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十章 附庸风雅罢了
    “糟了!”

    一想到毕盖鳄去的地方,可能就是下一名受害者的居所,叶翊辉顿觉不妙!

    不及细想,急忙冲进了楼道中!

    边跑边在心里暗骂自己的反应太慢了些!

    他明明都看到了那人是有颜色的,却没能在第一时间想到这种可能,

    如果和他担心的一样,那现在房子里居住的人可就有危险了。

    甚至此时此刻,一个无辜的生命可能就正在惨遭毒手!

    “千万要赶上啊!”

    “千万要赶上啊!”

    “呼……呼……”

    情急之下一口气冲上四楼。

    饶是叶翊辉平时注重身体锻炼,在心中满是焦急的情绪下,也是有些微微喘息。

    不过他来不及去平复气息,心里只想着如何能赶紧解救受害人。

    咚咚咚!

    咚咚咚!

    叶翊辉用力拍打着房门。

    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震慑住凶手,让对方放弃行凶。

    咚咚咚!

    咚咚咚!

    在一顿疯狂捶打中,屋中传来了声响。

    “来了来了!”

    伴随着屋里传来的男人的声音,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你是……”

    看到门外站着个陌生人,毕盖鳄有些诧异,疑惑道。

    毕盖鳄在打量叶翊辉时,叶翊辉也在看着毕盖鳄。

    此时的毕盖鳄不在是之前的西装革履,而是换了胸前印着只泰迪熊的睡衣。

    双脚还穿着个白白的,带着两只毛绒绒耳朵的兔子形状的拖鞋。

    这身打扮把叶翊辉看的都呆住了。

    在跑上来时,他已经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像是屋里的人装作没听见他该怎么处理。

    有动静,但是怎么都拒不开门该怎么处理,

    开门之后,对方和他一番虚与委蛇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该怎么应对。

    甚至连凶手眼见被他发现,又无法从四楼逃走,只能和他拼命的情况,他都做好了思想准备。

    可唯独没想到的,会是眼下这种……画面。

    现在的杀人犯都这么胆大包天,一敲门就直接开门的吗?

    还是说他其实想错了,这人并不是凶手?

    可那怎么解释毕盖鳄这个身价几亿的人,会来这种像是凶手才会选择作案的地方呢?

    ……是大富豪养的隐藏情人吗?

    这样倒是也能解释对方为何会穿着如此……可爱的衣服。

    毕竟要是穿着这身衣服犯案,那真不知道该说是凶手变态,还是淡定了。

    略一迟疑,叶翊辉还是决定先按照原计划行事,

    凶手能做出杀人后到底到放血,还在头顶,心口,脚心上都用刀子捅进去这种奇怪举动,

    保不准,这身衣服就是人家作案时的战服也说不定。

    就像是凶手的行为让人无法理解一样,或许对方还有一些更为特殊的喜好也说不定。

    “您好,我是警察。”

    叶翊辉没有藏着掖着,直接从上衣口袋里取出证件,展开来给毕盖鳄看。

    “警,警察?”

    毕盖鳄的脸上充满了疑惑的神情,明显是在奇怪为什么警察会来找他。

    看起来和一般人听到警察二字之后的反应没什么不同。

    如果是平时,叶翊辉未必能发现什么异样。

    可今天不是。

    他在上来之前就已经推测此人,极可能就是案件的凶手。

    有了这个想法之下,他所能看到的细节,所拥有的注意力都和以往大不一样了。

    就像是两张看起来好像一模一样的图片,让你从中找到不同点的游戏。

    一个是什么都不告诉你,让你自己找。

    一个直接告诉你什么地方不同。

    前者是大海捞针,后者需要做的只是比对两张图片,确认给的信息是否正确而已。

    叶翊辉在说出自己是警察时,就一直在紧盯着毕盖鳄。

    这让他将对方眼底身处那转瞬即逝的惊慌之色,尽数洞察!

    尤其是对方的瞳孔在那瞬间的骤缩,无一不表示对方被他的到来给吓到了。

    普通人听到警察二字,有些紧张是正常的。

    但表现的有些慌乱,只可能是那些心里有鬼的人!

    “恩,是这样的,刚才我接到群众举报。”

    叶翊辉继续盯着毕盖鳄。

    “说是从你的房间里传出了巨大的声响,好像是有人在呼救的样子。”

    “最近我们社区扫黑除销的力度比较大,我们呢对群众的举报十分看重。”

    “虽然看样子你家里一切正常。”

    “不过职责所在,不介意我进来确认一下吧?”

    “扫黑除销?群众举报?啊,来来来,请进来随便看,我不介意的。”

    毕盖鳄一听是这件事,热情地招呼叶翊辉进来。

    瞧那样子,整个人可比刚听到他是警察时放松多了。

    “有人举报就出警,真是辛苦你们了。”

    ”不过我想是有人误报了,或者有人无聊,在故意报假警。”

    “这个小区我了解,都住了十多年了,不太可能还会有你说的那些事情发生。”

    “真要是有,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他们!”

    “没事的,人民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会去哪里。”

    “真要是有事情了,你也别自己解决,万一发生口角伤到自己多不好。”

    “打电话让我们来处理就可以了。”

    叶翊辉说着,取出鞋套套在了鞋上,一面套一面问:

    “请问你是户主,还是租客呢?”

    “啊,我是户主,我身份证上写的就是这个。”

    说着,毕盖鳄掏出了身份证给叶翊辉。

    叶翊辉接过来一看发现还真是,心下不免惊讶。

    那个凶手每次作案的地方都是被害人的住所,并不是死后才换位置抛尸的。

    显然他刚才的判断有误,这里并不是下一个被害人的住所。

    虚惊一场,让叶翊辉提着的心稍微放下来了一些。

    他刚才还在想,因为他的反应慢了,万一等敲开门之后有人死了,那他怕是要悔恨终生了。

    没有被害人就好,没有被害人就好!

