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四章 一定会找到你
    “你是……”

    叶翊辉闻声转头,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正微笑着朝他走来。

    依稀觉得这人有些面熟,但具体是谁就想不起来了。

    “我是宋仁建啊叶警官。”

    “上个月你才帮我解决了总来骚扰我的那个老家伙,你忘了?”

    “上个月?老家伙?哦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宋大夫。”

    提醒之下,叶翊辉这才是想起来。

    上个月他接到了一个小区的报警电话,说有老人堵住小区门口,不让人进出。

    到了地方,得知那老人做这些就是为了迫使住在里面的儿子宋仁建给他养老费。

    听起来明显是有钱的儿子不孝,穷困父亲被逼无奈才堵门的行为,对此叶翊辉很是愤慨。

    在将宋仁建和老人都带回派出所进行更为深入的了解后,

    叶翊辉这才发现事情的具体情况,比他预想的要复杂的多。

    老人从法律层面的身份上,的确是宋仁建的父亲。

    但早在宋仁建刚出生的没几天后,他父亲因为赌博和寻衅滋事被收押。

    出来后也不回家,觉得那次赌博之所以被发现,肯定是宋仁建母亲告的密。

    就扔下来接他出狱的母子远走高飞,之后再无联系。

    他被关起来的时候,正是宋仁建的母亲因为刚生完孩子的时候。

    家里没了顶梁柱,积蓄又都被败光了,

    只能是在生下宋仁建的第二天就外出工作养家,一个人养育着宋仁建。

    如此劳心劳力之下,在宋仁建十岁那年就一命呜呼了。

    本来父亲找不到了,母亲又去世,家里也没什么亲戚的宋仁建只能是被送往福利院。

    多亏母亲当时工作店里的老板好心收养,加上宋仁建自己也有足够努力,后来才成为了一名医生。

    对宋仁建而言,帮助自己的老板可谓是再生父母,他也对他们当自己的家人看待。

    至于那个只能从医学角度去定义的真正的父亲,他早就忘记了。

    如果不是这次来闹,他都以为这人不知道死在了什么地方呢。

    可有到是血浓于水,看到亲生父亲落魄的生活,

    加上作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宋仁建心软了,给了一次钱。

    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却不想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从那之后,他这位亲生父亲几次三番的来要钱。

    开始还有着各种借口,像是身子不好要治病啊,又或者钱不小心被人偷走了啊,

    甚至还有说,他周围还有其他需要帮忙的孤寡老人,他把钱给了他们之类的理由。

    可能是编起来实在太费脑细胞了,再后来索性直接就两个字:给钱!

    那天的报警就是在对方发现宋仁建玩了几天失踪,怎么都找不到后才闹出来的事情。

    对此叶翊辉当时其实是很头疼的。

    从心里上,他很想帮助宋仁建,这样的父亲的确不配称之为父亲。

    但两人是直系血亲,并非毫不相识的外人。

    这让他作为警察的他,能力范围之内所能做的就只有调解一种方式。

    可就两人谁都不可能让步的态度,调解只是一种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胶着的时候,老人的一些奇怪举动引起了叶翊辉的注意。

    当时所里的警力,连同所长都因为有事情外出,所里除了值班警之外,没多少人了。

    叶翊辉只好是自己细致地察看了老人的资料,结果发现老人有吸食非法药物的前科。

    距离上次社区矫正结束也就过去了三个月,但看老人的样子可能有复吸的可能。

    最后经过尿检确认了老人的确复吸。

    按照相关法律,老人最后被处以强制隔离戒D两年。

    对于宋仁建万分感谢的笑容,叶翊辉自己却是不怎么能高兴的起来。

    从结果而言,的确是解决了矛盾,但两人之后人出来呢?

    以宋仁建对其父亲的恨,还有他父亲只在乎自己的做法,叶翊辉不认为这两人能好好相处。

    两年之后,或许又是一场斗争吧。

    他所能做的,只能是两年后对他们二人多关注和留意,希望别酿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叶警官这个时候来,是有什么案子吗?”

