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二章 给我把刀放下!
    春怡花园。

    一个老式小区。

    听到是有人持刀行凶,叶翊辉和王小虎的心里都是一紧。

    两人从警多年,知道有些报警人说话喜欢夸张。

    像是什么丈夫报警说妻子要杀他,

    结果匆忙赶到一看,发现就是夫妻日常吵架闹别扭。

    把警察叫来,也只是丈夫这次实在是吵不过妻子,想着让警察来吓唬吓唬她而已……

    还有的说孩子被拐卖了。

    等他们带着大队人马赶到,正在了解情况时,孩子自己竟然给回来了!

    一问之下,这才了解到孩子是和家人吵架,自己离家出走。

    但因为没吃午饭,最后因为肚子饿的不行,就自己回来了。

    家长之所以报警,就是想着让警察把不听话的孩子抓进去关几天,长点记性什么的。

    如此这类的可以说南辕北辙的案情,多的数不胜数。

    作为警察,能理解报警人当时的心理。

    可能是觉得要是不说的严重一些,警察就不会管。

    可殊不知这么做不光是报案人本身,可能会被追究报假案的责任。

    更重要的是这些“虚假”的案情,会增加他们办案的难度,和警力的协调与调配。

    有可能这边是假的孩子走丢,另一边却是真的。

    但警力是有限的,用在假的这边,就可能没办法顾及真的那一边,让本来能避免的悲剧惨遭发生。

    “希望是个夸张的报警。”

    对于叶翊辉的话,王小虎也点头。

    不过万一是真的,拿刀的人的情绪又很激动的话,怕是很容易弄出流血事件啊!

    时间,在这一刻就是生命!

    也来不及考虑自己的视觉突然没了颜色的问题,

    叶翊辉一边让王小虎给出回应,一面急忙朝警车跑去。

    他跑的速度很快,没细想就进了警车的驾驶室。

    王小虎那边也没慢多少,几乎同时也进入了副驾驶。

    可一上车,王小虎见叶翊辉打着火后,放在手刹上的手跟石化了似的一动不动,

    他不由着急道:“怎么了?赶快开……”

    “……换你来开!”

    王小虎的话都还没说完,叶翊辉直接是丢下了这么一句就下车跑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哈?!”

    王小虎不明所以,但现在他们赶时间没空去问,也只好赶忙换到了驾驶位。

    此时已经临近饭点,路上行人车辆比之前少了一些。

    为了尽快赶到现场王小虎把警笛打开了,在行车的避让下,车速比他预计的要快上不少,

    应该三分钟就可以到了!

    有了这个判断,王小虎原本有些焦急的心稍微放松下来了一些。

    这时他想到刚才叶翊辉的奇怪举动,不由朝旁扫了一眼。

    看到叶翊辉正眉头紧皱在一起,简直比他早上吃的冷包子的褶都多,

    而且还在那里一个劲又是眨眼睛,又是揉眼睛的,看起来很是难受的样子。

    “你怎么了,刚才跑太快,眼睛里进沙子了?”

    “要是进沙子那么简单的倒好了。”

    叶翊辉皱眉道。

    他已经是把自己知道的,但凡对眼睛有好处的方式方法都试了个遍。

    可不管他怎么弄,眼中所看到的一切依旧只是黑与白。

    看来光凭他只做过眼保健操级别的能力,是没办法让自己恢复了。

    “我现在看周围,就跟前一阵你拉着我看的那个罗生门一样,跟个黑白电影似的。”

    “哈?黑白电影?”

    王小虎有些没明白叶翊辉的意思,稍微反应了一会儿,才惊道:

    “是被那个小偷用砖头拍的?这么严重?!”

    “那你得赶紧去医院检查检查啊,别再还有其他问题!”

    王小虎有些担忧道:“调往刑警队的申请你都交上去一周了吧。”

    “估计批不批就在这几天了,这时候可不能掉链子啊。”

    “……恩,等处理完这次警情,我就跟所长说一声去检查检查。”

    叶翊辉知道王小虎在为他担心什么,

    他万一是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人家刑警队肯定是不会要他的。

    而且万一失色的问题,并不是暂时而是永久性的,

    那别说他成为刑警的目标了,就是警察他都当不了!

