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五章 大写的浪费!
    叮铃铃,叮铃铃!

    床头柜的电子闹钟在时间变成05:00时,响起了一阵尖锐的声响。

    咣当!

    “诶呦!”

    与硬相碰的动静,和痛呼声一前一后的响起,

    “真是的,这都多少次了,怎么还是总忘了自己睡的是床底。”

    揉着自己不小心又撞到床底板的额头,叶翊辉缓缓从床底下钻了出来。

    “哎,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

    昨夜和所长通过电话之后,他兴奋了很久半天没睡着,

    还以为趁着这股兴奋的劲头,等晚上睡着后他或许就能梦到当年的一些事情来。

    可惜这一晚他睡的质量出奇的好,连梦的影子都没看到!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我想的还不够吗?”

    叶翊辉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双拳。

    虽然他自己并不愿意承认,

    但不得不说,这些年他回忆过往的事情时,有很多记忆早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甚至于要不是因为还有那张全家福在,他或许现在连自己父母的样子都记不住了……

    凶手还没找到,自己亲人的音容样貌却先一步淡忘,这算是什么事?

    一股深深的自责刺痛着叶翊辉的心,

    也让他对凶手的愤怒再次上升了一个台阶。

    如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人造成的!

    “等着吧,这次专案组我一定会抓到凶手,让这个案子成为我当上刑警的敲门砖!”

    “等我成为了刑警,一定要抓到你!”

    叮铃铃,叮铃铃!

    刺耳的闹铃还在继续,叶翊辉随手按停了电子闹钟,

    拉开窗帘,想着打开窗让自己呼吸一些新鲜空气,平复一下内心。

    可随着帘子被来开,叶翊辉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对面那栋公寓楼上,布满了各种课外辅导班,教育培训的牌子,

    为了能吸引眼球,那些牌子的颜色跟样式,可谓是花里胡哨的什么的都有。

    在这里住了快两年多,对于那些牌子他早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甚至说眼睛一闭,什么地方是什么机构,用的什么颜色,设计风格有事什么都能说出来。

    可就是这熟悉的景色,今天他却觉得十分的陌生。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一个原因,颜色!

    “我的眼睛……”

    昨天宋仁建说多休息休息,过几天应该就没事了。

    可如今他一觉醒来,除了头晕的症状的确消失了之外,

    他更为在意的视觉却没有哪怕是一丁点的变化。

    眼中所看到的世界依然没有半分色彩,有的只是黑与白!

    不过想到昨天他看见徐宏诚时眼睛里曾出现过颜色,

    应该就是宋仁建说的,头部的伤势导致的暂时性失色罢了,或许再过几天自己就会好了。

    没在这件事多想,叶翊辉急忙去洗漱了。

    五分钟后,他穿了一身带着几分正式感的素色休闲服走到了书桌前。

    上面整齐地排列着他平日里出门时要带的手表、钱包、手铐等几件东西。

    在一一随身装好后,最后一个才拿起了他的警察证。

    用桌子一旁挂着的毛巾,把警察证里里外外擦了一遍,

    弄得看起来跟今天新发的一样,这才装进了上衣外套的内侧口袋里。

    做好这一切,又去洗手间里的镜子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头发之类的,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今天去报道,不能给市局专案组的人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叶翊辉下楼买了几个包子就赶往了汽车站。

    从AB市到A市,如果自己开车,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就够了,

    若是做长途汽车,那一般情况需要两个多小时左右。

    他现在这样子开车是没可能,何况他还没有买车。

    坐上第一班公车,叶翊辉看了眼手表,06:03。

    算上到站后到地铁等交通工具,9点前他肯定能抵达市局。

    坐在车上也没有其他事情,他拿出了记事本和手机翻看了起来。

    记事本上,记录了这起案子发生后,他自己从新闻报道还有网上所摘录下来的一些内容。

    手机里,则是所长凌晨时分发给的一些案情调查简报。

    留言里说,这些资料是他从专案组那里要来的,

    让叶翊辉在去的路上赶紧先看看,好对案情有个初步的了解,

    免得到地方一问三不知,那还怎么开展工作?

