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八章 不是第一个
    “太好了!”

    一听到自己被安排出外勤,叶翊辉激动之下,情不自禁地从座位上给站了起来。

    这个举动弄得房间里的人都是一脸惊讶地看着他,就连钟立国也是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被好多双眼睛盯着,叶翊辉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了,不免有些尴尬。

    他刚才一直在心里念叨着能给安排外勤的事情,

    一听到钟立国点了他的名字,一时间没有忍住,就把心里话给喊了出来。

    不过尴尬什么的,比起能出外勤而言不算事。

    叶翊辉轻咳一声,对着钟立国道:“钟队!保证在四天内完成任务!”

    类似这种找东西找人的事情他也是做过的。

    不过他以前负责的都属于民事案件,像是找报案人丢失的钱包啊,或者走丢的孩子什么的。

    今天他要做是为了调查一个刑事案件!

    性质上的不同,让他此时虽然身份上还不是真正的刑警,但也觉得心中的满是兴奋和冲劲。

    “哈哈,有干劲是好的。”

    钟立国笑了笑,看向其他人道:

    “刚才忘了介绍,这位是AB市分局,从北曲坊路派出所给咱们调的增援,叫叶翊辉。”

    “听说在所里也是一把好手。”

    “不过对于刑侦方面的一些事情,可能还不是太了解。”

    “这样吧,钟离琰,你刚好就是AB市分局的,那就由你负责带带他吧。”

    “是,钟队!”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叶翊辉寻声看去,不远处的角落里站着一位穿着牛仔裤,黑色棉衣的女孩,肩头上还斜挎着个包。

    刚才的回应就是对方的……吧?

    叶翊辉有些不确定。

    那个女孩,看起来并不像是名警察。

    个头不高,估计也就到他胸口的位置左右。

    他一米七七的个头,也就是说那女孩也就一米六可能都有点悬。

    年纪的话比刚才的高法医还要年轻,好像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

    其实这人刚才一进屋的时候,他就看到了。

    只是当时以为是某位刑警的家属,也就没多看。

    察觉到叶翊辉的目光带着些许疑惑,那女孩也看了过来。

    顿时,叶翊辉只感觉一股莫名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尤其是姑娘那如同一柄锐利尖刀的眼神,看的叶翊辉心头竟然是有些发憷。

    “看来真的是警察了……”

    只是一个眼神,叶翊辉就明白自己刚才有些以貌取人了。

    可他真不是故意的啊,实在是这位女孩的外表太……年轻(zhi nen)了些。

    瞧着女孩冰冷的眼神和漠然的神情,叶翊辉觉得自己之前的反应可能是惹到了对方。

    想到一会儿两人就要一起行动,女孩又被钟立国要求教导一下自己,

    叶翊辉心下不由担忧了起来,这之后的日子有点不太好过啊。

    “哎……”

    叶翊辉和钟离琰的反应,钟立国都是看在眼中的,心下不由叹了口气。

    在负责被责令限时侦破的案子时,但凡是能过来增援的同志,他们都会很感谢,相处的都会比较融洽。

    但这个从AB市分局过来的钟离琰,算是有点打破了这个传统。

    这个钟离琰他是了解的,能力是很不错,只是性格不是那么合群。

    他们市局刑警队的人都不怎么喜欢和她一起办案,这个他也不能强求什么。

    本来想着叶翊辉和钟离琰年纪相仿,又都是从AB市来,或许能有些共同语言什么的。

    现在看来,还是他太小看钟离琰的有点孤僻的性格了。

    不过他也很清楚,这不能怪人家。

    钟离琰因为当年的事情导致精神受到很大冲击。

    让本来活泼可爱的孩子一夜之间发生了很多巨变。

    这个变化不光是体现在性格上,身体同样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如今明明都已经二十三了,看起来却还像个十七八的学生。

    “希望两人能好好相处吧。”

