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九章 下一位受害者
    颜色!

    叶翊辉先是一喜。

    他的眼睛终于是恢复正常了。

    可在仔细一看却又不是这么回事。

    而是跟几天前,他在处理那起高空抛物时,从当事人徐宏诚身上看到的情况一样。

    并不是他眼中的整个世界都恢复了色泽,只是有那么一个人拥有了颜色而已!

    这个情况叶翊辉先是有些失望,但随即又心跳骤然加速!

    这几天又是突然让他去专案组帮忙的好消息,又是一门心思地在调查刀具的事情,

    弄得他完全把在徐宏诚身上看到颜色的情况都快给忘掉了。

    今天又一次的出现,让不禁回想起了那天他心中曾经冒出的一个念头来。

    徐宏诚身上的颜色和当时他负责处理的警情之间,是否有着什么关联呢?

    正常想来,这二者之间能有什么关系?

    他就是被人拍了一砖头,弄出轻微脑震荡罢了。

    可要说是没有吧。

    又为何其他谁都没有颜色,唯独扔了水果刀的徐宏诚,在他眼中却拥有颜色呢?

    巧合?

    又或是……

    看着街对面那在舞台上正进行演讲的人,叶翊辉的眼中闪过了几抹异色。

    那个人虽然还不知道谁,目前也不在他所应该调查的范围里。

    但既然再次出现了颜色,凭借直觉,他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

    没有在继续去其他店铺进行排查,叶翊辉径直穿过马路来到了街对面。

    刚才距离较远,对于认识的人能一眼认出来,但不认识的那就不知道谁了。

    此时走近了,叶翊辉这才看清了那人。

    个子不高但看起来挺健壮有力,

    穿着身得体的西服,看起来人很有精神,在台上的讲话也是铿锵有力、

    内容是在说献血对于社会,对于在场的每一个人有着多么的重要影响。

    说是他年轻是曾住过院。

    当时医院血库紧张,他因为没有能匹配的血包,差点就要死了。

    好在医院的有几名护士赶紧献血,这才救了他一命。

    支持献血这件事,以前他是有心想帮忙,但是没钱没能力,只能是藏在心里。

    如今也算是小有成就,那就要回报社会^

    “这人我好像在那里见过……”

    叶翊辉看了几眼,发现这人有几分眼熟,

    想了想回忆起来,是前几天他早上坐公车来市局报道时,曾在新闻上见过的人。

    后来下车公车,换乘其他线路前往市局时,

    在路过的一个献血处,也看到这人当时在台上宣传。

    这个人是A市快递业的龙头老大,“闪达”快递的董事长,毕盖鳄。

    “不对啊?”

    认出了是谁,叶翊辉心中产生了疑惑。

    记得那天不管是在电视新闻上,还是在路过的街边上,

    他看到这个人时,对方完全没有任何的颜色啊。

    怎么今天再遇见,突然又有了呢?

    带着疑惑,叶翊辉想着他对此人些许了解,看能不能找出什么关联出来。

    如果有,那这绝对是一个重大发现!

    要知道一些刑事案件的侦破,大多时候时间都是消耗在找寻嫌疑人这件事上。

    大部分情况下,往往是只要知道是谁做的,那距离破案也就不远了。

    但如果无法确定嫌疑人。

    那有可能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毫无进展。

    徐宏诚那次,他一开始是被颜色把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但紧着的对视,和对方的举动,他就判断出了对方存在着一些问题。

    今天的情况就没这么简单了。

    他看着毕盖鳄,除了觉得对方是个言语中充满了激情与信念的人之外,没发现任何疑点。

    即便是心里把这人先假象成凶手进行反推,他也没想出来这二者之间的联系。

    不过要说奇怪的地方,这人身上倒是也有。

    这人穿的的西服,和这人本身给人的感觉之间,有一种不怎么协调的感觉。

    简单来说,就是这身衣服并不适合他。

    但也仅此而已。

    至于关联,硬要说的话那就是凶手是将被害人的血放干了,而这个人是在鼓励大家献血?

    大家的落脚点都在血上?

    这也太牵强了吧。

    “嫌疑人名单,嫌疑人名单……”

    叶翊辉努力回想了一下他看过的调查报告,

    还有调查过的和即将准备调查的嫌疑人关联名单,里面完全没有提及到毕盖鳄的名字。

    如果有的话,这种略显奇怪的名字,他肯定是会有一些印象的。

    这说明在专案组的眼中,这个人跟连环杀人案应该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关联。

    这人压根就不再专案组的调查的范围里,完全就是一个无关的路人!

