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一章 终于找到你了!
    “警察同志,谢谢啊!”

    菜市场里,一位穿着棉睡衣,白发苍苍的老大爷正泪流满面地紧握着叶翊辉的手。

    早上九岁的孙女吵着闹着要和他一起出来买菜。

    实在拗不过之下带了出来,可没想到在他挑菜的时候,孙女自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要不是你们帮我找到了馨馨,我都没脸去见我儿子和儿媳了啊……”

    “不知道两位警察同志都叫什么?我想要给你们送锦旗!”

    看大爷如此热情,叶翊辉赶忙摆手道:

    “大爷!您不需要做这些,这是我们身为人民警察应该做的。”

    见叶翊辉怎么都不说名字,大爷便道:“好,那我就在这里谢谢你们了!”

    说着,老大爷双膝一曲就想跪下来感谢。

    叶翊辉和搭档王小虎那里肯让,赶忙把给人给扶住。

    “大爷,我们两人都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民警而已,真的不需要这样啊。”

    看大爷没听进去还想跪下来感谢,叶翊辉赶忙又道:“这件事您老也不应该只谢我们两人啊。”

    “这里的大家也一起帮忙找了。要谢,您其实更应该跟他们说的。”

    “对对!谢谢,谢谢大家啊!”

    老大爷说着又一副要对着周围人做出下跪道谢的姿态来。

    周围的群众都是出于好心帮忙而已。

    谁家还没个小孩子了,人丢了肯定都是要着急的。

    怎么可能会想要让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下跪来道谢呢?

    当下都是纷纷上来制止。

    一旁叶翊辉和搭档王小虎见状互相使了眼色。

    这大爷太激动了,指不定这种情况要持续多久。

    走丢的孩子既然都找到了,那他们两人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也就没任何意义了,当下便趁机离开了人群。

    对老人来说孙女丢了那是天大的事情。

    但对他们来说,这只能算是每天都需要处理的众多警情中的一件而已。

    处理的时候要全神贯注,处理完了也就没必要多做停留。

    悄无声息地远离人群回到了警车上,两人三两下解决掉了还没来得及吃,已经凉透的早餐。

    叶翊辉开着警车,搭档王小虎两人在派出所的辖区里开始了例行的巡逻。

    星期日早上十点半。

    跟工作日时比较清冷的街道上相比,现在街上的人要多出不少。

    不过人虽然多,大家倒是很遵守规定,都带着口罩。

    彼此也都间隔了比较大的距离,看起来防范意识都还不错。

    坐在副驾驶的叶翊辉一面看着窗外街道上的行人景色,一面听着广播里新闻。

    新闻里说二十天前,A市的宜坪村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犯人将一位男性村民杀害在了其家中,并倒掉起来放血。

    这个行为,和两年前曾发生过的三起尚未侦破的案子十分相似。

    A市有一位杀人放血的恶魔!

    不少公众号和自媒体纷纷刊载这个消息。

    顿时引起了当地民众的一片恐慌,为此市局刑侦队立刻成立了专案组,并限期一月内破案!

    这个新闻之后,是一条关于AB市的快讯。

    AB市,是A市下辖的县级市,也是叶翊辉生活和工作的地方。

    新闻上说他们AB市的溪北区昨晚发生了一起别墅区入室盗窃案。

    犯罪团伙一晚上窃取三家财物达千万,并在盗窃过程中致一名女性死亡……

    “溪北区?这不就是咱隔壁区吗?哎,真是快要临近年关,犯罪分子又都开始不老实了。”

    王小虎叹息了一声,忽地响起了一件事又道:

    “翊辉,你申请去刑警队的调令怎么样了?”

    叶翊辉本来还在想着刚才那两起案子,一听王小虎的问话,本来明亮的眼眸瞬间暗淡几分。

    淡淡回了一句“还没消息”就没了下文。

    两人自从入警队就在一起搭档,如今已经两年了,王小虎一听便知道叶翊辉心绪低沉。

    在安慰了几句之后,又觉得十分奇怪,道:“我记得,这是你第三次申请了吧?”

    “按理来说你能力不差,刑警队的工作那么辛苦,想去人也不算太多,没理由不要你啊。”

    “怎么你的申请总是不被批准呢?”