    心下稍安,叶翊辉又有些后悔,觉得他这么冲上来,怕是会打草惊蛇。

    不过人来都来了,他要看看这人为什么有颜色。

    是不是和他想的一样,和案子有关联,所以刚才听到他是警察才会惊慌!

    屋子不大,两室一厅,但收拾的十分整洁,可以看得出来主人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卧室很简洁,除了一张床和几个大衣柜之外,再无其他东西。

    另一间屋子,推开门后,铺面而来的是一股略有刺鼻的味道。

    叶翊辉知道这味道,是新书会散发出的油墨味。

    “毕先生真是喜欢读书啊。”

    叶翊辉看到房间里,除了窗户和大门的位置外,都被有房顶高的书架所占据,

    放眼望去,叶翊辉一瞬间都有种错觉。

    好像是回到了大学时代,那个学校里图书馆的一角。

    “也不是喜欢读,就是乡下人没啥文化,想着多存点书来装装台面而已。”

    话是这么说,但叶翊辉看到那些书无一不是被拆开包装的,摆放的位置也是有过区分。

    打眼看过去,通过几个书名就能判断出来,书架的哪一格是放哪一类的书。

    而且摆在的外面的书有明显翻动过的痕迹,

    根本不是对方说的那样装装台面,而是真的有在看。

    不过人家正主都说自己是装样子,叶翊辉也就没多说什么,反正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警官,执勤辛苦了。我这里有些别人送的普洱和铁观音,你想喝哪个?”

    毕盖鳄走到客厅当中,摆放着的宽大茶案前,准备给叶翊辉泡茶喝。

    “啊,不用不用,谢谢你。”

    叶翊辉说着又扫了眼那间满是书的屋子。

    那味道勾起了很多他以前的回忆。

    没发现屋里有什么异样,叶翊辉就准备把门给人家关上。

    这是,屋子的中间是书桌,吸引了他的注意。

    书桌的两侧堆满了一摞什么风水五行,秘术八卦一类的书籍。

    而在桌面上,有着很多写着人名的纸张,

    一些人的名字上,用红笔或是打着差,或是打了勾,

    还有极少数的,是画了一个圈,圈子的外侧还有花纹,看起来就跟向日葵一样。

    不过这些人的名字被其他纸张所遮挡看不到,

    只能看到有一人现在居住在A市后浪街44号,

    后面写着其祖,根据现有家谱记载,疑似汉昭烈帝,现在的职业是送外卖。

    其他的内容,叶翊辉扫了一眼就没在仔细看了。

    类似的东西他下午刚好才在献血的地方看过册子,知道这是在记录家谱用。

    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或者是跟案子有关联的东西。

    叶翊辉心下不免有些失望。

    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依旧面上带笑道:

    “毕先生,你这边既然没什么问题,看来是消息有误。”

    “我就不打扰你,去处理其他警情了。”

    “真的不喝点再走吗?”

    “不了不了,谢谢。再次感谢你的配合。”

    叶翊辉满脸笑容地朝大门走去。

    忽然,眼角无意中扫到了厨房水槽旁的台面上,放着块砚台和毛笔。

    想到卷宗里看到的一个内容。

    心念电转间,在人都走了出去,毕盖鳄也准备关上房门时,

    叶翊辉一副随口问问的样子,道:

    “哦对了,刚看到毕先生还有砚台和毛笔,想来是对书法也很感兴趣吧?”

    “不知道您平时是是练什么呢?”

    “我小时候练过几天小篆,后来觉得太难了就没学。”

    “最近又想着捡起来继续练练,不知道你有什么推荐的字帖吗?”

    “……啊哈哈,是啊,书法是很难的。我其实也不会,就是随手涂鸦,附庸风雅罢了。”

    “字帖我也不懂,反正网上就挑选卖的最好的那些买几个随便写写。”

    毕盖鳄脸上带笑。

    但突然被问及书法时,那种紧张的下意识吞咽口水的动作,

    尤其在他说了小篆二字后,毕盖鳄更是浑身微微发颤!

    虽然过程只是极为短暂的一瞬间,

    但这个瞬间对于早有准备的叶翊辉而言,却是看的真真切!

    “这家伙有问题!”

    如果先前他说自己是警察时,毕盖鳄的反应还能勉强解释是太过紧张,只是某种巧合,

    那在他提起书法,提到小篆时那更为过激的反应呢?

    叶翊辉心里有了判断的。

    表面上却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在又一次道谢后就离开了。

    刚走出楼道没多久,叶翊辉察觉到似乎有谁盯着自己。

    抬眼朝四周瞧了瞧,最后将目光抬起看向了毕盖鳄家的位置。

    果然就见毕盖鳄正透过卫生间的窗户看着他。

    他记得刚才看的时候,那处卫生间的窗户旁横着个大浴缸。

    要想从那扇窗户往外看,人必须要踩到浴缸里才行。

    他和毕盖鳄又不是什么多年未见的亲戚朋友,不至于用这么麻烦的方式,也要看着他离开吧?

    叶翊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毕盖鳄也是回以一笑。

    看起来好像是正常的礼节性交流。

    但看在叶翊辉的眼中,毕盖鳄的笑容里充满了恐惧和担忧。

    有颜色。

    看到警察来十分紧张。

    听他提起小篆,更是直接吓颤了。

    这一连串的观察下来,叶翊辉已经完全确信了自己的判断。

    毕盖鳄,就是凶手无疑了!