    说话间,警车已经是开进了春怡花园小区。

    按照早等在小区门口的保安指引,两人很快来到了事发的楼下。

    那里正聚集了十几人正在吵吵嚷嚷。

    其中吵闹的焦点,是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

    她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挡在了188号的楼门口,一副恶狠狠地样子跟周围人喊道:

    “都别给我在这里废话!今天要么是赔给我钱!要么谁也别想回家!”

    “我贼你个瓜皮,你谁啊?在这里当道。赶紧给我让开!我刚加了三天班,心情真不好!”

    “小芬啊,大娘我就去买个几块钱菜的功夫,怎么一回来就要给你好几千啊!我没钱啊。”

    “哼,不就是死了条狗吗,冲谁急眼呢?天天半夜鬼哭狼嚎的,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也不管管,死了活该!”

    “嬢嬢,狗狗死了是挺可怜的。”

    “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管我要钱啊。我娃儿才半岁,晚上本来就很难哄睡觉。”

    “好不容睡着了,没一会儿就被你的狗狗吵醒,害的我一晚上根本睡不着。”

    “第二天上班没精神弄得总被老板骂,我管你要精神损失费了吗?你不能不讲理啊!”

    “对!她这是碰瓷!讹人!我告诉你,小区保安已经都报警了!我看警察来了怎么收拾你!”

    “快看警察来了!”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

    顿时,那些刚跟中年妇女争辩的人群,呼啦啦地就冲到了警车跟前,

    将才从警车上下来的叶翊辉和王小虎给围了起来,

    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连珠炮似地说个不停。

    “都别着急!一个一个说!”

    叶翊辉看这些人乱糟糟根本听清说什么,

    只好大喝一声示意先安静下来,然后又说了句“本次执法,全程录音录像”之后,这才开始询问现场的保安人员。

    听了几句之后,他和王小虎明白是个什么情况了,心里的担忧也算是放了下来。

    先是给所里汇报了这边的具体情况,表示暂时不需要调遣其他警力来支援。

    虽然现场情况的确有是人再持刀,但还谈不上行凶那么夸张。

    简单来说,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有人高空抛物了。

    居住在188号1201室的女住户,下午外出遛狗回家的时候,一把水果刀突然从天而降。

    女住户还算运气不错,只是胳膊被划伤,可她的狗却是当场毙命!

    女住户直接发飙了,先是对着整栋楼喊,让扔刀的人滚下来。

    喊了半天没反应后,就拿了那把害死了她狗的水果刀堵在了楼门口,

    说既然没人承认,那她就要让整个楼的人都负责,

    要她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狗狗的丧葬费等等费用。

    之前报警的内容是有人拿刀打架,吓得他们两人飞奔而来,生怕来晚一步就酿成大祸。

    现在知道了是高空抛物,两人心里稍微安稳了一些。

    类似的案件在AB市,前些年还算不常见,

    可随着最近几年的超高速发展,市里各种高楼大厦开始入雨后春笋般涌现,

    高空抛物的数量也在明显地急剧攀升,有时候光是他们派出所,一天就能接到好几起!

    如果只是数量多倒也罢了,他们多跑几趟给群众解决就好。

    可问题是这类案子的侦破难度极大!

    除非一些特殊情况,像是有人扔了某个楼层的灭火器啊,

    或者是一些很有辨识特点的东西,这样他们才能很快锁定目标。

    但大部分的情况是,扔的东西都很普通比如啤酒瓶之类的,扔到地上会直接碎成渣。

    这种东西让他们如何能判断出是从哪一层扔下来的?

    可以说高空抛物的案子,十次里往往能有一次找到扔东西的人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其他绝大多数的都只是能无疾而终,民众往往会会埋怨警察,认为他们不作为,

    对此他们虽然着急也想要解决问题,但往往是有心无力,有苦说不出。

    好在针对这个问题的频发,省厅市局等部门已经开始跟各小区商讨,准备在地面装上摄像头,

    这样一旦发生高空抛物的事情,只要调取相应监控就一目了然了。

    但普及安装这个摄像头,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有不少业主对此还表示反对,

    他们觉得摄像头这种东西就跟监视器一样,让他们都不敢拉开窗帘,生怕隐私被泄露。

    还有一些小区则因为比较老旧,居住的人多以中老年居多,他们觉得那东西压根就没用。

    所以一听到是高空抛物的案子,叶翊辉和王小虎先想到的就是这个小区有没有装摄像头。

    可惜保安那一声淡淡的“没装”两字,直接让他们两人的心凉了半截。

    没摄像头,还出现了人伤狗死的局面,这问题……不好办啊!