    “谁知道呢,我也有些搞不明白了。”

    叶翊辉叹了口气,他是真搞不懂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他拼命工作,努力学习。

    第一次提交申请的事情,所长都说肯定稳了,怎么连续三次都不行呢?

    难道是和自己的过去有关系?

    想到了这件事,叶翊辉心下就是一紧。

    那是一件连好搭档王小虎他都没有告诉过的事情。

    因为那件事触及了他心底最痛的一块地方,所以他从来不对任何人提起。

    可那件事也只和他想要成为刑警有关系,并不会是他屡次被拒的原因啊。

    “难道说……”

    叶翊辉之前从来没把问题往这个方向上去想,只是认为自己还不够努力,能力还不达标。

    接连几次的失败,让他不由得想到了一个人。

    或许自己三次申请都被驳回的情况,和那个人有关系也说不定!

    可明明他还没告诉那人自己当了警察啊。

    按理来说,那人应该还以为他在外地的一家外贸公司上班才对,

    为的能让对方相信,他还特意让大学同学在当地买特产以他的名义寄过来啊。

    被看穿了吗?

    正自思量,叶翊辉的眼角无意中扫到了不远处的街角,有个人的行为透着几分异常。

    虽然街道上行人不少,但还不至于到拥挤的程度。

    可那人走哪里不好,却偏偏紧跟在一对儿父女的身后。

    仔细一看,发现那个带着口罩的男子,正用镊子从中年男子的衣兜里夹出了手机和钱包。

    那中年男子肩上坐着个小女孩,两人有说有笑,全然没留意身后跟着个小偷。

    “有人偷东西!”

    叶翊辉急忙停车,同时指了指不远处那位刚刚得手,正准备离开的男子。

    车子刚停稳,叶翊辉便冲下警车,朝着男子的所在的方向走去,准备拉近距离后在抓捕。

    为了尽可能地不引起该男子的警惕,叶翊辉装模作样地掏出电话,一副正在和人聊天没注意到对方的样子。

    但那男子十分的警觉,一看到叶翊辉朝他的方向走来,立刻就调头向着反方向拉开二人的距离。

    看到男子的举动,叶翊辉知道是没骗过人家。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叫他不是刑警,没法穿便衣。

    眼看男子越走越快,叶翊辉知道拉近距离没可能了,当下快步冲朝着男子就冲了过去!

    男子本来只是做贼心虚以防万一的拉开一些距离。

    此时看警察都朝他跑了过来,那里还不明白人家的目标就是他,赶忙一头扎进了旁边的小巷里。

    叶翊辉看在眼中,估计对方是想着依托这里复杂的地形甩掉自己。

    “看来是个新手啊。”

    叶翊辉如此想。

    要对方是被个普通人追,的确进了小巷会被轻易甩掉。

    但他是警察,这里又是他们派出所的辖区。

    周边的地方他都不知道走过多少遍了,地形什么的太清楚了。

    对方这么跑,简直就是送上门让他抓。

    转身朝王小虎比了几个手势,示意让王小虎从这个小巷仅有的两条出口的另一条去堵,他则是去赶着猎物往口袋里钻。

    如此跑了没多久,叶翊辉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男子对于地形的了解。

    这家伙慌乱之下给跑进了死胡同!

    这下都不用搭档堵截了,自己就能搞定。

    “喂,你别跳来跳去的了。”

    叶翊辉看那男子不死心,明明都看到他了,却还一个劲地想要翻过挡在面前的那堵墙,劝说道:

    “不是我说你,以你的弹跳水平,这两米多的墙你是过不去的。”

    “还是省点力气,跟我去所里坐坐吧。”

    “我*!都说狗急了还能跳墙,我TM怎么就跳不过去?!”

    男子气急,看着那堵墙怒骂出声。

    “你当然跳不过去了,因为你是人啊。”

    叶翊辉淡淡道:“怎么,明明是个人,却还想当条狗吗?”

    “看你手脚都这么利索,干什么不能养活自己?”

    “非要去做偷……你想干什么?!把东西给我放下!”

    叶翊辉正说着,眼见跑不掉的那名男子,抄起地上的一块板砖,朝他就冲了过去。

    瞧男子眼睛都有几分见红,知道对方是急眼了。

    单纯的言语在这一刻已经无用,叶翊辉也就不再废话。

    面对直冲而来的男子,一个擒拿手简单利落地便将其撂倒在地!