    宋仁建示意值班护士去负责其他来访的人,他笑着对叶翊辉道:

    “那天之后我一直想要找你道谢,可惜你总是出警没能碰到。”

    “要是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你尽管直说。”

    ““倒不是为了查案,是我早上抓人的时候,脑袋不小心被转头砸了一下,现在视力有些问题。”

    叶翊辉简单讲了一下自己的问题。

    “护士跟我说让我明天来看更好,不过最近年关了比较忙,明天不一定有时间了。”

    “我就想着先拍个CT,看看没出什么大问题吧。”

    “头被砖头砸了,现在视觉失色了?”

    宋仁建眉头一皱:“头部受到外部的强烈冲击之后,失色的情况算是比较常见的问题。”

    “哦?那是不是我其实没什事,过几天自己就好了?”

    一听说是常见问题,叶翊辉明显是送了口气。

    “这个并不好说。”

    宋仁建道:“人脑是非常复杂的,什么症状都可能会出现。”

    “单纯只是一个CT什么的,并不能看出太多信息来。”

    “这样吧,我来给你全面检查一下,你看怎么样?”

    叶翊辉闻言一愣,他记得宋仁建好像是营养科的大夫吧,怎么还管脑科?

    看出了叶翊辉的疑问,宋仁建淡淡一笑道:“我前些年一直是负责脑神经外科的。”

    “只是因为工作太忙没时间陪家里人,所以就自己请愿调到营养科工作。””

    “这些年虽然没怎么接触过病人,开刀什么的肯定是不可能了。”

    “不过只是检查和诊断的话,那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叶警官请放心,我是名医生,不会不懂装懂乱治病的。

    说完,看叶翊辉还有些犹豫的样子,宋仁建又道:

    “你要是还担心,可以拿着检查的结果,明天什么时候再来找医生看一下。”

    “这样至少能省去你去做各种的检查消耗太多的时间。”

    人家都这么说了,叶翊辉也觉得宋仁建是个负责人的好医生,当下也就没再拒绝对方的好意。

    只是在谈及检查的费用时,宋仁建说他来出作为答谢这个问题上,叶翊辉言辞拒绝了。

    他们警察给报警人解决问题,这是他们的职责,也是他们的义务,可不是为了能得到什么好处。

    看叶翊辉态度坚决,宋仁建也不不好在说什么。

    很快,从CT到核磁共振等等一番检查后,宋仁建生告诉叶翊辉并没发现任何问题。

    出现头晕的情况,应该是头部被重物敲击后,造成了轻度脑震荡,只要休息几天便会消失。

    至于失色的现象,应该也只是脑部受到了震荡后,所引起的意识模糊和视觉障碍的缘故。

    这种情况快的话十几个小时就会消失,慢的话也就两三天年的样子。

    宋仁建还提醒他,可能还会出现短期的记忆遗忘之类的症状。

    像是几分钟前放了一个东西,几分钟后忽然忘了放在了什么地方,这些也都正常。

    关键是心态要放轻松,不要想得太多,早睡早起休息好。

    但是,如果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些症状还没有消失的话,那到时候可以再来找他。

    他会介绍院里最好的大夫,也是他的好友,现在脑科主任给他再来检查一下。

    如果还查不出来什么,他还可以联系以前在国外工作时的一些同事来个专家会诊。

    专家会诊什么的,叶翊辉觉得有些太夸张了。

    他认为自己的情况应该就像宋仁建说的那样,休息休息久就好了。

    这让叶翊辉本来悬着的心稍微放下来了一些。

    看来他想要当刑警这件事,至少不会从身体问题上被剔除!

    “哦对了宋大夫,还有一个问题。”

    叶翊辉提到自己那一片黑白的视线里,却有一个人有颜色,想要咨询一下这算是什么情况。

    宋仁建愣了愣,在详细询问之后,摇头说那是不可能的,应该是属于他的幻觉。

    根据他多年的从医生,目前还没有遇到和听说过有这种情况。

    “幻觉……吗?”

    叶翊辉对于宋仁建的这番话并不是很相信。

    通过幻觉就能恰好让他找到了徐宏诚?