    资料上显示,上个月,A市的宜坪村发生的那起杀人案,死者是一位名叫郭长江的村民。

    这个郭长江不是宜坪村人,是外来的在这里承包了一片河塘,养殖小龙虾谋生。

    郭长江因为承包河塘的价钱和期限和当地村民发生过一些争执,一度闹的还打起来过。

    有一名村民甚至还因此去医院缝了几针,这些人都具有一定的作案动机。

    但在前两年,A市一共还发生三起相似的案件,

    都是有人被倒吊着后,割破喉咙放干了血,

    而且房间里的墙面上,还会将被害人的血,用小篆体写上大大的“浪费”二字。

    只是因为一些钱财的争端,没谁会用如此凶残的手段,而且村子里也没一个人会篆书。

    根据连环犯罪的特点,往往一个案件里如果某个嫌疑人没有了作案时间,那大概率就会被排除。

    因此警方在经过筛查后,暂时排除了宜坪村人的作案嫌疑。

    可如此以来,线索暂时就断掉了。

    从目前的情况只能判断出,行凶者具有极强的反侦察意识。

    现场即便被弄得那般血腥,却依旧没有留下半枚指纹和丁点毛发之类的遗留物。

    又因为对方挑选的被害人,都是外出打工的独居人士,根本没有目击证人。

    这些人为了能多省一些钱,好给家中的老婆孩子寄去,

    往往所选择的住处一般要么比较老旧,要么就是比较偏远,

    这些地方别说监控了,到了夜里就连路人都没几个。

    虽说大多数都是很多人一起租房居住,

    但这里面的人天南海北的哪里都有,每天为了养家糊口都累的连吃饭的力气都快没了。

    屋里少了个谁的这种事情,除非是关系非常好的,否则谁会去在意?

    这种情况给了专案组调查取证起来了不小的难度。

    调查了前前后后已经快近两个月了。

    嫌疑人找到了不少,可这些人虽然在某一个案子里有嫌疑,

    但串联起来的时候,在其他的案发时间里却都或多或少找到不在场证明。

    “倒挂着放血,用小篆写着浪费……”

    叶翊辉心里琢磨着,这两个行为意味着什么。

    尤其是“浪费”二字,到底是在指什么事情?

    对此网上和各种大小媒体和公众号都有猜测,有些看起来好像还有几分道理。

    不过要说最有名的,要数一个ID名为“不觉明励”的自媒体人的发帖了。

    “不觉明励”说,在自己调查了相关死者的身份后,发现都算是社会的低端人群。

    他推测凶手可能是认为,这些人活着没多少价值,纯属浪费空气。

    所以就用像是宰杀猪牛之类动物的手法,把人给吊起来放血杀了。

    为的是给地球减压,减少不必要的二氧化碳排放,为绿色减排做出贡献。

    这个言论已经发布,其点击量和评论数是所有言论里最高的,甚至一度还冲上了热搜榜!

    虽然最后被以涉嫌违规删除了,但各种转帖还是层出不同。

    叶翊辉第一次看到时都惊了,不明白这种毫无人性的言语,为何会遭到如此的关注?

    比其他那些很多看起来更有逻辑性,更具可能帮助破案的推断还要惹人注意?

    被这个帖子带了节奏,很快,一些相近的内容就四面开花,

    像是有网友就说:“对不起今天我浪费了粮食,请刀下留人,哈哈。”

    还有说:“今年我40了,回首过往,我感觉我浪费了自己的青春,但我还想继续浪费下去,请大侠饶命!”

