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的房东是狐妖 > 038【瓢泼大雨】求票票
    “哗哗哗!”

    天灰蒙蒙的,房间内昏暗的很,李燕歌从梦中惊醒,只听的外面倾盆大雨,噼里啪啦的雨滴打在瓦片、窗户、地面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感受到一丝凉意,李燕歌从床头拿起衣服三两下的穿好,起床走到窗边往外一看,雨哗啦啦的下着,如雾般的水气弥漫在院落内,颇有点江南水乡的风景。

    “真下大雨了?天气预报难得准一次。”他看了看闹钟,七点三十五分,这么大的雨,想来昨天提醒了学生们,今天应该没人去辅导班了。

    把窗户关严实了,走到房门口往院内一看,父母的自行车已经不见了,想来他们俩知道今天下雨,提前骑车上班去了。

    “算了回去再睡一觉吧。”

    李燕歌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床上再睡一觉,昨天晚上为了程芍君的事,思考了一晚上,半夜一点多才关灯睡觉。

    “咚咚!”

    突然院门被人用力敲打。

    “李叔叔,李叔叔……”

    外面响起了程芍君的声音。

    李燕歌一听,左右看了看,没找到雨伞,也只好拿着脸盆顶在脑袋上,冒雨跑了出去。

    门刚一打开,程芍君浑身湿漉漉,满脸焦急的道:“燕歌,李叔他们在不在家?”

    “不在家怎么了?”

    李燕歌看她急的都要哭了,知道发生事了,连忙追问道:“你别急,有什么事你跟我说我,到底怎么了?”

    “我妈刚骑车出门在外面摔了,我得送她到医院去,想拜托李叔给我妈请个假。”

    “程姨摔了?”李燕歌一急道:“那还不送去医院,请假的事晚点再说,走,我陪你去。”

    “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了,外面下这么大雨的。”

    “别废话了,赶紧送程姨去医院要紧。”

    说完,他就往隔壁程家院子跑去。

    程芍君咬牙一跺脚,跟了上去。

    很快,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程家院。

    “燕歌你怎么来了?你爸妈呢?”看到是隔壁李家的孩子,坐在屋内的程母有点诧愕。

    “程姨,我爸我妈上班去了。”

    李燕歌看了程母一眼,只见她半边身子都被泥水弄湿了,右腿的裤子已经破了,膝盖上可以看到丝丝血水往外直流。

    他蹲下来检查了准备检查一下程母的膝盖,“程姨我帮你看下膝盖,可能有点痛,你先忍一下。”

    “好。”程母点点头。

    李燕歌想撕开膝盖部位的破碎,可发现竟然撕不动!

    “有没有剪刀?”

    尾随进来的程芍君一听这话,直接跑进房间拿了一把剪刀过来。

    李燕歌二话不说拿起剪刀就把程母裤腿剪掉,只见膝盖上已经血肉模糊,表皮还有不少细小的石子黏着。

    伤的有点严重!李燕歌皱了皱眉头问道:“芍君姐,有没有绷带或者消炎药?”

    “家里没有准备这些。”程芍君摇摇头,这个年月谁家会准备这些东西。

    “程姨您现在还能走路吗?下来走两步试试看。”

    程姨试着下地走几步,可感觉膝盖钻心的疼,只好摇摇头坐回去道:“走恐怕是不行。”

    李燕歌抬头看向程芍君,说道:“芍君姐,你把家里的旧衣服拿来,我给程姨先简单的包扎一下。”

    “我去拿!”她转身快步跑回自己房间,拿了一件干净的白色体恤衫。

    接过衣服,李燕歌想直接撕开的,可想起刚刚撕裤子都没能撕开,也是立马换剪刀,把衣服先从中间剪开,之后有条不紊的剪出拳头大小布条状。

    “芍君姐你去拿壶热水再拿个脸盆过来。”

    “好!”

    化身护士的程芍君,快速的拿了热水和脸盆过来。

    李燕歌倒了点热水进脸庞,发现温度不算烫,这才抬头跟程母道:“程姨我让芍君姐用热水给你清洗一下伤口上的泥水,可能有点疼但你忍住。”

    “没事,一点疼我还是忍得住的。”

    听此,程芍君蹲下来,接过李燕歌递过来的剪碎的衣服布条,沾了点水后,开始给母亲一点点的清理伤口上的泥水和小碎石子,随后她用剪好的布条给母亲的膝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你看这样就好了嘛?”