    作为刑警队长,他也不能太偏袒谁。

    不说一碗水端平,也至少要做到差不多,毕竟当刑警的都不容易。

    他不能因为钟离琰是他师父的搭档的女儿,就太过照顾。

    “孙伟策。”

    钟立国把目光移向了房间的一角。

    那里坐着位面前被四个显示屏包围着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的身体很壮实,虽然现在是坐在那里,但从身形也可以想象的出,只要一站起来,绝对的人高马大。

    一身宽大的便装,在浑身健硕的肌肉面前,宽松也变得紧致,勾勒出的线条极具力量感。

    可与肌肉爆棚的身子截然相反的是,那人的脸白的没有血色,

    再配上一副细框眼镜,看起来反倒是有几分文弱。

    “你负责在网上去查一下,最近这段时间我市是否有人购买了这种刀。”

    钟立国道:“如今网络购物发达,凶手也可能会在网上购买作案工具。”

    “如果有,那就把买家的信息发给相应辖区负责调查的人。”

    “还有,把这刀的照片发给他们,存手机里比拿着照片要方便,也不会容易丢。”

    叫孙伟策的男子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表示回应,

    然后就把视线放在了他面前的四个屏幕上。

    双手在键盘上飞速敲打,一时间整个房间里能清晰听到一阵噼里啪啦键盘敲击声,

    大约不到三秒的样子,负责调查刀具的第八组成员的手机响了起来,这里面就有叶翊辉。

    那些人对此好像都已经是见惯不怪了,没谁去看手机。

    不过叶翊辉还有些不明所以,掏出手机来一看。

    发现自己收到了一条短信,里面是他们要调查的刀子的照片。

    “他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

    叶翊辉有些惊讶地看了眼已经缩在屏幕后面的孙伟策。

    他本来还想主动上前去告诉对方自己的手机号呢。

    没想到这人还真速度,钟立国刚说了他的名字,这人就弄到了他的手机号,前后连一分钟都没有吧?

    就算是警队里有他的资料,也是够快的。

    分派好了人手,钟立国就离开了专案组办公室,他也有自己的线索需要调查。

    留在屋里的几人,也在飞快地划定好了自己负责的排查的方向和区域后,同样各自行动了起来。

    只是和其他几伙人都是有说有笑地离开,叶翊辉这边就显得要沉默寂静了很多。

    钟离琰除了在被钟立国安排要负责照顾叶翊辉时说了一句话后,

    就连刚才在分定调查方向时都是一句话没说,只是默默地用手在地图上画了范围。

    那冰冷的感觉,让离开警局都快半个小的叶翊辉如坐针毡,不知道怎么能化解一下这种气氛。

    “你好我叫叶翊辉,是北曲坊路派出所的民警,我刚才其实……”

    “无所谓,反正你也不是第一个用那种眼神看我的人。”

    叶翊辉想说些什么挽回一下,毕竟两人之后就要是搭档了。

    结果得来的是人家语声淡淡,听不出情绪的一句话。

    “我……”

    叶翊辉还想说什么,却被钟离琰开口打断道:

    “你不需要解释什么,也不需要道歉什么的。”

    “你怎么想的,我一点都不在乎。”

    “先跟你说好,答应跟你一起查案,只是钟队长的安排而已。”

    “我这个人其实独来独往惯了,也不怎么会教人。”

    “你既然也是警察,那很多事情其实也不需要我多说什么,自己照顾自己肯定没问题。”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现在这个案子没多少时间了。我不想浪费时间去了解你,你也不需要多费口舌来了解我。”

    “有时间,不如把注意力全都放在案子上。”

    “我想你也是这么认为吧?”

    “虽然钟队给了咱么四天的时间,但只要足够专心,这个时间肯定还可以再缩短一些。”

    “赶紧都排查一遍,这样我们才能有精力去调查其他地方,也才赶紧抓住那个混蛋!”

    说着说着,发现到了地方,又道:

    “你负责这条路的东面,我负责西面,要是有发现了我们电话联……你电话多少?”

