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三章 颜色!颜色?
    “怎么回事?”

    叶翊辉看到颜色的瞬间很兴奋,以为自己的眼睛又恢复如初了。

    但很快他就察觉到并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样。

    除了那个躲在树后的年轻男子之外,

    他眼中的其他任何人和物,依旧还是黑白色的。

    刚才只是他被黑白世界中,那唯一的色彩所吸引了注意力,忽略了周围的情况而已。

    “……为什么我只看那个人才有颜色啊?”

    叶翊辉心中满是惊讶于茫然,不禁多看了那个年轻男子几眼。

    那个年轻男子一直都在注意着这边的情况,叶翊辉这个的举动很快就被他所察觉。

    虽然相隔了一段不小的距离,甚至连彼此的样子都看不太清,

    但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两人还是都感觉到了彼此的目光。

    年轻男子见状迅速扭头,转身快步走开。

    “恩?”

    叶翊辉虽然成为警察的时间不长,也就将近三年,算不得经验老道。

    但每天各种各样的案情处理下来,已经是让他对人有了一定的基本判断,

    那些隐藏深的,他或许还没那个眼力能分辨一二,但绝大部分的人其实都只是普通人。

    再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后,心里难免有些不安。

    这时候只要一看到警察,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反应。

    像是不敢和警察直视,迅速避开眼神的交汇啊,

    又或是本来走的好好地,突然绕路远离他们之类的。

    套上这个经验,刚才那名年轻男子的举止里明显透着不寻常。

    “那人绝对有问题!”

    叶翊辉有了判断,赶紧对走过来的王小虎道:

    “这位大姐就先交给你了,我去看看那个人怎么回事。”

    说着,指了一下远处那个越走越快的年轻男子。

    很多时候在街上巡逻时,偶尔会碰到一些可疑人员,

    又或者本来是因为其他警情出警过程中,却意外抓获了潜伏在附近的在逃人员之类的事情并不少见。

    身为人民警察,不只是要做到有人报警就行动,有些时候更要防患于未然!

    王小虎瞧了那人一眼,距离太远他是没看什么来、

    不过相信搭档不会无的放矢,就点头道:

    “这里就交给我吧,你自己小心些,别再被人敲一板砖什么的。”

    “要是有什么事记得赶紧通知我。”

    “恩。”

    叶翊辉应了一声,便朝年轻男子的所在跑了过去。

    不过为了避免被那人看到自己要去他。

    叶翊辉时而弓着身子,时而利用周围的草木作为遮掩。

    不一会儿,年轻男子已经是快步走出了小区的西门。

    估计是觉得只要走到大街上混入了人群中,别人就很难发现他了,

    年轻男子的步伐从一进入大街,明显是慢了下来,看架势还有些闲庭漫步的味道。

    这些被跟在后面的叶翊辉瞧在眼中,心中暗笑。

    别说现在街上行人不算太多,就算很多也无所谓,

    反正在他那不管看什么都一片黑白的视野中,

    年轻男子身上的颜色,就跟在黑夜中提着一盏明灯似的,他想看不到都不可能。

    只是因为两人距离较远,担心被对方察觉后跑了,他可能就能追不上了。

    叶翊辉只好先小心翼翼地隐匿着踪迹,先尽可能地缩短距离。

    就这样,他从春怡花园的西门出发,跟着那年轻男子绕小区走了两圈后,

    年轻男子估计认为已经彻底安全了,就准备从东门再回到小区里面。

    趁年轻男子拿出门卡准备刷卡进门时,叶翊辉猛地朝着其狂奔而去!

    年轻男子完全没想到叶翊辉还一路跟着他,

    只是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下意识回头看看什么情况。

    结果就见到叶翊辉正宛若一只雄狮般朝他疾驰而来的身影!

    年轻男子的双眼瞬间瞪的滚圆,拔腿便要跑。

    只是慌张之下,忘记了他前面是台闸机,

    刚跑了没两步,甚至连头都没来得及转过来,腿就狠狠地撞在了闸机的挡板上。

    “诶呦!”