    把一个原本可能不一定会有结果的案子给分分钟解决了?

    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可他自己对此也说不出的所以然了,只能是暂时先听宋仁建的话回家休息。

    打电话把结果跟所长说了一声,所长让他今天就直接回家休息,明天再来。

    挂了电话,叶翊辉看了眼手机,已经五点半多了,他路边买了份饭就回家去了。

    屋子不大,一床,一桌,一个乐器架上的二胡,还有一个小卫生间。

    这就是他如今的家。

    其实一般像是没成家的警察,要么住父母家里,要么就住宿舍的居多,

    尤其是前者,很省钱不说,关键是还省事,衣服饭菜都不用自己操心,只需要一门心思工作就好。

    毕竟像是警察这职业,忙起来的时候根本就都没空回家,

    所以很少会有谁出来单独租个房子住,房租再便宜也有些浪费钱。

    如果他也和其他人一样,拥有一个普通的家庭,估计也会跟父母住在一起吧。

    ……不,或许那样的话,他压根就不会,也没有契机会来当警察都是有可能的,

    那样的话,现在指不定会住哪里了。

    或许和还不知会是谁的女友,在外面自己租房子住也没准。

    “爸,妈,我回来了。”

    叶翊辉将买来的饭放在了办公桌上后,对桌上摆放着的相框中的人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照片里有一对儿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的男女,

    从两人那灿烂的笑颜中,可以感觉到一阵甜美的幸福感。

    在两人之间,是一个三四岁大的小男孩。

    小男孩也笑的很快心,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小脸肥嘟嘟的看着就想让人捏两下。

    很普通的一家三口合照。

    但不管是三人的衣着,照片的背景,还是照片本身的色泽,一看就知道这照片有不少年头了。

    “今天我早上帮一个大爷找到了小孙女。”

    “之后遇到了小时候的玩伴耿成明,他刚出来没多久就又被送进去了,哎。”

    “然后……”

    叶翊辉一面吃着盒饭,一面诉说着今天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等说到了他去医院检查的事情后,买来的饭也吃完了。

    将一次性筷子和餐盒都拿去卫生间大概冲了冲,

    这才把这些东西扔扔进了办公桌旁的一拍垃圾桶里。

    其中一次性筷子扔的是外面贴着“干”字样的桶,餐盒则是扔到了贴着“回”的里面。

    做好这一切,他又换了身宽松一点的衣服,这才是重新做到了办公桌前。

    办公桌上东西不多,大致有四样。

    左侧相框中的全家福,正面的一台笔记本电脑,

    右侧的一个笔筒,和旁边那一摞厚厚大大的纸张。

    看内容,那些纸张是打印了不同报纸的其中一页。

    有A市的,有AB市的。

    城市不多,但种类却是琳琅满目。

    像是什么日报啊,快报啊,晚报啊,周刊啊等等不知道多少种。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临市临省的一些报纸。