    “啊!疼疼疼!胳膊快断了!快断了!松一点!松一点!”

    男子被压在地上,一个劲的哀嚎,好像遭受了极大的痛苦一样。

    叶翊辉用了多少气力他自己很清楚,疼是必然的,否则这人不会老实。

    但疼得好像快死了一样,那是肯定不会的。

    “闭嘴!给我老实点!”

    这种人叶翊辉已经见太多了,知道对方是在演戏。

    要是他真的敢稍微放松一些劲力,铁定立刻就会被挣脱。

    他第一次制服犯人时就吃过这个亏。

    还以为自己真的差点拗断了对方的胳膊,结果差点让那人给跑了。

    叶翊辉没理会还在哀嚎的男子,掏出手铐就要把给先给铐起来在说。

    可男子手腕上的一处疤痕,让叶翊辉的动作不由为之一顿。

    刚才男子的挣扎,让对方本来带着的口罩已然脱落。

    看了眼男子的侧脸,还有对方那一头有些自来卷的头发,

    一段快要被遗忘的记忆在叶翊辉的脑中被唤醒,压着男子的手也不由的松了几分力道。

    “雷王,是你……”

    叶翊辉那个“吗”字还没说出口,被压在身下的男子猛地剧烈挣扎了起来。

    没被束缚左手直接抄起刚才被擒住时,掉在一旁的砖头,朝着叶翊辉的脑袋上就呼了过去。

    叶翊辉正陷入回忆之中,一时不查直接被那人用砖拍在了额角!

    啪!

    红砖直接被拍碎成了好几块!

    叶翊辉顿时眼前发黑,整个人栽倒了在了一旁,额角也渗出了鲜血。

    “让你追我!让你追我!”

    没了束缚,男子急忙从地上爬起来,

    对着倒在地上的叶翊辉就是几脚,边踹边骂骂咧咧的。

    等火气撒差不多了,男子又探了探叶翊辉的鼻息,见还有气,这才是放心下来。

    袭警固然严重,但至少比直接把给弄死好。

    这边放心下来,男子才忽然想起来这警察刚才似乎喊了声“雷王”?

    “……你怎么知道我这个外号的?”

    男子很是诧异。

    因为他的头发是自来卷,看起来就像是电影里被雷劈之后,头发炸开打卷了一样。

    再加上打架凶狠没人敢惹他,所以被周围人起了这个外号。

    可自从他八岁离开福利院后,就再也没听到这个称呼了,之后遇到的人不是喊他明子,就是喊他明哥。

    王什么的,也就小时候的敢说说罢了。

    等长大了,除了缺心眼和脑子不好的,谁还敢自称是王?

    反正至少他这种小人物是不敢。

    雷王,一个外号勾起了耿成明儿时的记忆。

    仔细打量了一阵被他踢得的蜷缩在地上,额角有血迹的警察,心下升起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曾几何时,也有这么一个脸上带血的人,倒在过他眼前。

    “啊!你是叶永浩!”

    耿成明的一声大叫,让被打倒在地,正自眩晕的叶翊辉立刻是惊醒过来,从地上一跃而起!

    叶永浩!

    这个名字,叶翊辉埋藏在心中已经二十年多年了!

    除了他自己和王叔之外,看到自己的样子还能叫出叶永浩而不是叶翊辉的人,

    这世上应该只有一个人!

    凶手!

    “多少年了啊,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激动之下,叶翊辉想要扑向刚才喊出他名字的人。

    但头部被敲击的晕眩感还没消退,让他别说前冲了,就是站都还有些站不稳,无奈只好先站在原地。

    不多时,他的意识与视线重新恢复了几分。

    在看清了眼前的人,叶翊辉刚才躁动的心顿时又陷入了深深的失望。

    他差点忘了,这世上其实还有一个人知道他的真名。

    在福利院度过的那些年里,和他关系最好,也是他当时唯一的兄弟,耿成明!

    自从两人先后被人从福利院接走之后,就再也没能见上一面,如今多少年都过去了?

    “雷王!”

    “小浩!”

    两人互相喊着当时彼此的名号,相拥在了一起。

    过往的种种回忆,让泪水不由自主地在双方的眼眶中打转。

    可就在两人正自激动时,叶翊辉腰间上的对讲机忽然传出了王小虎的声音:

    “翊辉,我这边都等半天了,怎么那个小偷还被赶过来?”