    和王小虎对视了一眼,示意对方先留在这里,安抚一下周人群众的情绪。

    叶翊辉则是去跟这次的受害人确认一遍事情的经过,再看是否会有什么其他线索。

    “阿姨,你……”

    叶翊辉走到近前刚开口说了三个字,就被那中年妇女横眉冷目地瞪了一眼道:

    “什么阿姨,我看起来很老吗?!”

    “额,不不。“叶翊辉赶忙改口,道:“大姐!您叫什么名字?”

    听到大姐两个字,中年妇女的态度才缓和一些,道:“程小芬!”

    “那程大姐,您是住在这里吗?”

    “对啊,188号1201。”

    “那你是一个人呢,还是和其他人一起住?”

    “我一个……哎?”

    程小芬说了没几个字,眉毛顿时向上一挑道:

    “我说警察同志啊,你是来给我主持公道的,怎么现在反倒是盘问起来我来了?”

    “你不会是听他们乱说,真觉得我是在碰瓷讹人吧?”

    叶翊辉刚要说没有,只是先了解基本情况,那边程小芬直接先发火道:

    “警察同志!你也动动脑子好吧!讹人那也应该有个限度吧!”

    “你看看!”

    程小芬指了指倒在自己脚边,已经没了声息的柯基犬。

    从它脖颈上那长长深深的口子来看,明显是被利器划开的。

    “八年啊,自从我老公去世后,小柯柯跟我是形影不离!他就是我现在的一切!”

    “他被杀了,我只是想他们要一点安葬费,精神损失费这不过分吧?”

    “你再看看这里!”

    程小芬说着又伸出自己的左胳膊,指着上面的血迹道:“你看看,这都见骨了啊!”

    “你觉得讹人会又杀儿子,又砍自己的吗?”

    “我再要点医药费也不过分吧?”

    程小芬是越说越激动,声音都拔高了一截甚至有些破音了。

    叶翊辉本来听到见骨二字心下大惊,想着赶紧要叫救护车来处理伤口什么的。

    可当他顺着程小芬所指位置看去,却发现她胳膊上的伤口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伤口是有,但只能说是被划了个口子,而且还是不深不长的那种。

    见骨这个词用的……实在是太过夸大了些。

    不过叶翊辉倒也能理解大娘此时的激动。

    毕竟别看现在只是小伤口,可如果真如她所说的话,或许一步现在没的就不是狗,而是人了!

    跟何况爱犬现在就死在眼前,受到这种惊吓,心情十分激动也是很正常的。

    “程大姐您先别激动,我来呢,就是给您处理问题来的。”

    叶翊辉语声轻柔地,道:“您先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一遍可以吗?”

    “可以啊!”

    程小芬当下就把从她下楼遛狗,到变成如今这个情况都说了一遍,

    对于里面一听之下就是明显的夸张成分,叶翊辉脑中自动过滤,

    在结合刚才从其他人那里听来的内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整体脉络。

    同时最让他头疼的事情也出现了。

    这刀,除了程小芬碰过之外,竟然还有其他几人也碰过,

    就是说,即便他是想通过提取指纹的方式来确定刀的主人是谁,基本上是不太可能了。

    就算他有的事时间,挨门挨户去看看谁家少了一把水果刀也没用,

    这年头家里的厨刀谁没个好几把,像是什么切肉的,切菜的切菜。

    要是有些钱的,还要在搞一套陶瓷刀之类的。

    像眼前这种市面上随处可见的折叠刀,根本没法确认是谁的。

    但再没法查,却也要先试试看,万一能有什么收获呢?