    瞧出来钟离琰的态度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跟他交流,一心只想着案子,

    叶翊辉也就不再不勉强,反正刑警虽说也有搭档的概念,

    但不像是民警办案时,必须要有至少两名警察同时在场的硬性规矩。

    为了效率,刑警单独查案的情况也是很多的,甚至是一种常态,

    他就当自己没这个搭档,按照自己的节奏去查案就好了。

    何况钟离琰说的也没错,尽快抓到凶手也是他所希望的。

    如此想着,在跟钟离琰互相告知了彼此的电话后,就各自调查各自的了。

    就是钟离琰这种说话的态度和感觉,怎么觉得有点似曾相识呢?

    对了,好像跟高法医有点类似啊。

    胡乱想着,叶翊辉进入了街边的一家便利店。

    “你好,我是警察,我想问一下这种类型的刀,你这里有卖吗?”

    ……

    ……

    “没有啊,好的,谢谢配合啊。”

    夜里九点,叶翊辉带着几分倦意走出了已经不知道第多少个店铺了。

    整整一天了,一点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有找到。

    不过叶翊辉倒也没因此沮丧,线索若是那么好找,哪里还会有那么多的悬案难案了?

    何况调查刀具这件事本身,其实极有可能只是白费力气的事情。

    以那把这刀的款式,走访了一天,几乎家家都有的卖。

    从这海量的地方,先不说能不能找到凶手买刀的地方,就算找到了,店主是否记得还两说。

    如果再赶上凶手是很久之前就提前买好的,那这些时间就算是彻底白搭了。

    不过调查案件,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轻轻松松的。

    他在派出所时负责的案情,也有很多时候所做的调查都是无用功。

    但也就是通过那些看起来无意义的调查作为筛子,才能让真正有价值的线索浮出水面。

    对于刑警而言,没有什么是浪费时间的。

    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能缩短和凶手的距离!

    他现在只是有些担心,要是真没发现什么,那他又如何能立功表现呢?

    没了功劳,那他又如何能改变自己又一次被否掉的刑警申请呢?

    越想叶翊辉越担心,不过转念想,他这次能出外勤本身就足够高兴了。

    人啊,还是不要太贪,饭也要一口一口吃。

    何况,今天也才第一天而已,或许很快就能有所发现呢?

    “这附近还有会买这种刀的店面……”

    叶翊辉一面在路口等红绿灯,一面继续找寻下一个目标。

    好在他现在眼睛所能看到的只是黑白色,要不然那一个个霓虹璀璨的招牌,都快能把他给闪瞎了。

    “啊!”

    远处,一声女子的尖叫忽地响起,紧接着就听那人又喊道:“抢包啦,有人抢了我LV的包啊!”

    叶翊辉顺着声音望去,就见一名穿的珠光宝气中年妇女,正在那里边喊边追。

    只是中年妇女明显平日里不怎么运动,加上又在不断地喊,弄得她没跑出两步就开始上气不接下气,

    眼看是距离那个抢她包的人越来越远,中年妇女气得是破口大骂。

    “都别给我多管闲事啊!我手里的刀可不长眼!”

    那带着口罩,抢包的男子瞧见被中年妇女一喊,街头上有些路人纷纷为之侧目,

    立刻是从兜里掏出个弹簧刀来,对着那些疑似要拦他的人一阵比划。

    果然,一看到他手里有刀,

    一些本来还想帮忙的人都是不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结果让男子很是满意。

    心里已经是开始盘算把这个LV倒卖之后能赚多少,又可以去哪里逍遥快活一下了。

    现在日子不好过,他也就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有吃有的玩开心就行,未来什么的不敢想。

    正想的开心,一道身影忽地拦在了路中央。

    “我去,你TM找死是吧,我……”