    年轻男子惊呼一声,整个人便因为惯性如同倒栽葱一般,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叶翊辉看在眼中年轻男子一看到他就要跑,心下更加确信这人有问题。

    在看到这人被绊倒了,心下顿时一喜。

    年轻男子摔倒之后虽然很快就站了起来,但跑起来一瘸一拐,看来是跑不快了。

    不过叶翊辉也不敢大意,奔跑的速度不减反增,

    临近闸门的时候,刷地一下子从上面直接是跃了过去,没跑几步就拦在了年轻男子跟前。

    距离近了,他也终于能看清这人的长相。

    年纪估计跟自己差不多,都是二十来岁的人,身子骨很瘦弱,

    脸色煞白没有多少血色,黑眼圈很重,眼睛里满是血丝。

    这种体貌特征,叶翊辉见过一些,一般都是长久待在室内,并且对着屏幕时间较长的人会有的。

    他在打量对方是的时候,年轻男子也在看着他,

    在看到身着警服的叶翊辉,正一脸神情冰冷地看着自己时,

    年轻男子也不知道是摔的问题,还是被吓得,竟然腿脚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在一连吞咽了好几下口水后,才颤声道:

    “警察叔叔,你追我干什么啊?那个折叠的水,水果刀又不是我扔的!”

    他说话时,眼神十分飘忽,完全不敢跟叶翊辉对视。

    “折叠的水果刀?”

    叶翊辉听的先是一怔,随即轻笑出声。

    他追过来,只是判断这人可能有问题。

    像是服用了一些非法药物的人啊,又或者是什么在逃人员之类的。

    没曾想对方开口的第一句话,会跟他提到水果刀。

    而且说的还十分具体,是折叠的水果刀!

    以年轻男子先前躲在树后距离来看,

    除非对方的眼睛是个望远镜。

    否则视力再好充其量只能是知道程小芬拿了把刀而已。

    就算能从大小推测出是个水果刀,可那水果刀是折叠的这一点,可就不是谁都知道的了。

    他还是在和程小芬近距离对峙时,才看清那到底是一把什么样子的刀。

    自己尚且接近了之后才注意到的事情,这个人是如何知道的?

    再看这人说完话,就开始左顾右盼的慌张样子……

    “这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叶翊辉本以为自己可能要花上好几个小时,挨家挨户问一遍也未必能发现什么,

    没成想扔刀的人倒是自己跑出来了,还送到了他的嘴边。

    不过还需要更为确凿的证据才行,眼下的还只是感觉和推测。

    作为普通人这么去推测没关系,但作为警察,光凭这些还是不够的。

    “你家住188号的多少?”

    叶翊辉冷冷的问道。

    “11……额,警察叔叔,我不住188号啊?”

    年轻男子刚说了两个字,就立刻改口,只是撒谎的水平实在太差,

    都不用看这人的表情,光是从说话的声音叶翊辉就能听出来。

    不过他也没着急拆穿,只是道:“哦是吗?那你身份证带了吗?我看看。”

    说完,又轻描淡写地加了一句:

    “要是你敢对警察说谎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你要想好了!”

    为了起到震慑的作用,叶翊辉特意在说谎和后果严重这两个地方,加重了语气。

    “身份证?我,我没带。我来这里只是找同学玩而已。”

    年轻男子一面说,一面下意识地伸手捂在了自己右裤兜上。

    “是吗?”

    叶翊辉冷笑,正要开口再问,却看到不远处的保安应该是听到了一些两人的对话,正要朝这边走来。

    看那样子,他显然是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这是想过来告诉叶翊辉。

    民众想要积极帮助警察是好事,但若是处理不好,难免会对自身安危带来不利影响。

    这年轻男子如果是故意从高处扔下水果刀,那显然在心理上是存在了一定情况的。

    要是看到保安将其谎言戳穿了,说不准以后是否会对其有报复行为。

    想到了实习时的前辈提到过类似的案例,叶翊辉赶忙示意对方不要过来,他可以应对。

    如果这年轻男子实在嘴硬不说话,他可以等把这人带离这里后,再过来问问保安,那样会安全一些。

    在看到保安点头离开后,叶翊辉才又对着年轻人道:

    “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我心知肚明。不过我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

    “只要你愿意老老实实地把事情都说出来,我会酌情处理的。”

    “我想这件事也不是你故意做的。”

    “说出来,早点解决了,也免得拖下去只会给自己更大的麻烦。”

    说这番话时,叶翊辉收其了严肃的表情,换上了淡淡的微笑。

    但说完之后,他立刻又冷着脸道:

    “可要是你在继续这般执迷不悟,谎话连篇的话。”

    “可能就会从原本小小的过失伤人,演变成畏罪潜逃,抗拒抓捕,拒不坦白!”