    叶翊辉翻看了一下桌面上摆放着的本子里记录的时间,

    然后从那一摞摞报纸里抽出一张来,接着上次看到的地方快速浏览着。

    看了一遍之后,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随手放到了桌旁一个纸箱里,

    那里是他专门放这种纸的,等攒满一箱打包再扔。

    又看了十几张都全无收获,叶翊辉没气馁,

    这种事情从他当上警察一年后就开始了。

    虽然因为工作缘故,不能每天都能回家。

    但只要能回来,他都会重复这些。

    现在自己也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报纸了,找不到自己需要的内容并不奇怪。

    如此将那厚厚一摞内容看了差不多一半时,

    叶翊辉终于是看到了令他眼睛一亮的内容,赶忙从笔筒里拿出剪刀来,

    将这份日期写着1999年11月20号的A市晚报上所刊载的一篇文章给剪了下来。

    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一个白板吸,叶翊辉起身来到了正对床头的墙面前。

    墙面上挂着一张宽大的教学用的白板,上面密密麻麻地贴满各种报纸的剪裁内容。

    在白板空余的地方,叶翊辉将刚剪下来的内容,用白板吸固定了上去。

    然后他就坐在床沿上,看着这一面墙上所贴的所有内容,在脑海中又一次地梳理了一遍。

    这些被剪裁下来的内容,因为排版的缘故样子千差万别。有大有小,有宽有窄。

    时间上,最早的一篇报道是1995年2月14号,最新的则是在1999年11月20号。

    其中1999年11月5号的报纸内容最为多,这之后的时间就十分的零星了。

    “不管用多长时间,不管用什么手段,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叶翊辉看着面前的那些新闻报道,原本有几分书生气的脸上,显得有几分宛若恶鬼般的狰狞!

    不难想象,如果那个人现在敢站在他面前,铁定会直接被他给撕成碎片!

    好半天,叶翊辉的心绪才渐渐平复下来。

    看了眼手机,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

    准备洗洗睡,给明天的工作积攒体能和精力,

    手机,却在这时忽然响了起来。

    叶翊辉拿起来一看,上面显示了“所长”二字!

    现在已经都晚上十一点半了,这时候突然给他打电话,莫非是……

    叶翊辉心头猛地一阵激动!

    “喂,翊辉啊,睡了吗?”

    “还没,刚正准备去洗漱呢,怎么了所长?是有什么警情需要我去处理吗?”

    “我身体没任何问题的,随时可以报道!”

    “那倒没有,就算有,今天你也要给我在家好好睡一觉才行!”

    “我打电话是来告诉你一声,你前段时间不是申请想要调往刑警队吗。”

    听到刑警队三个字,叶翊辉只觉心潮澎湃!

    只有成为了刑警,他才能告别这种通过剪裁报纸等手段,去找信息的低效手段,

    而是可以直接去调阅相关的卷宗,看到更为详细有效的内容,也才能找到那个人。

    成为刑警,是他找到那个人的根基!

    “你的调令没被批准。”

    “……啊?!”

    叶翊辉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刑警并不是那么好当的,因为要一直面对各种案发现场与凶手,在心理和体能层面要求很高。

    这一点他很清楚。

    所以在招警考试中,虽然他当时成绩还可以,但最终的分派上却只是让他成了一名民警。

    对此他有些不理解,但还是服从安排的。

    他认为没能如愿,肯定是他还有不足的地方。

    所以这几年当民警时,他一方面积攒工作经验,一方面也在各种学习。

    一次被拒,他就在努力学习,重新申报。

    而这一次,他觉得自己的已经准备的足够充分,通过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

    可等了许久之后,为什么还是这样的结果?

    这么多年的努力下来却一直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叶翊辉有些接受不了。

    “所长,为什么会没批准呢?难道我还不够资格吗?是我还不够努力吗?!”

    期许太久的事情落空,叶翊辉一时间有些不能自己。

    “翊辉啊,你先冷静,先冷静!”

    所长道:“原因我也不清楚,我问了,但人家并没有告诉我,只是说上面没批。”

    “不过你也不要气馁,虽然申请没被批准,但我给你争取来一个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所长!”

    本来十分沮丧的叶翊辉立刻是双眼冒光!

    “市局半个月前,针对那个杀人放血的凶犯所成立的专案组,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吧?”

    “知道!”

    “距离当初市局公布的三个月内破案,现在没有多少天了。”

    “最近市局天天催着让咱们AB市的刑警队派些人过去支援。”

    “只是咱这边的刑警队也有个棘手的案子,实在是抽调不出人来了。”

    “我跟咱们市刑警队的曹队长熟,跟他商量了一下之后。”

    “准备选你作为刑警队的借调人员去给市局帮忙。”

    “要是你在这个案子中能有所表现的话,或许调令的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

    “不过丑话说在前面,给市局专案组帮忙,又是限时的案子,可是不轻松的哦。”

    “不会!再苦再累我也会努力查案!”

    “恩,多去学习学习,感受一下真正的刑警都是怎么工作的,对你以后有好处。”

    “时间的话,明天早上八点,你去市局报道。”

    “就说是AB市刑警支队队长,曹永浩让你来的就可以。”

    “是!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