    因为母亲受伤,失去主见的程芍君,转头看向李燕歌这个从头到尾一直掌握节奏的人。

    “还是得去医院检查一下,顺便做个消毒,否则细菌感染就麻烦了。”李燕歌摇摇头道。

    程母的伤口很深,应该是被尖锐的石子刺破了外面的皮肉,也不清楚肉里面是否还有碎石,而且外面下了那么大的雨,很容易细菌感染,不去消毒是不行的。

    一听可能会感染,程芍君立马背着身子蹲下来道:“妈,我背你去医院。”

    “还是我来吧,芍君姐你在旁边帮忙打把伞。”

    李燕歌把她推开,自己蹲下来回头道:“程姨赶紧上来,我背您去医院。”

    “那,那麻烦你了燕歌。”程母迟疑了一下,她其实觉得包扎的差不多了,可是看李燕歌刚刚说什么细菌感染,心里还是有点怕的。

    “不碍事的程姨,大家都是街坊邻里的,理应互相帮助才是。”

    李燕歌陪起程母,到了门口,跟程芍君道:“芍君姐,你等会儿记住多看着阿姨的膝盖,千万不要再淋雨了。”

    “好!”程芍君拿了一把大黑伞,跟着出门后,不顾自己被雨淋湿,把伞尽量往李燕歌和母亲的身上挡。

    ……

    十几分钟后。

    市立医院的门诊部。

    一名四十多岁的女医生蹲下来解开布条,检查了一下程母受伤的膝盖,认真地看了看,随即起身道:“伤口有点深,还在流血,不过里面没有异物,等会儿缝个针就好了。我给你写个单子,你到前面把费用给缴了。”

    “好的好的,谢谢你大夫。”程芍君点点头。

    李燕歌突然插话道:“大夫,不用打破风针吗?”

    “破风针?”

    女医生转头看向程母问道:“阿姨您是在哪摔伤的?”

    “就在巷口骑车的时候摔倒了。”

    “那不用打。”女医生摇摇头道:“只是一点小伤,不用打破风针。”

    “能打嘛?”

    女医生一怔,“当然能打了,不过这位阿姨没什么大碍不用打的,而且破风针一针挺贵的。”

    “没事大夫,你帮忙打吧,外面下了雨,伤口又那么深,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细菌感染。”

    钱不钱的都是小事,能打破风针就行。

    女医生看了他一眼,“行,那我给你开个条,等会儿我先给阿姨做个皮试,要是可以打的话就打。”

    不一会儿,女医生写好单子递给程芍君的时候,就被李燕歌一把夺了过来,“芍君姐你在这陪陪阿姨,我去帮你缴费。”

    “那麻烦你了燕歌。”

    程芍君看了看母亲疲惫的样子,想着等会儿医药费多少钱,直接还给李燕歌也是一样的。

    “没事的,我去去就来。”

    李燕歌出了门诊,问了下路过的护士,找到缴费处后,把钱一交,拿着收费单一看,破风针还挺快的,居然要五块钱,零碎的一些消炎药和缝针的钱也才两块。

    拿着缴费单回去,那名女医生已经在给程母做皮试了,做这个大约要二十分钟才能看出是否过敏。

    程芍君看了眼母亲右边裤子湿漉漉的,也是说道:“妈,我回去给你拿套衣服来。”

    “你回去也换身衣服,你看你衣服也湿了。”

    “嗯知道了。”

    叮嘱了几句母亲,程芍君转身准备走的时候,李燕歌跟了上来,说是外面下着大雨陪她一起回去。

    她想了想,正好趁着回去让李燕歌自己回家,也是答应下来。

    两人出了医院,外面瓢泼大雨,哗啦啦的下个不停。

    程芍君撑开伞,李燕歌钻了进去。

    同在一把伞下,走了没多久,她突然感谢道:“燕歌……今天麻烦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不用客气的芍君姐,程姨也是看着我长大的,这点小事算不得什么。”李燕歌摆摆手。