    “跟案情无关的人,为什么我会看到颜色呢?”

    叶翊辉百思不得其解。

    是他眼睛真的出现了问题,这只是幻觉?

    “……你在这里做什么?献血吗?”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叶翊辉的思考。

    叶翊辉扭头一看,瞧见钟离琰又一次悄无声息出现在了他身后,

    她正用左手压着右胳膊上的棉签,看来刚才的确是去献血了。

    “哦不是,我是……”

    叶翊辉话说一半卡住了。

    他是被颜色吸引过来的,他本来是想这么说的。

    可这话说了谁能明白?

    何况他也不能说!

    眼睛失色这种事情,哪怕应该只是暂时性的,他要是说了,怕是别想继续留在专案组了。

    “……啊,这人不是咱A市有名的人吗。”

    叶翊辉随便编了理由道:“我是好奇这人在讲什么呢。”

    “好奇?”

    钟离琰的声音不大,但那语气神情明显是在说:你真是有够无聊啊。

    想想也是,一个有案子在身的警察,竟然对案子之外的事情好奇,这不是耽误时间吗?

    有凑过来看热闹的功夫,还不赶紧多跑几家店面!

    其实要不是因为被颜色吸引过来,他此刻肯定是在调查,纯属误会啊。

    被钟离琰用那有些瞧不起的目光看的,叶翊辉觉得怪窝心的。

    两人以后还指不定要搭档多少天,他可不想被人给轻易看扁了,

    当下急忙改口道:“我是顺便好奇来看看而已。”

    “其实主要是想着来献血,给社会多尽一些绵力。”

    “哦?这样啊。”

    钟离琰听到叶翊辉是来献血的,顿时脸上的表情由阴转晴不说,还带了一丝微笑!

    看的叶翊辉不禁一怔。

    和钟离琰一起搭档今天是第三天,虽然两人各查各的没碰面,但她冰冷冷的印象已经是深入心中。

    也就是调查的第一天晚上,钟离琰给他擦拭伤口时,他才对这人有了一些新的了解。

    没想到今天又看到了如此一面。

    “谁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只是要看有没有机会能见到罢了。”

    虽然这话也不知道是谁说,但还真是对啊。

    “那你赶紧去吧,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钟离琰的笑容转瞬即逝,很快又恢复了冰冷的面容,但话明显是多了。

    “哦对了,你记得让里面那个戴眼镜的护士姐姐帮你,她技术好,扎针不疼。”

    “我继续调查去了,有什么发现,随时联系啊。

    看着钟离琰远去,叶翊辉又看了眼舞台上的毕盖鳄。

    此时毕盖鳄的演讲还在继续,台下聚集了不少人。

    那人说了很多,大概意思是作为深感献血对于人们生活重要意义的人,

    他很希望能感谢那些自愿献血的人。

    所以在使用他们公司的“闪达”服务,又或是在公司旗下的“闪菜”连锁快餐店消费时,

    凡是献过血的人,都可以凭借自己的献血证,相关记录证明等,享受八五折的优惠!

    在毕盖鳄说这些的时候,叶翊辉已经是上了献血车。

    话不能乱说,既然说是来献血的,那就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走了。

    在经过基本的健康检查要求等流程后,

    他按照钟离琰的提醒,要求戴眼镜的护士姐姐来给他抽血。

    别说,护士姐姐别看人家年纪不大,但手法精湛,针扎进去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

    ”十分钟就好了,这段时间你要是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这个。”

    扎好针,护士姐姐在去给下一位来鲜血的人检测前,给了叶翊辉一张宣传册子。

    叶翊辉道了声谢,就展开来看了起来。

    上面介绍的是关于A市正在开展的族谱修撰的内容。

    说的是作为一个千年古镇,除了地理环境上带来的历史积淀之外,

    还有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他们的血脉也是在一代代的传承。

    家谱,是追溯源头寻根问祖必不可少的方式。

    同时也是一样真正应该代代相传的珍宝!

    通过族谱,可以知道自己都有着怎样的先人,他们又有着什么样的事迹。

    以史为镜,通过了解这些过往,引领我们去往更辉煌的未来!