    男子先是一惊,随即大怒。

    骂骂咧咧地之中,朝着那人就刺出了手中的弹簧刀。

    当然,他也没想着要杀人,每晚睡前都会看的刑法书可不是白看的,

    抢劫罪和杀人罪,那完全不是一个量刑级别的,他可不傻。

    他这么做就是想要吓退这个想着见义勇为,挡他财路的家伙。

    可不曾想来人不光没被他的举动给吓退,反倒还伸手过来抓住了他的右手腕。

    男子惊讶之余正待反抗,却已近为时已晚,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那人压倒在地,刀子掉落在了一边。

    这下男子彻底恼了,扔掉了刚抢来的包,用没被擒的左手玩命地朝压在他背后的人或捶或挠。

    “老实点!我是警察!再乱动你可就是抗拒抓捕了啊!”

    男子一听抓的他不是自己以为的,是见义勇为的普通人而是警察,

    在加上怎么挣扎都没法摆脱,渐渐的失去了反抗之心。

    叶翊辉见状这才腾出手来,把人给拷了。

    “哦哦哦哦哦!”

    不知何时,叶翊辉周围已经是聚集了不少人,

    看到他把男子给铐住了都发出了一声惊叹,

    随后也不知道是谁开始的,竟然还有掌声响起。

    叶翊辉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弄得他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应对,

    只好一个劲的说:都是应该的,都是应该的。

    这时,那被抢了包的中年妇女此时也跑了过来,对叶翊辉又是一阵感谢。

    “怎么回事?”

    正当叶翊辉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民众的这种热情时,

    有两名骑着摩托的巡警发现这边的情况,赶了过来。

    叶翊辉看到同僚来了,立刻是将情况跟两名巡警说了一遍,

    最后因为他还要继续调查刀的事情,就把男子转交给了两人。

    等人群散了,劫匪也被押走,叶翊辉忽地感觉到左腕有些异样,

    低头一看才发现上面有好几道抓痕,是刚才那名男子拼命挣扎时,在他手腕上留下的。

    当时还没察觉,此时一切都回归平静了,还隐隐的有些疼。

    叶翊辉看了一眼就没去在意,这种伤对警察而言,算不上什么。

    “……以防万一,还是处理一下比较好。”

    忽地,一个声音从他身后响起,有几分熟悉,也有几分陌生。

    叶翊辉回头一看,发现是自大白天分开之后,就再也没见到的钟离琰,

    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他竟然是一点都没察觉。

    此时钟离琰脸上的表情依旧冷漠,但看到她从背着的小挎包里取出的东西时,

    叶翊辉先是略感诧异,随后不由微微一笑。

    东西不多,就三样。

    一小瓶酒精,一瓶云云白药,还有几枚创可贴。

    伤口叶翊辉觉得并不严重,但他不想拒绝钟离琰的好意,道了声谢就要接过,

    “还是我来吧。”

    钟离琰淡淡道:“你一个人不好擦拭,我来帮你,你把袖子撸起来就可以了。”

    “……那,麻烦你了。”

    看着钟离琰专注地给他擦拭伤口,叶翊辉发现这个人其实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冰冷啊。

    ……

    时间一晃而过,过去两天了,距离钟立国给的时间只剩下了一天。

    午后时分,叶翊辉快速地穿梭在一个个店铺之中。

    按照这个节奏,明天下午之前,他和钟离琰所负责的区域应该就能被筛查一遍。

    可就如同他所担心的那样,到目前为止他们第八组并没有任何的发现。

    虽然一开始已经是想到了可能是这样的结果,但真的发生了还是有些令人丧气的。

    “希望之后剩下的几个小时里能什么发现吧。”

    自我安慰着,叶翊辉在又调查一家店铺出来是,无意中看到了街对面的钟离琰。

    她正朝一处设立在街边的献血站走去,看那样子是想要去献血。

    “看来真的是人不可能貌相,她也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冰……”

    叶翊辉正想着,目光忽然被一个人给吸引了过去。

    献血车旁的一处舞台上,有个中年人正在演说。

    说的是什么他没听进去,他此时脑中只有一个反应。

    那个人,他有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