过一会儿你记得给孩子们倒果茶喝,你现在的工作就是当好生活老师。”

    说是果茶,实际上就是茶叶加一点甘蔗糖煮出来的茶水,加上又放了点陈皮,喝起来味道偏酸甜。

    李燕歌倒是想给孩子们做好一点,可是这年头糖实在太贵了,更别提水果了,能有茶叶陈皮水就已经很不错了。

    俞成礼拍了拍胸脯保证道:“你放心,我肯定做好这个生活老师!”

    今天第一天教课,本来李燕歌是想教怎么辨识不同的音乐符号,可是学生都是十来岁的孩子,刚拿到属于自己的乐器,兴奋不说,根本没有精力去听讲课。

    见此情况,李燕歌也是改变了今天的教学内容,先让大家安静下来,之后先教那些学竹笛的孩子们,手势该怎么摆好,让他们自己瞎吹吹,能吹出声来,就算合格。

    又如法炮制的去教葫芦丝。

    至于二胡跟小提琴的话,难度就有点大了,想拉出点声很简单,但那都是噪音。而且每个人的动作都不一样,有的抱着二胡拉,有的扛着二胡拉,只好手把手的教每个孩子,该怎么摆好乐器的姿势。

    一番折腾下来,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李燕歌也是累的够呛,他这也是第一次教小朋友学乐器,还一下要教四种不同的乐器,的确是让人头大。

    忙忙碌碌的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期间俞成礼很负责的充当起生活老师的工作,给每个学生都准备了清凉解渴的果茶,酸甜酸甜还带着一股茶叶的味道,很快就成为了孩子们的最爱。

    “呼,这一上午还挺累的。”

    等孩子们都回去了,李燕歌喘了口气,想着下午还有两个小时的课,他也是跟俞成礼和李冬青道:“上午就到这吧,你们俩下午一点半过来。”

    辅导班上午八点半到十一点半,下午两点到四点,一天总共五个小时的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