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 1305、逃亡时被抛弃的女儿(17)
    沪城常家,常淑珍打扮一新出来,李馥佩看到自己女儿光彩照人的模样,满意地笑了笑,说:“这是出去和项公子约会?”



    常淑珍脸有些红地点点头:“远章好不容易才放假一天,我跟他都好久没见了。”



    “远章是个有大志向的好孩子,他爸爸又处在那样的地位,他作为儿子,自然要为他爸爸分忧,肯定不会像其他公子哥儿一样游手好闲,你要学会体谅他。”李馥佩教导女儿要通情达理。



    “娘,我知道,他是做大事的男人,事业为重,我不会不识大体妨碍他。”常淑珍端庄贤淑地回答道,项远章是华东军的项司’令的儿子,他父亲驻守一方,守护一方百姓,他这个当儿子的,自然要继承父亲的事业,当然不可能有太多时间跟她约会。



    不过这正好,只要他忙起来,那就不必担心有女人把他抢走……常淑珍想道,她千方百计才让项远章喜欢上自己,把自己当成未婚妻,她当然要牢牢抓住这个金龟婿,所以一向表现的都是项远章喜欢的温柔体贴的模样。



    “你明白就好,千万不要像那些小家子气的女人一样埋怨男人没时间陪你,要想当上项家的媳妇,就得知书达理、识大体顾大局,你做得很好。”大夫人李馥佩难得地夸赞了一句女儿。



    “娘,要来不及了,我得赶紧出门了。”常淑珍看了一眼怀表,连忙说道。



    “那你赶紧去吧。”李馥佩催促道。



    十多分钟后,常家的汽车在一家时尚精致的咖啡店门前停下,常淑珍从里面出来,一眼就看见了门口站着的那位高大英俊的男子,她顿时眼睛一亮,带着笑朝他走去。



    这男子正是项远章,常淑珍的未婚夫。



    “远章,你等很久了吧?真是抱歉。”常淑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项远章摇头,英俊的脸上露出笑容来,说:“没有,我也是刚来,而且,等待一个淑女的到来是愉悦的,你不必跟我说道歉。”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常淑珍听见他这话,顿时脸一红,眼睛羞涩地瞄他一眼,又飞快地移开,一副对眼前男子情根深种的模样。



    项远章见状,心中更愉悦了,谁不希望未婚妻对自己一往情深?更何况常淑珍还那么漂亮温柔,一到了沪城就迷倒了沪城所有公子哥儿,不知道有多少男子即使花费千金也要追求她,但她却只对自己情有独钟,拒绝了所有少爷公子们,只接受自己,这让他的成就感空前壮大,征服欲也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因为被同龄同性追求的女子,偏偏只心仪自己,这不就代表自己比他们所有人都强吗?所以项远章对常淑珍是非常满意的。



    但他娘却对这个未来儿媳妇并不太满意,觉得她家世低了些,她家只是商人,还是从庆安城逃出来的,家底还比不上沪城三流的豪商家族,这让项太太怎么看得上?



    她希望自己的未来儿媳妇家世好、容貌好,最好家族主事人是当官的,这样就能跟自己家强强联合,让家族更上一层……



    但这些打算都被自己儿子打破了,儿子就看中了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常淑珍,让她气恼了好久,但她又拗不过儿子,只能忍着了。



    “今天店里有新咖啡豆运来,听说是西洋那边最流行的什么猫屎咖啡,咱们也尝尝?”项远章温柔地对常淑珍道。



    “猫屎咖啡?”常淑珍听见这个名字,顿时眉头就忍不住皱起来,内心涌起一股强烈的恶心感,但她很快就强行忍下了。



    项远章既然提出来要尝试,那说明这种“猫屎咖啡”是能入口的,而他还很好奇,那自己就不能表现出任何不喜欢,否则的话会惹他不喜……



    常淑珍这么一想,便很快恢复了正常,脸上立马显出兴致勃勃的神色来,说:“既然是西洋那边都流行的,那我肯定要试试了!”



    猫屎咖啡很快就冲好了,端了上来,常淑珍闻着浓郁的咖啡味道,心里忍不住反胃,但她偏偏不能表现出来,还得装作好奇又跃跃欲试的模样。



    而项远章则是真的好奇了,他虽然知道猫屎咖啡物如其名,是从猫屎里掏出来的咖啡豆做成的,但既然人家西方的绅士们都爱喝,那肯定这咖啡就是优雅的、神奇的、美好的,绝对不会像它的名字那样不雅,所以他是一定要试试的。



    于是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细细品尝过后,便惊叹道:“果然不愧是珍贵又稀有的猫屎咖啡,味道醇厚、香气芬芳浓郁,比普通咖啡好喝多了,淑珍,你也赶紧尝尝。”



    在他的催促下,常淑珍只要干笑着喝了一口,来不及品味就囫囵咽了下去——她怕品尝得太细的话会忍不住干呕。



    “是不是很好喝?”项远章一脸寻求赞同的神情看向她。



    常淑珍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一些,极力让自己不去想咖啡豆的来历,点头说道:“是的,远章,这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咖啡,谢谢你带我来品尝。”



    “你喜欢就好。”项远章得到了令他满意的回答,便心满意足地又细细品尝起那杯咖啡来。



    常淑珍连忙趁他不注意,切了一小块蛋糕放进嘴里,想把嘴里的咖啡味道快些清除掉。



    “对了淑珍,我好像听你之前说过,你老家是在庆安城的,对吧?”项远章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



    常淑珍心里一突,有种不安的感觉,但还是柔柔地回答道:“对,庆安城是我的故乡,只是那场大屠杀害得我们一家不得不背井离乡,如今也不知道那里变成什么样了……”



    她说着,眉间带上了澹澹的愁绪,颇有种美人自怜的惹人怜惜的风情,这让项远章越发心疼她了,于是对她说:“淑珍,你要是想念故乡,不如我们找个机会回去看看?”



    常淑珍心里不好的预感果然应验了,她一点儿都不想念故乡,巴不得永远不会回去,因为她差一点就要死在那场大屠杀里了,后怕还来不及,哪里有什么思乡愁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