    闻言,程芍君笑了笑,倒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把事情记在了心里。

    等到了墨子巷,把李燕歌送到了他家屋檐下,她道:“燕歌,你就先回去吧,等会儿我自己去医院就行了。”

    “那怎么行,外面下这么大雨,你一个人去医院我也不放心。”

    “不碍事的,我一个人没问题的,好了我走了你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吧,今天挺凉的,你又淋了雨,别等会儿感冒了。”

    不等他说话,程芍君打伞快步跑进了自家的院子,之前走的匆忙,门都没有锁,不过今天下雨,墨子巷又几乎很少有外人进来,倒也没什么不开眼的小偷进屋偷东西。

    进了屋,程芍君先回自己的房间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把湿漉漉的衣服丢进了脸盆里,又转身到母亲的房间找了一个帆布包装上两件衣裤。

    弄好这一切,程芍君打着伞又出了门。

    这回没了先前的慌张,她倒是记得把门给锁了。

    一出来,就看到李燕歌打了一把伞站在他家门口等着。

    程芍君眉头一蹙道:“燕歌,你怎么又出来了?”

    “没事的芍君姐,外面下这么大雨,等会儿阿姨回来你一个人恐怕也不行。”李燕歌笑笑。

    尽管心里不太想麻烦李燕歌再陪着走一趟,可考虑到等会儿雨要是还下个没完,她一个人还真没办法把母亲带回来。

    ……

    ……

    又过了十几分钟。

    两人重新回到医院,程母已经打好破伤风针,伤口也给缝合上,包了一块大大的白色绷带。

    这会儿裤子也干了一半。

    不过脏兮兮的,程芍君还是拿出从家里带来的衣服。

    李燕歌见此,说了句到外面等后,就把房门给关上。

    左右无事,他走到过道前面看了看医院大厅。

    墙面上下分白青两色,地面还全都是采用的花色石砖,两边过道上还有几个带背木凳,放眼望去满满的年代感。

    说起来,这座市立医院还是去年新落成的,整体装修风格朴素无华,不像后世的那些大医院,建的跟个科技馆一样,白色的地砖滑不溜就的,稍微下雨带水进来,不小心点走路很容易滑到。

    “哗哗哗……”

    李燕歌走到医院门口,外面的瓢泼大雨还在下,一点都看不出要停下来的意思,医院内也空荡荡的,来看病的人也没几个。

    “燕歌!”

    身后传来了程芍君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就见她脸颊微红,眼角流露些许的疲惫,“燕歌,今天多谢你了,要不是有你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今天一早,程芍君在家收拾好屋子,锁好门窗,准备步行去文工团。

    可是还没等她出门,就听到外面一声哀嚎,跑出去一看,程母因为着急去上班,骑车太快不小心摔了。

    整个人跌进小水坑中不说,身上的雨衣也散落开来,半个身子都被泥水打湿了,破碎的裤子膝盖部位,更是哗啦的往外冒血。那一幕,看的她心惊胆战,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依照本能先把母亲扶回家。

    想起当时的彷徨无措,程芍君眼眶红了起来。

    知道她是个外柔内也柔的人,见她现在像是一只可怜无助的小猫,李燕歌心一软,下意识地伸手抱了抱她,“没事了芍君姐,程姨没事的,只是一点皮外伤,想来也不了几天就能好的。”

    “呀!”过了好一会儿,程芍君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李燕歌抱着,一把将他推开,脸颊红了红道:“我…我去打个电话给团里,今天下大雨可能去不了了。”

    望着羞脸跑开的程芍君,李燕歌眉头微微蹙起,心情愈发的凝重起来。

    从刚刚她的脸上流露的表情,以及这几天的接触来看,程芍君是个极度敏感的人,加上自幼成长的环境,更是导致她一遇到事情,很容易慌张害怕到不知所措。

    敏感、慌张、害怕、不知所措……

    种种负面情绪叠加在一起,长此以往,就很容易使人内心产生抑郁。

    也不怪上辈子程芍君会以那种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唉……必须得尽快解开她的心结,哪怕只有一点!”

    李燕歌回身看向医院外面,哗啦啦的倾盆大雨,遮掩住了他远眺的视野,只依稀看到路上有几个行色匆匆的路人,谁也不想在这大雨下多待哪怕一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