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七章 不需要相信我
    “钟队,早!”

    在叶翊辉惊讶的目光中,

    前一刻都在呼呼大睡的人,在钟立国那边刚进屋之后,

    虽然一个个睡眼惺忪的,但一个个都已经是站了起来。

    钟立国扫视了一圈屋内,确认人都起来了,点了点头道:

    “现在让高法医给我们说一下昨天晚上发生案子。”

    说完,对年轻女子点了点头,示意对反可以开始了。

    “她是个法医?”

    叶翊辉有些惊讶。

    那人的的年龄看起来比自己还小几岁,就是负责这种大案的法医,

    相比之下,自己现在连个刑警都还不是,差距啊!

    带着一些羡慕,叶翊辉不由多看了几眼。

    被称之为高法医的年轻女子,个头估计一米七五左右,

    短发齐肩,圆圆的脸看上去有点肉肉的。

    也不知道是刚吃早饭还是什么,瞧着嘴里似乎是在咀嚼着什么。

    “高法医?李法医呢?”

    见来的不是大家熟悉的人,周围开始有些人互相小声嘀咕了起来,显然是不太满意。

    房间也不算大,他们的声音压得再怎么低,也难免被当事人听见,

    一般人被人如此说,面子上难免会有些挂不住,

    可看那姓高的年轻女法医,却好像完全没听到一样,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只是默默的将手中的电脑与投影仪相连,同时加快了咀嚼的速度,一时间发出了嘎吱嘎吱的脆响。

    昨天临时被叫来,弄得她为了赶进度,一夜都没睡,早上连饭都来不及吃。

    好在自己有常备的糖,要不然什么都不吃就过来,低血糖的她还真有些吃不消。

    “有什么话就敞开了说,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钟立国见一屋子人有些躁动,瞪了周围人一眼道:

    “李老年纪大了,前天晚上就身体不适住院了,医生说要静养半个月多。”

    “还是怎么说?想让李老托着病体,继续给咱们这帮不成器的家伙服务?”

    “两个月了啊!什么都没查到不说,还把李老都给累的住院了,你们还忍心继续折磨她?”

    “反正我钟立国要是再抓不到这个人,以后是没脸在去面对李老了。”

    “何况这位高法医,是李老亲自点名让来负责这个案子的,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被他这番话说的,在场的人安静了下来。

    不过看向年轻女法医的目光中,虽然有些惊讶的意味,但更多的还是疑虑。

    这里面的人也包括叶翊辉。

    这位高法医是谁他不知道。

    但钟立国口中的所说的李老,连他这个不是刑警的人也是久仰大名。

    那人是市局有名的老法医,也是全国为数不多的女法医,叫李钰玫。

    听说今年都快六十了,却还已然坚持在一线工作,给很多疑难案件给出了十分精准的分析,

    让一些都被认为是不可能破获的案子,最终得以昭告天下,算得上是A市警界的名人了。

    能被李钰玫点名让其负责这个案子,看来这位高法医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啊。

    “谢谢钟队。”

    在钟立国训话的时候,高法医也弄好了设备,她先是对钟立国微微一笑,

    然后环视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淡淡道:“大家好,我叫高奕奕。”

    “在李老师能回来继续工作之前,我会跟大家一起负责调查这起案子。”

    “我知道大家可能看我年轻,会对于我有不信任的感觉,这一点我很能理解。”

    “换做是我,肯定也同样会这么认为。”

    “不过我不想去浪费时间来介绍我以前参与破获的案子,来让你们去信任我。”

    “我觉得想要对一个人有信任感,不是因为那人过去做过什么,而是现在做了什么。”

    “可这是需要时间的。”

    “但现在距离三个月的破案期限,也只剩下了不到半个月了。”

    ”我们没有时间了。”

    “但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在查案的时候难免会有顾忌。”

    “所以我想说,你们先不需要相信我。”

    “只要相信我的老师李钰玫先生的判断就好。”

    “她既然让我来了,就一定有她的想法和道理。”

    说完,也不给都听楞的钟立国和其他人反应的时间,

    她用手上的遥控激光笔,对着投影到幕布上的一些照片和数据开始说了起来:

    “现在我来说说昨晚发生的案子。”

    “从尸检结果来看,凶手依旧是采用了之前的手段,把人弄晕后倒掉割喉放血。”

    “不过,与前四次都从死者体内检测到了安眠药的成分不同。”

    “昨晚的死者我从其体内发现了乙醚的残留。”

    “乙醚?”

    高奕奕的话音未落,房间里的人都是有几分躁动。

    目前为止的几名被害人体内,都检测出了安眠药的成分,

    这个信息是只有警方和凶手才知道的。

    这时候突然换了手法,是作案手法的改变?

    还是说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模仿作案?!