    “量刑可能也会从普通的拘役,变成蹲几年甚至一辈子都出不来的牢!”

    “你想要那一种,可要好好想清楚了!”

    说完,叶翊辉就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年轻人。

    其实他那里懂什么量刑或者罪名,这些事只有检察机关才有权负责。

    他只是前段时间在13站上,无意中看到了个姓罗的老师讲刑法。

    觉得很有趣听了一段时间,现在只是知道个笼统的大概,随便说说吓唬吓唬这人罢了。

    他看的出来,这年轻人胆子不大,稍微加点压力八成就会说了。

    “我,我……”

    果然,在我了半天之后,年轻男子终于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

    掏出了右裤兜的钱包,取出身份证仰面递给了叶翊辉,道:

    “对不起,警察叔叔,水果刀是我扔下去的,这是我的身份证。”

    “其实我刚才被吓住了,说的不是实话,我家住在188号的1102室。

    “恩,这才对嘛。”

    看年轻男子很配合说了实话,叶翊辉的脸色也温和下来。

    接过身份证确认一了下年轻人的身份。

    徐宏诚,1993年生人,今年27岁。

    家庭住址的确是188号的1102,看来这人并没有说谎。

    “警察叔叔,我坦白了!不过,我不是故意的啊!”

    “警察叔叔……”

    叶翊辉的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刚才光注意让人家说实话了,没留意其他。

    等他看了徐宏诚的身份证后,这才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是96年的,而徐宏诚是93年,

    这人比自己还大三岁好不好,竟然管自己叫叔叔……

    警察叔叔这个词,看来真是深入人心啊。

    “我是个武侠谜,平日里喜欢看一些这方面的书。”

    “里面我特别喜欢一部叫小赵飞刀的书,觉得酷酷的,帅帅的。”

    “今天我换班休息,下午在看电脑上刷改编的电视剧时,正好拿刀在削着苹果吃。”

    “看到里面的主角扔出了飞刀的动作,我抑制不住就模仿了起来。”

    “当时我瞄准的是房间里挂在墙上的飞镖盘。”

    “没想到……不小心给仍偏了,从窗户缝给飞了出去……”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警察叔叔,你要相信我啊!”

    “饶了我这一会儿,放我走吧!”

    徐宏诚一面说,一面就朝叶翊辉的大腿扑来,看来是想要抱大腿求饶。

    瞧着那娴熟而流畅的动作,显然类似的举动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

    也不知道平日里这一招都是用在谁身上。

    叶翊辉当然不可能被他给抱住。

    否则大白天的一个年轻男子抱住警察的腿,还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

    谁知道一些媒体号会把这一幕给写成什么内容?

    “好了好了你就别哭了,我相信……恩?”

    叶翊辉瞧这人的样子,知道徐宏诚说的应该就是实话了,正要出言劝慰,

    却惊讶地发现徐宏诚身上的颜色在渐渐的消失!

    不一会儿。

    这个他眼中唯一有颜色的人,也变成了黑白色!

    “我的眼睛这是怎么了?”

    叶翊辉的眉头快凝结成麻花了。

    这颜色出现的突然,消失的也莫名。

    叶翊辉正自思量,忽地看到被他闪过抱大腿的徐宏诚,此时还瘫在地上。

    那一双正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眼神,好似被负心汉甩掉的怨妇……

    额不对,应该说是像听后发落的犯人似的,很是可怜!

    知道现在不是考虑眼睛问题的时候。

    叶翊辉急忙上前将徐宏诚扶了起来。

    “我相信你说的话。”

    “但我们警察办案都是有流程的,我不能因为自己相信你就把你直接给放了。”

    “现在我要带你回所里,按照相关的规章制度来处理这个问题。”

    “你放心,鉴于你认错态度良好,我们肯定会酌情处理的。”

    “不过你以后要牢牢记住。”

    “犯错了不要紧,勇敢站出来去面对就好。”

    “千万不能想着能逃开,法网恢恢,那样做只会越陷越深。”

    “把本来可能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演变到无法收场。”

    “嗯嗯,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不过警察叔叔,我能先问一句吗,不会真要让我赔三十万吧?”