    查案有时候就是这样,以为线索充足,但却一无所获,

    觉得什么都没有,却又可能会意外地找到惊喜。

    只是眼下这个局面,查案之前先需要把程小芬给弄走,否则什么事情都别想做。

    万一受害人激动之下做出了什么过激的行为,那更是会把事情扩大到难以收场的地步。

    “程大姐啊,我看你胳膊的伤的确不轻!”

    叶翊辉略一思忖道:“这样吧,您先跟我去医院做个检查,在包扎一下。”

    “其他事情等处理完伤势了,咱们去所里再来慢慢商议解决怎么样?”

    “我这边来查查看,谁那么缺德,把刀都随便乱扔。”

    “来,您先把刀给我吧,这也算是我们调查的一个证据,需要妥善保管。”

    说着,叶翊辉就要去拿程小芬握在手里的水果刀。

    “哦。”

    程小芬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就要递过水果刀,

    但也就在刀要递给叶翊辉是,她猛然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朝后退了一步,

    右手握着的水果刀对叶翊辉晃动了几下,像是防贼一样的道:“你不要过来啊!”

    突然来这么一出,吓了叶翊辉一跳,他有些不明所以看着程小芬,不知道这人怎么了。

    “哼,你休想骗我!还什么证据,妥善保管?”

    程小芬冷冷道:“你以为我和柯柯天天一起刷剧,只是为了看帅哥吗?

    “你拿证据不戴手套,指纹肯定会留在上面!”

    “也就是说,你压根就没想着把这个当证据来用!”

    说完,程小芬一副“老娘是个名侦探,早已经将你给看穿”的样子道:

    “你别跟我说什么以后慢慢商议解决!我不信!”

    “你们警察办事我还不知道么?”

    “我关注的好多公众号上都说了,你们是能拖就拖,能推就推的!”

    “没一个案子能破的!就是一群废物!”

    “我告诉你,今天我要的医疗费,安葬费,精神损失一共二十……”

    “不!现在涨价了!三十万!他们必须要给我!”

    “否则我就档在这里永远也不走!你要来硬的,我,我,我就自杀给你看!”

    只是程小芬嘴上说要自杀,手里攥紧的水果刀,却是始终对着叶翊辉,

    看那样子倒像是你要敢过来,我就宰了你的味道。

    瞧着程小芬已经是完全没有理智的,几近撒泼疯癫式的话语,

    叶翊辉叹了口气,心说光凭言语怕是没办法让这人冷静下来了。

    不管怎样,先把对方手中的刀弄走在说。

    ”

    想到此处,叶翊辉冷着脸怒喝道:

    “程小芬!

    “你赶紧给我把刀放下!”

    “再不听话,还敢拿刀在我面前晃悠,小心我以妨碍公务罪逮捕你!”

    ‘你……’

    程小芬完全没想到,刚才还是个软柿子的小警察,转眼间变成了冷脸包公,

    一时间被叶翊辉的话语所震慑,尤其是那逮捕二字,吓得她愣在了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也就是这个瞬间,叶翊辉骤然朝程小芬冲了过去,

    抬手一拍,打在程小芬拿着水果刀的右手腕处!

    “诶呦!”

    程小芬痛呼一声,右手下意识地张开,

    叶翊辉趁机就把水果刀夺来过来,扔在了一旁的草地上,

    同时一拧一推,将程小芬顶在了楼门的墙壁上,让其动弹不得。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这时候程小芬才反应过来,使劲的挣扎。

    但叶翊辉可不会让她挣脱,而且还取出手铐,直接把人给拷了。

    其实可能的话叶翊辉也不想这么做,毕竟这人算是受害者,

    但此人太过激动了,不管是对他自己,还是对周围的其他民众,甚至是对程小芬自己来说,限制住其行为都是最好的选择。

    确保这人不会在做出什么过激的危险举动,叶翊辉这才放松了力道,准备招呼王小虎一声,

    让对方把这位大姐带去警车上好好冷静冷静,他去查查是谁扔的水果刀。

    “恩?!”

    可就他看向身后的王小虎准备开口时,一个发现让他的眼睛再也移不开了。

    他看到人群之外,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站着一名年轻男子。

    如果只是这些,当然那还不至于吸引住的他目光。

    那男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属于放在人堆里找不到的那种。

    可在他看什么都只有黑与白的视线里,

    那位年轻男子的身上却有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