    小偷二字,顿时让叶翊辉和耿成明激动的心绪凉了半截。

    气氛顿时重新回到了当下两人的身份上了。

    四目相对之下,耿成明先避开了叶翊辉那明亮的双眼,用带着几分哀求的细声道:

    “小浩,你看念在我初……初犯上,能放了过这一次吗?”

    “我就是一时间不知道那根线搭错了,下次我绝对不这么做了。”

    叶翊辉闻言身体不由微微一颤,半晌无语。

    耿成明一直不敢看叶翊辉,就这么等对方开口。

    但左等没声音,是右等没反应,反倒是叶翊辉腰间的对讲机再次响起。

    “翊辉?听到请回答!”

    在沉寂了几秒种后,面对还没有回应的叶翊辉,对讲机又响起道:

    “是不是出什么事请了?别着急,我马上就过来找你!给我两分钟!”

    听到这话,叶翊辉这才是回过神来,赶忙联系王小虎道:

    “没事的,我这边没事,我能处理的了,你不用过来。”

    太多突发的事情,让他现在脑子还有些乱,他想先静一静。

    但面对他的话语,那边王小虎就像是没有收到一样,没有任何回音。

    这时叶翊辉才发现,对讲机已经有些变型了。

    估计是刚才他被耿成明一顿踹的时候,对讲机被踹坏了。

    现在只能接收信息,却无法发出消息了。

    “怎么会这样啊……”

    叶翊辉的心绪更乱了,看着耿成明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做。

    或者说他心里其实很清楚自己的职责是什么,也清楚应该怎么去做。

    可法虽无情,人却有情。

    即便有的时候这个情不一定是对的,可情这东西尤其是说不顾及就不顾及的?

    叶翊辉不说话,耿成明也不说话。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过去了。

    “两分钟……有这么长吗?”

    耿成明只觉得他都等了快两个小时了吧。

    “不行,不能在等下去了!”

    耿成明知道,一旦另一名警察来了,那他铁定是又要进去了。

    按照盗窃数额来算,他绝对可以构成个人盗窃财物里的数额巨大,少说也要再进去三年!

    他可不想三年又三年了!

    虽然作为当年福利院里,带着耗子混的老大哥,他有些拉不下来脸。

    但一张脸和三年有三年比起来,他决定在动之以情地让这位昔日兄弟放过他。

    当下心一横,道:

    “小浩,我……”

    耿成明的话刚起了个头,就听咔擦一声响,紧接着他发现自己的两只手都被拷了起来。

    “对不起,你虽然是我兄弟,但我是一名警察!”

    耿成明顿时愣在了那里。

    他期初以为自己会反抗,但当抓他的人是自己的昔日兄弟时,他忽然觉得或许这样也挺好。

    “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好……”

    叶翊辉闻言也是叹息,不解地道:“为什么?”

    “你父亲当年就是因为工程款被人偷走了,最后被逼的才自杀的。”

    “小时候还跟我说,你最恨窃贼了,长大了要当抓贼的警察。”

    “可现在你,你看看你自己,你……”

    被叶翊辉提起了当年的旧事,耿成明的脸瞬间涨的通红,青筋也跟着暴起,但他没有回应一句。

    没过多时,王小虎赶来,两人将其带到了派出所。

    经过搜查,从耿成明身上共搜出了五部手机,和三个钱包。

    在一查档案,是个惯偷了,上星期刚出来……

    看到这一切的叶翊辉怒从心头起,指着耿成明半晌说不出话来。

    摔门离开了问询室,叶翊辉只觉的气血翻涌,眼中无数金星闪耀。

    忽然,眼前一黑,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晃了晃头,实现稍微恢复了一些,可随之而来的有让叶翊辉愣住了。

    他发现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刚才看什么都还好好的,此时不知道怎么,突然变得都没了颜色!

    以为只是自己眼花,又揉了揉眼睛。

    可睁开来一看还是老样子,不管是人还是物,一切的一切,在他的眼中都呈现的是黑与白!

    “这,这……”

    还不等叶翊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派出所接到了新的警情。

    春怡花园小区里172号楼下,疑似有人持刀行凶!

    春怡花园距离派出所不算远,叶翊辉和王小虎两人又正好结束的耿成明的问询,当即出发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