    “我母亲身体不好,我的工资都给母亲看病花掉了,现在是一分钱存款也没有啊。”

    叶翊辉看徐宏诚可怜的样子,有些明白了过来。

    估计这小子原本是想要去跟这次的受害者程小芬承认错误赔礼道歉的,

    只是一听程小芬狮子大开口般的要价,直接是给吓跑了。

    当下宽慰道:“你放心,并不是她说要多少你就必须要给多少。”

    “但这件事毕竟是你的过失,相关的治疗费,赔偿费肯定也还是需要付的。”

    “至于具体的情况,这些都是需要可以一步步来协商处理的。”

    说完,叶翊辉给王小虎去了电话:

    “小虎,你把车开到小区东门这里来吧,人,我找到了。”

    “找到了?”

    电话里王小虎疑惑的声音传来:

    “什么意思?你不是去盘查那个看起来可疑的人吗。”

    “怎么,是他藏了什么东西被你给找到了?看来真是有问题啊,怎么,他是干了啥?”

    “呵呵,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

    叶翊辉笑了笑道:“他就是扔水果刀的人!”

    “……哈?”

    电话那头的王小虎沉默良久,显然是被这个消息给惊着了,

    好半天才道:“你运气可以啊!”

    “大老远瞧见一人,就把这种大概率没啥结果的案子给破了。”

    “我本来还担心你要是调令真下来了,没有我这个搭档配合,你在刑警那边会不会不习惯。”

    “看来是我多虑了,光凭这运气,你肯定也能闯出一片天的。”

    “这还要多亏那人带着颜色,要不然还真不一定能注意到这人。”

    叶翊辉本来想这么说,但想了想他还没明白眼睛的颜色到底意味着什么,

    为何突然出现,又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要是王小虎问,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便笑着道:“实力,请管这叫实力好吗。”

    案子有了着落,叶翊辉的心情很不错,也跟王小虎开起了玩笑。

    至于实力什么的,他几斤几两,自己还是很清楚的。

    没多久,王小虎就把警车开了过来。

    担心程小芬见到徐宏诚后情绪可能还会激动,不敢让两人单独相处,

    叶翊辉便坐在两人的中间,由王小虎开车将他们带回了派出所。

    本来叶翊辉要跟王小虎一起处理这个案子,

    但被王小虎一脚踹出了办公室,让他赶紧趁医院还没下班去做个检查,

    至于这边的事情,找个其他同事代替一下就可以,不缺叶翊辉一个。

    叶翊辉也是对眼睛的问题有些担心,就跟所长请了假。

    不过他并没有跟所长说他眼睛出了问题。

    只说自己的头在抓捕小偷时不小心被对方用砖拍了。

    当时没觉得什么,但在处理其他案情时,出现了头晕目眩的情况,想要请假去检查一下。

    所长一听,虽然所里警力十分紧张,但二话没说就批准了,还怪叶翊辉怎么不早点告诉他,

    头部受伤的事情这是能拖延隐瞒的吗,万一有什么后遗症往后可怎么办?

    在感谢所长的关心后,叶翊辉换上便衣准备去临松市人民医院看看。

    结果人还没等跨出派出所的大门,就被王小虎一个电话又给叫了回来。

    没办法,徐宏诚那小子一看审讯他的不是叶翊辉,立刻是闭口不言。

    非要叶翊辉来他才肯开口,弄得王小虎很是无奈。

    叶翊辉没办法,只好又重新换上警服,和王小虎一起先把徐宏诚的口供等相关事宜都确定了。

    等这边忙完了,叶翊辉才匆忙赶往了人民医院。

    可到了地方一看表,发现已经是六点多了,医院的挂号早就已经结束了。

    问了一下倒是可以看急诊,但晚上的科室并不是那么的齐全。

    像他遇到的这种问题,可能眼科脑科的都要看一圈才行。

    值班的人推荐他如果不是那么紧急,还是白天来的好,那样能检查的更全面。

    “明天啊……”

    叶翊辉有些为难。

    他也明白医院的值班人员说的有道理。

    但临近年关,正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他缺的就是时间啊。

    要是今天不检查的话,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有时间来?

    除非他把眼睛完全看不见颜色的事情说出来……

    可这次申请能否进入刑警队的批复结果就快要来了。

    从他当上警察都过去三年了快,他实在不想继续等下去了,恨不能立刻成为刑警。

    这个节骨眼上来这么一出,即便他眼睛过一阵就恢复了过来,可这次的机会肯定也要泡汤。

    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能不能只是拍个CT什么的,我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

    “咦,这不是叶警官吗?”

    叶翊辉正自和值班人员交流,忽地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