    “杀手姐姐,我人比较胖,排放的二氧化碳比别人多,你来杀我啊。为了你倒掉我的时候方便一些,从今天开始我会减肥的哦,爱你~”

    每当看到这样的言论,叶翊辉都觉得是又着急又心痛。

    着急的是,这个犯人既然都连续犯案四起了,如果再不赶紧抓住,或许还有第五人,第六人遇害。

    而心痛的,是这些回帖的人,似乎不光没有对被害人有丝毫的怜悯,

    甚至还在拿他们的事情开涮,觉得很好笑很好玩!

    但转念一想,让他不由得想起了20年前,他自己的遭遇。

    那时候家里的事情发生后,邻居间的传言和这个案子何其的相似?

    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那件事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也不会知道那些道听途说和自以为的内容,又跟真相差距多远。

    没有人会知道!

    对那些人而言,自己的不幸只是他们茶余饭后的一种谈资罢了。

    好在那时候网络和媒体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和自由,要不然指不定还会被传扬成什么样子。

    过去也好,现在也罢,之所以能轻而易举地写下那些言语,

    叶翊辉很明白是因为那些人不是受害者的家属,而是一群没有收到丝毫伤害的旁观者罢了。

    相信只有当他们自己也成为受害者时,才会明白那么做会给人带来多少痛。

    不知不觉,勾起了自己不快的过往,叶翊辉的心绪不免有些烦乱。

    啪!

    叶翊辉合上了记事本,决定冷静冷静再看。

    透过车窗目光呆滞地看了会儿外面的车来车往,觉得无趣,叶翊辉把目光换到了车载电视上。

    上面正播着早间新闻。

    一位貌美端庄的女播音员,先是介绍了一下天气,说今天阳光明媚,适合出游。

    但紧接着又提醒,各地防控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希望大家能避免不必要的外出。

    如果实在需要,戴好口罩做好消毒,保护自己就是保护他人。

    之后,开始了今天的早间快讯:

    “A市为了更好地给广大市民带来安心的生活环境。”

    “准备开展环境卫生与食品卫生的双向整治行动。”

    “为此我市领导召集了市里的这方面的代表共同参与。”

    “其中企业方面的领头人,是A市明星企业,“环宇星海”集团的董事长郝浩仁。”

    “对此郝浩仁的妻子,同样是我市知名企业“金尊”集团的董事长高煜,表示坚定地支持。”

    “声称自己也会为建设美好生活贡献一份力量。

    “……说起A市的快递业巨头,相信大家一定能想起“闪达”快递的董事长毕盖鳄。”

    “为了感谢毕盖鳄先生对A市,这个富有悠久历史的古镇,进行的修缮家谱的公益活动。”

    “我市民俗研究会会长……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

    “根据刚刚得到的消息,就在昨晚,A市大金路的一个小区里,又发生了起入室杀人案。”

    “死者名叫凌若风,男性,40岁,是一名网文写手。”

    “我台记者从市局专案组了解到,这起案子同他们正在侦办的案子属于同一人所为!”

    “同一人?!”

    叶翊辉听的眉头紧皱。

    这人果然又犯案了。

    只是这个频率未免有些高了吧?

    距离上个案子这才过去了不到两个月啊。

    和前两年一共只犯了三次案子相比,节奏上明显是加快了很多!

    “呜呜呜……”

    车载电视里传来的一阵哭声,将叶翊辉的注意力从案件思考上转了回来。

    屏幕中,前几名被害者的家属都悲痛欲绝。

    其中,记者着重介绍了一位六岁的孩子。

    这孩子的母亲体弱,生下孩子后没见年就因病去世,只留下孩子和其丈夫相依为命。

    为了能给孩子带来更好的生活,父亲决定外出打工赚钱。

    本来说好过年回家团聚的,却没想到再也见不到了。

    看着镜头下孩子哭着喊爸爸的样子,叶翊辉不知不觉中,已经攥紧了双拳,目露狠色!

    那孩子,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

    当年他除了哭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可现在不一样了!

    他是警察!

    有责任,有义务,也有能力去做些什么了!

    时间过很快,汽车刚一到站,叶翊辉立刻就冲下车,叫了辆出租前往了市局。

    他现在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