    册子上还介绍了一些本来素不相识的人,其实在几辈之前还是一家人。

    通过这个活动发现之后,大家开始有了往来,日子过的也更加比以往更加有趣。

    还有一些人懂得一些传统的技艺。

    如锔瓷,木板水印,推光漆器,铜佛,枫香染等等……

    这些手艺人的技艺都很精湛,但往往苦于自己没有多少名气,

    明明是精品的东西,却远不如些质量和工艺都平平无奇,只是牌子足够响亮的东西卖的贵卖的好。

    但通过参加了修缮族谱的活动,他们发现了不少人的祖上其实都是有名的匠人!

    这些信息被媒体报道后,那些拥有传统技艺的后代往往是一夜成名,

    也借此得以改善了家庭的环境,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看到最后,写着这项修缮族谱的活动,主要是由“闪达”集团董事长毕盖鳄私人出资赞助。

    看着这些跟故事一样的小册子,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在护士姐姐的一声谢谢中,叶翊辉下了献血车。

    黑白的世界里,色彩对于他注意力的吸引是十分巨大的。

    他这边刚下车,就看到毕盖鳄那边坐进了辆看起来有些年头的“BC”轿车中。

    看着那越来越远的汽车,叶翊辉心里的斗争也愈演愈烈。

    眼看就要看不到车影了,叶翊辉赶忙是先跑到路边,打了辆出租车让其跟上去。

    等上车没多久,追上了毕盖鳄的车后,叶翊辉不免又有些后悔了起来。

    扔下钟立国给的任务不去做,跑来跟踪一个根本不在调查范围的里的人,

    他这么做,真的好吗?

    难道他不应该现在就调头回去,尽职尽责地完成本来应该去做的事情吗?

    毕竟毕盖鳄虽然有颜色,但完全没有什么证据表明这人是犯罪嫌疑人啊。

    他这般擅离职守,不依照命令做事的行为,先不说会拖累钟离琰他们排查道具的任务,

    如果他的行为被发现了,那后果可想而知。

    而且,或许毕盖鳄这人其实没什么问题,只是他眼睛出现了问题而已。

    比如是颜色这么多天终于要开始好转,颜色也在逐步恢复什么的。

    可转念一想,逐步恢复不应该他看其他地方也应该有些颜色吗?

    没可能这么点对点的,只有看到毕盖鳄身上时才有吧。

    越想,越觉得好像什么都有可能……反倒是弄得心绪更加乱了。

    如此天人交战了大概二十分钟,毕盖鳄开车进了一个小区。

    在将车停在了楼下的露天停车位上后,人上了楼。

    叶翊辉暂时放下先前的犹豫,也跟着下了车。

    掏出手机来,装作是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了,没注意其他人的样子,慢慢跟在了毕盖鳄后面也上了楼。

    看到对方打开了401室的房门走了进去,叶翊辉便折返下楼,开始在四周逛了逛。

    随着对四周的观察,他渐渐觉得有些奇怪。

    倒不是说这地方有什么问题,这里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区而已。

    可奇怪也就奇怪在这里。

    作为A市知名企业家的毕盖鳄,所拥有的资产价值十几亿。

    这样的人就算不住在别墅里,怎么也应该是个高档小区吧。

    这里呢?

    从楼房的外观来看,都有不少年头了,一些相关设施也都比较老旧。

    小区的路两侧,连个监控摄像头也都还没装。

    看门的保安,也都是看起来四五十岁的老大爷了。

    这种地方跟高档这个词完全不沾边的,更像是个上世纪退休职工的居所。

    要说高档,这个小区对面的那个楼盘才算得上。

    正所谓师出反常必有妖。

    这样的有钱人,来这么一个不符合身份的地方做什么?

    “啊!难道!”

    叶翊辉的心不由地被提到了嗓子眼上!

    因为他忽然想到,万一徐宏诚那次看到的颜色,不只是单纯的意外,

    如果毕盖鳄身上的颜色,有着和徐宏诚相同的含义……

    岂不是就意味着,毕盖鳄或许就是制造杀人放血的连环凶手!

    再结合前几天,那个叫高奕奕的女法医说的,凶手很可能在短期内还会犯案的判断,

    那毕盖鳄来到这个根本不符合对方身份的小区里,目的岂不是显而易见了?

    对方已经找到了下一个目标,今天来这里就是要动手的!

    而毕盖鳄刚才进去的401室,里面就住着下一位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