    高奕奕猜到了这些人在想什么。

    按照常理,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的。

    “我在发现时乙醚时也怀疑过这种可能。”

    “不过这名从死者的头顶,心口和两只脚心上,也出现了被利刃捅入的情况。”

    “这个消息我们封锁的应该很严。”

    “如果是模仿犯,虽然会倒吊着放血,但肯定不会也做这些。”

    “而且从几处伤口的切割痕迹,也都跟之前的四起有高度吻合。”

    “模仿犯的可能性极低。”

    “那就好……”

    一听高奕奕如此分析,众人都是送了口气,

    要是这时候再出现个模仿犯,期限内他们根本不可能破案。

    可这口气还没等彻底松出来,高奕奕下面的话,又把他们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但是,这次从死者指甲缝里,鼻腔和嘴巴中,发现了一些棉巾上的纤维组织。”

    “应该是用毛巾收卷之类的东西捂在了死者的口鼻上。”

    高奕奕说完,又按了一下手中的激光笔,将投影的画面切换成了一个时间表道:

    “凶手之前的四次犯案,时间间隔都至少在四到八个月左右。”

    “但距离上一个案子的发生才过去了两个月,这个人就再次动手了。”

    “手法也出现了改变。”

    “从需要一个小时奇效的安眠药,换成了更快捷的乙醚。”

    “在身上三处地方留下的刀痕,也显得有些匆忙,不如以前沉稳。”

    “我想,凶手的心态应该是因为什么原因发生了变化,导致其作案的冷却期变短了。”

    “按照这个趋势,凶手极有可能还会在短时间内继续犯案!”

    如果说里在场的人中,开始还对这个年轻的女法医有些不信任的话,

    此时听了对方一番言语后,都已经是感觉到了这人的不简单,

    看来真如这人刚才说的那样,就算不相信她,也应该相信李老的眼光。

    法医的水平至少不是外表看起来的那般稚嫩。

    对于高奕奕说凶手会短时间还会下手的判断,大家也是表示认同。

    在最新的案子发生后,他们内部其实早也讨论过这种可能,

    如今法医也给出了相同的判断,那这种判断发生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了。

    又有人要遇害乐。

    可现在连嫌疑人都没有锁定,这让大家的脸色都是极为难看。

    “从尸体身上,很抱歉我目前只能得出这些结论出来。”

    高奕奕带着几分歉意,然后又切换了一张图片,

    那是一柄现在家庭中很常见的西式菜刀,刀身长而薄。

    “不过要说线索,也不是完全没有。”

    “这时这次凶手遗留下来的刀。”

    “这把刀上,我只找到了昨晚死者的DNA。”

    “这就很奇怪了。从伤痕的一致性来看,凶手每次作案用的应该都是这种略微带着锯齿的刀”

    “上面应该还会有之前几名死者的DNA才对。”

    “所以我对刀又进行了分析,发现从刀身磨损来看,这是一柄全新的刀!”

    听到高奕奕的这句话,叶翊辉的眼前顿时一亮!

    既然是全新的,代表这人或许在犯案之前有过买刀的行为!

    只要顺藤摸瓜,把买了这种刀的人筛查出来,这里面肯定就有犯人!

    “除了这一点之外,我还发现……”

    在高奕奕又说了一些她昨晚验尸时发现的几点情况后,就离开了。

    时间仓促,她昨晚一夜没睡也只是进行了初步的检测和分析,

    她还要赶回去继续进行深入的调查,看能不能发现其他什么线索。

    如何从逝者身上寻找出无声的线索与证言,才是他们法医要做的事情。

    高奕奕离开了,专案组成员又在进行了一番讨论后,钟立国开始分派任务。

    “1组2组和三组,继续跟踪调查那三名重要嫌疑人,一有发现立刻汇报!”

    “3组4组,你们……”

    看到随着钟立国的指派,屋里的人是越走越少,

    叶翊辉从一开始的激动和兴奋,变得有些不安起来了,到现在还每给他分派任务呢。

    “该不会因为我是派出所来的,只准备给我分派整理文件之类的事情吧?”

    叶翊辉在派出所时,不怎么喜欢的就是文职工作。

    往往一个警情本身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处理掉,

    但随之而来的各种记录登记之类的,却会耗费不少的时间。

    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为了让每一个案情都有始有终,

    做到即便当时办案人有事不在,其他同事也能第一时间就了解事情的始末,用最短的时间做出最佳的处理。

    为此那些记录的工作都是必须的。

    叶翊辉理解,所以虽然不喜欢,但做的时候从来都是写的很认真仔细。

    可那是在派出所,算是他的本职工作之一。

    如今来了专案组,还要让他负责处理这些吗?

    他愿意为案件出力,让凶手早日落网,还A市人民一个平安。

    可如此一来,他那里还有学习和表现的机会?

    “让我出外勤吧,让我出外勤吧……”

    叶翊辉正自心中默默祈祷。

    “8组!”

    “你们负责去调查一下刀具的事情,从案发现场周边开始查。”

    “附近没有就扩大范围,三天内我要看到至少十公里内的走访结果!”

    “哦对了。”

    钟立国扫视了一下屋里剩下的人,发现自己还遗漏了一个人,又补充道:

    “叶翊辉,你跟着8组也一起去调查刀具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