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33【再遇程芍君】求票票
    墨子巷。

    父母、爷奶四人坐在院子里等着孙子回来。

    时不时有路过街坊邻居,跑进屋来询问李燕歌的成绩下来了没有。

    母亲董秋华很是直接的说成绩单还没下来,不过她对儿子有信心。

    不过转头她就问爱人李建国道:“建国,你说燕歌能不能考上。”

    “肯定可以考上的,预考的时候燕歌的分数不是挺高的吗?”李建国大大咧咧道。

    董秋华指了指隔壁院子,小声嘀咕道:“可是隔壁冬青那孩子,不也是连续几年预考都过了吗?”

    “这个……”

    被这么一问,李建国用力的搓了搓手,心里也开始有点担心起来。

    90年代之前的高考,跟后来的高考是有很大区别的,所有考生都必须要先报名参加预选考试,要是不幸落选,将不具备参加高考的资格。

    隔壁李冬青算上今年,连续考了四年预考,每一次都通过了,可前三次还是落榜了。

    今年是第四次,谁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

    “叮铃铃……”

    外面响起了自行车的铃铛声。

    四人回头望院门一瞅,就见李燕歌推着自行车进了屋。

    董秋华蹭的一身起身,激动颤栗的问道:“燕…燕歌考的怎么样了!”

    爷爷奶奶还有父亲李建国三人,也是满怀期望的盯着他。

    李燕歌瞧着家人流露出期许的表情,也没有打马虎眼,直接点头道:“挺好的,总分486分,我问了班主任,他说上京城的中央音乐学院没问题。”

    “486分!”

    “太好了!”

    “哈哈,我孙子考上大学了!”

    “儿子你真棒,我们家终于有个大学生了。”

    一听李燕歌真的考上大学了,一家人都高兴坏了,奶奶更是抹着眼角流下的激动的泪水,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好孙子,好孙子,考上大学了,考上大学了。”

    李燕歌连忙哄道:“奶奶别哭了,孙子考上大学,你应该高兴才是啊。”

    “对,奶奶该高兴,不能哭,得笑。”奶奶一抹眼泪,露出笑容。

    董秋华兴奋的叫道:“燕歌,中午你想吃什么?妈给你做,想吃啥有啥!”

    “妈不用了,随便做点吃的就好,我都可以的。”李燕歌看着高兴坏了的母亲,心里也是暖洋洋的。

    “那怎么行,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菜。”

    “秋华,我来帮你。”

    董秋华快步进了厨房,奶奶见状也是跟上去,婆媳俩准备中午做炖丰盛的菜肴,好好地犒劳犒劳李燕歌。

    一看这情形,李燕歌哭笑不得,不过也由着奶奶和母亲两人去做饭,虽然他早知道高考分数,也知道能去京城读书,可受家里人如此激动的关系,他这会儿也莫名的有点兴奋。

    就在这时,隔壁李冬青家里,只听一个中年妇人大叫道:“考考,还想考,这都第几年了,为了你高考,家里砸进去多少钱?你都多大了,还要考?不行,我说什么也不同意!你在家老老实实的待着,我跟你爸卖了这张老脸,也帮你拉进厂里来工作。”

    “妈,再相信我一次,我一定可以的!”李冬青哭嚎道。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

    “再相信我一次!”

    “你都二十二了,二十二了冬青,你还想要考几年啊?你自己很清楚这几年为了你高考,我跟你爸欠了多少人情。”

    隔壁院的咆哮,让李燕歌三人面面相尬。

    “看来冬青那孩子又没考上。”爷爷叹了口气。

    李建国咂咂嘴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跟爷爷一样,叹了口气,没好搭腔。

    连续考了四年都考不上,要是学习不刻苦的人也就罢了,可李冬青这孩子还是很刻苦的,但就是不知道怎么搞的,预考的成绩一直不错,等真的进了高考,反而成绩一塌糊涂。

    要要非得找一个理由的话,只能是李冬青心理素质不过关,一进入考场,想着曾经高考失利,心里的压力倍增。一届一届,连续四届皆是如此,就算平日成绩真不错,但压力太大,考不上好像也挺正常。

    听着隔壁院传来的一两声抽泣,李燕歌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反正现在最好是别过去,不然李冬青受到自己的刺激,鬼知道会不会跟上辈子一样,晚上来个卷铺盖,风风火火闯广东去了。

    还是让他自个冷静冷静,晚点再去说说,现在刚改革开放没几年,不走高考这条路线,还有无数条路可以走。

    远的咱就不提了,在培训班当个招生老师绝对不成问题。

    ……

    中午一家人美美的吃了顿饭,父母高兴地骑车去厂里上班了,少不得要吹嘘一下自家儿子考上京城的大学了。

    爷爷和奶奶下午也有事,一个得去文工团教川剧,一个得去青少年宫代课。

    等家人都出门后,李燕歌看了看腕表时间,已经一点二十了,想着等会儿还得去一趟市委大院,洗了把脸,准备出门的时候,就看到程芍君走了进来。

    “芍君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李燕歌连忙把自行车架好。

    前不久文工团去国企厂慰问演出,一连八天,跑了十几个工厂,就连李父李母所在的第一毛纺厂也去了。

    程芍君嘴角浅笑说:“刚回来没多久,这不听说高考放榜了,就过来问问你考的怎么样了。”

    “考的还可以,486分,够上京城大学了。”

    李燕歌说完,才有功夫认真打量程芍君,只见她一身花色长裙,裸露在外的两条胳膊白嫩细腻,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身后,典雅依旧,却也多了几分文静。

    “真的考上了?”

    程芍君露出欣喜之色,眼角笑出了月牙儿弯,“恭喜你了燕歌,终于如愿以偿的考上大学了。”

    “还好了。”李燕歌回过神来,看着她那张漂亮的鹅蛋脸,想起自己之前制定的计划,也是正神道:“芍君姐,慰问演出结束了,没给你们放假?”

    “放了,团里给放了七天假。连续八天慰问演出,累都累死人了,要是还不放假那还得了。”程芍君敲了敲肩膀,脸上浮现一抹疲惫之色。

    “那明天有空吗?”李燕歌按住内心的喜悦,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一点。

    程芍君道:“明天?明天有空,怎么了?”

    李燕歌看了看腕表,时间有点来不及了,赶忙道:“明天有空就行,芍君姐,明天一早我到你家门口找你。”

    “有什么事么?”

    “什么事明天再说,我这下午还有点事,得先出门了,芍君姐明天见。”

    李燕歌一推自行车,麻溜的钻出了门。

    “燕歌别走啊,你家门没锁呢!”程芍君追出门叫道。

    “那就麻烦芍君姐帮我锁下大门。”

    看着挥挥手,越骑越远,逐渐消失在巷口的李燕歌,程芍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回屋四处找了找,在大门后面找到锁,帮他把院门给锁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